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老人家暴案上升反映出長照失敗的一角
2019/11/26 10:09:36瀏覽820|回應1|推薦10

聯合報報導,新北家防中心指出,新北迄今已受理老人保護通報1,038件,比去年同期增加16.11%,去年度又比前一年度增加8.84%,顯示老人受暴有逐年增加的趨勢,家防中心主任許芝綺說,多數受虐老人容易礙於親情,以及家醜不外揚的傳統觀念,較難主動求助。筆者的看法是,在家暴案件中,有一種類型可以由良好的長照來避免,那就是家庭照顧者施暴的情況。反過來說,若是當越來越多的施暴者是家庭照顧者時,也反射出長照的欠缺。

根據衛福部家庭暴力防治保護服務司的統計,2018年家暴案件通報的件數有7,745件,是2012年的2.14倍,而今年新北一個直轄市才到十月就高達千件以上。在案件「黑數」上,台大社工系教授楊培珊曾指出,「Hudson(1986)進行文獻檢閱發現,美國政府The House Select Committee on Aging研究資料,粗估至少有4%的美國老人遭受親屬不當對待,但只有六分之一的受虐個案收到當局的關心與協助,顯然仍有許多未被通報的個案;另有其他研究估計約有1%─10%的老人受到各種形式的不當對待。若以台灣目前的通報統計來看,老人虐待的發生率僅約老人人口的不到千分之一,更是僅露出了冰山的一小角。」,如果再對照下述新聞報導,就可以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家庭暴力事件通報案件統計 翻攝自衛福部家庭暴力防治保護服務司家庭暴力事件通報案件統計 翻攝自衛福部家庭暴力防治保護服務司

2018年9月間,有一位看護虐待一位插管的病患阿嬤,這位看護多次對插管嬤用手打頭、踹腳、掐脖子、拗手指,更讓她因為痛苦而不斷發生哀嚎聲。令人驚異的是,施暴的地點很可能是在一個「養老機構」,因為是有人拍下這段惡行而爆料。台灣人應該慚愧的是,見義勇為當「吹哨者」的人是一名「外籍看護」,她偷拍影片後告訴雇主,雇主再揭發。最誇張的是,這名施暴者除了是一位「道地的台灣人」外,她並非與插管嬤非親非故,而是插管嬤的遠房親戚!

此事引來台中市社會局派社工前往關切,插管嬤弟媳激動到哭出來並「她自願照顧,沒有收取一毛錢」、「因為插管嬤常亂拔管,看護一時氣憤才會動手,家屬不會對她提告,也希望社會局不要處罰她」,這已經不是「免費的最貴」,而且還很恐怖。

台中市家暴暨性侵害防治中心主任侯淑茹的說法更奇怪,她說「如果這名看護要繼續照顧插管嬤,必須接受家庭教育與照顧輔導課程,若沒改善,將會幫插管嬤申請安置或保護令」。如果這樣令人髮指的家暴還不能讓受暴者立即脫離施暴者,難道是台灣社會大驚小怪?

立法院法制局研究員謝碧珠對這個事件投書指出「不論看護施暴是在哪裡發生,或者是否免費,受照護者的人權都沒有差別」,但因為「這樣的侵害在刑法上是告訴乃論,親人不理,以致阿嬤的基本人格尊嚴與生命受到威脅,卻似乎無從救濟」。依筆者看法,如果受家暴老人為了「苟活於台灣」,就必須學會忍耐,而且即使有人看不下去,處理家暴的官員還會先期待施暴者「可教化」而再給施暴者一次「機會」!最令人好奇的是,檢舉此事的外籍看護會怎麼想?

台灣表面上民主自由,但真的講「人權」嗎?台灣「老人」又究竟是該不該被當作「人」對待?

另一方面,我們也由此可知當受暴者與相對人是照顧與被照顧的關係時,很可能有大量「黑數中的黑數」。或許如同插管嬤案例,家人照顧是免費的所以必須「逆來順受」,或是相關機關也不積極,或是即使有多人目擊但仍要靠「外籍看護的勇氣」才能將此類事件揭發,更是台灣司法制度對這類無自救能力老人還堅持告訴乃論,以致於「家醜不外揚、法不入家門」的封建思維變成這些老人的災難!

警方分析而言,2017年通報約9,000件老人家暴案件成因中,和長照有關的「照顧壓力」問題,有350人。但從以上討論來說,因長照受暴的黑數,其實可能更多。根據衛福部老人受暴問題之研究,我們也不能忽略長期照顧壓力導致的施暴,無論是身體虐待或精神虐待,被照顧者的失能與失智狀態,還有相對人的照顧壓力大,顯然都密不可分。

老人身心虐待因素分析 翻攝自 衛福部 老人受暴問題之研究老人身心虐待因素分析 翻攝自 衛福部 老人受暴問題之研究

最後來談家庭照顧者的壓力問題:2005年,長期照顧兩個肌肉萎縮兒子的師大教授李天佑,他因為他們相繼離世而悲痛自殺,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因此訂定每年的11月的第四週週日為家庭照顧者日。今年,周姓婦人參與了新北市家協的活動,她照顧極重度失智的婆婆5年多,前年她婆婆臥床開始惡化,壓力大到讓她常躲在浴室哭喊發洩。侯昌明的妻子曾雅蘭也曾因長年照顧失智症公公及中風大姑媽,罹患憂鬱症而崩潰的想跳樓,她們後來因為懂得分散壓力或請外籍看護代勞,因而過的更愉快。其實師大教授李天佑帶兒子到美國留學期間,「一家四口在異鄉,反而感到被尊重,過得最快樂」,台師大資訊教育系主任林美娟說「當時美國政府會定期派社工到李家幫忙做事,及照顧因肌肉萎縮症不良於行的致仁、致維兄弟,讓李天佑夫妻可稍微喘口氣,還能到外面走走;回台灣後,大小事都要靠自己拚命爭取,才會累垮李天佑」,台灣現在做的連十幾年前的美國也比不上。

正如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王順民在「長照社會裡的諸多暮年悲歌情事」所提到的「『不是兒死就是我死』的暮年悲劇,這早就是一項冰凍三尺且鋪天蓋地而來的『灰犀牛』現象」,台灣「對於高齡社會或超高齡社會的對抗一役,是需要全民總動員的齊力以對」。政府在亟力推動各種政策時,也該正視這些數據背後的社會現象:老人家暴案上升可能跟外在經濟及家庭因素有關,如果長照做得好,相信家庭照顧者的憾事,或因長照壓力而生的家暴事件將會減少,這也是主事者在統計數據之餘,應該努力去改變的!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醉言夢語風花雪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26 11:22

照顧者"失控"的原因很多種

不一定都是惡意

畢竟人吃五穀雜糧,是有情緒的

一定會因不同個性在照顧上有不同的反應

照顧者,有人有耐心沒細心,有人沒耐心有細心,有人既沒耐心又沒信心

被照顧者,有人平順接受照顧,有人躁動聒噪不停,有人時好時壞

我覺得除非確認照顧者是惡意或習慣性的粗魯

否則還是應該以比較寬鬆的角度來看老人及受照顧者"被虐待"的問題

blackjack(blackjack) 於 2019-11-26 14:10 回覆:

照顧者的壓力很大,除非是父母照顧子女,不然很難有「無盡的愛心」,如果還能任勞任怨,大概有人分擔或者已經超凡入聖,品格已經接近「神」或「大善人」的等級了。

古時候的24孝,應該都是只照顧一段時間就卸下重擔,很難有照顧幾十年的,一來經濟不可能允許,二來古人壽命也短,現代有健保又有各種措施,即使生了一大堆病也能活的長長久久,辛苦就是照顧的人了

不過,也不能因此虐待老人,但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之間的「摩擦」,卻是難免而且日常都在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