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 天使群像 2
2008/08/28 11:11:21瀏覽694|回應0|推薦3

2.恩多卡警探 沙奇‧特雷伊爾

晚餐是特雷伊爾家自製的『魔鬼鹽烤牛排』!

還沒走進院子,我就聞到一股熟悉、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

隨著我關門,準備晚餐中的布蘭達姑姑從廚房探出半個身子。

「沙奇?我想你也差不多該回來了。」

「只有我~」我聳聳肩,有種不知解釋什麼的窘「難得姑姑費心做拿手菜,我~」

布蘭達噢了聲,脫掉手裡的防燙手套,帶著惋惜的表情走到我面前,揉著她的頭說了聲傻孩子。

我微笑,低頭吻了吻布蘭達姑姑兩頰,兩人一陣擁抱。

「你和那個小姑娘不是進展的很不錯嘛?」

「是不錯。」

布蘭達拉著我到窗邊,對著道路另一頭隱隱約約的燈光和傳過來的淺淺歡聲笑語。

我悠悠的探了口氣,突然有種『舉世皆歡樂唯我孤獨』的蒼涼。

「我也想過搭上她家的車四處旅行,想過這麼不顧一切~可是~我姓特雷伊爾,我對恩多卡有責任。」

布蘭達姑姑順手揉了揉我偏黑的頭髮。這幾年,她一直在最近的位置看我的起伏,明白我如何得到我的所愛,也知道我如何失去我的所愛。

「沙奇,你知道嗎?你真的很像你父親!不僅五官像,連悲傷的表情都很像!」

突然一陣煙火,我和姑姑不約而同望向煙火方向,接著手搭著彼此的肩看著絢爛七彩火花在夜空中恣意變化。

釀酒,是父親最大的休閒。

他總說人生最大的驕傲和樂趣就是喝自己釀的酒。知道恩多卡不適合造酒,還特地跑到加州拜託朋友介紹。從買一小塊地,開始種葡萄,了解風土條件,一件一件慢慢入門。有時父親帶著我和母親去加州,在飛機上我枕著父親的腿醒來,揉著眼就看到父親仔細的閱讀跟釀酒有關的書籍,母親則靠著父親的肩膀聽音樂。見我醒了父親順手揉揉我的頭,慈愛的笑著。

『沙奇,以後我們就有自己釀的酒喝了。老爸的第一瓶酒就要送你當成年禮物!』

我記得我和崔夏決定結婚那時,有次走在街上,崔夏無意間看到一家葡萄酒專賣店門口放了張小丑拿著葡萄在酒杯裡手舞足蹈的海報,受到吸引想買葡萄酒喝。

老闆很親切,介紹並讓我們試喝很多款不同區域的酒。我喝著喝著,不知道喝到哪一款時,飛機穿越雲層,引擎轟轟轟的聲音,以及父親母親安心寧靜的面孔突然出現,我差點在崔夏面前濕了眼眶!

一陣輕微的焦味傳來,布蘭達姑姑噢了一聲,連忙小跑往廚房。

「準備吃晚飯囉!」她不忘喊。

「嗯~」我慢慢上樓「我上去打通電話給我岳父。」爬了幾步,我停下,淡笑自語「不再是了。」

關上房門,我撥了電話。

「我並非討厭當警察,只是~有點灰心,還有很多的痛心。」我說。
電話那頭,遠遠的費城傳來一絲嘆息。

「沙奇,」過了一會,費城警局局長派屈克.透納開口「崔夏的死不是你的錯,那樣的車禍誰都無能為力,你不要太過自責。」

「不是我的錯是誰的錯?」沙奇拉著電話到窗邊想著,我有這樣的能力又為什麼?不就是預防嗎?

「只能說崔夏運氣太差。」派崔克.透納回答「我之所以希望你回來,是因為你父母親的案子有了眉目。」

我一驚,弄倒了桌上一堆的文件。

「經過這些年的調查,總局終於確定當年的兇手主要的目標是天使七聖像,什麼嘉布爾,拉斐爾,米迦爾~唉~就是那幾個嘛!據說其中一尊就在那主婦家裡。」

「實在太匪夷所思!」我說「這裡是恩多卡啊!不是紐約、巴黎或倫敦~撇開這荒謬不談,問題是天使七聖像有什麼用?」

「誰知道!」派崔克說「這就是你的新任務。你不是一直很希望抓到害死你父母的兇手?」

我考慮了一會,看到地上我和崔夏的喜帖。

「好吧。我試試看。」我要和我可笑的預知能力拼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