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夜走鐵軌的少年家
2015/05/07 20:44:10瀏覽3512|回應55|推薦379

 

 

 

    夜走鐵軌的少年家

                      (下營人話說從前)

 

這絕對是第一次,此生僅有的一次。

 

那年我從家鄉下營國小畢業,考上縣城的新營中學初中部。當年下營到新營的交通只有兩種選擇,一是坐協成客運一是坐糖廠小火車。協成客運班次多,就在下營上帝廟前上車,票價較貴。坐小火車要走一段路經過下營國小在下營蔗糖原料所旁的小火車站上車,班次很少。通學生大都選擇坐小火車,除了票價較便宜可辦月票外,有蔗農子弟身份者還可申請免費優待季票。

 

這條鐵路起點是學甲,終點是新營,下營算是中間站,下營到新營約十公里,我每天一大早從家裡步行經過上帝廟、菜市場,國小邊的「埔堀仔」這埔堀仔是魚池,屬上帝廟產,先父曾承租養魚。繼續走到小火車站就在下營站上車,途經十六甲、鐵線橋、八老爺然後在廠前站下車,排隊走到學校。

 

鄉下孩子進縣城讀書,一切都很好奇,尤其是「廠前站」附近就是新營糖廠,糖廠周邊環境清幽,常吸引我們在放學後搭車前的一段空檔在那邊嬉戲,認真的學生也可找個清靜的地方看書。那時候中學生流行玩樸克牌,最夯的一種玩法叫「五龍」一人做莊,輪流發給每人兩張牌,兩張牌加起來達十五點就可不補牌,否則就要補牌,以二十一點為最高分,超過就死當了。A牌可算一點、十點、十一點,如牌主擁有五張牌加起來共二十一點,除非平手否則莊家要賠五倍。另一玩法為「目賊」以兩張牌定輸嬴比較簡單。當時賭資不大輸贏亦可觀,我只做壁上觀從不敢參賭,蓋既膽小又口袋空空也。

 

該記得的忘不了,那是初中一年級寒假剛過,春寒料峭,大夥兒一放學就聚集在糖廠某個角落玩「五龍」我這個旁觀者也看得津津有味,當戰況激烈時突然聽到「火車來了」大叫聲,大家立刻作鳥獸散,紛紛去趕搭火車。不知怎的,我一時心神恍惚,雖也跟著跑,卻只我一人搭不上火車,眼睜睜的看著火車揚長而去。

 

一個十二三歲鄉下小蘿卜頭,身無分文,在縣城又舉目無親,眼淚不覺奪眶而出,這時竟然生起沿鐵道走回家的念頭。

 

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此時太陽快西沉,我背起書包,頭頂著大盤帽,就真的加快腳步沿鐵路而行,走到急水溪橋第一個難關來了,這橋很長,枕木間的距離很寬,望下去是湍湍的急水溪流,我連走帶爬居然走過去了。這時,一輛載滿甘蔗的長長列車迎面而來,我立刻閃到一邊跌落在甘蔗田,心想萬一我還在鐵橋上,這條小命就完了。

 

走過急水溪橋,日頭落山了,還好那天是農歷正月十六日,圓圓的月亮已高掛天際,就著月光還可看清楚鐵軌。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鐵路兩旁的甘蔗田,北風一吹就讓甘蔗尾搖擺不停還發出颯颯的聲音,活像有什麼東西要跑出來。總算來到八老爺站,一位顧甘蔗的農夫在甘蔗堆旁睡覺,好像沒看到我,我也匆匆離開。這時月亮被烏雲遮住了,大地一片漆黑,只能就著鐵軌中間的枕木前進。不久月亮又露了臉,右邊的甘蔗田已採收很是空曠,突然看到遠處隱隱約約有個影子在招手,越看越害怕皮膚都起雞皮疙瘩了,待走近一看,原來是萬應公廟一邊掉落的紅布條在隨風招展。

 

月亮又被烏雲遮住,大地一片漆黑,腳下好像踩到什麼,軟綿綿的直覺那是被火車輾斷的蛇,身體一陣疙瘩,趕緊連走帶跑,這時月亮出來了,才發現已經到達鐵線橋站。鐵線橋有兩堆甘蒸,顧甘蔗的阿伯看到我說:「囝仔,你袂去兌?你好大膽,這麼暗了走鐵軌。」我告訴他因沒搭上火車,要走鐵軌回下營,「那前面那座橋你敢走過嗎?」這一問我心慌了,通學一學期聽過好幾次那橋的詭異傳說。我壯壯膽回答他,我已走過急水溪橋,這橋短多了,沒問題。阿伯很好心,吩咐我如果害怕不敢走,再回去找他。

 

鬼話連篇的鐵線橋,前面是一大片高大的竹林,那竹子被北風吹得嗄嚘作響,陰森森的。還好這橋的枕木間隙不大,而且中間又被好心的鄉民鋪了木板,雖底下水流湍急,仍覺比急水溪橋好走多了。經過這橋再走沒多久就到十六甲站,這裡也有一堆甘蔗卻沒看到人。我越走越快幾乎用跑的,月亮投射將身體的影子拉得長長的,所謂如影隨形,害我常常往後面看,怕有什麼「魔神仔」追上來。

 

好不容易看到通往下營那條道路的路燈,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回到家,家人居然沒有注意到還有一個小蘿卜頭沒有回來,當我嚎啕大哭時才驚動了他們。原來那天晚上是農歷元月十六日,是下營沈姓角頭大拜拜宴請親友的日子,大家都忙得不亦樂乎,把我給忘了。印象中我家好像請了兩桌客人,我早已肌腸轆轆,哭夠了就上桌大快朵頤了。

 

這事一直存於心中,好多年前我以「夜歸」為題寫文,發表於某報副刊,獲得回響,有讀友認為是我瞎搿的,我說我若能瞎搿,早就成小說家了。(2015/5/7

 

附記:優迪園手拉手,感謝格友童空心來拉手,今天終於完成作業,看到這文的格友就共襄盛舉吧。

 

 

( 休閒生活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bc1288&aid=22889760

 回應文章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1/24 23:36
實在夠驚險! 令人深刻記憶!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11-30 11:41 回覆:

年少無知,

憨憨不知驚,

現在那有那個膽。


* 六月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大冒險
2015/06/19 16:42

看到你走鐵橋那段

真是替你緊張呢

萬一火車來了怎麼辦?

幸好吉人天相。呼....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6-19 18:48 回覆:

萬一就沒戲唱了,

命中註定,

死不了的。


看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8 01:00

十二、三歲的年紀,獨自走十公里夜路的確是冒險壯舉

我六年級補習完回家,連看到竹籬笆旁的樹影都害怕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6-10 10:04 回覆:

那不叫冒險壯舉,

那是愚行。


月海靜霜(荒人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哈哈
2015/06/05 16:32
這也算是很特別的經驗!?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6-05 17:52 回覆:

格主打問號,

格主必然有更特別的經驗,

在下洗耳恭聽。


濃情~文章“下方”點開播放器聽音樂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5 11:47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6-05 13:16 回覆:
謝謝。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2 18:15

拙作「夜歸」一文,

發表於1983.10.21.青年日報副刊,

此文乃重寫,

兩篇文章稍有出入,

乃記憶之差異也。


浮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8 15:16
純樸的年代
通常比較不會害怕有甚麼壞人
倒是鄉野傳說有許多穿鑿附會
反而是今日社會風氣
已不像以往善良了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5-29 09:25 回覆:

鄉野傳說穿鑿附會常讓人毛骨悚然,

魔神仔的如影隨形,

夜走鐵軌橋陰森森的流水聲,

我都懷疑當年的少年家是如何走完全程的。


心之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6 09:00

童年往事是最美好的回憶
小時下課總有許多課業要補
所以走夜路是經常有的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5-26 16:56 回覆:

早年農村社會純樸走夜路很安全,

現在人心不古小孩走夜路家長太不放心了。


吹牛皮 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佳文
2015/05/25 07:45

桑兄又佳文一篇. 佳文傳頌陳年偏鄉事...

下面網友留言, 說明一件事, 桑兄的網友都是越陳越香的, 也都有類似的陳年偏鄉事, 哈!


謝謝你的來訪, 我為你又寫了下列文章, 請您來賜教批評: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5-25 10:16 回覆:

大俠現在來賞文還可看到在下和眾多格友的精彩互動,

好多年前報紙副刊登出「夜歸」一文讀友都不相信是真的,

寫本文時好奇怪記憶怎會如此清晰。


神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24 14:12

在南部,讀初中年代的童年很多都有類似的經驗,我在旗山溪洲讀初中,那裡大多是香蕉和甘蔗

交通工俱也是高雄客運和五分子火車,有次和同學三人騎腳踏車往嶺口方向玩,後來心血來潮

想走鐵路到小溪對岸,走了約2/3遠遠的看到火車來了,我們三人扛著車子拼命往前跑,等過了

橋沒多久火車也來了,您的第一次也是我很難得的回憶。

一畝桑田(abc1288) 於 2015-05-24 18:38 回覆:

當年小火車鐵道單純,

兩旁都是甘蔗田,

前不著村後不著路,

循鐵軌走必然可以走回家。

頁/共 6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