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藍色勿忘我 8
2011/07/15 15:14:36瀏覽187|回應1|推薦7

荒漠 8

「放開小菫!」蔓草不斷地拍打澄然的背,試圖阻止他往前「放開她!放開她!」
「哼~」澄然放開夏菫,轉身面對蔓草,見他喘著氣,往後退了幾步瞪著自己「你有本事讓夏菫永遠不哭嗎?你有本事永遠保護她嗎?你有本事~」
澄然猛地抓住蔓草脖子,使力。蔓草亟欲掙脫,脹紅了臉說不出一句話。
「小哥哥,拜託你不要這樣。」夏菫輕嚷「現在重要的是幫永夕買退燒藥啊!」
聽到夏菫的話,蔓草臉上掠過一陣劇烈的痛苦,然後眼神一空。
他的表情由痛苦轉為呆滯,無言地盯著夏菫,微張著嘴,扭曲的唇形似乎想表達些什麼。他的身體劇烈抖著,隨後大咳,眼睛漸漸濕潤。
「小哥哥,求你放手!求你!」夏菫對著澄然跪下,他一驚,鬆手。
「沒關係的,蔓草。我知道你,小哥哥總有一天也會知道你的。他會知道你不是膽小,你只是要保護永夕。」夏菫轉向澄然「蔓草只是想保護永夕,所以能做的就是聽話,就是服從。小哥哥,你聽我說~」
「走吧!」澄然強拉夏菫「我不想聽什麼悲慘的故事~事實上,妳知道嗎?我受夠故事了!我要妳知道,這世界上沒有快樂的結局!快樂的結局都是騙人的,都是作者編出來欺騙自己、欺騙讀者的狗屎!」
他拉著夏菫往前,不斷搖頭自言自語「我不該留下來的~我到底~我真是個笨蛋!笨蛋!笨蛋!不會有快樂結局的~瘋了就是瘋了~我居然還希望~」
他居然還希望自己會是藹然的一線陽光。他居然以為偷到錢,做一番改變,他就能取代范雨落。
哈哈~哈哈哈~
「我不是叫你放開她嗎?」
「連威脅都說得這麼娘娘腔,眼神只有著急沒有怒氣,甚至有點膽怯,這樣就要為人拼命?難怪沒人理你。」他轉身用眼神指指套房「你該找那裏面的人練習~」
澄然雙眉一揚,吞下本來想說的話,看著蔓草雙手緊握朝他撲來。他故意不閃躲,讓蔓草擊中他的左頰。
「妳不要過來!」蔓草對著驚呼的小菫吼叫。
「不痛不癢!」澄然不以為意的摸摸臉頰,隨後舉起右手,緊握成拳「讓我來教你一點有用的東西,看好了。最好是一點空隙也沒有,看準目標,瞬間爆發。」
澄然毫不留情的給了蔓草一拳,力道之大讓他摔倒在地,左頰立刻烏青,嘴邊也微微滲出一絲血。
「蔓草,有沒有怎樣?」夏菫過去,拿出口袋裡的衛生紙想幫忙擦掉血跡,但被他推開。
「是不是~打不贏你就留不住小菫?」站起來,他問澄然。
「打不贏你的敵人,什麼東西都留不住。」澄然盯了蔓草一會,移開視線。
我和澄然已經準備好了。這五年,所有涉入我父母死亡的人,身心都受到極大的折磨,也想辦法努力補救,試著讓自己好過一點。唯獨你和奶奶!我不敢說你們沒有痛苦,但卻表現的最讓人心寒!你們怎麼對待澄然,怎麼亂用捐款~算了!我一點都不害怕!你要說出真相,告訴全世界我母親劈腿范毓倫造成我父親自殺,我們姐弟其實是很骯髒的!你想編怎樣的故事就去編吧!如果你也做好心理準備,準備好接下來這場絕對比官司更漫長更黑暗的戰役,面對輿論抨擊漫罵的戰役,我不會阻止你。
藹然~輸了~
如果人的一生,只有一次實現奢侈願望的機會~澄然用力地吸了口氣,穩住情緒。
像要化成蛹的幼蟲必須先織出一張墊子,然後用尾鉤將自己吊在上面,經過一波又一波的蠕動,在蛻皮時迅速地將尾鉤從舊皮中抽出,瞬間精確的鉤上墊子,最後破蛹時也必需迅速轉身伸出四足,避免墜地。
他願意為藹然再變成蛹,徹底變成另一隻藹然等待且信任的蝴蝶。
他不能輸!
「你懂了嗎?你不能輸,無論用什麼手段,你都不能輸!」說完,他拉著夏菫離開。
「蔓草~」小菫喊「蔓草~」
這次蔓草沒有開口,夏菫不安地屢屢回頭看,但蔓草始終低垂著頭,癱坐在地。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天翼翔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好文章!
2011/07/15 19:58

文筆真好

期待續篇喔!

Ally River(allyu) 於 2011-07-15 20:51 回覆:
感謝喔^^我會繼續努力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