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在學校闖「禍」的小弟弟
2009/12/12 11:05:22瀏覽2676|回應12|推薦39

昨天中午,實足年齡才剛 7 歲 3 個多月的小弟弟睿霖放學回家,才剛換上家居服,表情慎重的來到餐桌前,對著正在幫他們姐弟盛飯夾菜的我,開口說道:

「爸,我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件不幸的事。」

我聽著一愣,這小鬼,才多大呢,這一陣子講話竟然越來越像大人,如此老氣橫秋?

由於他生就一張容長臉,一對雙眼皮下,飛出來一雙大大的「桃花眼」,平常只要把頭一低,臉色一沉,故作「無辜」狀,得,就連對他向來嚴厲的媽媽,也不得不心疼的舉雙手投降,遑論是我了。

不過,也因為以前上過他太多次的當,成為我們夫妻的茶餘笑談;最大的感慨是,兩個加起來近百歲的大人,竟被一個八歲不到的小鬼耍著玩,也只能互推都是「你寵兒子,寵得不像話」。因此,這會兒眼見他又主動來「自首」,讓人不能不格外上了心。

「什麼不幸的事?」我笑笑的問。

「就是上午上完體育課,我和人家玩球,也不知怎麼,我們就把球玩丟了。」

這樣就叫做「不幸的事」?

「球怎會不見的?」我聽著,不免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把頭丟在學校,忘了帶回來。」

「爸,頭長在身上,才不會丟!」

一旁已經開始吃飯,始終不作聲的小姐姐聽我這麼一講,立刻朝我抗議。

這就是我家這一對姐弟性格上的差異;一個在平常生活中,對任何事都較真,較真到我們都擔心她幾乎失去了一年多前還在的幽默感;一個卻是視「讀書」如遊戲,什麼都抱著好玩的態度,很愛開玩笑,卻也經常丟三忘四。

光是這一學期,忘了帶課本和作業回家,至少就發生過三次,還得在他午睡起床以後,逼著我陪他回學校教室去拿回來,讓我不能不認為,弄不好連學校大門口的警衛,都認得我們爺兒倆了。

「不是啦,就是大下課時,我和同學在玩接球,」小弟弟滿臉認真的解釋著,「他拋過來,我沒接到,球就不見了。」

「你們老師呢,上體育課,老師又不在嗎?」

「不在,她在教室。」

說起來,這已經不止一回了,他們的班上老師好像覺得上體育課,只要讓小朋友在操場運動,就算完成任務,絲毫不必過問一樣,也不怕孩子發生什麼意外,她完全照顧不到。 比如,個把月前,小弟弟硬是在操場上跌傷了右手,雖只是掌心破皮流血的輕傷,可主動陪著他去找校護擦藥的卻是同學,那當老師的,壓根兒就不知情。

我們能怎樣呢?

如同我以前寫過的,現在的小學生等於是教改後學校的「人質」,真要自己的子弟學習上軌道,只怕「靠山山倒,靠人人倒」,還不如孩子回家後,把在教室內老師沒教到的,我們自個兒補回來。

「那老師發現你們把球給玩丟了,怎麼表示?」

「她要我和同學一起賠,一人賠一半。」

聽到這裏,仍在念小四的小姐姐忍不住了,大聲嚷起來。「什麼呀,老師憑什麼叫你賠?她沒責任嗎?」

我笑笑的望著小姐姐,好嘛,真是長大了,懂得替弟弟抱不平了。可她娘後來的說法,是「姐弟聯合抵抗威權」。

「可我也有錯啊,」小弟弟悶悶的講,「是我不好,我沒接到球,才讓球滾不見。」

「老師不知你是班上最小的同學嗎?人家要是丟高了,你怎麼接得到?老師下課不把球收回教室,還要怪你,不公平!」

把球收回去?得了,這老師上體育課,自己都不在操場上呢。

「你們找過沒有?」我問。

「到處找了,找不到。」小弟弟又強調,「老師一定要我們賠的。」

「可憐的小皮球,這下變成孤兒了,不知流落何方。」

聽得我這一句,姐弟倆不由都笑開來,不知不覺就把話題岔開來。可我知道這小鬼肯定不會忘記,我什麼也沒承諾,他既在我這邊找不到「救援」,官司就會打到他媽媽那邊去。

果然,到了昨天晚間,做媽媽的從外面回來,他立刻就跑到門口去迎接。

「媽,我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一件不幸的事! 」

其實,早在下午他吃過飯回房午睡那段時間,我早就利用 MSN 和他母親討論過此事了,當娘的第一個反應卻是,「這小子也會緊張了」!

所以,在聽到小鬼這麼一番「主動表白」後,當即微笑道:「別急,爸爸都跟我講了,我們去房間,你再同我說一遍。」

我還是依然在書桌上,攤開大陸作家劉震雲所著的《一句頂一萬句》這本小說,讀我自己該讀的進度。

事後,等到晚上九點半後,姐弟倆都入睡了,她才跟我詳述他們母子討論的經過,以及所做的決定。

「從頭到尾,他沒掉眼淚吧?」

「沒有,真難得。」我太太笑道:「只是把頭低下來,看得真讓人心疼。不過,小姐姐一直忿忿不平就是。」

我點點頭。

「還是等下周一,我先問問老師,把狀況弄清楚吧──遺失了的這球是什麼球,要花多少錢買,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賠?還有一點,老師可能只是嚇嚇他,並未當真也說不定。」

「他說老師很認真的,放學時,他那同學還要他不能忘記告訴我們這事。」我太太道:「小二在玩的球,頂多一百多塊、兩百多塊錢吧,還能貴哪去。」

「那最後他怎麼講?」

「他要我們同意,讓他帶儲蓄起來的零用錢去賠給老師。」

 

( 心情隨筆家庭親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nghu999&aid=3581284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別切
2009/12/14 04:25
就是因為陳家, 家教不好, 歹子繳出官印, 馬上進牢吃公家飯, 還是不肯吐出贓款.
所以商量: 讓他去府上學習.

也許, 把毛澤東叫出來, 讓臺灣之子, 去新疆勞改好了!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4 06:14 回覆:

一叫老毛出來,恐怕是槍斃。


慢慢走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
2009/12/13 17:45
您的形容詞~讓我以為是我家的"台灣獼猴"去您家了,你這四兩撥千金的好招要留著來"伺候"我家的"齊天大聖"~哈~哈~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3 17:54 回覆:
謝謝您,請便。

麥芽糖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以多收一個小弟弟嗎?
2009/12/12 23:32
咱們的"臺灣之子", 也送到府上?
據報: 他也弄丟了臺灣納稅人民脂民膏.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3 06:59 回覆:
等他把海角N億還給咱們再說,切。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你們都忘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2009/12/12 20:35
就是:報警

可惜呀!
這種牽涉到財產糾紛的事情,一定要先報警。
否則,
將來和學校打官司的時候,可能會處於不利地位。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2 21:30 回覆:
是厚,呵呵。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可惡!
2009/12/12 20:09

這"球"真不是東西   大白天的竟然搞失蹤  實在可惡!搞的一堆人心裡不是滋味  網友們也跟著小弟的心情Down到谷底!

到底是哪個混球?!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2 21:29 回覆:
關土城的那個?

麵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點擔心
2009/12/12 17:20
學校是個大染缸, 沒錯, 染缸已經從社會提前到學校了! 到國中一年級以後, 小孩就會變得很快, 原來不錯的, 開始亂七八糟, 原來功課前段的, 也會墊底(應了小時了了的老話), 反正國一是轉捩點, 小孩有沒有教養, 就從此處分道揚鑣, 而且不分男女都是如此, 國一以前是人性本善, 國一以後就人性本惡了, 尤其要注意交友狀況啊, 這是我的經驗.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2 17:31 回覆:
謝謝麵線兄的提醒,這真的是很嚴重的情況。

野口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是不幸
2009/12/12 15:07
只是一顆球讓一個家庭  開了這麼慎重的會議
最喜歡從折射裡 看你的不小心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2 15:11 回覆:

說得也是,呵呵。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這孩子真懂事!
2009/12/12 13:41

用銀小弟自己的積蓄賠,是對的,這樣才會心疼,記得教訓。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2 13:44 回覆:

是啊,我們不批評他有錯,讓他自己去想;也不說小姐姐不對,讓她去體會。我是在教他們佛法的覺性。

wind66兄厲害。


鄭嵐奇(MYKE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雙挑 生活與教育的擔子
2009/12/12 12:33

現在的小孩子在學校的膽子比在家裡的膽子大(同儕作用強化)。

弄到現在家庭教育的擔子比學校教育的擔子大。

人性教育每況愈下...作家長的還真不得不多擔一份心呢.......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2 12:39 回覆:
這倒是真的,可沒法子,我都把家當私塾了,哈哈。

鄭嵐奇(MYKE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對照組
2009/12/12 12:06

只是若非「校門不幸」.......

那.........銀老可就要節哀順便了..

恐怕就是.......「家門不幸」囉(不肖子在討皮癢了)


銀正雄(ganghu999) 於 2009-12-12 12:14 回覆:

呵呵,我還少寫小弟弟分析那球的下落了呢。

其實,生活教育只能靠家長來。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