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1547
歡聚在揚昇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2018/08/14 18:10:10













歡聚在揚昇




在六月中旬,旅居日本東京很多年的耀興堂弟傳來簡訊,問我在台灣會停留到什麼時候?他說想跟我們先約定在八月十二日(星期日)中午餐聚,因為他八月初會回台灣。我回覆說,我會在台灣住到九月下旬,等他返台再敘。接著他說,八月十二日他請客吃飯。

過了一陣子,在訊息的傳遞中,我才知道他的大兒子七月初在日本結婚了,八月將返台省親,八月十二日要在揚昇高爾夫球場的餐廳宴請親友,也藉此機會與親友們見見面。

知道聚餐的地點和性質後,我就開始犯愁了,因為揚昇高爾夫球場在半山腰上,在台灣我沒有開車,沒有交通工具,加上從退休前我就只穿球鞋,我在台灣沒有皮鞋,而且夏天的天氣又熱,我只穿短褲和 T-Shirt 或是 Polo shirt,要如何出席這樣的餐會?

堂弟的邀約遲遲沒有再收到我的回覆,於是提醒我說八月十二日只是聚餐吃飯,不是婚宴,只要著便裝就可以了,至於交通工具,等他返台後,他會安排。

八月初我在跟晉斌表弟聊天的時候,提到沒有交通工具上山到揚昇高爾夫球場的困擾,他說,也許可以叫一部計程車從平鎮直接開到山上去。我聽了後,心中突然想,對厚,我這死腦筋,一時怎麼就沒轉過來?我想到堂弟從日本回來後,要聯絡親戚、朋友和同學們,許多事情需要安排,夠他忙碌的,實在不好增加他為我操心如何上山的事情,因此我傳了簡訊給他,告訴他不必為我的交通工具費心,我應該可以搭計程車上山。他立即回覆,要我不必為上山的交通工具煩惱,因為他已經請一位好朋友當天從內壢南下時,到平鎮來接阿秋和我一起去揚昇高爾夫球場。

八月十二日早晨十點半,堂弟的好友錦星兄所開的休旅車已在我居住的大樓前等候了。上了車,我們輕鬆的聊了起來,知道他在華視上班多年,幾次出差到英國,現在已經退休了,曾經住在埔心,跟堂弟從小就是很好的朋友。錦星兄談吐優雅親切。我說堂弟的名字耀興跟我的名字耀星,唸出來發音相似,常會讓聽到的人搞混了。他笑著說,耀興堂弟也跟他提到過我,知道我的名字是星星的星,而他的名字錦星也有一個星字,今天會相遇認識,真是有緣。

人生旅途中,遭遇到的人、事、物,真的都是一個緣字,若能維持這種心態,凡事就更能保持那份喜悅、欣賞和珍惜。

在途中我跟錦星兄提到了一些我們家庭的過往。

堂弟和我是來自同個曾祖父的家庭,曾祖父有三個兒子,他的祖父是老大(我叫伯公),我的祖父是老二。面對我們的老家,伯公住在左邊的一排廂房,祖父則住在右邊的一排廂房,而叔公除了在我們廂房的側面有一排房子外,在靠近中學的地方也建了獨立的房屋。耀興堂弟的父親和我的父親年齡相近但稍長(我稱他為團伯,因為他的名字裡有個「團」字),兩人年輕時都在東京唸書。學醫的團伯在台灣和日本行醫。爸媽初次到美國來探望我和我那剛出生的兒子時,在回程還特別到日本東京過夜,探訪在那兒當醫生的團伯,我記得那是個寒冷的冬天(我的兒子在聖誕節過後幾天出生)。

小我兩歲的堂弟在二十出頭歲就到日本唸書,然後在東京就業、成家和養兒育女。我在二十多歲到了美國唸書,也在那兒就業、成家和生子。兩人真的是從年輕時代就天各一方,幾十年都沒有見面。那一直要到 2015 年的四月,在我返台的期間,有個早晨我很意外的接到堂弟的電話,原來他碰巧也回到台灣,從我哥哥那兒得知我在台灣,因此約我一起回楊梅鄉下的老家。我很想跟堂弟見面和回老家看看,但我沒有交通工具,而且楊梅和中壢及平鎮一帶經過幾十年的變遷,我根本是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過去返台,出門都是表弟或是好友開車接送),不知要如何去鄉下的老家。堂弟說,他剛好也是借住在他二姐位於平鎮的房子,而且他在台灣敢開車,可以開他姐姐的車來接我,一起回老家看看,跟我哥哥和也住在老家的耀昌堂弟見見面。

那是一個溫馨的小小歡聚(延伸閱讀「星興相惜(2015-04-13)」)。也是從那個時候起,堂弟跟我在 Line 上一直保持了聯繫。

錦星兄的車抵達揚昇高爾夫球場時,才十一時初過,他說時間還早,停車容易,也可以在附近走走看看。我到過揚昇高爾夫球場好多次,第一次是宗樹表弟帶我上來吃飯和在養生有關設備(?)的池裡沖澡,那時他是揚昇的會員,後來和阿慶和阿振(都喜歡打高爾夫球,唯獨我不會)等等幾位好友上來喝咖啡和觀賞風景,也跟大學時代熟識的同鄉和女性朋友上來喝過飲料……

阿秋是初次到這裡來,很喜歡這裡的景致,所以要我在附近到處替她拍照,我對她說,先為錦星兄和我拍個合照,作為紀念。










將近十一點半時,我們進入大廳要往餐廳走去,迎面就看到耀興堂弟夫婦和他新婚的兒子與媳婦。他的兒子曾在台大唸書,國語說得很好,他的日本人媳婦也會說國語。從堂弟前些時日對我所說的話語中,知道他的兒子在大學畢業後便到一家公司上班,這個日本公司派他到北京任職,而他的太太在取得學位後,到了日本在北京的大使館上班。兩個日本籍的年輕人,不是在日本認識,而是在北京相遇、戀愛和結婚,我覺得這也是緣份的一個例子吧?

今天前來的客人很多,將近兩百人吧?我看到忙碌打點、招呼和安排座位的堂弟,在強勁的冷氣下,依舊是額頭上冒著大汗。他的弟弟和幾個姐姐和妹妹也馬不停蹄的在會場裡招呼客人、走動和協助安置座位。













堂弟的同學、朋友和舅舅以及其他親人已坐滿了預先安排給他們的坐位,而預訂給堂兄弟們的兩排桌子,除了阿秋和我之外,我遲遲看不到其他的堂兄弟們,我都有些著急了,耀興堂弟也問我:怎麼還沒看到其他的堂兄弟們?我說,我相信他們馬上就會到達的。

十一點半剛過,我先是看到秀連嫂和她的兒子紹華,接著嫂嫂和其他堂兄弟及家人也陸陸續續的抵達了。因為人很多,我們原先預定的兩排長條的桌子讓給其他客人,換到角落的兩個大圓桌。大家平時難得見面,這回圍桌而坐,邊喝水和果汁邊談些近況和家族的事情。耀祿堂弟談起他在七月三十一日從永平工商校長的職位退休的事情,這些在報上和網上也都報導了。接著大家邊吃邊討論有關族譜一事,因為自我的父親上回編撰族譜以來,也已歷經四、五十年了,實在有再更新編撰的必要。大家的共識是,每家先交出三張照片,接著耀祿又要我負責收集我過去幾十年中,在報上發表過的,有關老家的文章,還要我參與編輯的任務。自助餐聚餐的好處是,自己可以隨時和隨意去拿取想吃的食物,這對於邊吃邊討論事情,可說是方便而且自在。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度過,很快的,就到了下午兩點鐘,若不離席,餐廳可要催人了。在倉促間,幾個堂兄和堂弟說,九月約期再聚,我連聲說好,卻沒留意到,下回是為何再聚?是族譜編撰有關事項?是一起返回老家觀賞大群白鷺鷥,棲息在老家屋前池塘四周樹叢中的壯觀美景?還是為了其他事情?我想,到時就知道了,我暫時還不用為這些操心吧?

耀興堂弟過來問我,是否需要他的好友送我回去?我想到他和老同學及好朋友們難得聚會,一定有說不完的話,所以我對他說,我應該可以搭哪位堂兄弟的便車下山,再搭客運車回家,所以請他代我向錦星兄致謝。

阿秋和我搭了秀連嫂的兒子紹華所開的新車下山,請他讓我們在楊梅警察局前下車,然後再往前走到客運車招呼站,滿身大汗的等了好一會兒,客運車才來。

前幾天為阿秋買了一輛摩托車(我自己不會騎摩托車),今後要到附近買菜或購物會方便些,也不用手提重物走老遠的路,不過若要到比較遠的地方,便要走路去搭車,在這酷熱的天氣裡,真的是既不方便,又很辛苦,使我最近心中老是有個念頭浮現,那就是,自己要不要買車和開車。

               (2018-08-16) 

【附記】

在這裡祝賀堂侄新婚愉快,一切順利美滿!

























Scent of a Morning

最新創作
歡聚在揚昇
2018/08/14 18:10:10 |瀏覽 660 回應 1 推薦 14 引用 0
血脈情緣
2018/08/07 17:58:33 |瀏覽 974 回應 3 推薦 18 引用 0
有妳相伴
2018/07/24 02:10:02 |瀏覽 1212 回應 0 推薦 19 引用 0
壞蛋
2018/06/17 12:16:11 |瀏覽 1252 回應 2 推薦 24 引用 0
小別
2018/06/05 15:21:36 |瀏覽 1164 回應 0 推薦 30 引用 0

精選創作
歉疚
2008/01/29 12:33:32 |瀏覽 4170 回應 5 推薦 52 引用 0
綠竹園 ~~ 化為千風
2008/01/08 09:37:40 |瀏覽 3496 回應 5 推薦 34 引用 0
一張媽媽的舊照片
2007/12/27 13:15:48 |瀏覽 3481 回應 2 推薦 42 引用 0
一串冰凍的荔枝
2007/10/15 23:15:54 |瀏覽 1897 回應 3 推薦 35 引用 0
友情篇
2006/12/09 05:07:02 |瀏覽 3107 回應 5 推薦 39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