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兩個「六一七」: 保釣視野下的日據台灣史‧‧‧
2011/04/11 08:15:26瀏覽836|回應3|推薦55

兩個「六一七」: 保釣視野下的日據台灣史

 

為何今天的保釣運動要談到日據下的台灣史?──曾有朋友如此發問‧‧‧

我們都知道,保釣運動是1970年前後發生的,那是台灣歷經二十多年國府白色恐怖的窒息後,第一次發生與發展的學生運動。

它的歷史傳承是五四運動那年代以來,不斷地召喚著各界青年們的聲音──「中國的土地可以征服,不可以斷送  中國的人民可以殺戮,不可以低頭;」──那絕對是一種針對日本侵略者,力求救亡圖存的愛國精神之表現。

 1970年前後的保釣運動,其對象主要也是日本──不過,那時是美國已決定結束越戰,但它仍想確保其戰略上的優勢──因為由越戰退出,對於霸權而言,顯然是一次重大失敗,它擔心將對於它的「自由陣營」造成過大的陰影,引發太大的動搖,尤其,對於其東亞的屬國──1960年才由美國二戰後的殖民地升格為屬國的日本,它是可能動搖的,必須加以拉攏與鞏固‧‧‧他用的拉攏方法是宣布在退出越戰以前,會把當年被日本非法併吞的琉球還給日本,而釣魚台群島被美國當作是琉球的附屬部份,將被一起交給日本。

 然而,保釣與日據下的台灣史有何關聯‧‧‧僅僅是因為日本曾經侵略中國麼?有不少人說,盟軍佔領下,日本軍國主義早已不存在‧‧‧

至於,因重視前總統李登輝所謂「釣魚台是日本的」,而強調那是由於缺乏「後殖民的反思」,因而要再研究日據台灣史時‧‧‧有人又說,那是民族主義的狹隘、落伍,不適合世界村、全球化的時代‧‧‧

真的是那樣麼‧‧‧

當年的史實是,美國長期討厭著國府,有著讓日本重整軍備,南下填補美國由越南撤軍後,可能出現戰略真空的設計;因而,就在1969年底,宣布將在1972年把琉球交給日本;此舉當然導致世界的矚目。然後,又在眾目睽睽之下,19709月,美國國務院公開表示根據所謂「剩餘主權」而稱「對琉球之剩餘主權仍屬日本」;當然這些都引起國府之不滿;極為巧合的,日本當年策劃珍珠港事件的源田實將軍,於1969年公開其主張「日本重軍備」後,竟於本年11月來台灣訪問──然而更為巧合的,則是稍後美國宣布所選定與日本正式簽約,擅自根據該「剩餘主權說」,處分琉球與釣魚台群島的日子,竟是1971617日。

 知道這617日,是什麼日子嗎?──那是當年日本的台灣總督府正式開始統治台灣的所謂「始政紀念日」啊!──「剩餘主權」,是二戰後對於託管地解除託管,二戰前的領有者,將有資格接手該託管地之權利──請問,這一根據所謂「剩餘主權」安排的日子,是否不只對「釣魚台群島」有意義,對於我們中華民國的「台灣島」,也有一樣的意義?美日要安排在那「始政紀念日」簽約,在當年「反對美日安保條約」力量強大的日本,是否暗示著怎樣的下一步?──如果沒有當年青年朋友們那種「要抓,先抓我」、堅持挺身而出,促成那次示威遊行的志節的話‧‧‧

 然而,也有朋友故意赤裸地表白,寧願受日本繼續其殖民統治的話,說「如果由日本統治,由戰後日本的進步,台灣至少會‧‧‧」

由於發現了前述的「六一七」,對於保釣運動竟可有「原來如此」的重大意義;我更努力地研究日據下的台灣史‧‧‧竟又發現,種種台灣史學界混淆的重大問題,那從來無學者揭發的‧‧‧讓我在此略作說明‧‧‧作為回覆那位朋友故意表示寧願日本繼續殖民統治的告白。

我發現的日本統治下的大問題,是在五十年的統治期間,至少有四大政策:即「殺戮攘逐的移民政策」「重民俗的鴉片奴役政策」「日本五人組的奴役政策」「苛毒剝削的水利政策」,以及它們所共同指向於其所謂「工業化」的一大目標,應該揭發;那是──

其一、殺戮攘逐的移民政策──原來甲午戰爭的目的,主要是要島嶼,不是要人民,好聽的所謂「兩年國籍自由選擇期」,就是兩年驅趕期;史證歷歷,陰謀製造可以殺戮攘逐的理由;知道麼,因為到處驅趕殺戮所導致的社會動亂,外商無法營運而公開抗議;接任的第三任乃木總督才宣布「官民之中,往往有誤會以為日本政府意欲使台民遷出,而代之以內地人民,或以為綏撫方針於國家不利,有出言論,或出諸行為者,以此殊屬違背帝國政府之大方針,切宜加以注意。」。知道麼,此政策成功地減少了當年我台灣近四分之一的人口。

其二、「遵重民俗」的鴉片奴役政策──這是殺戮攘逐策末期展開的政策;原本攘逐的理由之一,是日本統治下將禁吸鴉片,末期則以「遵重民俗」與「天皇美意」而准許吸食,明知道鴉片之害,一旦染其吸食習癖,將無法終止,且終將養成惰民之原因。凡罹鴉片中毒症者,益食多量為足,終致破產廢業,其子孫心身俱不健康,各種能力均益趨劣弱。,卻號稱「漸禁」;其實,是繼續進行著攘逐策中所謂「……清民稟賦自尊倨傲……與福建廣東商民內外相應……島內製造工作、貿易事業皆彼等掌握,歸我有管轄權後,豈容成新加坡與印度群島的殷鑑,」,也就是弱化我台民之心智與體魄的能力,不讓我台人有與日人平等、可以競爭的機會。

其三、日本「五人組」的奴役政策──這是日人將其本土早年苛毒的「五人組」社會控制,用「偷天換日」的方式,在我們的島嶼上,借我傳統「保甲制度」之名而「借屍還魂」。使得曾經在日本「為了維持村內秩序,確保用水、共同防衛外敵等,村民大都以村內的神社為中心來結合。領主方面也利用這種結合作為繳納租稅的連帶責任團體,在刑罰上也讓一鄉一村負擔連帶責任。……在饑荒等痛苦時期,只因孩子偷了別人的糧食而一家全部被處死,像這樣嚴重刑罰的事例,也有被記錄下來,由此可看出共同生活體的嚴格處。」,在明治維新後才廢棄的制度;此時,在日本警察的宰制下,竟在我們島上風行起來──但是,日人是豁免參加該一所謂「保甲制度」的。知道麼,在日本警察的任意指示下,居民的保甲臨時費往往遠超過保甲費,那是不入總督府的帳目的龐大經濟負擔。〈其奧秘則可由下列著名的水利政策中窺見〉。

 其四、苛毒剝削的水利政策──日據下,最有名的水利工程就是「嘉南大圳」,經由它,號稱偉大的工程師八田與一,如何如何,其設計的「三年輪作」,如何如何,嘉南大圳的圳道是「三萬分之一度」,又如何如何──我們保釣運動的馬英九總統甚至也公開表示要在總統府闢一「八田與一廳」,以示追念;現就以之為例:

知道麼,嘉南大圳開工於1920年,開工僅半年左右,那就由於缺乏職前訓練,發生了五十人喪生的隧道災變?其後,美國權威前來勘查,所提意見,因所謂八田與一憤怒極了。『有需要嗎?是不是不信任我的設計?……』」 及所謂賈斯丁博士……報告書……批評八田與一的設計圖有兩項,用字遣詞相當嚴厲,已是超過批評而是非難了」,最後「……總督府數次檢討的結果,終於決定照八田與一的設計實施。……推翻了賈斯丁的意見後,八田與一的設計,不必做大更動……此後不再有人對八田與一的設計提出批判和疑慮了。……然而,1930年六月通水,八田調升總督府;竟不到半年,新完工的烏山頭工程在該年底的中小級地震中崩壞了330尺。那真會是一位值得效法的工程師麼?

知道麼,「輪作」本是我們台灣所固有的灌溉方式;而這三年輪作,我們著名的王永慶先生,曾經在日據下經營碾米業,他曾指出當年的實況是「不管田地實際種植的是其他任何更為有利的作物,只要指定的輪作期一到,管區的製糖會社就會調派深耕犁過來,將田地犁深……一旦被強制輪作,使用深耕犁深耕者,必定對田戶造成相當的損失。可是……只能含淚屈從。」;此外,著名的台灣作家,日據下曾任記者並任職米穀納入協會的吳濁流則留了這樣的證言:「……南部深耕犁事件。這個事件是假借土地改良的名義,來實行榨取政策的。因為稻田若照命令,犁到所指定的深度,就不能栽種稻子……」;那真是個好制度麼?

最後,關於那被偉大歌頌的一萬六千公里,「三萬分之一度」的水道;知道麼,三萬分之一度,設計人只要在桌上,埋頭苦幹,小心地慢慢畫,就可以成就那偉大而得意的想像;然而,「一萬六千公里」真的比「一萬公里」或「六千公里」,更「愛台灣」麼?「三萬分之一」就比「一萬分之一」或「五千分之一」度更愛台灣麼‧‧‧真正的困難乃是我們台灣先民從此被綑綁在這特殊的困境中──如何在著名的地震帶,努力無償地維護那三萬分之一度,可能不斷被地震破壞的水道啊──日本也是地震帶,他們的東京大學都沒有重視這維護的問題嗎‧‧‧還是他們太愛我們台灣的土地了‧‧‧

 其五、「台灣工業化」的目標──以上的四項政策,維持著日本的殖民統治,支持著日人所謂「工業日本、農業台灣」的理想‧‧‧然而,知道那是個怎樣的理想麼?

1939年,台灣總督小林躋造曾公開宣布該理想,稱「由於內地人和本島人無法在資本和勞力上競爭,故只能以大資本及優越的技術才能長保指導者的地位。為達成此一目的,最要緊之事就是台灣的工業化。如此,每一台機器配合著一名日本人,台灣終將工業化、日本化,帝國也將鞏固其南方政策的基礎。」──試問,追求著這樣理想社會結構的日本統治者,真會成為我們台胞能夠忍受的統治者麼‧‧‧

 以上就是我由「始政紀念日」,繼續研究所得;在這樣的種種發現下,我不知道對於那些主張「如果由日本統治,由戰後日本的進步,台灣至少會‧‧‧」的朋友,會有怎樣的感受,是否仍然堅持那樣的觀點‧‧‧我不敢想像自己能說服他們‧‧‧

最後,我很想建議曾經是我們保釣運動一份子的馬英九總統把這兩個「六一七」相關的重大史實寫入教科書──在這個民主多元、追求真理與真相的時代,應該不是個非份的請求吧。

〈本文原刊於「理想還在召喚」,保釣四十週年大會手冊〉

( 時事評論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234567am&aid=5075703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不可以低頭,也不可以殺戮!
2011/07/02 23:58

中國的土地可以征服,不可以斷送  中國的人民可以殺戮,不可以低頭;

那已成過去了,今天應該改成:

中國的地方,寸土不讓;中國的人民,不許殺戮

中國人不可盲目自大,但更不應妄自菲薄。中國人的胸襟和見識,必須與時並進。中國的人民不可以低頭,也不可以殺戮!


烈日春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保釣視野下的日據台灣史‧‧‧我去釣魚台
2011/05/31 17:45

我去釣魚台,我攝影,說話的是我

http://blog.udn.com/hsingjou18/4576331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5-31 22:16 回覆:

是啊,再向您致敬。

社會的發展需要大家一起來。

泥土敬白


鈴聲(老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讀王明皓著作的<1985, 李鴻章>
2011/04/13 08:18

不能盡書,

心中好奇, 偏喜日本的不知讀不讀此書;

讀後心中如何感想.

泥土‧‧‧郭譽孚(h1234567am) 於 2011-04-13 19:07 回覆:

對不起,泥人沒讀過您說的這書

現在該讀的書太多了,您要不在網上介紹一下‧‧‧

或就在我這格子上談談──

泥土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