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莫言吃煤記
2005/08/15 13:06:06瀏覽1052|回應4|推薦4

國大陸在1958-1960年實行了三年的大躍進,因而在1959-1961年發生連續三年的大饑荒。

  饑荒來臨時,人們沒有糧食可吃,只好找各種替代品果腹。吃玉米棒子磨成的粉,吃樹皮,吃小球藻,吃蟲,吃觀音土,最駭人聽聞的是易子而食,吃自己的小孩,直至吃餓死者的屍體。小球藻要用尿培養,吃來噁心;觀音土入肚後吸收了腸胃中的水分,其重量則撐破已經變得薄弱的腸子;吃餓屍是沒有用的,因為餓屍本身完全沒有了任何營養。儘管如此,饑不擇食,餓得緊了,哪管這些;在饑餓的煎熬下,即使從墳堆裏挖出死人骨頭,也一樣要啃得津津有味。

  這時候,莫言已經到了上學的年紀,正是發育時節,可是同學們大家都正挨餓著。有一天有人說煤可以吃,莫言就跟他的同學們一起吃煤: 

冬天,學校裏拉來一車煤塊,亮晶晶的,是好煤。......我們都去拿著吃,果然越嚼越香。一上課,老師在黑板上寫,我們在下邊嚼煤,咯咯崩崩一片響。老師說你們吃什麼,我們一張嘴都烏黑。老師批評我們:煤怎麼能吃呢?我們說:香極了,老師不信吃塊試試。老師是女的,姓俞,也餓得不輕,臉色蠟黃,......俞老師先試探著咬了一點,品滋味,然後就咯崩崩地吃起來了。她也說很香。這事兒有點魔幻,我現在也覺得不像真事。但去年我見到王大爺說這事,王大爺說:你們的屎填到爐子裏呼呼地著呢。——莫言,《會唱歌的牆》,台北:麥田,2000,頁74。

  由於吃煤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莫言在美國史丹福大學的演講不忘提到這件往事:

看到我們吃得香甜,村子裏的大人們也撲上來吃,學校裏的校長出來阻止,於是人們就開始哄搶。至於煤塊吃到肚子裏的感覺,我已經忘記了,但吃煤時口腔裏的感覺和煤的味道,至今還牢記在心。——莫言,《小說在寫我:莫言演講集》,台北:麥田,2004,頁57。

  大饑荒期間,大陸總共餓死了三、四千萬人,有的村子整村死淨,有的村子死掉的比活下來的多。莫言算是幸運的,活下來成為大陸當代著名作家,這是為什麼莫言的作品中,常有描寫饑餓情節的緣故。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ustavq&aid=44477

 回應文章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球藻
2005/09/08 19:39
當年小球藻是要用尿培養的,無論怎麼處理,吃起來還是會噁心的。

樓胤顏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小球藻治水腫
2005/09/08 11:27
你好
在食物極度缺乏的情況下,許多人患上了水腫病,那是一種極度缺乏營養而造成皮下積水水的疾病,病人會變黃,腿種的像水桶一樣,當時最普及的醫治方法就是吃小球藻
看見你提起,也讓我想起了這麼一段文字,那文字上所描述的貧窮景象,實在不是現在的我們能體會的

古士塔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直飢餓下去的話
2005/08/17 08:34

肚子餓,是飢餓。餓到不行了,就會「飢不擇食」。但一般人很少會認真追究什麼是「飢不擇食」,大概以為反正很餓了,隨便吃吃就好,不挑食的意思。其實,莫言吃煤,卓別林吃皮鞋,那才是「飢不擇食」的極致——餓到了即使人不能吃的東西也要貪婪地吃的地步。

我不敢嘲諷「飢餓三十」的活動,至少參加這個活動的人,對世界上仍然在挨餓的人,有著一顆美好、關懷他人的心。不過,我認為,即使參加過這個活動,頂多也只是嘗到了肚子很餓很餓的滋味,離大饑荒經驗還是有一段距離。

 大饑荒下的人們,不僅是吃人所不能吃,而且在倫理觀、道德觀、價值觀等各方面都要發生很大的變化,人性要受到最基本也是最嚴厲的衝擊,人做為人本該有的行為要受到最不可抵擋的挑戰。這方面,我看過不少的事實描述與透過小說呈現的集體記憶,才稍有了一些了解。


muguet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想
2005/08/16 17:02
這篇讓我聯想到卓別林在一部默片因為太飢餓而把皮鞋煮來吃的畫面


muguet porte bonheur!!^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