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他們的故事之二: 一隻小鳥之死
2009/07/31 01:36:33瀏覽1701|回應23|推薦155


當我張開愛情的翅膀時
請用比黑色更黑色的陰影擁抱我
好讓我見到
天空正照耀著金色的陽光




跪在院子的牆腳,梅蘭妮用鏟子挖掘著泥土,每一鏟的用力都是她心中緊縮的抽痛,她必須挖掘一個夠寬夠深的洞,"好讓
躺在一個舒適的大床上。" 她喃喃自語著,在洞底舖上綠葉及白色野花,把籠子裡的小鳥拿出來,小心翼翼地放進洞裡,躺在白色野花上的小鳥,看起來像是一個沉睡的小天使,她在心裡默默地說道:"睡吧,做一個好夢,我的小鳥。" 用玫瑰花瓣灑在牠的身軀上,然後,把泥土填蓋起來。

在旁邊的圍牆上,她用黑色油漆寫上:一隻小鳥之死。

其實,這並不是梅蘭妮的小鳥,牠屬於香歌兒。

香歌兒跟梅蘭妮合租一棟小花園洋房,她們住在一起已經三年多了。

香歌兒跟梅蘭妮是大學同學,她們才讀完大學,初入社會工作,香歌兒在一家公司工作,梅蘭妮在中學當老師,因為她們都還是單身,因此,她們也一直住在這棟合租的房子裡。

雖說她們是單身,但是這半年多來,香歌兒的生命中卻有一個扮演著重要角色的男人,凱。

凱是一家廣告公司的設計部小主管,年近三十的他,帶著一股藝術氣質,舉止雖不拘小節,卻具有一種與人交心的能力,亦即,他跟人談話時,談話的對方總有一種完全被他理解的感覺,覺得他是自己的交心人。

簡單地說,凱天生具有一種感動人的能力,尤其當他拿著照相機拍照時,相機前的女子會情不自禁地透過鏡頭,與相機後頭的他玩起眉目傳情的遊戲,可以這麼說,凱從來不缺乏跟他上床的女子。

當梅蘭妮跟香歌兒在朋友的畫展宴會上認識凱的時候,朋友跟她們說他正在失戀中,他的美艷出名的女友才跟他分了手。失戀的男人看起來總像個落寞的詩人或哲人,特別容易挑起女人的憐惜心,宴會那天晚上的凱,手上雖然沒有拿著相機獵取女性,依舊吸引了許多女子的垂青,梅蘭妮跟香歌兒也是其中之一,尤其是香歌兒,幾乎是亦步亦驅地跟在凱的身邊。

香歌兒與凱,如果說他們是一對的話,大概不會有人相信。

香歌兒不僅是一個長相平庸的女孩,連個性也毫無特色,她曾經談過幾次小戀愛,但是都不了了之,認識她的男人幾乎一樣的看法,說她像一棟一目了然的房子,毫無神秘性,跟她相交沒幾個月,原先的好奇心就只剩無語的無聊。也因此,當香歌兒與凱後來時而一起出現在某些場合,例如看電影,郊遊,游泳或是朋友的宴會,總會有人在後頭暗笑嘀咕些什麼。

梅蘭妮也不理解,為什麼凱會跟香歌兒接近,她有時覺得凱好像對她也有好感,剛認識時,凱曾經幾次約她到咖啡館碰面,後來,梅蘭妮發現香歌兒愛戀上凱以後,梅蘭妮就不再單獨跟凱約會了,但是凱一直沒有停止過跟她寫電子信件,在信件中如果提到香歌兒,凱總是稱呼她"小孩",例如,"昨日跟小孩去看電影,看到緊張處,小孩抓著我的手,緊靠在我肩膀上,我感覺自己好像是個爸爸似的。" 或是,"在湖邊游泳時,小孩總說我用色迷迷的眼光瞄四邊的女人,可是從事藝術工作的我哪能不欣賞女人呢?"

梅蘭妮經常在看了凱的
電子來信以後,陷於迷惑中,他似乎並不愛香歌兒,可是他為什麼跟她維持著這麼一段似是而非的關係呢?

香歌兒卻陷得很深。

有時香歌兒從外頭回來,用夢幻般的眼睛望著梅蘭妮,說:"今天凱騎摩托車載我到鄉下兜風,那種從後頭緊摟著他的身體的感覺,讓我感動到幾乎希望時間就靜止在這個只屬於他跟我的時刻。"

梅蘭妮小心翼翼地問道:"你真這麼愛凱嗎?"

香歌兒呆望著地面,在那個似乎說不出話的剎那,她突然揚起聲調玩笑地說道:"當凱在鄉間小道幾度急轉彎時,我閉著眼睛假想,我們的摩托車摔出馬路外了,而我們卻依舊緊緊相抱著,飛行在另一度空間裡。"

梅蘭妮有點震驚香歌兒這個不是回答的回答,一時之間脫口問道:"你跟凱有性關係嗎?"

香歌兒幽起一張臉默默坐在一旁,梅蘭妮後悔極了自己的粗率,正想說對不起,香歌兒已經開口說話:"哪個男人不想吃送到口的甜頭?我只是覺得時機尚未到。"

其實,梅蘭妮真正想問的那句話是:"你想,凱愛你嗎?"這句梅蘭妮不敢問出口的話,卻在香歌兒提著鳥籠回到住處的那天得到了答案。

當梅蘭妮走進屋裡,看到香歌兒正坐在房間裡,對著一個鳥籠裡的一隻青綠小鳥嘀咕說著什麼,她好奇走進去,香歌兒渾身跳躍著音符似地對她說道:"凱送我的鳥,凱送我的鳥,我好開心,真想哭啊。"

她們共同看了一會兒蹦跳不已的小鳥,香歌兒開始低聲抽泣了起來,說:"我想凱真的愛我,這隻小鳥大概是他送我的定情物吧?"

梅蘭妮暗想:"為什麼不送一對鳥,卻送單隻鳥?"

青綠小鳥為香歌兒的愛情增添了許多希望,擁有小鳥以後的一個多月裡,她幾乎是處於狂熱情緒的最高端,經常像失了魂的夢遊者,時而對梅蘭妮說些毫無頭緒的話:"你覺得我該跟凱同居嗎?" 或是,"唉,如果我跟凱住一起,那你就得另外找個同住房客了。"

對梅蘭妮來說,香歌兒是一個沒有複雜心機很容易相處的同伴,梅蘭妮甚至可以理解,為什麼凱老稱呼香歌兒"小孩",香歌兒看待事物的眼光有時的確像個小孩一樣,常常有人說她幼稚,但是幼稚不也就是單純的一體兩面嗎?

當梅蘭妮又接到凱的
電子信件時,她忍不住在回信中問道:"香歌兒說小鳥是你跟她的定情物,你這是真心的嗎?"

凱回道:"香歌兒真是個小孩,有時糊塗得既可愛卻又令人啼笑皆非,我從來沒說小鳥是定情物啊,我的前任女友曾送我一對小鳥,我們分手以後沒多久,公鳥死了,把落單母鳥送給小孩,是因為我怕忙起來時照顧不來,不如交給她照顧比較保險,另方面也算是我對從前那段挽不回來的感情的一種告別嘗試。"

梅蘭妮開始擔心起來,總要有人點醒香歌兒吧。

趁著香歌兒送她到火車站搭火車回老家看父母的路上,梅蘭妮對香歌兒說:"凱是個迷人的男子,你不覺得他跟每個女人都有一點若有若無的情份嗎?"

香歌兒回道:"我當然知道他是個大眾情人,但是,你知道嗎?他總是對我說,要是天底下的女人都像我一樣單純,男人也就不用老擔心情人會跑走,因此我想,凱需要我,只有像我這樣不起眼的女人,才不會背叛他。"

梅蘭妮無言以對地跟香歌兒道別,心想,等兩個星期回來後再說吧。

而才回到老家沒兩天,梅蘭妮就接二連三地收到香歌兒的手機訊息: "今天特地去買了性感胸罩跟內褲,明天跟凱約會,決心跟他做愛。"

"我們正在法國餐館吃晚飯,飯後讓凱送我回去,嘻,將留下他過夜,祝福我,好友。"

"昨晚凱有事,送我回家以後就匆匆走了。"

"今天在市中心無意間看到凱,我沒叫他,他正摟著一個女人逛店。"

"我正坐在鏡子前,覺得自己真的好醜,想
,好友。"

然後,梅蘭妮意外接到凱打來的電話:"我需要妳的協助,香歌兒正在我公寓裡,光裸著身子躺在沙發上,要我跟她做愛,可是我真的沒辦法成全她的願望,我想替她穿上衣服,她卻開始哭泣,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可以跟她說下話嗎?"

梅蘭妮聽到香歌兒在電話裡啜泣說著什麼的含糊聲音,只能試著說些安慰她的話,說了一會兒,香歌兒似乎逐漸平靜了下來,對梅蘭妮說:"別擔心,我想通了,我等下就回家去,大後天你
回來了,可不是?等。"

香歌兒當天回去以後,就割腕自殺了。

梅蘭妮因老打不通香歌兒的手機,提早一天趕坐夜車回來,還是沒趕上,沒趕上攔住她就此沉沉睡去。

而,那隻落單的母鳥,因幾日沒人照顧,也躺在籠裡斷了氣。

跪在院子的牆腳,梅蘭妮用鏟子挖掘著泥土,每一鏟的用力都是她心中緊縮的抽痛,她必須挖掘一個夠寬夠深的洞,"好讓
躺在一個舒適的大床上。" 她喃喃自語著,在洞底舖上綠葉及白色野花,把籠子裡的小鳥拿出來,小心翼翼地放進洞裡,躺在白色野花上的小鳥,看起來像是一個沉睡的小天使,她在心裡默默地說道:"睡吧,做一個好夢,我的小鳥。"用玫瑰花瓣灑在牠的身軀上,然後,把泥土填蓋起來。


在旁邊的圍牆上,她用黑色油漆寫上:一隻小鳥之死。




當我張開愛情的翅膀時
請用比黑色更黑色的陰影擁抱我
好讓我見到
天空正照耀著金色的陽光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147785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吸引人
2009/09/24 21:28

故事鋪陳

相當吸引人

妳是天生的作家


思于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9-25 21:46 回覆:
我相信你的內心裡隱藏著豐碩無比的智慧與靈性……
感謝你喜歡我的故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看到貝格格的留言
2009/08/09 21:01

當場笑出聲來了= =

這話講的真經典的說

不過黑月啊,為何受傷的都是單純的人呢?

為何不單純的人偏偏要欺騙單純的人呢?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10 19:24 回覆:
我相信,每個受傷的人,都在問著同一個問題:
為什麼我老是被人欺負?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Wendy 卯瑜 - 美學生活家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樣的癡...叫 [ 絕 ] !
2009/08/07 23:20

親愛的 blackmoon

妳跟異色.散文式的小說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色..

人類原始慾望中的貪瞠癡  求不得  愛怨憎  別離苦..全都在妳們劇情鋪陳中

展露無疑....

不管是 [ 冥王星之戀 ] [海王星之戀] [天王星之戀]...也都蓋括了..

而這些故事的背後都有個啟發性的意義....就是要 [ 先愛自己 ]

這一直是妳跟異色寫文沒有變過的 [ 中心軸 ] !   Wendy很欣賞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8 23:48 回覆:
再好的文章,缺了你,親愛的天使Wendy,將變得毫無意義。
有你晶亮的眼,夜空不再寂寞。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宏哥菩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悲劇愛情
2009/08/03 16:29

香歌兒的愛情翅膀

遇見凱時  不自禁地已然展開

陷入迷情的陰影中...悲劇收場

也許她所期待的金色陽光

其實早已隕落

縱有微亮的月光下

仍是一場幻境

她付出的代價   我想

是否乃一世宿舍? 共業的輪迴?

我總是將 悲劇愛情作如是想.....

梅蘭妮  是為我們說故事  見證此愛情悲劇的旁白者...一如黑夜......   呵呵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3 21:13 回覆:
這是一個,如你所言,很難說出個孰是孰非的愛情悲劇,無從預防、無
法插手,莫可奈何得令人傷心,也因此只能當它是宿命、輪迴了......。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Ricard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老婆的寵愛
2009/08/03 10:25

美食一定要與老婆共享,否則就不好吃.

我從來不"反抗",

我的墓碑都想好了, 只要刻兩鍋字: Die Happy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3 16:03 回覆:
我想,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大概就是Happy,而吃了Happy以後即
使倒頭就happy死去,從[追求最大幸福]的哲學觀點來看,也是一
件很happy的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一段話
2009/08/02 19:07

出自Milan Kundera<笑忘書>:

「這麼說吧!其實所有的愛情關係都是建立在一些不成文的公約上,那是戀人們還在熱戀的最初幾星期裡,未經深思熟慮就草草擬定的公約。那時戀人們還沈浸在夢裡,但這時候,他們其實已經不知不覺地扮演起難纏的法學家,開始逐條逐字編寫他們的愛情契約。噢!戀人們,開頭這幾個險惡的日字裡要當心哪。如果您幫別人把早餐端到床上,您就得一輩子幫他送早餐過去,否則您就會揹上讓愛情褪色與背叛的罪名」。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2 23:19 回覆:
親愛的大哲學家翔任,讀了你這段引言,有志結婚的人會越來越少啊!

奇怪,從古至今的哲學家,好像都在想盡辦法,點破大眾對愛情的一般
性看法,他們似乎總在嘲弄人們:你們每日談的愛情不是真正的愛情。
而連今日的自然科學研究者也要插嘴:愛情的化學作用只有兩年期效。
於是現代法學家就跟著建議:何不制定有期婚姻法?五年一期或十年一
期,到期若雙方沒有續約,那麼婚約就自動取消。

..........老天,愛情到底是什麼?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Ricard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50 ways to murder your husband
2009/08/02 10:19

既然都下毒了,就把它吃了.( if she doesn't bother to stop me, there must be a good reason.)

您一定記得一則老故事,

一位女士對蕭伯納說:如果你是我老公,我就在你的咖啡下毒.

蕭伯納答:如果妳是我老婆,我就把咖啡喝下去.


下一篇要不要寫 "50 ways to murder your husband"?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2 22:55 回覆:
哪需五十個方法?一個就夠用了,亦即,每天伺候他有若養尊處憂的
皇太子,務必讓他飽食終日,無所事事,然後就等著他中風或得心臟
病。這種殺夫法是最自然、最環保的方法。

親愛的男士們,當你的妻子如此寵愛你時,你一定要反抗,每天搶著
倒垃圾,每個星期擦地兩次,洗完澡時別忘了用力刷洗浴缸,順便把
馬桶也刷個晶亮.....,如此等等。

願天下男士們長命百歲!!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little soph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香歌兒
2009/08/02 04:41

凱,像是她春天的微風,拂過之處草浪翻湧。

這段「愛情」在「我愛妳」之後沒有再繼續,在記憶中就會永遠美麗......。

她有一個她根本不了解的靈魂,它在暗地裡大聲嘲笑她。它像一顆被埋藏在堅硬土壤下的種子,忽然有一天,吸收了一點妖水,於是破殼而出,長成了一顆魔樹。


創造了
自己理想化神話,
或者說發現了自己的神話。
這種神話賦予她生活的目標和價值。

^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2 21:49 回覆:
“....她發現了自己的神話,這種神話賦予她生活的目標和價值。”
換句話說,香歌兒真誠地愛過了,她的生命雖然太過短暫,但是比起
那些活得長久,卻無一日奉獻過真誠愛心的人,她還是傻得可愛。
而你對凱的寬容,在在顯示出,小索飛雅的悲天憫人之心。
向你舉杯!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感情上的蝴蝶效应
2009/08/01 22:15

这故事的男主角使我想到一个美国男明星“李奥纳多”,他的绯闻一直不少,常看到他周旋在众多女人之间,他天性就“喜欢”女人(有的男人喜欢作爱,但不见得喜欢女人),他也欣赏各式各样的;层次也可能落差很大的女人,即如像比较知性的黛咪摩儿,但也有小野猫合唱团的辣美眉……但他不一定都会和她们上床……甚至,也或许,不上床更让他得到一种介于暧昧和友情间的另外一种愉悦……

所以,要爱上这样的男人,投怀送抱不会奏效,但是,他的“无辜”也是一种没有重量的;罪。

这只单纯天真的“小鸟”,就是完全不了解如此的男人的心态,死得像个迷恋偶像到疯狂的fans,要怎么说呢?……其实,那有谁对谁错呢?……故事点出的重点,是比论定那个对那个错更让我们要去思辩的问题,是不是它反映了一个感情上的“蝴蝶效应?”……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1 22:43 回覆:
異色一定是接觸過各色各樣的人,因此才會對複雜的情感關係有如
此深的透析力。
香歌兒對凱的確如你所說,像一個瘋狂的fan,而凱,他一直自認為
是一個尊重並珍視女性的男子。我們一般大眾也經常無法理解,為什
麼會有人為某個偶像自殺身死,雖然這個偶像對崇拜者並沒有做出任
何具體的承諾。
在你的洞悉力之前,我向你致敬!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Ricard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ㄡ...
2009/08/01 20:33

近來醫學統計,男人的壽命比以前多了7年, But still behind women...

拜科技之賜,男人耳聾可以戴助聽器.這真是偉大發明!

想聽的時候可以開機,不想聽的時候就關機,

不過男人要記得在老婆面前不管她說什麼,只要一直點頭...明哲保身,否則巧克力會被下毒.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01 21:24 回覆:
先把助聽器帶上,聽清楚老婆說什麼,才可以點頭啊,例如,
老婆細聲細氣地說:“巧克力可是下了毒的,你自願吃它嗎?”
你一定要猛搖頭大聲說:NO!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