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當不得不與老虎同舟:從少年PI談服貿爭議
2014/03/25 18:59:47瀏覽1368|回應1|推薦5
 文:方傑

 

 

 

 

那些打不倒我的,會讓我更堅強。                       -- 尼采

 

寫給把人簡化二分為愛台 賣台 的朋友:

 

我支持服貿,但我不賣台,沒有被媒體洗腦,也不邪惡,我也希望審慎的評估服貿,本文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說我支持服貿的原因。

 

1

 

這一陣子,除了關於「反服貿」事件外,另一則讓我感慨的新聞大概要屬一位花兩百萬讓孩子去當清潔人員的媽媽了。在這新聞之前,我也偶爾會看見高學歷學生為了當一個清潔人員而扛沙包賽跑的新聞。

 

我不認為服務工作是不好的,我擔心的是安全帶來的危險。

 

我在學校的創意思考】課程中常常提醒學生,安定而不思考的工作是危險的,當你易於被取代時,表示你的處境是危險的。

 

傳統的父母總要孩子們安安定定的過日子,有時我會懷疑這是農業社會的遺緒,但這種思維是否還適用是值得去思考的,因為即使是農業,也需要不斷的創新經營方式。

 

以前一陣子收費站員工的為例,這些人何以會失業呢?因為他們從事的工作是安定的。

 

所以一旦人類發明了某種可以取代人力的工作時,這些追求安定生活的人們就會開始不安定了,他們會陷入危機的原因剛好是他們太安逸了。

 

我也會問學生,什麼人比較"不易" 被淘汰呢? ( 我說比較不易,因為這世上大概沒有什麼人可以保證你不會失業 )

 

答案是:獨一無二的人。你愈獨當一面,老板再也找不到可以取代你的人,你就愈無法被取代。你唯有比機械聰明,你才不會被機械取代。

 

無奈的是,我們的教育,從來都沒有要我們當個獨特的人,老師把我們訓練成只會是非題的人,我們的父母親們一天要孩子去當公務員,這就是我在我們當前現狀中所看見的危機。

 

2

 

在近日服貿事件中,我與許多人一樣,被許多網路上不負責任的資訊所困擾,最初是某位台大教授的懶人包 (   http://www.peoplenews.tw/news/5c6b37f9-cb6a-4d2c-82c4-4c69d23382ae   ),再來是《天下雜誌》的一位國外經濟學家的訪談(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6/article/1150    ),還有一些諸如黑箱作業的爭議(  http://youtu.Be/4bHF_TF8z3Q?t=5m53s   )(http://www.ptt.cc/bbs/FuMouDiscuss/M.1395764177.A.C54.html)。但隨著問題一一被澄清後,我發現這些資訊幾乎都是有心人惡意扭曲。

 

在網路資訊一點點的釐清後,我開始瞭解到,許多支持反服貿者的訴求並不是反黑箱,其實是反服貿,後面真正的原因是害怕陸資與大陸政權的滲透。

 

大部份人真正焦慮其實是,當我們的經濟愈來愈依賴大陸後,一旦大陸在經濟上制裁,我們就像是用慢火煮熟的青蛙,再也無力反抗了。對於這點,我是同意的,但這些擔心台灣步向香港後塵的人,沒有告訴我,假如香港沒有大陸強大的經濟為後盾,經濟蕭條後又會是什麼樣的景象呢?會不會像破產後的希臘,也帶來許多治安與社會問題?那時我們還有小確幸嗎?

 

網路上的許多悲觀言論也把人們假定成機械式、不會反抗的高麗菜,因為即使接受了服貿,我們也不能鬆懈對各種不合理的政策持警覺的態度,無論服貿過不過,都不會有王子與公主自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這回事。

 

你永遠都必須對當權者有所警覺。

 

我的工作是哲學與心理學研究,無法對政治與經濟問題提出精確的分析,這些有賴不同立場的兩方讓事情愈辯愈明。

 

我比較想就我自己的專業探討我們該如何看待大陸這隻老虎,剛好近日有人談到我們該像少年PI那樣,看待大陸政權這隻老虎,我就從人類的神話與少年PI這部電影來思考這個問題。

 

3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少年PI這個故事其實是一個孩子精神發展的隱喻,人類的神話常常會以母親和父親來比喻生命的兩個階段,許多心理學家認為一個初生的孩子,需要一個像子宮般溫暖的環境,我們的家庭提供給我們如子宮般的安全感與養份,讓我們在生命的早期可以建立自信與安全感,我們把這個階段稱為母親的階段。

 

但一個孩子假如一輩子都躲在子宮中,他就無法長大,許多過度慈愛的父母,過度安逸的環境會讓一個人無法長大,這就是我們今天充斥著宅男、靠爸族、媽寶的原因。

 

然而,當孩子到了某個年齡,就應該進入父親的領域,在古代神話中,常會見到孩子尋找父親的情節,比如說,荷馬史詩中奧德修斯的孩子成年後,雅典娜就出現在他面前,要他去尋找父親。代德羅斯要伊卡魯斯不要飛太低、也別飛太高,但伊卡魯斯不理會父親的勸告,最終墜海而死。(參見拙作:伊卡魯斯的翅膀http://classic-blog.udn.com/chongkiath/7755999)

 

父親在古代原始思維中,有時意味著相對於慈愛母親的現實世界與叢林法則,在古代,父親常常是把孩子從溫暖的家庭帶入殘酷現實生活的角色,他們幫孩子退去童稚時期的天真,成為一個勇者。許多古代原住民到了某個年齡,就必須參加族裡的成年禮,古代成年禮常常是危險的任務,我曾看過一個國家地理頻道節目,有人訪問一個原住民媽媽:「難道你不擔心孩子受傷嗎?」

 

媽媽回答:「倘若他無法經歷這試煉,那他大概就無法適應將來所要面對的殘酷生活。」這媽媽的智慧,是今天許多父母、大人所闕如的。

 

成長就是要學會承擔痛苦與試煉。

 

瞭解了這點,我們就可以瞭解少年PI這個故事了。

 

4

 

PI在船難之前,他生活在一個充滿愛的環境之中,不斷強調慈愛的世俗宗教與溫暖的家庭,讓他天真的相信這世界是充滿愛的。

 

這就是何以PI去餵老虎的原因,不知天高地厚的PI正像是許多現代人,我們活在一種天真的童年幻想之中,以為世間的一切都是善的,而PI的父親正是把他帶到現實的人。

 

父親讓他看見什麼才是老虎的真面目,讓他看看老虎吃羊的驚悚畫面。

 

許多人看不懂少年PI,正是因為過於安逸的現代人已失去了這種智慧。

 

PI不知天高地厚的在甲板上歌頌暴風雨,一直到暴風雨釀成船難,把全家捲走時,他才真正的意識到暴風雨的真面目,他開始進入老虎與父親的領域了。

 

我在導讀這部電影時,常會提醒同學,海難前的PI正是我們今天網路上一天到晚要革命起義的小朋友,因為文明生活讓人活得太安逸,以致於我們把革命想像得很浪漫,那是因為你是隔著電視螢幕看茉莉花革命,那些動亂是隔著螢幕的人無法體會的。

 

這就像何以住在都市裡的小朋友喜歡暴風雨,而住在山邊的人卻怕得要命,因為隔著玻璃與鋼筋,你永遠無法體會暴風雨的可怕。

 

5

 

現代人的心智大多都還停留在童稚時期的PI(人類的心智年齡無關實際年齡、學歷、地位。)

 

暴風雨後,PI正式進入了父親的領域,成長就是要與那隻代表叢林法則與現實的老虎共處,只有在溫暖的家,大家才會愛你、包容你,做錯了事哭一哭,慈愛的大人就來幫你呼呼,但在現實世界中(當然包含國際現實),老虎必須吃掉你,牠不恨你也不愛你,因為那是自然法則。

 

從心理發展來看人類的愛與恨這兩種情緒,其實也是不成熟的心理特質,小時候,許多小朋友常會把對他好的人稱為好人,把對他不好的人稱為壞人,給太多作業的老師是壞人,不當人的老師是好人。但假如成長到某個年齡還以這種方式來看問題,把人分成簡單的黑白正邪,這就有點幼稚了。

 

我在臉書上看見有人把這次爭議形容成哈比人與半獸人的鬥爭,這就是典型的非黑即白的天真想法。這種誰比較邪惡的幼稚語言,把人簡單的分為非黑即白的言論不斷的出現在此次爭議中,這是讓我很擔心的。

 

其實父親領域的愛與母親領域的愛是不同的,只有幼稚的孩子,才會說慈愛的母親是好人,嚴厲的父親是壞人。聖經中的亞當與夏娃經歷了重重磨難後,才得以與上帝合一 (at-one-ment) ( 也可以譯成向父親贖罪),它意味著,苦難也是上帝愛我們的另一種方式,這就是PI的父親對他做的,父親要PI看清老虎會吃人的行為,看起來殘酷,但也是愛的一種方式。

 

少年PI在經歷了與老虎同船的日子後,突然驚覺到,要是沒有老虎,這段漂流的日子會是多麼無聊乏味,這也是他沒有將老虎淹死的原因,可惜我們都體會不了這種智慧,我們要把所有的威脅排除在外,但換來的可能是停滯不前。

 

故事告訴我們,生命中的惡是不能免除的,有智慧的人會將老虎轉變成一種激發我們的力量。這觀點與哲學家尼采的觀點是不謀而合的,尼采要人們活在火山腳下,這樣我們才會不斷的被危難激發起智慧來。

6


可惜的是,我們今天許多人都無法體會這種強者哲學,平庸的文化要每個人都跟他們一樣,我近日聽見一位考了一輩子高普考,40歲還賴在家裡的朋友談到:那我們這些弱勢者怎辦?

 

我無法否認競爭不利於弱者,但何以我們都要像前面提到的那位把孩子送去當清潔人員的媽媽,把自己變成弱者呢?用弱者的思考模式挾持台灣難道就比較正義嗎?

 

從象徵角度來看,台灣正好像是一個溫暖的子宮,永遠活在子宮中無法讓人成長,而大陸正是尼采口中的火山,與PI同船的老虎。活在警覺之中,會激發人類的勇氣與智慧,這就是要孩子去當公務員的大人們所無法體會的。

 

我常要我的學生成為一個強者,但遺憾的事,許多政客、教授學者們卻不斷的告訴我們老虎有多恐怖,要我們斷絕與老虎的任何聯繫,卻沒有教會孩子如何學習與這隻老虎搏鬥。

 

我不會像童稚階段的少年PI那樣的樂觀看待那隻老虎,我們確實不能不防範那隻老虎,在面對那隻老虎時,也不能大意,所以我們需要大膽冒進者與守護台灣者兩方的意見,好讓我們可以更警覺的看待問題,而不是非黑即白的互相抹黑,這對台灣的發展是不利的。

 

寫到這裡,我想到李安的另一部電影【綠巨人浩克】的結尾,強大的父親想要征服綠巨人,綠巨人說:「你有本事就來吧!」父親把綠巨人吞噬後,綠巨人從內部裂解父親。同樣的,在面對強大的老虎時,你可以把牠淹死,但也可以像少年PI,把與老虎同舟的歷程,用來提煉自己的勇氣與智慧。

 

我想當一個強者,我不想把老虎自絕於門外,我希望我的朋友們也是,因為安逸的時代過去了。

 

 

 

(由於網路酸民眾多,本人一律不回應無意義的口水戰,礙眼的留言一律刪掉,有內容的留言本人會回覆你,特此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6%96%B9%E5%82%91/229139300565740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ongkiath&aid=11986757

 回應文章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明知山有虎
2014/04/11 06:50

偏向虎山行 - 前兩天在台北搭計程車,跟司機聊了一下,知道他是台中人,問他為什麼20年前會來台北。他就用了這句成語。

上個禮拜聽習近平在歐洲學院對師生演講,介紹中國的時候,他也用這句話描述中國的歷程。

台灣反服貿的網友有人提到,中國是老虎,他怕跟老虎打交道。 - 誠如格主所說的 pi 的立場,真是提切啊!台灣人不懂民主,成為沒有法治,生活中沒有老虎的激勵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