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那... 中華民國的抗日戰俘呢?
2011/03/10 01:36:02瀏覽3580|回應26|推薦64


照片來源:澳洲國家廣播

TONY EASTLEY(澳洲國家廣播早晨節目主持人): 曾經,要澳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被日本俘虜的戰俘再次踏上日本領土是無法想像的一件事,更不用說要澳洲戰俘向日本要求道歉。要日本資深政客向澳洲戰俘表達深刻、誠懇的悔恨道歉,那更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但是太平洋戰爭結束之後的66年,日本外交部長將五位澳洲退伍軍人,也是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戰俘,邀請到東京,親自對這五位澳洲退伍軍人在被日本皇軍俘虜期間所遭受的非人道待遇,說出發自內心的道歉。

澳洲國家廣播北亞特派員Mark Willacy在東京的道歉會議現場報導。

MARK WILLACY(特派員): 他們五人有的拄著枴杖,有的被用輪椅推著來到日本東京。日本皇軍打不倒這五位澳洲軍人,新加坡樟宜戰俘營和泰緬邊境鐵路的的惡劣環境都沒能打倒這五位澳洲軍人。

他們來到位於東京的外交部,其中有一位是來自雪梨的退休醫生,另外一位是來自塔斯馬尼亞州的種植馬鈴薯的老農夫。

到達外交部後,五人之中年紀最長的,94歲的Rowley Richards坐在日本外交部長Seiji Maehara正對面的大桌子中間的位置;他,聞風不動,一點也不畏縮。

ROWLEY RICHARDS(退伍軍人): 對我們在澳洲的許多退伍軍人而言,來自日本政府的正式官方道歉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MARK WILLACY(特派員): 這五位曾經被日本皇軍從新加坡、爪哇、緬甸到日本一路監禁、奴役的澳洲軍人,現在是日本政府的座上賓客。

日本18個月前大選當選的中間偏左的執政黨,決心扛起日本在二次大戰期間所犯下的嚴重反人道罪行,並且向受害者尋求寬恕。

經過與日本外交部長20分鐘的會談之後,這五位老兵獲得了66年來許多澳洲戰俘一直追尋的東西:對於他們戰爭時期所受的痛苦一個真誠的道歉。

89歲的Norm Anderton被日本皇軍充當泰緬鐵路的奴工。

NORM ANDERTON(退伍軍人): 以我的了解,日本對施加在我們身上的痛苦表達了深沈的悔悟。這是一個非常令人感動的經驗(語帶哽咽)。日本外交部長說這是日本正式官方的道歉。

MARK WILLACY(特派員): 站在Norm Anderton旁邊的是90歲的Harold Ramsey。Harold Ramsey是在爪哇被俘虜的,歷經新加坡樟宜戰俘營、泰緬鐵路築路,並且在被運送到日本本土的戰俘營的日本艦艇上遭受美國魚雷攻擊沈沒,後來是被另一艘日本戰艦救起來,才保住了一條命的。

他在會議前告訴我,這個道歉不值一文,因為這個道歉是來自日本戰後的一個世代,而這世代的日本人並非二戰時期凌虐、侮辱他的日本人。

但是在與日本外交部長會晤之後,Harold Ramsay的疑慮多少為之融化。

HAROLD RAMSAY(退伍軍人): 我們等待了很久,這次很真誠;比我1944年在此地時,美國在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之前的時間點好多了。這次的感覺很好,很真誠。

MARK WILLACY(特派員): 日本政府了解到時間正在快速的將這些曾經經歷日本非人道對待的澳洲戰俘召回到上帝的跟前,所以發誓將會邀請更多戰俘到日本接受日本的悔悟和道歉。

Yukihisa Fujita是日本執政黨的一員。

YUKIHISA FUJITA(日本執政黨): 我想,我們了解到為了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更正歷史上所犯的錯誤是很重要的。

MARK WILLACY(特派員): 94歲的Rowley Richards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泰緬鐵路築路工地上治療了無數的同袍說:寬恕的時刻到了。

ROWLEY RICHARDS(退伍軍人): 我深信:如果有任何一個人仍然沈浸在苦楚之中,那麼受苦的必定是那個看不開、放不下的苦楚之人。

我常常說,如果我對日本這個國家有任何怨懟,日本人是不會跟我下跪求饒的,日本人也不會在乎我的。

MARK WILLACY(特派員): 這是Mark Willacy 在東京為澳洲國家廣播早晨節目報導。

○○○●●●○○○

以上是上星期五(3月4日)澳洲國家廣播公司早晨節目播出的實地專訪。我邊聽喉嚨中的結塊邊長大。看到人性最赤裸的一面,總是令我感動莫名。

事實上,日本曾經在1953年向澳洲提出道歉的請求,但是那時的澳洲政府與退伍軍人都拒絕接受。可能是當時的澳洲輿論及氛圍都仍然對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裡的殘酷行為不能釋懷,也可能是當時的日本政府及民間仍然沒有讓人覺得有徹底的悔悟。66年後看來,『時間』顯然是戰爭歷史傷口癒合不可或缺的靈藥。

然而,『時間』卻不是戰爭歷史傷口癒合的唯一解藥。澳洲是一個非常尊敬、禮遇退伍軍人的國家。每年澳洲國會都固定編列三千多萬澳幣(約合臺幣十億元)維護澳洲國家戰爭紀念館(Australian War Memorial )。這個領土是台灣島兩千多倍大的國家,幾乎走到任何一個大城市、小鄉鎮,在城鎮中心最熱鬧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戰亡將士紀念碑,上面寫著 Lest we forget(以免我們遺忘)。路過這些刻有澳洲軍人曾經參與的戰役及陣亡將士名字的紀念碑時,經常可以看到有一束一束的鮮花擺在前面。這些不知是何人擺的鮮花,不是在每年四月底的澳紐軍人節才看得到,而是一年四季都能看到。

另外,澳洲各大城小鎮都有退伍軍人俱樂部(RSL Returned and Services League)提供退伍軍人及一般民眾社交、運動、休閒娛樂及用餐的場所。以大雪梨區為例,幾乎每一個社區都有一個隸屬的俱樂部,是一般家庭、朋友聚會經常光顧的地方。

然而,澳洲人並不是好戰的;Lest we forget(以免我們忘記) 也並非僅紀念歷史上一場一場的戰爭,更重要的是紀念那些曾經無私的奉獻出自己的年輕歲月到戰場上或者在後方支援的無數澳洲男人和女人們。近年來,澳洲的學者與社會對於這樣處處有戰爭紀念碑,以戰爭來定義一個國家存在的價值觀,有許多反思與辯論;特別是年輕的一代並不完全認同這樣的概念。可是,僅管大家開始質疑任何戰爭的正當性,大家對退伍軍人的尊敬是無庸置疑的。

○○○●●●○○○

上週末(3月5日)正好又看到澳洲國家廣播的晚間新聞報導:日本正在東京市區一停車場開挖二次世界大戰的生化武器實驗總部的遺址。該遺址,據當時在實驗總部工作的研究人員和護士透露,曾經掩埋了無數被用來做活體實驗的中國人和韓國人。戰敗的日本軍方因為害怕暴行曝光,挖了近三層樓深的大坑掩埋屍體、器官。這就是歷史上很有名,但是一再被日本官方否認的731部隊。據新聞報導,731部隊當時用中國人和韓國人戰俘做活體實驗,注射瘟疫與霍亂病菌,甚至從事活體解剖,目的是為了發展生化和毒氣武器。

日本左派政府上臺之後,民間團體發聲,多年倡導日本必須面對這個國家在歷史上曾經犯的反人道罪行,並且向受害者懺悔與和解,因而有了向澳洲戰俘道歉與開挖731實驗總部,發掘真相,以向受害者及其家屬道歉的行動。日本政府及民間有這樣的反省與行動,來面對不堪的歷史,以期待這個國家能向美好的未來邁進,是令人欣慰,並且值得鼓勵的。

可是,那... 中華民國的抗日戰俘呢?

中華民國的退伍軍人除了在『時間』的洪流下逐漸凋零、逐漸被遺忘,他們何時才能得到與澳洲退伍軍人一般的尊敬?中華民國的抗日戰俘、慰安婦,何時才能等到日本外交部長一聲真誠的道歉?

○○○●●●○○○

閱讀新聞:


後記:

感謝多位格友於此文推出後留言分享精彩的資料與見解,在此推薦讀者一併閱覽。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hou&aid=4950566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美國民主黨大輸的祕密?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國恥國仇
2011/07/20 07:28
您講不求日本人道歉,但求對自己國家更重視戰俘,安慰婦,退伍軍人待遇,這是相當正確的。至於說完全不能怪到日本人頭上,則稍有說明,聽講日本的教育完全忽視二戰在中國的惡形,至使一般日人腦中是一片空白,當然,也有年輕的一代,甚至自掏腰包拍片,講解自己先人罪行,不過這是鳳毛麟角(一位加州日本廣電系女生覺悟後彌補)。但是,日本政府應該對中國人鄭重道歉,公開道歉,無須藉政治理由,顧左右而言他無視中國人的國恥國仇。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7-20 08:32 回覆:

完全同意日本戰犯必須受國際法庭審判,日本政府必須對所有受害國家道歉,日本必須承認歷史錯誤並且對子孫坦白。

但是,如果自己國家對抗戰軍民都無法尊重及體恤的話,如何期待日本做到上述?

這是看到澳洲對二戰退伍軍人及戰死軍人家屬的照顧,有感而發的紀錄。


鈴聲(老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啊!
2011/04/18 23:05

哈日和厭中都有點過頭,

這裡頭有些關聯,

什麼時候不厭中了, 大概就沒哈日的問題了.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4-19 04:33 回覆:
歷史的愛恨情仇,真是錯綜複雜啊!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是賤骨頭的台灣人
2011/04/18 16:45
卻只會哈日,給日本人下 跪,把釣魚台給日本,捐出最多的賑災款
新作「乖蹇」連載中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4-18 17:52 回覆:
矮油!莫大哥啊,歷史事件事發生在四度空間裡的,日本在歷史上的暴行絕對不能混淆抹殺,但是要將歷史罪行加在現在無辜的日本人身上,也不盡公平,是不是?

祝你 新書暢銷囉!

光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英雄都
2011/04/13 07:57
老兵不死,只會凋零?那時的英雄是比你說的這些人,該更礼遇吧,可是在蔣中正死後,跟着死了o尤其蔣經國更令這些人的後代都遭殃!死了還痛快!活着的,這些年那天不被駡被整!唉!你大概不住台灣吧!.....奢望...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4-18 17:46 回覆:
不瞞您說,就是覺得中華民國的老兵,不論是哪場戰役,到頭來連自己人的尊重都得不到,何能奢望戰爭對手的尊重。當時在澳洲看到此報導時,才會有此感慨!

我期待的是自己人的反省,而不是來自日本的道歉!

blue phoenixe我的兩個寶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難
2011/03/17 22:04

日本人對亞洲華人和韓人

根本不是以對待白種人的心態

很難期望他們道歉


blue phoenix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17 22:46 回覆:
不期望日本人的道歉,但求抗日戰俘、慰安婦、退武軍人受到自己國家的人的尊重與禮遇。
但是我覺得這些曾經無私奉獻的人或因戰爭被迫害的人,在中華民國所受的待遇、尊重,實在無法與澳洲退伍軍人相比。這點完全不能怪到日本人的頭上。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檢視歷史的方式
2011/03/15 09:25

的確如樓下所言,不該只是風花雪月,現在的人看待歷史的方式,深切影響到現在的人能從歷史中學到什麼教訓。

以名人逸事的角度,或單以仇恨或悲情的心情來看歷史,是最容易引起不在當時時空的現代人的回響,但卻是對曾參與在那歷史時空中的人的存在的一種忽視。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15 11:19 回覆:
所言甚是,真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我們該如何看待我們的過往及歷史?
2011/03/12 15:00

感謝版主給了我們一個值得我們好好省思的新聞,看了這篇新聞,我在想,今天我們全國上下每個人對於本國的歷史各有各的解讀方式,各有各的看法,我想問,這是一件好事嗎?尤其現在我們的媒體,坊間的書籍雜誌,學校的教科書都不提那些過去那些為國為民者對國家的奉獻與犧牲與其本身值得我們後世效法之美德(例如于謙在年少時所提的"詠石灰"的詩句以及他日後的事功),只提某一些歷史名人的桃色八卦,例如國父 中山先生最近因為民國百年他的桃色歷史就常常出現在媒體,卻看不到有誰針對國父他的事功來評述他對近代中國以及對於我們所產生的影響,更煌論有誰記得在抗戰時期在衡陽保衛戰中以"手榴彈戰術"重創日軍的方先覺將軍以及其麾下的國民革命軍第十軍的光榮事蹟呢?如果,我們無法以正面的角度來看待我們的歷史及人物,那麼我們有什麼理由要求日本主動與我們道歉?別忘記今天德國會對二次大戰時所犯下的諸多暴行進行深切的反省與道歉,其原因也在於當年受德國侵略之害的各國並不曾忘記,扭曲那段慘痛的歷史.

,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12 16:06 回覆:
晉清,謝謝你的留言。
你所說的,正是我看到澳洲退伍軍人到日本接受道歉,又聯想到中華民國抗日軍人、游擊隊,最後所遭受的待遇最大的感嘆!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要多研究啊,請勿輕下論斷好嗎‧‧‧
2011/03/12 13:36

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建議大家研究‧‧‧不要有太輕率的結論‧‧‧

知道些基本的問題,深入探討‧‧‧

例如:‧‧‧‧‧‧

1868年,清廷信任美國,以美國卸任駐華公使蒲安臣為中國外交事務大臣出使西方各國‧‧‧

1871年,日清修好條規簽定,其中有友好互助的同盟條款,美國出面阻止。其理由是美國認為中日友好將是災難‧‧‧黃禍論的陰影。

1874年,美國在牡丹社事件時,全力驅動日本侵台‧‧‧目的在於徹底將中日分裂‧‧‧

1895年,馬關條約,日本脫亞入歐,成為列強之一‧‧‧美國前國務卿福士達,出任李鴻章談判顧問;事實上,福士達袒日,對李鴻章施壓;其任職直到台灣交付之後;返美經過東京時受到盛大的歡迎‧‧‧有著輕賤人命傳統的武士道國家,在台灣展開了武士的殺戮‧‧‧至少六十萬人消失了。

1905年,日俄戰爭,日本在美國發行公債,籌措戰費,日本無力再戰;美國出來施壓講和‧‧‧其武士道又在東北表現了旅順屠殺;日本從此成為與西方平起平坐的列強‧‧‧中國留日學生大增,甚至國內在日本元老伊藤博文來華時,有請伊藤為相的主張‧‧‧親日派大起‧‧‧美國對於華人與華工的歧視,引起上海華商發起的中國首次的反美運動‧‧‧

1911年,美國宣布放棄清廷所多付出的庚子賠款,辦中國的教育,本年成立清華學校‧‧‧

1919年,五四運動,開始反日,但是已有親日派,同時社會主義因蘇俄革命成功而茁壯‧‧‧在這個無可用之兵,無可籌之餉的中國‧‧‧

1923年,日本東京大地震,中國人還曾大量捐助日本‧‧‧然而‧‧‧

1931年,發生了九一八事件‧‧‧不少中國青年是在九一八後才開始決心投身於抗日的‧‧‧例如胡秋原就是‧‧‧參加社會主義派的反日青年‧‧‧

在當年無可用之兵,無可籌之餉的中國‧‧‧種下了分裂而難以團結的種子‧‧‧親美、親日、親共‧‧‧

只有宗教家耶穌才能以五餅三魚,救濟眾人;對於現實的社會言,餅不夠大,魚不夠多,永遠不夠分;所以分裂已不只是理想上的,不是意識形態的,而是物質上你死我活的衝突‧‧‧在那交通不發達的時代,物資的分配,不只是量的問題,還加上流通的問題‧‧‧於是理想上,意識上的不同,加上物資分配和流通的問題,雖各方都有堅決的意志,却並不可能解決現實捍格的悲劇‧‧‧

請理解中國人的悲劇歷史‧‧‧一如理解真正的台灣歷史‧‧‧

泥土敬白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12 14:05 回覆:
謝謝溫習、分享歷史。
輕下斷論?
您是指中國人鬥中國人嗎?
如果是,歷史的確是提供了一個解釋,特別是在日、俄、美三個勢力的介入之下。
這該不會是日本遲遲不向中國/台灣人認罪的原因吧?

郭譽孚?你是本尊嗎?在下不識泰山,不過,我會好好研究一下。謝謝來訪!

岳家軍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男兒黨自強
2011/03/11 22:40
你只要看看今天台灣的教課書裡對中國抗日戰爭,對日本對台灣殖民的統治是怎麼的描述,對國民黨為求政黨之私利,而對228事件真相的公開這麼的懦弱的僅僅偏袒台灣人民一方,對全中國人民因抗戰犧牲的同胞們,由于他們的奉獻身命,“中華民族”才得到喘息的機會,失去的疆土也才重新收回,對於這些在台灣有甚麼同等紀念的標誌?這20多年來非但不見有任何形式的紀念活動也罷,對日本反而處處幫它粉飾侵略,美化動機,甚麼意思?!!在“中華民國”建國100年的今天,你不願回想起這些“國恨家仇”,但在我眼中國民黨的精神,它的靈魂,你能說的出來在哪呢?逢共”必反,甚而“逢中”也反,這種“敵我“不分利慾熏心的惟利是圖的治國之道,奢言冀望日本對你迫害之”道歉“,其不”恥笑“汝之“猥賤”已屬萬幸!萬幸!!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12 05:16 回覆:
從政治層面來看,老實說,看不出國、共兩黨哪一黨對抗日退伍軍人、戰俘、慰安婦比較有起碼的尊敬。謝謝!

超級不爽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哼!沒被當漢奸處理大概也都在國共內戰死光了吧!
2011/03/11 21:35

8百戰士那個謝晉元,被自己中國同胞活活劈死

打響抗日第一槍的吉星文將軍,823砲戰被共匪砲彈打死

這裡有一篇講得很清楚,參加對日抗戰後,下半輩子的經歷

http://hk.huaxia.com/thjq/wzzdlj/2005/05/20974.html

國民黨的教育一直在騙我們

身為中國人如何如何

錯了

最不幸就是當中國人

因為

中國人專門鬥爭中國人

Jacaranda(achou) 於 2011-03-12 05:11 回覆:
你的結論很殘酷,但是卻又很現實。謝謝分享!
頁/共 3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