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若身為Semele~so be it】”歌劇的韓德爾”教我的事....附歌詞pdf
2020/09/16 12:58:17瀏覽779|回應0|推薦21

如果不是教科書提醒我大概會一直理所當然把Oratoria神劇與宗教(如清唱劇Cantata)掛在一起事實上神劇《彌賽亞》也是為世俗人在聖誕節所寫。 Semele也是神劇.....拔特...

簡而言之,神劇差不多就是歌劇的音樂會形式”… 神劇角色之間通常很少或根本沒有互動,也沒有道具或精緻的服裝(不演出或可演出)必須有合唱團獨唱家器樂合奏,各種不同的人物和詠嘆調只是情節通常涉及神聖的主題,使其適合在教堂演出。 

韓德爾用希臘神話來當神劇題材,此希臘神卻非彼基督神~希臘神祉故事圍著出軌與性愛打轉讓我忍不住想起第一次看Xerxes驚嚇”(全是來自柏林喜歌劇院的詮釋…), 低俗的程度差不多就是皇家版乞丐歌劇”….聽來好清新歌詞讀起來好害羞 

韓德爾提醒我,人人都是世俗人,如同好聽的音不分貴賤。 

曾使勁要從《安魂曲》、《受難曲》、《彌撒曲》尋求慰安;或是想從《郭德堡變奏曲》內省,那時還不太認識歌劇的韓德爾。直到這兩三年,反而發覺人需要先接受自己世俗的困擾,無解的也罷,有解的要努力處理,方能真正繼續前行。 

多接觸巴洛克歌劇時,對於韓德爾能夠讓每齣歌劇音樂扣人心弦風華萬種感到欽佩。但說實在的就是從BartoliDVD聽到的好聽選曲二十年,卻還缺乏他歌劇整體認識

Lascia chio pianga(讓我哭泣), 因為絕代艷姬講到傳奇男閹音Farinelli而變得更加流行~但那麼高的音域其實是女高音與電腦合成的~裡面2:45開始聽到冒汗的就是以為Farinelli唱不上去的韓德爾3:25因為高音太完美開始暈眩掉了假髮

 

近年來開始從音樂以及歷史觀點來看這位感覺上比不起巴赫,其實也很偉大的人! 

貝多芬韓德爾是我們所有人的大師……有史以來最偉大的作曲家。我會低頭跪在他的墳墓上1824, “Beethoven and Handel”一書則提及他的好友Ries貝多芬桌上或手上放的譜不是莫札特就是巴赫韓德爾貝多芬認為許多人不懂韓德爾通過簡單的方法取得巨大的成就 

韓德爾[George Frideric (or Frederick) Handel, 1685-1759]作曲(謝謝他的啟蒙老師Zachow)深受義大利巴洛克風格的偉大作曲家、法國音樂德國中部複音合唱傳統的影響。他對莫扎特和貝多芬等古典時期作曲家產生巨大影響。也囊括一塊巴哈沒有走進來的英國的合唱傳統。 

因為自己身為世俗人,我覺巴洛克歌劇對於情感的宣洩(原來這才是巴洛克2”)在生活的某些時刻,顯得非常貼切。而韓德爾就是其中翹楚 

【韓德爾為何到英國】 

到底他那位當理髮師(當時的外科醫師)的父親有沒有拼命反對他學音樂,資料缺乏,有可能是被傳記作者Mainwaring”激情化”的說法,因為這位父親鼓勵學醫的是與第一任妻子(也是理髮師)所生孩子,但是她過世後續絃的是路德教牧師之女,與音樂的關聯性就大增。韓德爾是這任婚姻中的孩子。

他年輕時期學過的樂器有大鍵琴、風琴、小提琴、雙簧管。7-9歲間有回父親帶韓德爾在公爵 Duke Johann Adolf I.”前於教堂管風琴演出(如何達成不清楚),公爵驚豔並要資助他繼續學音樂,於是親帶他去老家Hall的向年輕教堂音樂家Friedrich Wilhelm Zachow學作曲(Zachow後來成為萊比錫的城鎮音樂家),他在此時期學習德國與義大利作曲,涵蓋不同學派、風格、宗師的宗教音樂、世俗音樂、聲樂和器樂。

而後Zachow要他學習賦格、對位法之固定旋律(cantus firmus)法,認為Handel 有才華,要他去抄譜學習(韓德爾自稱抄得沒日沒夜”  "I used to write like the devil in those days"”….),這些大師包含德國傳統賦格 Johann Krieger、較華麗的佛羅倫斯南方風格 Frescobaldi , 以及研究 Buxtehude and BachJohann Jakob Froberger, 與Georg Muffat ,他混合法國(舞曲)與義大利風格這些譜韓德爾日後珍惜地帶去英國! 

也可知他體內的巴洛克,在還沒出老家就已經多麼國際化”…. 

Hall大學時父親過世,為了養母親一家人韓德爾必須工作!他是Hall主教堂(喀爾文教派)管風琴師,認識了後來成為德國巴洛克後期大作曲家的 Telemann, 兩人對於世俗旋律音樂熱切討論。 

1703合約終止後他神秘地拒絕國王Frederick送他去義大利學歌劇的提議,而聰明地選擇去漢堡(自由城),最早先在市集裡拉小提琴,後來在歌劇院擔任小提琴手與大鍵琴手。許多傳記家猜測他不願受雇於皇家,就是不想失去自主權。拒絕國王這點可能導致他也無法在其他(非自由城市的)普魯士地區混下去。 

他開始寫歌劇(前兩齣為Almira ;  Nero…Almira是唯一一齣德文歌劇, 19歲就開始寫, 1705首演的 Singspiel 德國說唱劇, 魔笛也是)

1706Medici家族之邀去佛羅倫斯,而後去羅馬寫清唱劇、神劇等。1707起他的全義大利風格歌劇誕生:  Rodrigo, 1709 Agrippina, 各在佛羅倫斯與威尼斯首演並獲成功~他已經得到義大利認證標章,這時他才24歲。 

要感謝那時拿坡里美聲歌劇,是唯一能夠靠有錢中產階級生存的音樂藝術~無論音樂上創新貢獻再低落,中產階級的確讓有才華的跑單幫音樂家,能夠謀生。

德國與義大利寫的"歌劇"與"清唱劇""神劇"訓練,已經讓他奠下傑出的基礎。 

1710他還是成為了漢諾威選侯王喬治的漢諾威宮廷樂長,喬治後來1714也是英國與愛爾蘭的國王。1710隨喬治王訪英,了解並接觸英國的音樂生態 1711寫了歌劇Rinaldo在倫敦Queens Theatre首演後大受歡迎,出現許多贊助人,奠定他能前往倫敦的基礎 

1712決定久住英國倫敦,有傳記學者推斷是想擺脫階級帶來的被迫自卑不自由但其實他很快就在英國拿皇家薪水….此外英國人又對歐洲音樂家很友善這點而言他很有遠見!因為那時歐洲還沒有進入公共音樂會的階段,賺錢的歌劇院也只集中於義大利幾座城市。 

他從喬治王的領土落跑,想不到又回到喬治王掌控之中。但是1712 Queen Anne給他年薪200英鎊1714喬治王登基英國愛爾蘭國王給他更多400英鎊,大概因看在他是還是德國人分上,喬治一世自己卻不會講英文; 後來1724左右因為教小公主彈琴又被Queen Caroline加薪為600英鎊。

他的贊助人一向很多,但是韓德爾顯然想自力更生。韓德爾作曲迅速,也和當時作曲家(或羅西尼)一樣常取材自己早先作品。不過英國的樂評一向不喜歡這樣的作法,然而他似乎不以為意。1724他39歲寫了Grout音樂史很喜歡的Giulo Cesare《凱撒大帝》。以下是我的新歡男版BartoliFagioli榮歸阿根廷Colon Theatre 2017演出凱撒第一幕

第二幕https://youtu.be/U-WzuDPcfSU ;第三幕 https://youtu.be/lO7GwJdLOz0

紹義強老師的歌劇系列提及,這時期歌劇因為正統義大利音樂家Giovanni Bononcini也來到英國(1720-32期間),刺激韓德爾更要加入法式風格予以變化,好和純正義大利歌劇一較高下。 

但讓韓德爾的音樂照音樂史說法是”aged well”越陳越香和其他音樂家不同不是如巴赫過世後才被重視或如韋瓦第生前紅遍半邊天過世很快被淡忘,原因"普羅大眾".... 

韓德爾的音樂能持續被世人記得最大的原因是愛他音樂的人不只有貴族更有平民百姓1717水上音樂為喬治一世在泰晤世和上演出三次這是喬治一世收買民心穩定皇位的方式也間接讓普羅大眾聽到了韓德爾音樂其後所有皇家活動都需要韓德爾的音樂,教會節日也需要韓德爾的音樂….更別提1749皇家煙火12000人在場 

是英國皇室給了機會,他也不讓英國人失望這種奮戰讓他不朽 

但其實他數不清的作品裡的40多齣歌劇,許多也都是進入20世紀才被重新重視演出的。這是我們較慢熟悉他這些傑作的緣故! 

【韓德爾與皇家柯芬園歌劇院】

很少人注意過英國皇家歌劇院柯芬園(暱稱The Garden)最早是韓德爾和John Rich合作的而產生的....他的第三個商業歌劇院(柯芬園歌劇演出時期1734–41) 

剛去英國時,他先到貴族教會體系下謀生(Middlesex詠禮團體, 1717-19)擔任某公爵樂長,受到約60個貴族賞識後進入皇家音樂學院公司 (Royal Academy of Music (company)1719-34), 這是由貴族與喬治一世國王資助委託的,他們希望能有音樂家持續創作巴洛克歌劇與莊歌劇~這段期間他身為其音樂總監,大量創作精彩歌劇並且經濟狀況奇佳。 

皇家音樂學院公司是英國第一個歌劇院,由韓德爾當總監!為此他起初跑去德國尋找義大利歌手,後來能夠延請到閹歌手與名女高音1720-1781主要是Prima Donna的時代~Francesca GuzzonuFaustina Bordoni(Hassee老婆)兩大女高音佔鰲頭。音樂家都要到英國撈錢。而這兩位女歌手被稱為是倫敦皇家音樂學院的Rival Queens(巨星死對頭)因她們多次在義大利同台,其實是粉絲在Haymarket打架,但也增加許多演出靈感,如下面兩位女歌手(女高音Simone Kermes, 次女高音Vivica Genaux)同台演出巴洛克歌曲時便故意以”The Rival Queens”為演唱會名。

 

1727喬治二世即位,1726已經入籍英國的韓德爾,為他寫了四首代表歌曲。

1728 John Cage《乞丐歌劇》(通俗歌唱劇)問世,嘲笑Royal acadamy的義大利歌劇(上述女高音的打架八卦被拿來當笑話唱)外,通俗性高的民歌風格也大受歡迎。

1729Royal academy of music因為歌手要求的薪水越來越貴觀眾已經不在乎音樂只是要看巨星加以《乞丐歌劇》造成票房打擊,因財務吃緊而結束。1729韓德爾還能拿出一萬英鎊(邵書)接手經營合作已久(1711-1739)Queen’s Theatre(在Haymarket),繼續努力。 

韓德爾15年內成立了三家商業歌劇公司(皇家音樂學院、皇后劇院、柯芬園),觀眾主要為英國貴族與有錢人,專演出義大利歌劇,在音樂家裡是少有的聰明。可惜賺的錢陸續一直在丟入南海泡沫全民炒股運動這又是他的不幸(資訊不對稱, 連牛頓都大虧2萬英鎊...人還是少做本業外的投資啊尷尬) 

1733威爾斯王子 Frederick, Prince of Wales 1733成立Opera of the Nobility找更多音樂家來英國,好和喬治二世打對台。大師Nicola Porpora(1686-1768), Hasse也在其列,還挖角韓德爾長期合作的閹歌手Senesino, 惡性競爭抬高歌手價碼。1734就吃下了韓德爾常演出的國王劇院(King’s theratre); 1737兩家都瀕臨破產 

然而《乞丐歌劇》問世後的那幾年,韓德爾並不服輸很爭氣地在歌劇風格上不斷拿捏~都證明他的努力不懈怠,很讓人感動。如173550歲時兩齣取材自Orlando Furioso的歌劇兩個同年份作品管弦樂配置複雜度差異頗大,可能是測試市場風向

詠嘆調出色的較拿坡里式的Ariodante”(HWV 33 William Christie 指揮繁盛古樂團Choir and Orchestra of Les Arts Florissants, Sarah Connolly反串Ariodante,2018) 

劇情感情處理細膩Alcina”(HWV34Andrea Marcon指揮Freiburger Barockorchester, Patricia Petitbon, Philippe Jaroussky)韓德爾最後一齣魔法神話歌劇

兩齣都和和法國名芭蕾舞者 Marie Sallé 的團體合作想以輕鬆的娛樂以及增加法式風格吸引觀眾,也音樂評說他不夠幽默而穿插入義大利喜歌劇的風格。口碑好但是賠了錢。

1738則是喜劇為主的Xerxes(韓德爾豁出去了....他1737中風後方癒..也回去再寫神劇)﹕即便在內容有點胡鬧甚至鄙俗(嗯因為柏林喜歌劇院演得很嚇人),他可以用純淨的旋律來"懷念大樹的庇蔭"!現在是許多教堂喜歡用來唱的旋律,完全不知其後荒謬的劇情。

以英文唱

 幸而 Alexanders Feast (1736); 彌賽亞(1741)都大獲成功,韓德爾才能停止創作已不受歡迎的義大利歌劇,不如回歸合唱曲為主的演出形式最對英國人胃口。 

而即便回到神劇,他還是偷偷置入了Semele這齣讓倫敦氣壞的神劇~因為根本就是偷情歌劇怎可放到四旬節演出? 維基說很多老公都不准老婆去聽第一版裡的大膽情愛,後來隔年韓德爾刪去了大多的臉紅心跳 “…我不小心翻譯到舊版所以讀得聽盡….可惜忘了存檔...這是後來修改版  

Semele全劇歌詞中譯在此可點入有pdf 

英文歌詞參考此史丹佛連結,乃1744首演後修改版,並核對蘇黎世2007演出所唱歌詞…另一古樂版也有因歌手能力會略去部分詠嘆調….所以不如聽大師Christie 的微調與Bartoli的天籟, Robert Carson的創意 

Grout音樂史韓德爾歌劇的特色

教科書特別推崇之《凱撒大帝》,並舉其中Cleopatra埃及豔后的一首詠嘆調為例,可以從韓德爾對於獨唱聲音的伴奏,看出

  • 1.慢速度式法式宮廷舞曲(Sarabande, 源於西班牙)
  • 2.義大利式的返始詠嘆調格式(ABA);管絃樂以義式的分部,以總奏(tutti)來做為起始結尾與分句
  • 3.德式~以其他樂器來伴奏強化聲樂的部分(以下例為高中低弦樂、巴松管與頑固低音)

譜例是前半的A段(其實會反覆三次)

 

聽聽Natalie Dessay優美的歌聲,看譜1:53起唱詠嘆調主旋律

 Grout總結韓德爾歌劇的特色為

★朗誦調Recitative靈活穿插運用義大利式的朗誦調簡單伴奏(Secco)與有管弦樂伴奏(Accompagnato)情緒起伏較大的,表達歌者心情,也讓劇情能變換往前進朗誦調不再是配角

★詠嘆調Aria: 拿坡里歌劇中的返始詠嘆調(Da capo arias)韓德爾為他延請的名歌手量身訂做,尤其當時有男閹音、也有些首席女高音,可以唱得非常精彩;但我覺更重要的是,韓德爾詠嘆調有許多不同的呈現方式整齣歌劇下來往往都可聽到好多種

(1)長而持續的悲傷的優美旋律線,歌曲綿延不絕也不會枯燥~這是他在義大利時受到Scarlatti 歌劇與清唱劇的啟發

以上是我很喜歡的撒爾茲堡偷錄版1733 Alcina (Bartoli)…因為自己也在場; Grout作者還是強推《凱撒大帝》1724所以下面正好來看樂團與Natalie Dessay錄音現場

下面女爵Sarah Connolly的"Scherza infida"(不忠的玩弄), Ariodante, 1733更是名曲

可是你知道嗎在1709Agrippina這首就已經很不得了! 那時他才24歲還沒去英國哩!這首就是Scarlatti的影響。

 

(2)寫出一流炫技的裝飾花腔(coloratura)

但也要如Bartoli的花腔簡直讓人聽到貪得無厭

或是"男版Bartoli" = Fagioli的演唱Dopo note(在黑暗和致命的夜晚之後),有時讓我更為感動後繼有人竟與性別無關甚至未來可能更傑出

 

還有這偷錄的Xerxes也是Fagioli唱的....好炫技啊! 

(3) 法式或德式較簡單的旋律時管弦樂擔綱豐富的對位與旋律襯托至於搭配的樂器則又會選擇能襯托某種氣氛的某種樂器

下面是Grout作者和我一樣都超級喜歡的《凱撒大帝》”必須默認和隱藏”這是快的銅管樂作"重複段Ritonello"的德式旋律(來自他1724-26Nine German Arias)他是比其他人早使用屬於浪漫時期樂器的銅管的歌劇作曲家

以下則是法式Sarabonde的速度"Cara sposa(親愛的新娘),  Rinaldo 他在1711倫敦首度大受歡迎的歌劇,他已經注重以賦格來增加旋律線較簡單的歌曲的厚度

★管弦樂上除德國義大利也受到法式影響: 序曲(--慢的舞曲)用較多木管;有時有芭雷舞;賦格是種與旋律線併用的較開放的手法,巴赫則是嚴謹的賦格。 

★場景複合體(Scene complex): 不是死板板的朗誦+詠嘆~”不同性質的甲的朗誦調前後銜接(secco再來伴奏)有時中間穿插甲的詠嘆調的AB而後乙唱朗誦調,再回到甲的詠嘆調的A’聽起來和羅西尼後來的處理相當接近原來羅西尼莊歌劇的的Scena structure也是有所本的 

【離不開歌劇的神劇Semele…讓我看見更多】

韓德爾一生有36年奉獻給歌劇最後一部歌劇Deidamia1741首演。這年他《彌賽亞》同時首演,他還在努力讓柯芬園不要倒掉。 

SemeleHWV 58)則是1744柯芬園首演,但是他選擇在宗教性四旬期(Lent, 大齋期)的公共音樂會季塞入兩齣世俗題材的musical dramas Semele (HWV 58)  Hercules (HWV 60, 1745) (都和希臘神有關,非基督教的神)….兩齣都來自《變形記》。後者規模小很多,又出現新的特色 

Semele歌詞來自英國劇作家William Congreve(代表曲目之一The Way of the World),1706-7, 來自奧維德Ovid的《變形記》Metamorphoses.講得是酒神巴克斯Bacchus的母親Semele(Jupiter) 

音樂只花了一個多月(17436374) 寫。基本上它就像是個改成英文的義大利歌劇,延續它自己之前精彩的歌劇模式。看似神劇(音樂會形式)的演出形式但現代也開始用歌劇演出因為真得沒差別根本就是手癢偷偷置入作品是歌劇戲劇希臘戲劇的元素融合而成。 

而合唱曲於此也比歌劇能大展身手作為有如希臘歌隊的旁觀敘述者或烘托主角心聲、或對某情境下個價值判斷。這是歌劇於拿坡里時期被"明星”消失的東西。 

如此雖然音樂好聽卻得罪了一大票音樂人士褒貶不一

  1. "純粹義大利歌劇"擁護者: 幹嘛用英文不過競爭對手本來就是他的敵人
  2. 宗教道德擁護者: “褻瀆!”偷偷放歌劇進來莊嚴四旬期卻演出這樣涉及通姦的世俗文本,故事直到最後最後才回歸道德勸說,當時倫敦人不能接受

最後只演出四場沒有獲得應有的重視。1744他把較為肉慾的部分對話去除並增添詠嘆調的義大利風格在國王劇院演出 

Semele音樂特色

最初由Handel分成三段,以“oratorio"神劇的方式呈現,也有很多朗誦調(secco/ accompagnato)、詠嘆調、合唱;與Handel的其他歌劇區別,在於大量的複音(polyphonic)合唱,不同段落的合唱風格都予以轉變。包含Handel最著名的詠嘆調之一~亞歷山大·波普(Alexander Pope)的牧人歌詞男高音的你在哪裡走”("Whereer you walk");朱諾的憤怒和睡眠之神的洞穴段落以喜劇呈現;音樂也恰如其分地體現了Semele的虛榮悲喜和身為凡人的無能為力任神擺布。 

首選的蘇黎世版本雖然不是古樂版但是大鍵琴家兼指揮Christie手下樂團與Bartoli飾演的Semele合唱幾乎奪取所有目光然而在Robert Carson的導演下Semele與天神Jupiter故事對照成英國皇室外遇醜聞並靈活運用道具(報紙抓姦照片)與即興般演出(Iris瞬間變成女神Pasithea引誘睡神) 增加觀眾的了解,與喜劇樂趣。 

【結語】

Semele代表的是人生中諸多的無可抗力,父親強要她嫁也是不得尊重,身為宙斯女祭司卻被宙斯看上,引誘她為愛人。歌詞說得好,”我就是你要我變成的那個女人”….她如何對抗宙斯的魅力﹖更無力對抗朱諾的憤怒。最後等於獻祭給了神祉的愚昧。難怪要生下一醉能解千愁的”酒神”好抒發許多世俗人的鬱悶,其實借酒澆愁不也是個笨方法? 

還是應該和朋友一起喝,萬勿獨飲悶酒,才會得到最後一首合唱的”Happy, happy….”啊! 

宙斯除了把胎兒救出縫於大腿直至它出生,後來也去地府把Semele找回,讓她成為奧林匹亞的女神Thyone. 現實生活裡大概不會有這麼好的事發生吧

若身為Semele~so be it

Semele內容與音樂介紹

諸神之王Jupiter將凡人公主塞米爾(Semële)帶到山上一個秘密的藏身處,作為他的情婦。當Jupiter的妻子朱諾(Juno)知道丈夫通奸時很生氣,並密謀確保塞米爾(Semële)垮台。Juno喬裝扮成女扮男裝,並說服Semële堅持Jupiter以神的形式見到她的情人。 Jupiter勉強同意,但是他的雷電燃燒並燒死了Semele。然而,從她的骨灰中生出了朱庇特酒神和狂喜之神巴克斯(希臘Dionysus/Bacchus)

Semele全劇歌詞中譯在此可點入有pdf 

★全劇版本1 (蘇黎世 2007, Bartoli as Semele, Christie指揮, 刪去部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25DrrwnXwY

★全劇版本2(古樂) Cambridge Handel Opera Company 音樂會形式

 

第一幕

場景:希臘,傳奇的古代; 場是朱諾神廟。祭壇旁是女神的金色像

底比斯國王Cadmus在朱諾神廟里為他的女兒SemeleAthamas王子的婚姻做準備。女神的跡象表明她批准了這場比賽(有伴奏的朗誦調:瞧!吉祥的閃光升起並跳舞,幸運的預兆祝福了我們的儀式。)但是,新娘一直在一個接一個的藉口中推遲婚禮,而她的父親Cadmus和準新郎Athamas敦促她不要再猶豫了(二重唱:女兒,聽見!聽見並服從!),Semele反思自己的困境-她不想嫁給阿哈瑪斯親王,因為她愛上了天神Jupiter並呼籲他協助她(有伴奏的朗誦調:噢,我!現在剩下什麼避難所?;arioso:哦,Jupiter!教我該如何選擇;詠嘆調:晨間的雲雀)。

"Ah me! What refuge now is left me?" "O Jove! in pity teach me which to chus.”

Athamas觀察她,以她的情緒的動蕩改變作為她愛上他的證據(婚姻女神Hymen催促著,準備你的火炬)。

Hymen haste, thy Torch prepare (Marilyn Horne反串)

Semele的姐姐Ino愛上了Athamas(四重唱,為什麼您會不合時宜地感到悲傷),她也處於困境中。

"Why dost thou untimely grieve" (Cadmus, Ino, Athamas, Semele)

Jupiter聽見了Semële的祈禱,他的霹靂聲打斷了程序,並警告了觀者(祭司:要避免這預兆!你們所有人!)婚禮放棄,每個人都離開聖殿(祭司:停止妳的誓言),除了Athamas以外,Ino絕望地愛上他(詠嘆調:回頭,無可救藥的愛人)。 Athamas看到她心煩意亂,不猜測為什麼,因為他太難過,他可以感到她在苦惱(詠嘆調:你悅耳的聲音會讓我說出我的故事)。當她直截了當地告訴他她愛他時,Athamas大吃一驚(二重唱:你辜負了我)。 Cadmus打斷了他們的困惑,並描述了他剛剛目睹的大事,逃離神廟時,Semele突然被一隻老鷹帶走了(有伴奏的朗誦調:,我們披著恐懼和虔誠)。祭司和神諭家們將這只鷹認定為Jupiter本人且並未被觸怒(合唱:致敬,Cadmus,致敬!)。本幕結束時,人們看到Semele成為Jupiter的情人(詠嘆調:無盡的歡樂,無盡的愛)

Endless pleasure, endless love 

第二幕

場景一

一個宜人田野,前景裝飾著樹林和瀑布的美麗山脈。JunoIris分乘不同的行旅。Juno坐著孔雀拉的戰車。Iris在彩虹上;他們下車見面。Juno對丈夫的舉止表示懷疑,派遣Iris找出SemeleIris報說,Jupiter在山頂的一座宮殿中將Semele藏身為情婦(詠嘆調:在那裏他牽掛的凡人休憩著)。憤怒的Juno發誓要報仇(有伴奏的朗誦調: Saturnia=Juno姓,從你自己的疲倦中醒來!)。Iris警告她,這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宮殿由永不眠的巨龍守護(有伴奏的朗誦調: 他的大門有堅定的精金阻擋)。Juno決定她和Iris拜訪洞穴中的睡眠之神,以便獲得神力幫助,使龍們入睡(詠嘆調:因此,Iris,因此我們離開) 

場景二

Semele宮殿的房間。她正在睡覺,愛與西風在等待。

Semele醒來並感到遺憾,她與愛人在一起的夢已經結束(詠嘆調:睡眠為什麼離開我?)。當愛人Jupiter以一個年輕人的形象進入,她告訴Jupiter他不在時對她有多困難。他解釋說,她是凡人,與他不同,她需要時不時擺脫女性的作風。他試圖向她保證自己的忠誠(詠嘆調:撇開您的疑慮和恐懼)。Semele歌頌她對他的熱愛(詠嘆調:愉快的慾望)。Semele對她的愛人是神,而她僅僅是凡人,開始感到不滿。Semele渴望永生的跡象使Jupiter擔憂,決定他必須分散她對這些想法的注意力(詠嘆調:我必須快些娛樂她)。Jupiter已經安排塞米勒的姐姐Ino魔術般地到宮殿陪伴她,並承諾周圍的環境將成為天堂般。

 I must with speed amuse her and Now Love that everlasting boy invites. (Rosemary Joshua& John Mark Ainsley)

Where you walk by Jupiter

Where you walk 蘇黎世版本

他離開了,Ino出現了,描述了被有翼的西風飛到那裡的奇妙經歷。姐妹們唱著他們所經歷的快樂(二重唱:但是注意喔,神聖天體變得渾圓)

山林女神宣布地球的這一部分已經變成了天堂(合唱:祝福歡樂的地球)。 

第三幕

場景一

睡眠之洞。睡眠之神躺在他的床上。

JunoIris到達並喚醒睡神Somnus(有伴奏的朗誦調:睡神,醒來),令他不高興(詠嘆調:離開我,令人討厭的光芒)。他只有在聽到朱諾提到美麗的女神Pasithea時才起床(詠嘆調:這個名字更甜美)。

"More sweet is that name" (Somnus) "My will obey (睡神)

Juno承諾,如果他能提供魔法幫助,讓守衛Semele宮殿裡的巨龍睡覺,她可變成Semele姐姐Ino的模樣,Somnus將擁有女神Pasithea。睡神同意了(二重唱:服從我的意志)。

場景二

一間房間。Semele單獨一人

Semele仍然對自己和愛人之間的差異感到不滿(詠嘆調:我煎熬的思維)。Juno化身她的姐姐Ino,告訴Semele她的美感更加突顯,並假裝驚訝。她驚呼Semele一定已是女神,並給了她一面鏡子(看在這面鏡子裡)。 Semele對自己的美麗著迷(詠嘆調:我會愛慕我自己)。

Myself I shall adore(Bartoli給的是六星級的樂音)

Ino建議Semele堅持說Jupiter需以他真實,神似的形式出現在她前面,這會使她長生不朽(有伴奏的朗誦調:用他的誓言得到連結)。 Semele非常感謝假Ino的建議(詠嘆調:因此,讓我的感謝得以回報。假Ino離開,Jupiter進來,渴望享受Semele(詠嘆調:來到我的懷裡,我可愛的美人),但她卻推遲了(詠嘆調:我曾經授予)。他發誓要給她任何她想要的東西(有伴奏的朗誦調:我以那巨大的洪水發誓),她讓他答應以神般的形式出現在她面前(有伴奏的朗誦調:然後擺脫人的形態)。他驚慌了,說那會傷害她(詠嘆調:啊!請注意您的要求),但她堅持要他起誓然後離開。

No no, Ill take no less (by Semele)

Jupiter知道這將意味著她的毀滅,並對即將來臨的厄運表示哀悼(有伴奏的朗誦調:啊!她理智去哪兒了!)。Juno的計劃取成功了(詠嘆調:以上措施是快樂的)。 

場景三

酒神的誕生

當悲傷的交響樂在演奏時,場景發現Semele在罩棚下,若有所思地傾斜。她抬起頭,看到Jupiter在雲層中下降。閃電閃爍,雷聲在空中喧囂。Semele希望見到Jupiter以他真正的神似神態,但被他的霹靂燒毀了。

死前她為自己的愚蠢和野心感到遺憾(有伴奏的朗誦調:我,太晚了,現在悔改太晚了)。看著這,Juno的祭司們表示驚訝(合唱:哦,恐怖和驚訝!)。

O Terror and Astonishment! (合唱)

Athamas現在很高興接受Ino作為他的新娘(Aria:絕望不再傷害我)。阿波羅神降臨在雲層上,宣布SemeleJupiter的未出生孩子將從她的骨灰中復活(有伴奏的朗誦調:阿波羅來減輕您的負擔)。孩子將是酒神和狂喜之神巴克斯,一個比愛更強大的神。所有人都慶祝這個幸運的結局(合唱:然後凡人會快樂)。

( 興趣嗜好偶像追星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50687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