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江澤民為販賣器官解除法律責任
2012/11/16 08:32:36瀏覽771|回應1|推薦29

在江澤民親自承諾「打死法輪功學員算白死」不追究的免責保護下,薄谷夫婦在中國大連和遼寧首創活摘被關押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這個罪惡迅速在中國各省市蔓延。

文 ◎ 文華

江澤民為盡快把法輪功鎮壓下去,不但在2001年初命令羅幹從河南找了幾個人冒充法輪功在天安門點火「自焚升天」,編造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煽動民眾對 法輪功的仇恨(《華盛頓郵報》還專門調查證實,那個被當場「燒死」的劉春玲,只是個夜總會女郎,鄰居從來沒看見她煉過法輪功),還密令「610」對法輪功 要「名義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對於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打死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這些密令是中共610系統的警察投誠後公佈的,如天津市原610官員郝鳳軍2005年6月在澳大利亞申請政治庇護時公佈此事,原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政治領 事、專門分管異議人士監控的陳用林,也多次證實這點。後來《大紀元》還從大陸消息人士獲悉,江澤民下發這些密令時是寫在一張白條上,沒有署名,但中央 610的人知道這是江澤民的命令,並按此執行。

江澤民的這些命令嚴重違反了中共的現行法律,但由於610是類似毛澤東時代的「中央文革小組」,凌駕在法律之上,於是哪怕當時中共體制內人士反對,但敢怒 不敢言,連胡錦濤、溫家寶等人都只有默默屈服。據知情人透露,一次政治局開會,江澤民要擴大610編製,胡錦濤提到擴大編製就得多發工資,會給財政帶來困 擾,結果被江大罵了一頓,「人家都要奪你權了,還談什麼編製??」

由於打死法輪功學員不會遭到任何處罰,有了這道顛覆所有法制的密令,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最後升級到拿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錢的罪惡中。

相信所謂唯物主義的中共認為,人死了留下的屍體,就跟動物的肉一樣,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假如能把屍體用來換錢,那是「變廢為寶」的「好事」。早在 1960年代,中共就把死刑犯的屍體拿來加以「利用」,比如,把人的腦髓拿來製成補品,給高級官員補腦,或拿人的屍體當生物原料等。

1984年10月9日,中共頒布了《關於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當法院判決犯人死刑時,醫院就會提前到監獄給犯人驗血,以獲取其器官資訊。到了法警執行死刑那天,檢察院還要派人現場監督,所以醫院還要獲得檢察院的默認。

2001年6月,來自天津武警總隊醫院燒傷科的醫生王國齊,曾在聯合國和美國國會上公開作證:在過去15年中,他先後從100多個死刑犯身上摘取皮膚和器 官用於移植手術。當時中共外交部否認中國醫院的移植器官來源是死刑犯,但又無法給出器官的來源。直到2005年中共衛生部長黃潔夫才被迫承認這一事實,因 為中國不像西方國家,器官捐贈幾乎為零,中國人由於傳統觀念的影響,哪怕是死刑犯的遺體,家屬也希望能保存一個完整的身體,以便來生有個好去處。

薄谷夫婦在大連和遼寧犯下活摘器官的罪惡

2000年至2005年間,江澤民推動鎮壓法輪功遭遇所謂「最困難時期」,中國從中央高層到省部委官員消極抵制。由於薄熙來對江澤民迫害政策的竭力配合, 在薄熙來擔任大連市長和遼寧省長期間,大連最先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盜賣被殘害的法輪功學員屍體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最嚴重的城市在中國瀋 陽,最嚴重的省份在中國遼寧省。

因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屍體獲利巨大,再加上殘害法輪功學員被薄熙來、谷開來在大連及遼寧省定為「廢物利用」,同時有江澤民親自承諾「打死法輪功學員算白 死」的不追究免責保護,活摘器官、販賣屍體成為大連最賺錢行業,當年從大連、瀋陽市及遼寧省委省政府高層,特別是遼寧省(包括大連和瀋陽)衛生局、軍警、 公安和醫學系統、及黑道中介等共同參與其中。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在遼寧省高層、大連、瀋陽高幹子弟、醫學圈子內不是祕密,知道的人很多。


殘害法輪功學員被薄熙來、谷開來在大連及遼寧省定為「廢物利用」,同時有江澤民親自承諾「打死法輪功學員算白死」的不追究免責保護,活摘器官、販賣屍體成為大連最賺錢行業。(AFP)

薄熙來、谷開來、王立軍都參與了這項罪惡,他們當年跟大連醫學院緊密合作,大連、瀋陽和遼寧衛生局系統、武警部隊的不少官員、醫療專家、高幹子弟都涉入其中,也都賺了大錢。

據悉,在2003年前後,大連醫學院一位院方高層的女兒從海外留學回來,參與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的手術,因此患上憂鬱症跳樓自殺,谷開來也在這個時期患上嚴重憂鬱症,這些事情當時在遼寧高層引起轟動。

蘇家屯活摘指控 發生在薄熙來主政遼寧

2006年3月6日《大紀元》率先報導瀋陽蘇家屯血栓醫院祕密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後,中共在經歷了20天的銷毀證據之後,3月28日,中共外交部才 首次回應並否認該指控,並邀請國際社會去調查,但加拿大人權組織、美國華人媒體,如希望之聲電臺、新唐人電視臺等記者,去中領館辦理赴華調查的簽證卻被中 領館拒絕。4月16日美國調查團看到的只是被中共精心佈置後的蘇家屯醫院。

在外交部回應的前一天2006年3月27日,中共當局匆匆推出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禁止人體器官買賣,但施行時間卻定在7月1日。外界質疑,既然人體器官買賣是非法的,應該立即執行,為什麼還要等上三個月?莫非有人需要時間來處理現有器官庫?

就在同一天,2006年3月27日,一個叫魯道夫.弗爾巴(Rudolph Vrba)的82歲老人在加拿大悄然去世。身為當年逃離奧斯維辛集中營僅有的五名猶太人之一,弗爾巴於1944年6月首次向盟軍領導人披露了奧斯維辛集中 營中的真相,讓毒氣室和焚屍爐等駭人聽聞的納粹殺人機器第一次為外界所知曉。

(維基百科)

然而,由於過於善良而不願相信、麻木或被利益誘惑下的故意沉默,當時一些得知這一指控的高層人物卻隱瞞封殺了這個罪行,於是接下來又有43萬7000匈牙利猶太人被送入了集中營。

2006年4月7日,《大紀元》在〈蘇家屯事件曝光 奧斯維辛第一證人去世〉的報導中,呼籲人們能從歷史教訓中得到勇氣,有評論稱,他此時的去世是上蒼在警示人類關注中國的蘇家屯,不要讓延誤的悲劇再次發生。

然而,這樣慘烈的指控還是被很多國家的政要忽視了,直到六年後的2012年2月6日,薄熙來手下的幹將王立軍出逃美國駐成都領事館後,活摘器官的黑幕才再 次擺在國際社會的面前。而且就在中共審判谷開來的前夕的2012年8月7日,《大紀元》獨家獲悉,谷開來、薄熙來就是中共活摘器官最初的主謀。

薄熙來批准屍體加工廠 大連屍體販賣情況嚴重

就在1999年8月江澤民巡視大連後不久,谷開來就開始謀畫如何在鎮壓法輪功上撈政治資本的同時,也能在經濟上雙豐收。

公開資料顯示,1999年8月,中國第一家屍體加工廠:哈根斯人體生物技術公司在薄熙來親自點頭下被大連政府批准成立。當時哈根斯公開強調,工廠之所以選在大連,就是因為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

由於大連有豐富的屍體來源,加上利潤豐厚,很快在大連成立了第二家由隋鴻錦創辦的屍體加工廠,等到了2003年,中國大陸出現了十多家屍體加工廠,中國成了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輸出國。

當時遼寧不光有大連出口人體標本,其省會瀋陽更是人體器官移植的重鎮。海外人權組織調查,從2000年到2006年,中國至少有四萬多例甚至高達九萬多移 植器官來路不明,而在遼寧多達五個海內外做廣告宣傳的網站上,人體器官被分類標價,眼角膜被標價3000美元,一個心臟被標價18萬美元。其中最大的網站 就位於薄熙來管轄的遼寧省瀋陽。

王立軍從事活摘器官 自曝行刑後幾分鐘摘取器官

今年2月王立軍闖入美領館,5月份,美國國務院發表的人權報告中首次明確提到中共強制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輿論普遍認為,王立軍已向美領館提供了活摘器官的內幕資料。

王立軍曾在錦州市公安局創辦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從事器官移植實驗。2009年,有王立軍手下擔任警察的目擊者證實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詞,並證 實王立軍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斬盡殺絕」。王立軍手下的一個警察在2009年曾對「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舉報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追查國際提供)

這位警察作證說,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將一名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將她活活害死。

另外還有證據顯示王立軍直接參與了活摘器官,在《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中,王立軍也是作者之一。

2006年9月17日,位於北京、直屬於共青團中央的「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為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並資助科研經費200萬元,其頒獎成果之一就是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

王立軍在頒獎大會上「感言」:「大家知道,我們所從事的現場,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是我們多少人的努力。……當一個人走向刑場,在瞬間 幾分鐘轉換的時候,將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他幾個人身上延伸……」遼寧省是中國第一個全面推行死亡注射針死刑的省份,全面取消槍決行刑。

美國死刑服務資訊中心執行主任Richard Dieter今年8月曾向《大紀元》表示,有關王立軍(向犯人)注射死刑針後幾分鐘摘取器官,是摘器官令其死亡:「看起來摘取器官成為其死亡的原因,如果 此人在因藥物死亡之前就這樣做的話。」死刑犯人在死刑針注射後,「通常在25分鐘之後才宣佈其死亡。」他表示,鑑定死亡的醫生不能參與死亡注射針行刑過 程。

海伍德死亡的真實原因

《大紀元》獨家獲悉,無論是屍體還是器官買賣黑幕,都與薄熙來、谷開來夫婦有關,而海伍德的死也與這些黑幕有關。

早在1990年代中期,海伍德就在大連結識了薄熙來夫婦,並成為薄家的家庭教師並向海外轉移資金的中介顧問。

據知情人透露,從2000年谷開來在英國開辦公司以來,海伍德就直接參與了谷開來盜賣屍體的罪行。正因為知道得太多,當中紀委調查海伍德時,為了殺人滅口,谷開來才殺死了海伍德。

不過中共官方為掩蓋活摘器官的罪行,用一個經濟糾紛以及子虛烏有的「海伍德強行扣押薄瓜瓜」作為谷開來的殺人原因。當時薄瓜瓜在美國讀書,海伍德如何在英國「扣押」薄瓜瓜呢?

「活摘」及「販賣屍體」的罪惡迅速蔓延全中國

最早在中國大連發生活摘及盜賣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及販賣被殘害法輪功學員屍體的罪惡後,由於利益巨大及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政策對此罪惡的保護,以及中國及 海外器官移植市場上器官的極度缺乏,中國社會每年有150萬個器官需求,但每年只能有一萬個器官提供給移植手術(包括部分非法獲取的器官),這樣一來,非 法盜賣被關押法輪功學員器官及屍體的罪惡迅速在中國其他省市和地縣蔓延開來。

之後,在中國各省市勞教所、看守所和臨時關押設施及監獄中,普遍發生了由中共政法系統、政府醫院(包括軍方及武警部隊醫院)和黑社會器官中介聯手合作,活 摘及盜賣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的駭人聽聞的罪惡,中國從2000年到2005年間,器官移植手術向蘑菇雲一樣出現,中國一躍成為世界器官移植大 國,僅次美國,排名第二。

在2000年之前的六年,中共官方數據顯示,中國六年總共的器官移植手術約1萬8000例,但僅2005年一年就有2萬個器官移植手術。

2000至2005年至少4萬多個器官無法解釋來源

薄熙來、谷開來的罪惡在中國各省市迅速蔓延。於是奇怪的事發生了。在大陸官方宣佈的死刑犯數量逐年減少的背景下,鎮壓法輪功的2000年後,特別是 2003至2006年四年間,大陸移植數量卻呈現蘑菇雲似的怪異的巨大增長,據「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陳實介紹,2002年以來,中國移植業 迅速發展,每年開展的器官移植手術超過1萬例,2005年達到了創紀錄的1萬2000多例。名列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國。然而很多國際醫學專家稱,中 國實際移植量比美國多很多。

2010年3月,《南方週末》記者在〈器官捐獻迷宮〉採訪中山一院副院長何曉順時得悉,「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 1999年翻了十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而官方公佈的數據2000年只比1999年翻了一倍多,隱瞞了九倍。此前一位瀋陽老軍醫爆料說,官方公佈的 移植數量往往只是實際移植數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大陸由於器官來源充足,等候時間也大大縮短。為了達到器官組織成分和血型的匹配,在世界各地都是病人等器官,一等就是好幾年。在美國等待腎平均需要 1121天,肝:796天,心:230天,肺:1068天,胰腺:501天,在2000年前的中國移植界也是這樣,然而自從2002年以後,國際上流行到 中國去做器官移植手術,特點是在中國大陸無需花費等候器官的時間,所需配型的器官幾乎是隨要隨到。

比如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其網站上公開宣佈:他們那做腎移植,最快一周,最慢不超過一個月,而肝移植也一樣。醫院記錄顯示,2005年病人平均等待肝移植時間為兩周。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科的肝移植更快,平均等候供肝時間為一周。

國際醫學專家根據這些奇異現象分析,認定大陸存在龐大的地下活體器官庫,就是有事先都已驗好血型和做好相關資料檔案的活體器官供應者,一旦市場出現器官「需求」之後,這些活體器官供應者就被送入醫院「屠宰」,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器官市場上「隨叫隨到」的超短等候時間。

外界一直無法解釋大陸死刑犯沒有增加多少,而被用來移植的器官卻呈現十倍以上的劇烈增加,直到2006年3月9日,《大紀元》曝光了〈瀋陽集中營設焚屍 爐,售法輪功學員器官〉。化名皮特的大陸資深媒體人獨家爆料,稱在瀋陽市蘇家屯區有個類似法西斯的祕密集中營,關押著6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許多法輪功 學員離奇死亡,焚屍前內臟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2006年3月17日,第二位證人現身。《大紀元》以〈主刀醫生太太揭蘇家屯器官摘取黑幕〉為題,進一步點明上述集中營就設在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 的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院。證人安妮的前夫曾親自摘取了2000多個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從2003年開始,他開始出現精神恍惚,晚上盜汗作噩夢,床 單濕透了一個人形。後來他才告訴家人,醫院大量摘取法輪功學員的腎臟、肝臟等器官,這些學員很多還是活的。指使他幹的人說:「你已經上了這條船了,殺一個 人是殺,幾個人也是殺。」那時他們被告知,殘害法輪功學員不算犯罪,是幫共產黨「清理敵人」。

瀋陽老軍醫:36個集中營

蘇家屯事件曝光後,大陸很快把「蘇家屯」三個字列入網路禁詞。2006年3月21日,《大紀元》刊登了〈瀋陽軍區老軍醫指證蘇家屯集中營內幕〉,老軍醫指 出:「蘇家屯地區的醫院僅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分,但是目前的法輪功學員基本上還是在監獄、勞改營、看守所較多,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大規模調動, 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地區主要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僅在吉林九臺地區的中國第五大法輪功集中關押地就有超過1.4萬人被集中關押。……在我接觸的 資料中,中國最大的法輪功關押地在吉林,只有代號是672-S,關押人數超過12萬。」

他在指證中還提到,用封閉的鐵路貨車轉移法輪功學員,一次專列轉移超過7000多人,全副武裝,夜間進行。他本人親自接觸的虛假的法輪功學員捐贈器官的資 料就有6萬多份,許多的簽字都是一個人的筆跡。這類資料的保存期限是18個月,然後必須銷毀。該資料的保存機關為省級軍區,查閱資料須經中央駐地方專員批 准。在進行器官移植的過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敗,被移植器官人員的資料和屍體必須在72小時內全部銷毀。整體的資料和屍體,甚至是活人焚燬,必須經軍事監 管人員認可。

當時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祕密關押在軍事戰備倉庫、防空洞裡,這些軍事禁區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在群山環抱的山脈裡有許多軍事用途的山洞,許多重要 軍事設施、國防倉庫轉入地下深處。這些山裡的軍事設施大多都是絕密的,都能夠裝許多人,甚至小的都可以裝一個團的人(千人以上)。

大陸醫生承認活摘法輪功器官

2006年4月1日,非政府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調查報告,確認「瀋陽存在龐大活人器官庫」,並公佈了幾個大陸移植醫生的原始電話錄音。這 些醫院公開承認他們移植用的器官來自於活著的法輪功學員,這其中包括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上海中山醫院、河南鄭州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 附屬醫院等。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的那位醫生還不耐煩地說:「法輪功該用就唄,管他法不法輪功!」

類似的調查結果還很多。如2012年5月,追查國際調查人員以前任政法委書記羅幹辦公室張主任的身份,與中共政治局常委、主導輿論宣傳、屬於江派的李長春 通話。李長春在電話中確認,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找周永康,他在管」。這再次證實活摘器官是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官方行為,而不只是薄熙來等少數人的罪行。

由於活摘器官有巨額利益,很快從遼寧開始,全中國各地中共官方都在偷偷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2006年5月,《大紀元》根據明慧網資料,綜合報導了一系列 法輪功學員被偷盜器官的具體案例,如〈唐山市勞教所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山東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嚴重〉;〈河南新鄉盜器官謊稱屍檢市長受株連〉。 如河北秦皇島青龍縣土門子村法輪功學員宋友春,2003年12月2日上午被抄家後被關進青龍看守所,14天後被迫害致死。家屬證實,宋友春的遺體被掏空了 所有器官。被懷疑有類似遭遇的還有法輪功學員趙英奇、陳愛忠、孟金城、賀秀玲、於蓮春、李梅等。

其中有這樣一個實例。2004年3月11日,山東省煙台市法輪功學員賀秀玲因修煉法輪功遭到中共當局迫害被非法關押,並被看守所以「腦膜炎」名義送往煙台 硫磺頂醫院。那天醫院通知家屬,賀秀玲已於3月11日早晨7點45分離開了人世,賀秀玲的丈夫、煙台海洋漁業公司職工徐承本,接到通知後,趕緊和幾個家屬 在11點多來到醫院太平間時,大家看到賀秀玲的腰間有繃帶纏繞包著,腎臟被摘,但她的雙眼還流出了眼淚!

徐承本一看妻子還活著,急忙找醫生,可醫生置之不理。最後親戚都去找,醫生才帶著心電圖在11時30分左右趕到太平間,經測試,賀秀玲的心臟還在跳動,當心電圖測試紙跑出十幾公分長後,醫生急忙撕碎心電圖紙逃走了。由於沒有任何搶救,賀秀玲不久真的死了。

事後徐承本為妻子鳴不平,提出控告。警方得知後企圖以十萬元人民幣收買,令其不再上訴。徐承本不從,並在網上曝光妻子被活摘器官後,第二天即被警方抓補。兩年後,徐承本在洗腦班去世時皮膚潰爛,知情者認為他被下藥,慢性中毒而死。

中共軍方是活摘的主要兇手

2006年4月30日,遼寧瀋陽老軍醫再度披露中共盜賣法輪功器官官方流程,以及活摘規模。他說,中共嚴重隱瞞了盜取器官規模,將11萬說成3萬。2000年以後中國一直占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85%以上,該資料是軍委上報資料的一部分,有幾個人還因此升為將軍。

2012年6月,《新紀元》調查發現,這些被舉報的將軍就包括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政委孫大發、總後勤部部長廖錫龍,因為總後算管理軍隊醫院的最高上級。

2006年5月10日,就在活摘器官被曝光兩個月後,大陸媒體報導說,「接上級指示,全軍器官移植會緊急推遲」。負責承辦該會議的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 (全稱:解放軍第二軍醫第二附屬醫院(上海長征醫院)解放軍器官移植研究所)在其緊急通知中寫到:「接上級通知精神,原定於2006年5月12日至14日 在上海光大會展中心召開的全軍器官移植學專業委員會成立暨首屆學術會議因故推遲,具體時間另行通知。」

這個會議的幕後負責人就是總後政委孫大發。在會議籌備過程中,孫大發還專程到長征醫院視察。

據追查國際調查,在中國150多家部隊醫院中,絕大部分都開展了器官移植。隨意瀏覽這些軍隊醫院的網頁不難發現,軍隊實施器官移植手術量相當驚人。

全軍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曾公開表示,2005年全國進行了近萬例腎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到2006年達到歷史最高峰:2萬例,而1999年全國 僅有4000多例腎移植,肝移植數幾乎為零。大陸所說的肝移植一般都是全肝移植,一個人把兩個肝臟都捐獻出來的只有死去的人,不過官方再度不解釋新增器官 的來源,因為死刑犯沒有增加,中國也沒有腦死亡判定,也沒人捐獻遺體,那這些器官是哪裡來的呢?

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2006年7月6日,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組,向國際社會公佈了《中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報告從12個方面彙集了調查的起因、方法、證據、反證、可信 度、結論及建議等。

最後得出結論,這項指控是真實的。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由於調查者在國際間具有極高的公信力,調查本身證據的真實、推理的嚴密,使報告的發 佈給國際社會帶來了巨大的震動。在進一步調查中他們確認:從2000年到2005年期間,中國大陸至少進行了六萬例器官移植手術,其中至少四萬多個器官極 有可能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的。

2007年8月9日,由300多名各國國會議員、法律專家、醫生、教授、記者、知名人士等組成的「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在希臘點 燃了人權聖火,提出「奧運不能和反人類罪行同時存在」,並在隨後一年裡,人權聖火經過歐洲-澳洲-紐西蘭-南亞-非洲-美洲-東南亞,傳至全球39個國家 169個城市,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

──摘自“新紀元週刊”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349466&aid=7049574

 回應文章

向陽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邁向文明的絆腳石!
2012/11/17 22:40
一個欠缺人權思維的社會,再如何富裕強大,都是無法邁向文明的未來。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陶然居(a349466) 於 2012-11-18 13:22 回覆:
一個欠缺人權思維的社會就如同沒有堅固基礎的建築,早晚會倒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