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藍色勿忘我 4
2009/05/10 10:37:28瀏覽564|回應0|推薦6

荒漠 4

「小哥哥,」小菫搖搖澄然的手,他回神,低頭。

「你能幫我們蓋間樹屋嗎?」

「樹屋?」

小菫從口袋裡拿出兩支小型手電筒,彷彿早已計畫好似的交給澄然一支,帶著他沿著河邊跑,很快來到一棵非常粗壯的大樹前。

「我和蔓草已經搬了一些東西過來。桌子是我們家不要的,窗簾是垃圾場撿的,我和蔓草搓很久才讓它變乾淨。還有一些裝飾品,」她照了照,嘟起小嘴「可是我們不會蓋樹屋,雖然大概知道它的形狀但是~尤其是爬上去的樓梯,蔓草釘過幾次木板,都不是很牢,踏過幾次就壞了。怎麼爬上去是最重要的問題,如果釘不好木板,就得偷他家的梯子。要是被刀疤發現,蔓草和永夕就慘了!」

刀疤?聽起來真是不善良的名字。獅子王裡的反派叔叔也叫刀疤。

看來自助餐店老闆娘和阿婆的情報是真的。這對兄弟的父親真的是混黑道。

唉~

「很有勢力的~刀疤是誰?」他住口,猜測小菫到底知不知道所謂黑道。

「傑叔的保鑣。傑叔就是蔓草的爸爸。大概比我爸小一點?五十幾歲吧?以前聽過人家叫他老傑。」

「老傑。」澄然默念幾次。不知老傑會不會碰巧知道之芳下落。

幾個破爛的木板歪歪斜斜掛在樹幹上,比較粗壯的枝幹掛著薄紗窗簾和幾條繩索,樹旁更是堆了許多奇怪破爛的物品,比方凳子、書架,油漆。

整體看來反而比較像小型的垃圾場。澄然沒輒的嘆口氣。

樹屋?

從小大到,印象當中,他好像沒拿過鐵槌。

再想,他甚至連國中都沒畢業,根本是半文盲,很多字句只會說不會寫,貧乏空洞的可以。

瞬時,他有點汗顏。

他怎能讓小菫如此崇拜?他連她為何喜歡、為何崇拜他都莫名其妙。

只是因為他和她未曾謀面的大哥很像?

這裡或許不是他能逗留的地方。

他要的是絕對的隱私,漸漸進化成藹然需要的那個人,而不是陷入某個中途站。

「小菫,」澄然為難的皺著眉「我不會在妳家住很久,也許一個禮拜~」

「為什麼?」她的情緒很快反應在眼眶,可憐兮兮地扭著嘴「為什麼?不然~我帶你去見蔓草他們。」她牽牢澄然的手,投給他一個祈求的,叫人無法拒絕的,比哭還難看,還可憐兮兮的笑「只要你見過他們,就不會想走了。你會留下來當我們的大哥,永遠照顧我們。雖然奶奶要我少跟他們在一起,但~蔓草和永夕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永遠不會離棄他們的!」

「小菫~」他想起自助餐店老闆娘的話「他們的問題應該交給大人處理,不是我~妳幾歲?」

「十歲。永夕也是,蔓草十二。」

「妳知道我幾歲嗎?我才十五,我沒有辦法幫蔓草兄弟。至於樹屋~」

小菫搖頭,忍在眼中的淚滑落,哇哇哭了起來。

「妳別哭嘛!」澄然蹲下,努力抹著她的臉頰哄著「妳叫我小哥哥,小哥哥的意義~」

「人會長大對吧?會成熟會懂事對吧?」小菫含糊的說著,他一愣,心又劇痛起來。

「總有一天我們能成長到足以保護我們心愛的人~就是因為小哥哥的年紀和我們差不多,我才拜託你留下來~小哥哥,求求你。」她哀求的嚷著「陪我們一起長大。憑我無法對付其他欺負蔓草和永夕的壞人~我不希望他們死掉~」

對付!

從小菫嘴裡出來是多麼可悲,就像他和靄然。為什麼逃到天涯海角,結果還是一樣?

「別說了!他們不會死掉!沒有人會害他們!」他抓著頭髮「這種要求太奇怪了!我做不到!我也有我自己重要的事~我們回去吧!」

澄然拖著哭哭啼啼的夏菫回到旅館。進門前,有人叫她的名字,他和她不約而同往左,看到一個身材瘦高,穿白襯衫和牛仔褲的男孩。

「蔓草!你怎麼來了?」她輕呼,抹抹眼,小跑過去,隨後朝澄然招手,眼神頗複雜。

十二歲的模樣讓他再次想起之芳。轉身,在小菫感激的微笑中,澄然跟著他們進入旅館旁的小巷。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