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他們的故事之一: 四人行
2009/07/17 00:29:25瀏覽1605|回應15|推薦140


(無名氏塗鴉畫)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本文改寫自格友翔任的文章夢境書寫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單獨一個人是唱獨角戲,兩個人不是對打就是互相依靠,三個人當中總有一個人落單,四個人時就產生兩種可能性,一種可能性是三對一,另一種可能性是二對二。


女一(寧)


燕、影跟我一起飛來這個葡萄牙小島渡假,是燕的生日願望,二十九歲生日。


我們三人相識於大學讀書時,我跟燕是中學同學,中學畢業以後,一起進同一所大學,她讀企管系,我讀歷史系,影比我們晚一屆,讀的是心理系,我們合租了一棟大學附近的公寓,朋友們戲稱我們為三劍客,因為我們不僅住在一起,課餘的時間,我們也幾乎同進同出。

這種三角關係,時而會呈現緊張的關係。我跟燕源自中學時期的友誼,有時似乎會讓影有一種插不入的感覺,雖然我跟燕並沒有排斥她的的想法,但是只要我們提起一些中學的趣事,或是一些影沒有共同經歷過的往事,而嘻笑不已時,影總會擺出一臉落單的表情,於是我們就得想辦法逗她開心,讓她相信,她是我們三人之間不可或缺的一角。

大學畢業以後,我們雖然各自分飛,不再住在一起,但是,我們依舊經常互相打電話,定期碰面,慶生會是從來沒有缺漏過的,也因此,當燕在兩個月前與男友分手以後,我們就順著她的願望,安排了這次的三人渡假。


這次的三人渡假,卻因一個跟我們坐同一班機住同一家旅館的單身旅行男人,而產生了變化。


這個從一開始就跟我們結交上渡假友誼的男人,每天早上跟我們一起吃早餐,然後跟我們一起躺在沙灘上曬太陽,晚上一起在旅館吃晚飯,如此原本的三人之旅乍然成了四人同行。


這個單身男人是個大學講師,斯文、有禮、博學、風趣,跟他一起渡兩個星期的假,照理是一件愉快的事,但是燕跟影之間卻因此出現了不協調的關係。


才剛與男友分手兩個月的燕,似乎對這個單身男人產生了曖昧的感情。

燕天性開朗熱情,心裡頭本就藏不住一點秘密,因此當她跟我們說:"可以想像跟這樣一個男人談戀愛,莫非這正是命運的旨意,讓我兩個月前跟男友分手,也許這是我另一個新的開始。"


而我卻看到了另一個角落,另一個角落的影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我直覺感到,她似乎也愛上了這個男人。



女二(燕):


跟寧從中學起就是不可分割的死黨,雖然她跟我之間在個性上有很大的差別。

簡單地說,她是理智型,我是情感型,今年二十九歲的我早已換過四、五個男友,而她到現在為止只交了一個男友,這個男友她都已經交了五、六年了,對我來說,真是不可思議,但是,說實在話,我也很羨慕如此持久的感情,只是,到目前為止,我還沒遇到這樣讓我定心的男人。


感情的不穩定,大概是我性格的缺憾吧?因此,寧的理智頭腦,正是我缺乏的,她彌補了我的弱點,當我墜入感情深淵時,她把我從深淵裡抓出來,當我飛上感情的雲端時,她總等在下頭接住失足掉落的我,我們之間的友誼是無法分割的。


後來與我們同租公寓的影,雖然也成了我們共同的死黨,但是,我總有一個感覺,覺得影老想插入我跟寧之間,她似乎頗忌妒我跟寧之間無法分割的友誼,經常,如果我跟寧從外面回來,她就東問西問地,非要問清我跟寧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我覺得,影其實是一個小心眼的人,心裡頭老在算記著,誰比她好,誰比她討人喜歡,誰比她多得了什麼,友誼哪能這樣用算盤打出結果的?


我跟寧的友誼絶非她怎麼酸怎麼鑽拆得了的,但是,我並不是一個在乎小節的人,因此,我一直來還是能接受這樣一個三角關係的友誼。


這次我們三人一起到葡萄牙小島渡假,名義上是慶祝我的生日,真正的原因是我想忘掉與男友分手的傷心事,沒想到卻在這個旅行中遇見了一個讓我心動的男人。


我跟寧不一樣,無法說出個什麼大道理,來解釋為什麼我會如此喜歡這個男人,我一向就是個用感情看待事物的人,我只知道,這個男人跟我從前交往的男友大不相同,他就像寧說的,斯文、有禮、博學、風趣,唉,跟他一比,我從前的男友都太膚淺了。


我跟寧及影說了我迷上這個男人之後兩天,當我正躺在沙灘上跟男人談笑時,坐在我另一邊的影突然用手上的可樂潑了我一身,她雖然拼命道歉著解釋她的粗心大意,但是,我直覺感到她是故意的,她不喜歡我跟這個男人親近。


影就是這麼一個胸有城府的的人。



女三(影):


我是母親跟一個已婚男人的私生女,母親想用懷孕的事實逼迫父親離婚,跟她重組家庭,沒想到卻因此嚇跑了父親。


從小母親總是這麼對我說,這世間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相信,除了自己以外。


或許是受了母親如此的洗腦教育,我總是一方面渴望著友誼,另一方面卻老防著被人算記


我自幼到大從來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朋友,直到我讀大學時搬進一個合租公寓。


在合租公寓裡我跟寧及燕同住,我其實很喜歡寧,不管我有時怎麼孩子氣,她總是心平氣和地跟我互通,我自己也知道我有些不成熟,但是她從不跟我計較


燕就不一樣了,她情緒忽高忽低的,心情好的時候,天底下的人都是好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再好的人她都當成是壞人


我想,她從來沒有把我當真正的朋友,而且還攔著寧跟我親近,沒有燕,我跟寧肯定能夠當交心好友。

但是不管怎樣,在寧的從中溝通下,我們三人的友誼還是維持了下來,直到今天。

這次到葡萄牙小島渡假,說是為了給燕慶生,但是,實際上,還不是為了她才跟男友分手,需要我們安慰她,她就是這樣不專情,連換了四、五個男友,還是無法安定下來,不像寧,一直就只跟一個男友好


而我呢,二十八歲的我還從來沒有交過真正的男友,我想,主要是我老不信任對我示愛的男人,我總有一個感覺,覺得他有一天會拋棄我。

我相信,我如果真的愛上了一個男人,我就不會容許他跟我之間的關係產生任何變卦,我會誓死護衛我的愛情,我甚至可以想像,為愛殉情,我的意思是,如果他變心的話,我可能會殺了他,或是讓他殺了我.......


每次我編織故事般地如此幻想時,我感覺得到,那個隱藏在我心底的另一個我正噴吐著火山爆發前的熱氣。

這幾乎是我自幼以來的習慣,每當我極端憤怒時,這另一個我總是惡狠狠地說著:"撞死那個惹你生氣的人!" 或是:"拿起斧頭砍斷這個討厭鬼的手臂!"


說實在話,有時連我自己都會怕這個隱藏在我心底的另一個我,但是,到目前為止,這另一個我還從來沒闖過什麼大禍,我想,我的這個
理智的我還是強過另一個感情的我。

而我的理智卻在這次的渡假中被感情制服了。

這次碰巧跟我們一起渡假的男人,讓我情不自禁地對他醞釀起一股心底的泉水,一股讓我只想無盡溫柔的泉水,我想,我愛上他了吧?


他是這樣一個有內涵的男人,愛他是值得的,因此,我老等著恰當的機會,想私下跟他親近,但是,我發覺燕也對他有意思,她就是那種輕浮的女人,看上了哪個男人,就粘瘩瘩地跟著不放


我當然知道,她的外貌比我亮麗,可是這樣一個有學養的男人,應該會懂得珍視女人的內在美吧?


我必須找機會,讓他進一步認識我,我相信,在我的內在美跟燕的俗氣之間,他沒有別的選擇,他非得選我不可


想到這裡,心裡不禁七上八下地翻騰著,我心底隱藏的另一個我突然從滾燙的火氣中冒出了一個頭,說:"把一鍋滾燙的熱油澆到她身上!"


當燕驚叫起來時,我才發現,我把手中握著的可樂杯打翻在她身上了。


男:


原以為可以一個人在這個葡萄牙小島清靜一下,沒想到一開始就碰上了三個同路女子,幸好她們都是受過相當教育的人,因此,相處起來並不困難。


在沙灘上,寧總是帶著耳機,邊聽音樂邊看書,
三人當中最容易相處的就是她


燕是個艷麗光彩的女人,全身散發著電流,每個靠近她的男人,都會情不自禁地被她電到


我知道,她對我有好感,每次我們四人一起到沙灘曬太陽時,她總是故意躺在我身邊,側著身用她水樣的眼睛瞧著我


說實在的,她並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典型,但是我想,反正只是渡假中的些許調情,也無傷大雅


問題是,影好像也喜歡我,她似乎把燕跟我之間的調情很當一回事,經常一身帶刺地插進正在談笑的我們之間。

昨天,當我跟影獨坐在沙灘的酒吧台邊聊天時,她突然對我說:"我認為,真正愛到骨裡時,即使非得為愛殉身,也在所不惜。"


我不知道她對我說這些話的用意,但是,我卻在她的眼睛裡看到了一些陰寒的什麼......
陰寒地令我打顫著,於是我決心拋下這些糾纏不清的感情關係,一個人到郊野散心,畢竟,我到這個葡萄牙小島的原先目的是想過兩個星期清靜的日子啊。

沒想到,正走進一片橄欖樹林裡時,影突然從樹叢裡閃出來,對我詭異地笑著說道:"跟我來,我想讓你看些東西。"

我隨著她鑽過樹叢,赫然看到滿地血泊的地上躺著寧跟燕,我驚叫起來:"
老天!到底發生麼事了?"

影彎下腰,一把抽出插在燕胸膛上的刀子,走到我面前,對我晃著血淋淋的刀子,吃吃笑個不止,並說道:"我不是早告訴你了?真正愛到骨裡時,即使非得為愛殉身,也在所不惜。"


她近靠在我臉前的眼睛裡閃動著陰寒,她握著刀子的手抵著我的肋骨,這一刻,我終於明白,我尚年輕的生命將要完結在她的手中


她溫柔地用左手輕輕撫著我的嘴唇,我僵硬的肌肉讓我無法移動半步


然後,她突然用力地撞擊我並緊貼住我的身子,我感覺得到她在微微顫抖著,我往後退了一步,肚子上插著刀的她虛晃地軟倒了下去,我俯身望向她,她
微笑著微笑看著我說道:"這就是愛情。"

我跌坐在地上開始放聲大哭.......。


"喂,你醒醒啊!"

有人在推我,我勉強睜開眼,驚得脫口呼叫道
:"救命啊!" 眼前出現的竟然是三張死裡復生的寧、燕、影的臉龐


她們正望著我嘻笑說道:"你做白日夢啦?"


我跳起身,往海浪跑去,一頭栽進水裡,在水中的沉浮中,我終於清醒地對自己說道:"幸好今天是渡假的最後一天。"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本文第三女主角''影''的延伸故事請見:

[女人的自白之四:折斷的枝幹]http://blog.udn.com/blackmoon/3034298

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Emoji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124529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活該
2009/09/29 14:20

這男人骨子裡想享齊人之福

深知自己的魅力

誘著別人

受點驚嚇

活該

我怎麼被妳的故事情節

左右著


思于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9-29 15:14 回覆:
哈,這男人受了這個驚嚇,下次會謹慎些了。
又,你如果繼續往下看,會看到黑月更嚇人的故事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汗顏
2009/08/09 20:53
原來男人也會做白日夢,哈哈哈哈哈……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10 19:20 回覆:
當然啦,他們只是不太喜歡承認。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好笑的結局
2009/07/29 16:06
看到結局我竟然不知不覺的笑了起來,為什麼呢?仔細想想,是對那個看起來好像不是故意讓氣氛凌亂的男人感到幸災樂禍吧!我是不是有點壞壞啊???呵呵呵!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29 18:30 回覆:
這樣的四人關係經常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環境裏,看似聰明的男
主角竟也莫可奈何地變成了一個丑角,怪不得你笑呵呵啊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NetSpid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黑月的故事比較好看
2009/07/27 20:18

「愛情」會破壞男人或女人間的友誼。
而且我不只一次聽「女人」說,類似
得不到就毀掉云云(還好不是對我)。

黑月,這個故事真的結束了?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28 20:20 回覆:
你必定是一個平日細心關察週遭環境的人物,也因此你看透了女
女男男之間的隱藏遊戲.......。

這個故事裏的第三女主角“影”,會有繼續的延伸故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小男+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09/07/23 11:25

每每讀妳的文

總有驚喜之處呢!

這次是.........不知道為什麼

覺得好好笑~~

HAPPY!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24 00:35 回覆:
不僅你覺得好笑,我自己寫到後來也覺得好笑呢,
算是炎熱夏天的小清涼吧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嘟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爭勝
2009/07/22 07:07

很懷疑這男子    真的優到可以破壞女子間的友誼嗎 ?

一樣物品   沒人關注時    就像放在儲藏室般  ..  若有人看始注意到它的好   這好感會帶連週圍人的好感    得到它    反而成了一群人勾心鬥角的習題   或許對物品沒那麼重的渴望   只是不想輸人的任性    ...

很多事情就跟四人行一樣   各懷鬼胎的好友  維持著表面的和諧    如人心裡時時按捺住的壞念頭 ...    教育教我們要做好人  有固定的標準    但不一定每次都能達到澆熄惡念的重任   ...     於是   奄奄一息的壞念頭    反應在夢境裡   當是發洩   也算人類自我平衡療傷的方式囉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22 17:59 回覆:
哈,這個男子是否優到可以破壞女子之間的友誼,完全因時、因
地、因人而有不同的效果。在渡假島上,跟在平日生活的環境,
情調差很多,而這四人整天相處在一起,無所事事,這樣子的情
感遊戲很容易發生的。

正如你說的夢境裏發洩壞念頭,也算是一種療傷方式。夢是不說
謊話的忠實朋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小新(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四人行
2009/07/20 00:06

四人行,各懷鬼胎?!呵呵

所以,追根溯源,那個優質男人是「禍根」?

太過亮麗招搖的女人,容易電到男人,卻也容易給男人壓力;

心懷鬼胎的女人,雖說看似沉靜寡言,渾身卻散發出陰森詭異氣氛;

心胸開闊、明朗的女人,才真的是優質男人的首選。不過,現實世界裡,這樣的女人通常搶男人都搶輸耶。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20 00:19 回覆:
還是反過來說,男人比較容易著迷於亮麗的女人
或是被心懷鬼胎的女人迷惑?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宏哥菩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思考
2009/07/19 19:03

這個懸疑驚悚的故事

如此逼真...已快陷入黑色愛情 慘烈的情節中

幸好妳用 夢境大醒來結束男人的假期.

未了  我真的吐了一口大氣

我想

其實現代男女  三對一  或二對二...等等的種種多角關係一直上演

我在思考  該如何去唱獨角戲時  又能不作夢的方法...???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9 19:58 回覆:
如何唱獨角戲,又能不做惡夢的方法?這還真需要高超的藝術呢。
在四人當中,你想唱獨角戲,你跟其他三人的關係很容易變成三
人聯合對抗你,而在這個四人行故事裏,因為影想跟男人合起來
對抗寧跟燕,因此男人才僥倖逃過被三女合起來痛宰的命運哪。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little soph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喜歡看黑月探索各式各樣的人在人生中改變的可能
2009/07/19 03:36
小索飛雅看了黑月的故事後的心情分享~

我總是這麼認為:「尋找出口的人,喜歡聽故事」~最無趣的頑固,是外表的隨波逐流,內在卻呈真空狀態的頑固,就好像得了精神上的狂牛症。狂牛症的牛隻,外表看來神情無異,還會吃草打盹,但封閉在頭殼裡頭的海綿體已經快被蛀蝕。我只有一點小小的驕傲,那就是:我應該沒有染上精神上的狂牛症。我還是個尋找出口的人。讓我能夠抵抗病原體侵襲的,是形形色色的故事。黑月的故事就是。當我們還願意傾聽真實世界中可能發生的故事,還願意陶醉在虛幻的故事世界裡時,我們的心,還不至於被虛無陰晦的那一鼓力道擊倒;當我們還能夠為故事中的人事情節流淚或微笑,表示我們的腦袋是活的,還能夠夢想,還渴望未知。
對故事的好奇心和咀嚼的能力,使我們對自己未來的可能性增添了許多的聯想力。這些聯想力,給了我們看到出口的希望。活下去,是人們的本能,但尋找生命的出口,未必是本能。成長或墮落都是一種學習改變的過程。有時我也會問自己,現在的我過這樣的生活,到底是成長還是墮落?我不知道,我只是儘量讓自己在生活中從事著某些改變、探試著種種可能。我最不喜歡的一個詞,其實並不是墮落,而是凝滯。在生命困境中僵凝不動,即是死亡。

黑月的四人行,是人在愛情中追求改變或突破困境所發生的事情,美麗或醜陋,或成長或墮落,或善變或執著。
我喜歡這些故事裡頭的人,他們都是食人間煙火的人,有愛恨痴心,也會有無限遐想,他們都衝出了日常生活的軌道,從事大大小小的愛情冒險。我想,寫小真說是一件奇妙的事,小說裡的人物,被黑月主宰幾頁後,就自己悠悠活了起來,不待黑月支配吩咐,自己開始做起了表情,改變了聲音,堅持走不一樣的路。
他們也不肯凝滯在黑月一廂情願的支配裡。
這時,只得隨著他們,黑月不過企圖維持著一個稍有結局的秩序而已。每一篇小說的寫作過程,想來都有如一頁靈異傳奇~

^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9 19:43 回覆:
親愛的小索飛雅,你說得真好啊。
我總是這麼想,一個生命一個哭笑,一個人一個故事。這正是我寫
小說的動機。
只要人還有"好奇心"跟"咀嚼的能力",他就會把每個跟我不一樣的人
當人看,並嘗試著去了解他,了解他的出生,了解他的成長過程,
了解他今日呈現的型態。
我們一般總是喜歡說,生命是流動的,但是我卻想這麼重複我在格
友1313處所說的:生命是矗立的礁巖,死亡是流動的河水。
我只是想說,每個生命都是一樣的渺小,渺小到我們必須尊重死亡
其實才是流動的、永恆的。因為每個生命都是渺小的,因此我們事
實上毫無驕傲自大的理由對其他跟我不同的人說,我比你偉大。

矗立的礁巖必須向流動的河水學習源源流動的道理,也就是你說的,
凝滯不動就是死亡。礁巖應該領悟它站立的地點只是源源河流當中的
一小點,即使它在自己的眼光中是一座矗立的偉大石頭,而如果它不
知河流的上流還有上流,上流的上流還有上流.......,以及河流的下流
還有下流,下流的下流還有下流.......,那麼它只是一個冥頑、自以為
是的石子而已。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黑月總是神奇製造者~
2009/07/18 00:04

一小片靈感的素材,妳就可以踵事增華,編織成燦郁的織毯。^^

前三個角色的內心戲,第四者則轉入夢境,真的是前所未見的手法!

黑月啊~妳有沒有發現,人群是一種奇妙的「自動創生系統」(autopoiesis,借用一下非平衡系統熱力學的術語),也就是說,某些「角色」自動就會出現了。一群沒有幽默感的人在一起,還是會出現一個比較搞笑的人。一群很強勢的人在一起,還是會出現一個專門被虧、被欺負的角色~好像這些角色都是群體中必然出現的關係。

嗯嗯~寧、燕、影,名字取得真好呢!翔任的個人介紹,用有一些些臭屁的語氣說自己的能力可以分成五類:劍、鏡、琴、棋、燈,搞不好又可以給黑月帶來甚麼角色性格?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8 17:38 回覆:
1]你的[書寫夢境]登出來第三天我就寫了這篇小說,因為你的夢相當複雜,
只能寫成這篇小說及黑月城市的夢析文章,才回應得完。

2] 一群人湊在一起,就像彈珠互撞引起的連鎖反應一樣,一個原本孤零零
的彈珠被莫名其妙地衝撞一下,它也會突然發狂地衝向下一個原本跟它無
關的彈珠。

3] 是照明:因為四周是黑暗的,所以需要燈光。
    是思考:沒有這個特性,翔任還能叫翔任嗎?
    是樂音或詩歌或舞蹈的連結:翔任不是一向喜愛帶有音樂性的詩嗎?
    是自我分析:對鏡中影自憐、自戀、自責、自恨........,總之,這是
                              一種自我探討的分析行為。
    是自衛之器:劍之藝術在於與自己的影子比劃,天底下再多不如意
                              的事,追根究底,問題還是出在自己,因此我想這麼
                              說,劍之於翔任,大約就是哲學的邏輯思考,思考自
                              己跟天地間的關係。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