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49
快樂捕蟹記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2017/10/02 15:20:53

快樂捕蟹記

楊遠薰

小叔  Ed 一家住在華盛頓州西北端近加拿大邊界的 Anacortes Anacortes座落在 Fidalgo 島,距北方的溫哥華與南面的西雅圖各約一小時半的車程,西面則與加拿大的維多利亞島隔著峽灣汪洋相望。

對我們來說,他們像住在天涯海角。但他們樂不思蜀,因為島上風光旖旎,處處美景,住在那裡,猶如世外桃源。

Fidalgo Island

1

九月中旬,阿加偕我去探望 Ed 一家。我們拂曉出門,先飛西雅圖,再轉搭巴士到Anacortes。抵小叔家,已近子夜。還談沒幾句,Ed即說明早他的朋友Wally要開船帶我們去捕蟹,問我去不去?

Fidalgo 島與維多利亞島之間的水域正是著名的Dungeness Crab的盛產地。Dungeness Crab有數個中文譯名,有的稱珍寶蟹,有的稱黃金蟹,也有人稱黃道蟹,還有人稱鄧金蟹或溫哥華蟹。因為蟹大、肉多又味美,素為華人所喜食,據說還冷凍運至上海,供當地的老饕享用。

看清楚蟹的小臉嗎?可憐或可愛?

多年前,我們曾帶孩子到此地玩,阿加亦隨 Ed  的朋友去捕蟹,帶回好幾隻張牙舞爪的黃金蟹,讓全家大享口福。我那回因為天冷風浪大,怕暈船,沒跟成。這回想去看個究竟,便連忙點頭。

於是隔日上午,吃了早點,我們便出發到碼頭。九點半,Wally駕著一部鮮紅色的卡車,後面拖著一艘白色的小船,準時地出現。

他與我們親切地握手寒暄後,即開車拖小船至下水處。碼頭工人熟練地操作機器,將船下降至水道裡。

然後,我們陸續登船。Wally 的小船可坐四個人。他開船,我坐另一邊,Ed與阿加坐後座。

不久,船長啟動馬達,駛出千帆點點的港灣,航向一望無際的大海。

Samish Bay

這是個美好的出海日,氣溫攝氏16度,晴空萬里,海面一片寧靜,波光瀲灩,景致令人心曠神怡。

Ed說,我與阿加是貴人,遇上風和日麗天。他昨天與Wally 到海中放捕蟹籠時,風強浪大,船身上下搖晃,情況就不是這樣子。

原來他們所謂的捕蟹就是前一天到海裡拋置捕蟹籠,內放釣餌,引蟹進籠,隔天再來取籠,看多少蟹上釣。也因此,他們昨日即乘風破浪到此海域,放了四個籠子。

他又說,根據法令,捕蟹要申請執照,每個有照的捕蟹人每回可帶五隻「合法」的螃蟹回家。他與Wally都有執照,所以運氣好的話,我們今天可帶十隻大螃蟹回家。

至於什麼是合法的蟹?就是必須是公蟹,而且蟹身要大於六吋半。若捕到母蟹或小於六吋半的蟹,得放回大海。

Anacortes的煉油廠

回頭聽Ed講話的當兒,我看見整個   Fidalgo 島已落在船後,島上兩座冒白煙的煉油廠鮮明可見,便轉頭問Wally:那可是他與 Ed退休前工作的所在?

Wally說沒錯,那正是他們公司的煉油廠。阿拉斯加的原油經輸油管送至Anacortes的煉油廠,經過提煉,公司再將石油轉送到全球各地。

        他接著說,他與 Ed 是三十多年的老朋友了。兩人在休士頓的總公司認識,後來一起在 Anacortes 的煉油廠工作,如今皆已退休,兩家親如一家人。退休後的他擁有一個農場,養幾匹馬,種幾畝葡萄,也釀些酒。

                      後來下了船,阿加對我說,Wally 好客氣,講話輕描淡寫。他其實退休前是整個煉油廠的廠長,是他聘   Ed 到煉油廠當安全部門的主管的。

     

Ed and Wally 

                   2

船行約半小時,逐漸地,我們看到海面上有紅白相間的浮標。Wally朝那浮標駛去,減慢船速,還說了聲:「水深33尺。」

我好奇地問:「茫茫大海,你們怎知昨天放的捕蟹籠在哪兒?

Ed說,這就要靠導航器與測水的深度器了。Wally 手中拿了個GPS駕駛座旁還有個測水深度儀。他每次都精確地記下每個籠放置的經緯度與水深度。此外,每個捕蟹籠與浮標都有持有者的名字,不能隨便亂拿。

正說著,船已駛近浮標。 Ed彎身,拉起繩子,看了一眼浮標,說:「沒錯,這是我們的。」

然後,他開始用力拉繩。捕蟹籠顯然有些重,但阿加不能幫忙,因為他沒有捕蟹的執照。

Carole,準備相機。 Wally吩咐道:「蟹籠拉上來是最興奮的時刻!」

說著,Ed 正好將捕蟹籠拉上船。「哇!」一見到籠裡好幾隻鐵甲長戈,四個人都欣喜地叫起來。

戴著手套的Ed隨即很有技巧地自籠裡抓出一隻舞著長爪的螃蟹。Wally 拿起一個黃色的量器,迅速往蟹身一擺,說:「Legal (合法)!」


再看一眼蟹的眼、鼻和嘴,可愛嗎?

Ed 將螃蟹往船上一個橘色的桶子丟,隨即又從籠裡抓出一隻蟹。Wally同樣量了一下,道:「太小!」

Ed便將螃蟹往海裡拋,繼續從籠裡抓出其他的蟹。如此,每隻蟹都經過檢驗,合格的三隻被留下,不合格的一隻被放生。

然後,Ed打開一個紅盒子,抓起一把生魷魚,放進長圓形的小籠,當作釣餌,再置入捕蟹籠裡,拋入大海。與此同時,Wally左手拿GPS,右手迅速在小本子上記下捕蟹籠放的位置。

Wally

Ed說,業餘捕蟹人僅能在每星期四至下星期一之間到海裡捕蟹。今天是星期六,所以Wally明後天還可再回來一次。

Wally繼續開船,駛向第二個蟹籠處。同樣地,Ed確定浮標後,開始用力拉繩。

「哇,這麼多!」待籠子被拉上船,見到裡面爬了許多隻螃蟹,眾人再度禁不住地歡呼。

這回一共捕了七隻蟹,隻隻碩大!此景難得,他們要我與阿加坐到蟹籠邊,拍照留念。

楊遠薰

七隻蟹中有六隻是合法的,橘色的桶子因此裝了八分滿的蟹,另外還有三隻放在桶子邊。Ed說,那是「後補」的。

我一時沒聽懂,也來不及問,因為Wally 的船很快地駛到第三個浮標處,Ed 又開始工作。

「後補」的黃金蟹

第三籠的成績也很不錯。一共逮到六隻,其中五隻合法,一隻放生。加起來,我們已經捕獲十五隻合法的大螃蟹了,所以無需去查看第四個捕蟹籠。

然而根據規定,我們僅能帶十隻螃蟹上岸,其餘怎麼辦?嘿,莫急,他們有妙方。

但見Ed將兩隻較小的合格蟹連同原先放在桶邊的三隻候補蟹重又放入捕蟹籠,拋進大海,「存」在海中。

如此,Wally明後天回來取籠時,至少籠裡有五隻合法的黃金蟹。若再加上尚未驗收的第四籠和今天放置的兩籠,想必亦將是個大豐收。

整桶的黃金蟹(Dungeness Crab)

由於滿載,我們開始回航,心中充滿快樂。

回程,我問Wally:「捕蟹的規矩這麼多,巡署常查巡嗎?」

「很少,」Wally說:「一年不到一次。誠實制度,哈哈!」

抵碼頭後,聽得WallyEd說:「 留兩隻給我就行,其餘你帶走。」心想他好慷慨。我原以為會平分,沒想到他要請我們每人各吃兩大隻蟹。

Ed也不多加客套,抓了兩隻蟹,放在一個小桶裡,遞給Wally,說:「我明天要去買生蠔,你要一些嗎?」

Wally想了一下說:「呀,給我一磅超小號的。」

我們三人向他道謝,隨即興奮地拎著滿滿的一桶活蟹,鑽進車裡。一坐上車,Ed馬上打電話給在家裡的Ming,說:「我們有八隻蟹,趕快燒鍋水。」

的確,我們都像孩子般地興奮,迫不及待地想要立刻烹蟹, 大快朵頤。

3

回到家,我們拎著重甸甸的蟹進廚房時,發現爐上的蒸鍋已冒著熱氣,餐桌上亦擺著齊整的餐具。Ming 還準備了鮮美的沙拉與金黃的玉米,顯然一切就緒,只待東風

這時,我們見識到Ed 的厲害招術!但見他戴起手套,拿起刀把,就著水槽,如手術醫師般精準又分秒不浪費地處理一隻隻的活蟹。其動作之例落,令人折服。

不到十分鐘,他已處理清洗所有的螃蟹,將之送入鍋中烹蒸。

已處理、清洗好的黃金蟹

僅十五分鐘後,四人已圍坐在餐桌前,大啖兩大盤堆疊得高高的黃金蟹,正是所謂捕蟹樂,吃蟹更樂!

古人吃蟹前,得吟詩賦詞、舞文弄墨一番,如吟「江上秋高蟹正肥」或「鐵甲長戈氣勢雄」之類的。我們務實,一逕剝蟹、吃蟹,享受珍味。

「趁鮮,趕快吃!」EdMing一再說:「這是你們到海裡捕來的,多吃些。」

台灣人吃蟹,喜佐以油飯。老美吃蟹,則習以玉米當佐食。

我捕蟹沒經驗,殺蟹亦無方,但剝蟹、吃蟹還在行,因為我們馬里蘭州亦產蟹。巴爾的摩(Baltimore)稍南的Chesapeake海灣盛產一種體型較小的藍蟹 (Blue Crab),肉細緻鮮美,價格亦合理,我們三不五時會去買來吃。

馬里蘭的老美吃蟹論打計,不少人動輒吃上半打。他們手持一支小木槌,「咚,咚,咚!」地敲打著蟹腿,一邊剝蟹、啖蟹,一邊喝啤酒,一餐下來,確實酒足蟹飽。

美味的黃金蟹

我沒老美的本事,只要吃兩隻藍蟹,便覺得飽。這回在Ed家,發現黃金蟹比藍蟹足足大兩倍有餘。

無論黃金蟹或藍蟹,只要飽滿,蟹肉厚實,就是一級棒的美食。不管清蒸後沾薑汁醬醋,或烹蒸時摻點西式的Old Bay 作料,都讓人吃了口齒留香。

就這樣,當天中午,四人埋頭苦幹。每人大概吃完一整隻蟹,便陸續喊停。

晚上, EdMing要吃我們從華府帶來的台灣肉粽。他們說,這種罕有的家鄉美食才是珍品。但也可能是他們好意要把其餘的蟹都讓給我們。我與阿加因此繼續吃蟹。兩人分食了一隻半,佐以一些小菜,便已心滿意足。

Ed  Ming   攝於   Fidalgo Island

隔天,Ed帶我們沿著彎延的海岸爬山,既欣賞當地迷人的風光,也趁機消耗一些熱能。午後,我們就近在小鎮的一家館子用餐,再到海邊的漁家買剛挖出殼的生蠔,然後打道回府。

當晚,Ed以高溫烤出一大盤香噴噴熱騰騰的鮮蠔。除了品蠔,我們繼續吃蟹,目標在把所有的蟹都吃完,但結果未竟全功。因為已經飽腹,再將如此美食硬塞下肚,實在暴殄天物,所以最後還是留了一整隻蟹在Ming 的冰箱裡。

Anacortes「超小號」的蚵仔其實相當大

第二天清早,我們告別EdMing ,轉往阿拉斯加旅行。一星期後,返抵達溫哥華,與施興國伉儷、潘立中伉儷等幾個朋友聚餐。

席間,他們提起黃金蟹,說價格奇昂,一磅叫價四、五十塊加幣。

「這麼貴!」我一聽,差點失聲叫出來。加幣與美金不相上下,我們馬里蘭的藍蟹一磅通常賣四塊美金,怎地溫哥華蟹貴了十倍以上?

「是純蟹肉嗎?」我問。

「不,連殼一起秤。」純如說:「一盤兩隻蟹,要百元以上。」

「這麼貴,還有人吃?」我這土包子傻愣愣地問。

「有啊,吃派頭啊!」他們說:「越貴越有人吃,據說在上海還更貴。」

我就此噤聲,因為不好意思說照這市價,我們在Anacortes豈不將好幾百塊美金的蟹肉都吃下肚?

好吃喔!

      自溫哥華歸來,下載一些旅遊的照片,看到一隻隻舞著長爪的鐵甲長戈,想起一起出海的喜悅、捕到螃蟹的興奮、與小叔夫婦相處的融洽、以及在他們家大啖珍味的情景,覺得十分溫馨,因此寫下此遊記,以供日後回憶。(End)

 飽滿的黃金蟹肉

許學加、楊遠薰合影於Anacortes碼頭

最新創作
快樂捕蟹記
2017/10/02 15:20:53 |瀏覽 1129 回應 1 推薦 4 引用 0
化作春泥更護花
2017/05/30 07:51:18 |瀏覽 1016 回應 1 推薦 3 引用 0
吾家的奧斯卡
2017/05/29 10:21:05 |瀏覽 829 回應 0 推薦 2 引用 0
福克蘭島紀行
2017/04/26 01:05:57 |瀏覽 1199 回應 1 推薦 5 引用 0
航向世界終點
2017/04/21 03:02:11 |瀏覽 1112 回應 0 推薦 5 引用 0

精選創作
羅丹的雕塑與故事
2016/12/03 21:48:05 |瀏覽 2766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