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每張臉都有一個名字,水生植物
2019/11/15 14:32:43瀏覽959|回應0|推薦26

藍天,亮到我只能在陰影裡才能看到顏色,而絲藻,水盾藻,熱天裡偷偷長出新綠的滿江紅隨著水湧來。它們只有一個名字。

 隨海水湧來的張張淒惶的臉,也曾經只有一個名字,難民。 

當我看著二戰後剛從納粹集中營隨船到達瑞典 Malmö的臉孔,或是1994的難民即將從西西里島下船那倉皇又期待的面容,怪異的孰悉感湧上模糊的眼。 

紀錄片《每一張臉都有一個名字(Every Face has a Name)導演找出了許多張臉孔的名字特別的是往往大家可以指認出朋友與家人卻無法確定自己是誰因為集中營裡見不到自己的面容 

原來最認識自己的不是自己。

 

就這幾著月吧孩子再度遠行,不知要多久。母親只有一個名字,就是母親。

而在亮到難以張眼的冬日,火光與催淚彈也讓香港人帶著痛背水一戰,在蒙著口罩頭盔之下每張臉都有一個名字 

或者說他們也只有一個名字,真正的香港人。 

再度望著相簿裡隨水漂浮的根,灼燙的陽光,只能默禱。

( 心情隨筆其他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lbertineproust&aid=130864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