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懸疑小說][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13)[庭院夜譚]
2017/03/11 12:58:33瀏覽449|回應0|推薦12

照片引用来源:

http://www.peninsula.com/zh-cn/~/media/Images/The-Peninsula-Hotels/pencities/shanghai/2015 June Wk 1/2015 June Wk 2/SHANGHAI Shen 01.ashx?mw=1196


[第六章][庭院夜譚](3)

“對了,妳不是想赤足在草坪上走嗎?

 

差點忘了!

 

琳曦脫下高跟鞋以手指頭勾著。夜晚草坪踏起來清涼腳掌與綠草接觸時的輕微麻癢有種特別的舒服感。

 

草坪為何濕濕的?是露水嗎?琳曦問。

 

應該是晚上自動灑水系統澆完後殘留下來的水滴吧。今天氣溫不高所以蒸發沒那麼快。

 

我好久沒赤腳走在戶外走了冰冰涼涼的真舒服!

 

是嗎?那我也走走看吧!嘉理脫下休閒鞋。真的雖然每年都會在儒億館住快半年的時間不過上次赤足在戶外走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真是歲月如梭!

 

瞧你年紀比我小說話卻像老頭子似的!

 

是嗎?我以為妳比我年輕诶!

 

我跟你表姐同年都三十三歲了!

 

很少女性對年齡像妳一樣坦率!不過妳也是天生麗質。

 

少拍我馬屁啦!我就赤腳將草坪散步走一圈再轉回屋裡吧!

 

好主意。

 

琳曦與嘉理沿著儒億館主宅前的草坪的邊緣繞著走。

 

從來沒想過夜晚走在草坪上也是件蠻愜意的事情。嘉理說。

 

生活處處有美好就待你去發掘囉!啊──

 

琳曦突然滑了一跤幸好嘉理即時抓住她才沒倒在地上。

 

嚇死我了!

 

我也被妳嚇到了!有沒有怎樣?

 

應該沒有──咦!左腳踝好像怪怪的?”琳曦摸摸那個部位。

 

扭到了嗎?

 

我還可以走路。琳曦試著步行但腳踝的疼痛讓她眉頭微皺

 

嘉理盯著琳曦的腳。我背妳回屋裡吧!

 

琳曦詫異的盯著他。不用啦!我自己走路就好!

 

小心為妙說不定有內傷。要是妳來儒億館第一天就扭到別人會指責我這個主人待客不周。而且咱們才走完一半路程而已。或者妳要新娘抱?

 

說到哪邊去啦?

 

那就別逞強, 乖乖到我背上來吧!

 

嘉理雙腿半蹲身體往前傾琳曦紅著臉的靠到他背上。儘管沒有秦南那樣豐碩的肌肉, 但嘉理的背部卻寬大結實這時琳曦才意識到他是個‘男人’的事實。

就這樣, 她雙頰發熱的被韓家主人背回屋子。可是還沒踏上公館平台階梯嘉理卻突然停下腳步。

 

怎麼啦?

 

琳曦順著嘉理的視線看過去──只見齊珊正站在門廊階梯上睜著明亮的大眼睛, 一臉訝異的盯著他們。

 

要命!琳曦在心裡叫著:為何她會在此時出現?

 

齊珊開口了:

 

我剛到你房裡想道晚安卻發現裡面沒人所以出來看看結果……

 

齊珊的話語留下一個問號等待嘉理幫她填上解釋。琳曦以為嘉理會在未婚妻前言語支吾, 卻發現他態度十分沉穩。

 

琳曦扭到腳了, 我背她回屋子。

 

……齊珊的反應也異常平靜。琳曦本擔心她會像電影電視劇女主角一樣看到男友背著其她女子便大吃飛醋歇斯底里的吵鬧看來是多慮了。不過她怎麼赤著腳?

 

琳曦決定自己回答身為當事人如果一直保持沉默也有些怪異。剛剛出來散步碰到嘉理在這邊乘涼。我突發其想要赤腳在草坪走一圈結果滑了一跤幸而嘉理扶住我又好心背我回屋……

 

原來如此。那嘉理為何也赤腳?

 

齊珊的大眼睛盯著未婚夫的雙足表情純真似乎只是想了解事實。

 

嘉理答:我看琳曦走得不亦樂乎, 所以也脫下鞋子陪她走一圈……

 

了解。趕快進來啊!怎麼還站在那裡?

 

好。

 

嘉理背著琳曦走上階梯。當經過齊珊身邊時琳曦瞥見她直視兩人那神情乍看理智但不知為何卻又讓人覺得高深莫測。齊珊真的如外表那麼單純嗎?還是我想太多了?琳曦暗暗思量。

 

二樓起居室的人們已經散去休息。嘉理將琳曦背到公館西翼底的客房。

 

妳還能走路嗎?嘉理問。

 

琳曦試著步行。其實只要左腳不太用力應該還能半跛著走半夜上廁所沒問題的。”

 

還是謹慎一點妳等我一下。

 

嘉理離開房間三分鐘後回來時手上哪著一張藥膏貼布。

 

這是韓家在香港時期常用的中藥藥膏對治療扭傷很有效拿去貼吧。

 

真謝謝你。

 

琳曦把藥膏貼上腳踝一陣清涼感沁入肌膚。

 

藥膏有薄荷成份嗎?貼起來既涼爽又有穿透力。

 

‘可能吧?我其實不太清楚。好了時候晚了, 妳好好休息看看明天扭傷情況如何再作打算。’

 

嘉理轉身準備離去琳曦卻喚住他。

 

等等!

 

還有事嗎?

 

你想齊珊會誤解剛剛的事嗎?

 

我不認為如此。齊珊是個好脾氣的人自交往以來從沒吃過醋。再說在正式結婚前我想她不會──也不敢有任何反應的。

 

琳曦疑問的望著他。什麼意思?

 

嘉理彎出一個神秘的微笑。這是咱家的事, 妳不用知道太多。好好休息吧Bonne nuit

 

嘉理離去了留下琳曦獨自思忖著

 

他的話有什麼弦外之音嗎?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OrientExpress&aid=94335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