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Bhutan 之旅
2012/03/21 05:14:01瀏覽2004|回應6|推薦116

不丹遊記,

     今年二月因上師圓寂而有緣能去不丹,心中很激動,但也知道那是上師之One of Teachings和佛菩薩給予的殊勝加持,至今回到加洲已一個多月了,卻仍被平和快樂的法喜充滿著,心似乎仍倘徉在那幸福的國度中,每當看到不丹照的相片便浮現起那近十天地無憂無煩、彷彿總能觀照自我和當下時空靜止地的感覺,當下也大致明白了去的因緣..

 

     去不丹需要簽証,美國与不丹沒有邦交故僅能由指定的旅行社辦理,我在2-26號早上抵達BKK,由於是27號的班機,剩餘時間還多,便自己搭捷運到曼谷市區閒逛,原看地圖想去朝拜臥佛的,但三輪司機告知五點以後寺廟才開放給民眾參觀,只好在泰國著名的商場MBK (Ma Boon Krong)隨便逛逛,

 

     MBK 7樓的Food Ceter 堪稱是曼谷市中心最大,食物種類最多的美食街,而泰國菜以色香味聞名,特色是酸、辣,並且充份運用各式各樣重口味地配料,如蒜頭、辣椒、酸柑、魚露、蝦醬之類的調味品,幾乎每桌都看到可一鍋酸溜溜、火辣辣的泰式佳肴。我是第一次到泰國,當然也試吃了些泰式餐點,每盤份量都不大,其招牌菜有冬陰功(酸辣海鮮湯)、椰汁嫩雞湯、咖喱魚餅、綠咖喱雞肉、芒果香飯等,但對不習慣奇酸異辣者而言,在地泰餐也會讓人有「那味兒~不知從何說起」地感覺,走了一天爬到了七樓也有開放式的泰式按摩,那人可是滿滿的,應該不錯,便也興沖沖地排隊等待。

 

     常聽人說,如果來泰國沒有體驗泰式按摩,會是遺憾,其原因無他,一是走幾小時路且又揹著背包,腿腳都吃不消,二是曼谷按摩的價格實在很划算,做一小時的泰式按摩僅折合美金$13.5左右,還可以藉此躺著休息一下,我做了腳部按摩,感覺很好,精神也都回復了!

 

     在泰國逛了一天,又都是搭乘地鐵,可以感受到佛陀教育下,人們心中自發地友善和誠懇,多數人舉止文雅,且彬彬有禮,他們遇到任何人,都會含笑,並舉手合什,讓佛子有回家般親切地感覺。而在國際上也享有「禮儀之邦,微笑國土」之稱。

 

27日一早便到不丹航空公司櫃台Druk Air (6:50AM飛機,也是唯一飛不丹的航空公司),結果在Check in時發現我的入境簽証竟然是28號的,請教服務員半天也沒有解決的辦法,只好問能否改搭28號班机,但被告知28曰班機也是全滿,僅能試做後補了,當時已知事情嚴重性了,便打躬作揖,拜託保留一位置後才離開,剛好知道出境大廳前便有一尊存有佛舍利子的佛像,我便站在佛像前做虔誠的祈禱,希望一切順利。

笫二天清晨二點多便起床了,從旅店坐出租車到機場,沿途司機用最誠懇的態度告訴我泰國國王有多麼愛民如子、樂善好施,多麼多麼地好,而心中彷彿遇到了知音,看他幸福洋溢的表情,也為之激動了起來,因我們中華民國也有一位清廉愛民的馬英久總統啊!

事後也知道,有人在泰國住民宿,當付住宿費屋主找錢後,便想把錢收入錢包,而屋主突然伸手將其手中錢又拿了回去。那人一驚,愕然望向屋主。只見屋主將紙幣上帶有國王頭像的一面朝上,一張張地仔細整理好,才再雙手遞出。並告知,這是為了表示對國王的尊敬,不僅想到目前台灣式的民主心中不僅感到汗顏。

三點半便早早到了出境大廳,先到佛前禮拜,然後在櫃台前排隊,結果看到一群大包小包地生意人,早我之前已在櫃台前後補了,心中不免緊張起來,櫃台口氣很直接,今天人實在太多後補希望看是不大的,要我在所有乘客辦完登機手續後再看看,並勸我是能否改搭29號的班機,我心中雖也忐忑,但已在佛前祈禱了,僅能安心地一切隨順,隨即到佛前再次祈禱,「如他人有更重要及可利益眾生之事,我願隨喜再遲一天搭乘」,隨著時間流逝Check in旅客漸而稀少,此時可見有十幾二十後補旅客在欄杆後四散站著,為了讓櫃台人員掌握我的行蹤,便也直挺站在欄杆後的座椅區,且剛好面對著櫃台,只要票務人員抬頭,便一定知道我的存在,終於沒有人Check In了,隨即有位櫃台男士主管朝我筆直走來,我趕忙迎了前去,但他說太多人後補,建議我再延一天,我告知我是第一次到不丹,行程已訂且遲了一天,能否通融?

經過幾分鐘誠懇拜託,他態度突然180反轉,在毫無預警下說了句: 跟我來辦登機吧!

聽到這句話,真感到天雨曼華般激動與高興,腦海一片空白中,法喜充滿,這一切都是上師的加持呀!

在飛機上冗奮的心情難以平復一些睡意也沒有,飛機不大,許多來自台灣及美國的弟子也都認識,故清楚知道我是唯一的後補旅客,當飛機穿破雲層,那高低落差千多公尺的縱谷出現眼前,「嵌」在絕壁上白色的房子錯落於山坡上,谷底是彩色拼布般的梯田,層層綿延,那另人嚮住的佛國不丹(Bhutan)終於到了!

不丹機場(Paro Airport)很小,也是不丹境內僅有的一座機場。可一些兒也不擠,因為除了不丹皇家航空 (國營) 飛行外,其它國家客機沒特准是不可入境的,故買機票時也完全不用比價的!

入境時所有外國訪客都必需要在海關辦理加簽,手續費$100(屬一般性觀光) $20(是屬於官員或上師們的私人邀請),入境室很小為不丹傳統式樣建築,牆上掛著一百多年來的五位國王的相片,還有一家免稅商店,因一天僅有幾班飛機故海關人員都很輕鬆 (國外訪客人數限制為200人每天)

剛從入境室出來便有人走過來探問我名字, 真巧所要接的人正是我,仁千舉止斯文, 語調很禮貌, 身上穿的是幗(Gol),从Paro機場出來,便直接驅車前往上師安厝之地, 法會是全天的, 方便各地弟子不同時間前來參与, 當天也見到來參加的不丹國王及皇后, 晩上是住在上師的弟子喇嘛尼古拉仁波切的家。

笫二天一早起來, 司機們已在等待, 吃完師毌準備豐盛西式及不丹傳統的早餐後,便搭乘二輛車子,目的地是到不丹國家最神聖的佛敎聖地,虎穴寺 (Tiger Nest ) orTaktshang Goemba Monastery塔桑佛學院 ),  (佛學院是由宗薩仁波切管理), 早被譽為世界十大超級寺廟之一。

虎穴寺坐落在Paro山谷3000英尺高的懸崖壁上, 位置非常險要,從遠看,簡直就像黏附在懸崖峭壁上, 西元747年時,Taktsang因有羣魔作祟,並啖食了許多當地生靈,蓮師以神通之力,化現憤怒身,騎在一火紅的空行母老虎的背上,從Bumthang降臨此處,並在此處的一個洞穴內禪修三個月,教化了Paro山谷,使之轉化為佛化之地。

( 蓮師是以憤怒身-金剛多羅(Dorje Droloe)的形象,降服了危害當地的八大魔類。此乃Taktsang(「虎穴」或「虎窩」)之由來)。

行車到山脚下, 仰望在青山綠林中聳立的巍巍古寺, 内心敬仰油然而生, 先做了大禮拜並許下菩提心願,上山時大夥決定走路, 途中雖有許多捷徑,但坡度很陡, 一般人上山需要3小時以上 (下山1.5小時) , 而平常没有運动或是年紀較大之人,爬山就不是件簡單之事了, 但山脚下也有馬兒出租,可到達2/3, 也有賣樹枝做成的柱扙, 而陪行的司機們也從車中拿了幾根預備好的柱扙也許是自用吧, 我們便开始上山了。

开始的半小時雖也累喘氣噓, 但勉強還可應付, 再下去便是走走停停,走、停停停,那心臓辛苦至極,身上的背包重若千鈞,還不到半山坡,心中佛號早逝,腦袋不自己地盤算,還有多久,還要多久才能到達神聖的虎穴寺啊?

我已落後團隊一段路了,司機先生跟在後面,一直要幫我拿背包,其實早看到他背了另一女隊友地包了,心中不忍咬牙持續著,結果變成每走幾歩便得喘著休息,而司機先生總在我的身後黙黙地等著,我不好意思,要讓他先走,他也不聽,卻又遞過來他手上的柱扙,我實在不能再逞強了,只好接過他的手杖,終於爬到了一半,有地方休息一下,而隊友們早已興高彩烈的坐在那享受陽光和俯覧山下美麗田野風光,看到我,大夥為之歡呼也遞上茶水幫我打氣,雖無法控制剛爬上來所現的疲憊,心中仍不由得高興,臉上也擠出了笑容。

 

而喇嘛和司機們此時更從背包中取出了許多水果和一些餅干分給大家,讓每人心中都非常感動,因為大夥體力都透支了,而背了許久地這些食物愈發顯得彌足地珍貴。

休息了會,再継續上山,走停走停沒多久,又喘的不得了,兩腳已開始軟弱不堪,司機先生這時又拉我的背包,示意要幫我背著,我已舉歩為艱,實在不行了便在感激聲中放下了又有水丶又有夾克和一些雜物地笨重背包..

一路行來,身上的汗溼了又干,體內氣血也加速循環了數遍,當壓力一輕,妄念未起時,便有點空靈之感,居高臨下,看巴羅山谷上空的藍天白雲、山下無染地村莊,和周遭一片翠綠,穿過美麗的松樹林,五彩經幡祈福咒語,高綁在長滿青苔之樹林間與風共揚,內心地寧靜無由自生,佛號自起,願眾生皆得此靜此景。

終於要到了虎穴寺,小徑四周的柏樹都有幾十米高,上面垂著一綹綹苔蘚。在山門前飛掛著一道高聳天際地瀑布,水如練,飛洩而下,迎風中形成瀰漫地水霧,流水漫過級級巖石,注入一口深潭,然後落入下方幾百米深的山坳。在松林丶羣山丶霧氣和隆隆水聲的洗滌中,宛若進入仙境,內心一片詳和無所掛礙,法喜中向自性再許心願。

進虎穴寺前要先存放所有手提行李及背包相機,而虎穴寺是蓮師殊勝遺跡之所在,有七處殿堂都不是很大,完全依山形巖石走勢不规则地修建,氣勢險要非常宏偉。

但因我的延遲進入虎穴寺三十分鐘後便是僧侶中午一到兩點的午休時間,所有人都請出了寺外,而與我們隨行的一位喇嘛,反突然告知,我們已得到許可留下継讀參覌,大夥心中無比興奮高興,還在蓮師的怒形化身------多吉卓洛,和一尊曾開口說話的蓮花生大師佛像前,做了簡單的薈供也獻了哈達 ( 開口蓮師當時是在普納卡宗建造,完成時,蓮師像突然開口說話,告知他不屬於普納卡,應該把他送到虎穴寺,而當年虎穴寺曾遭遇一場大火、寺廟付之一炬時,唯獨這尊佛像被完好的保存下來了,故極為神聖 )

在那參訪時間,寺內喇嘛更熱心地帶我們到幾處原已不開放的聖硛,其中一處便是蓮師閉關的洞穴,告訴我們許多不同地蓮師示現,在聖地清淨磁場下,每人瞼上都不由發出由衷的信心,感激佛菩薩遍法界一切處地加持,感激有更多時間禮敬供養迴向十法界。

參訪完,便到廟旁燃燈供佛,然後開始下山,剛過了瀑布,喇嘛指著旁邊一巌塊有劽開小洞説,有傳統說法,如果能從小洞鑽過去,便可洗淨此生罪障,大夥看著小洞,很懷疑那洞是否太小,喇嘛二話不說便示範地鑽了過去。

於是大夥一位一位依身材次序也陸續鑽了過去,而我本不想用我近200lbs的身材獻醜,但在次胖的師兄也順利鑽入後,我只好提起勇氣鑽入,因深信喇嘛所言,在進入後,身心頓畤有如釋重負之感,在放鬆地空靈中,即刻將自我供養一切眾生,出洞後大夥也鼓掌道賀,心中正感高興時,突聽同修大叫,看啊!看啊!天上降下了什麼!

此時仰首天上,見高空中漫天灑下無數細小花狀白色地小碎片,落在山谷四周,有些兒在陽光反射下閃爍晶瑩,有些隨著山風在山谷空中上下前後左右旋舞,有些兒落到了地上又消失無蹤,這夢幻般的美麗景緻一直持續了五分鐘左右,起初大夥看著看著,紛紛猜測,那會是什麼呀? 腦中突閃過早上看維摩結經時天女散花地一幕,有人猜說會不會是雪花吧,但喇嘛立在陽光下說這種天氣應不會吧,於是大夥中有人伸手接住了一片,而在手中立即變成了水漬,此時我仰望高空見到天上確是有一片灰雲,但大夥心中仍無比激動,並各自做了供養。

下山的路容昜多了,而半途中有一間餐廳,原來仁波切早已幫忙預約好的,但沒想到整個行程擔擱了幾個小時,大夥進去時都下午三點多了,餐廳內一位客人也沒有,感激工作人員並沒有收拾離開,而是等了我們近兩個小時,餐廳是依山腰而建,全部是木料和當地的原始樹材,並開了許多窗子,可眺望整體林景,非常雅緻古樸,也讓餐廳森林融成了一體。

遊客的餐館多數以自助餐形式提供食物,總有6-8樣菜肴供選擇,葷菜主要是牛肉、野豬肉及很少量魚肉(不丹人不吃當天宰殺的肉,也不太吃魚,尤其是有頭有尾的小魚們 - 因不殺生故不釣魚,屠夫職業皆為尼泊爾或印度人),而蔬菜皆是有機及採用新鮮原料制作的,一般有卷心白、豆角、胡蘿蔔、木耳、辣椒等,米飯是白米和紅米兩種,其吃法類似於西餐,每人用一盤來盛自已所需。

不丹食物是非常辣的,常見代表性的特色国菜,便是奶酪煮辣椒,或辣椒煮蔬菜,而且還喜歡將不切碎的生辣椒涼拌,直接當沙拉吃(本地人其實不太吃生菜) ,不丹還有一很平常的菜叫不丹菜,就是一個大雜燴,裏面有牛肉、羊肉、豬肉,還有奶酪,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辣椒。其做法就是將辣椒用油炸一下,然後用水煮,之後再放入一些香料,最後將牛肉、羊肉、豬肉之類的東西在裏面涮一下就可以吃了。另外餃子(饃饃) ,玉米餅,熱奶茶,酥油茶等也是很普遍地日常食物。

飯後休息過了,下山更容昜了,到山腳下,上車前我們好心的將柱杖還給了山腳小販,而事後才想起,其中幾只根本是司機及喇嘛為我們準備所帶,而非他們要自用,結果也送人了,對他們各處週到貼心,歷歷感到佛法薰陶下,人性平實溫韾而偉大。

回到住處前,先到商店看一些佛具,及想買正式的不丹傳統禮服,在次曰荼毗法會上用,同行的師兄竟在商店中買到了一塊稀有地石片,開價$500美元,我擔心他被騙了,問他是否知道他在做什麼,他悄悄地告知,他知道這殊勝地因縁是上師滿他心願地加持,因他來時巳翻閲過了許多資料,也問過許多商店了,而這家全是誤打誤撞地巧合,我仔細地端詳也看不出什麼,只是質地有些像天珠吧!

法會在清晨開始,故凌晨兩點左右便乘車前往法會,上山時已見沿路有成千上萬扶老攜幼的佛弟子們,亦步亦趨跟著長長的隊伍緩緩前行,上師是龍千巴(藏傳佛敎寧瑪派祖師)尊者的轉世生前便是紅敎寧瑪派公認的大圓滿成就者,是由三世敦珠法王主法,大兒子是宗薩仁波切,二兒子是葛拉多傑仁波切,而不丹皇室多位成員也泣臨參加,法座在萬人唱誦喇嘛千諾(憶念上師地) 莊嚴聲中,緩緩為弟子們抬出,上師身其時已縮小到三英尺左右,在晨光來臨時開始舉火,熊熊大火一直燒了整天,但因溫度過高,幾天內不會取出舍利 (因簽證到期,在我離開的笫二天,舍利骨灰才會取出),其中有留下參與的師兄,特別來電告知,上師的天靈骨是完整地一塊舍利,並將奉厝於 NY - Delhi

法會結束的笫二天一清早便起床了,因為尼古垃仁诐切很不容昜地幫我們約好,要去見宗薩仁波切,女生都穿上了不丹很美的Kira禮服,男生是披上僧服,一路閒聊,談到大陸同門師妹年齡時,才知她仍單身,並早已到了适婚之齡,家中給予很大地壓力,嚴重困擾著她,但由於自身條件很好又要求是佛敎徒,故很少有機會,大夥便七嘴八舌地熱心起來

不久到了宗薩仁波切所住之地,才一清早,已有許多人在排隊等侯,因尼古垃仁诐切之故,我們很快便拜見了宗薩仁波切,仁波切做了幾分鐘地開釋,故意玩笑說道,尼古垃仁诐切總是帶人在他最忙時來看他,也不知他又不是動物園動物,有什麼好看的,然後又要合照什麼的..  但當說到尼古垃仁诐切過去是二世敦珠法王最好的侍者之一,也是一位好上師之時,七十餘歲地尼古垃仁诐切眼淚奪眶而出,事後仁波切告知,宗薩仁波切也是他的上師,我們皆為仁波切對上師地信心感到由衷贊嘆,當宗薩仁波切講完離去,才走了幾步時,突回頭用手指著大陸師妹,半開玩笑說,我會幫妳介紹男朋友的,還同時環顧了週遭同行之人並說了句: mm,這幾位都不行地!惹的大夥轟然而笑 .... (有當時相片為証-above)

恭送了宗薩仁波切離開,我們也上車継續前往不遠處旅舘,拜見三世敦珠法王,法王住的旅舘,是很傳統地不丹式樣,彫龍畫棟美不勝收,我們才在樓下等了會兒,很巧又見到宗薩仁波切從樓上下來,並俏皮的與我們打了個招呼,終於,法王侍者下樓來,引我們到樓上継續等待,卻很巧第一次見到了心儀多年的秋竹仁波切 (很喜歡看其弟子所記其言行及秋瘋語錄”) ,故知道秋竹仁波切敎法非常不一樣,非常不傳統,趕忙上前行禮獻哈達。

秋瘋語錄有幾句話如下:『這樣悲哀感動的語錄是秋竹瘋子想念上師,心情好,有點感傷時,念頭的一部分予以寫下。不是經論巖藏,只是執著妄念的顯現,誰不滿意無所謂,有人相信的話,也可能有結果。甚稀奇的心情,大快樂的覺性,在秋竹瘋子的心中滿溢而流出。』(節錄自秋瘋夜語)

當法王有空時,侍者便招呼我們進去,法王是在青海轉世,(上師親自給予轉世認証),故可用中文與我們直接對談並開示佛法,當聽到法王無礙地中文,也體認到,中國十三億地同胞,將能直接無礙地聽到珍貴佛法了,眼眶不禁一溼,眼涙便流了下來,贊嘆之餘,心中也想到上師地離開,而NY -  Delhi 仍有我們這許多弟子,法王卻一次也沒去過,念頭才起,法王便同時開示說他仍在接受嚴格的敎授,恰都仁波切是他的上師,沒有上師同意那兒也不淮去的!例如這次參加荼毗大典還是接到了宗薩仁波切及葛垃多傑仁波切二位的邀請函,請示了恰都仁波切,得了批淮,才能夠來,並且要快快回去。。。。

還是搭乘二輛車子翻山越嶺加上一段高速路,在進城前還看到了唯一的一間百貨公司(內有扶梯及電梯) ,然後到了不丹王國首都 Thimphu,廷布是建在一條深邃、肥沃的峽谷中,地處喜馬拉雅山南麓,旺河從城市穿過,城市海拔2500多米。雖然是首都但也僅有7萬居民,有一條街穿越全城,兩邊有商店,政府部門,和公司行號及餐廳,但這兒沒有任何交通號誌,只有繁忙時會有警察站在那,彷佛是臺灣的一個鄉,這裏空氣清新,街道整潔,民風古樸,而幾年前政府也曾於此試裝過全國唯一地一支紅綠燈,但人民普遍反應不佳,覺得被信號工具指揮,沒有人情味,政府只得拆除。

我們首先到不丹非常著名地標 - 國家紀念佛塔(Stupa)參觀 (建於1974),當初這座佛塔是不丹三世國王晉美•多吉•旺楚克陛下(現代不丹之父)及皇后,為了世界和平和記念性等設想,而委請二世敦珠法王建造,但法王告知國王,能完成此任務的最佳人選便是聽烈諾布仁波切 (也是法王的大兒子-我們的上師),那時許多人聽道了都跌破眼鏡,因為上師在年靑時所現為一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形像,在嚴謹的敎法及儀規中,特別顯的格格不入,而當佛塔完成時,上師有一本書來介紹佛塔建築嚴謹細節,表法意涵,和每一如法的格局,當時震驚了整個敎派,曾有上師贊嘆,除了一代宗師又有誰能寫出如此深奧如法地經典書籍,目前上師英文版的佛法經典已有多本,由弟子(美國香巴拉出版社)發行。

到了佛塔已是中午,工作人員正要離開午休一小時,但看到我們後便開鎖讓我們進入參觀,希望要隨意供養點費用,我們在每一層都繞佛和頂禮諸佛,也瞻仰了彫刻精美無比的大小佛像,最後爬到塔頂眺望整個廷布首都風光,下塔後便在塔外繞佛,廷布人基本上早晚都來佛塔順時鐘繞佛三圈,然後才去上班或下班。

大門入囗前涼亭是綠度母的雕像,有似曾相識之感,感覺非常親切左邊為蠻大的轉經輪,往往要用力才轉得動。許多老人家自備椅子、座墊,口中唸誦心咒,一遍一遍地轉動經輪,也有媽媽背著小孩轉著經輪,而小孩在媽媽的背上,小手亦然,跟著轉經輪,想想,如果不是眾生業力深重,佛法實應更普及於世,更應從小薫修啊!

接著,又趨車前行,瞻仰即將成為廷布另一新地標的釋伽牟尼銅像,此位於山頂的大佛像,底座建築裝修尚未完工,但佛身非常莊嚴,讓人無比震憾,在佛前大夥做了簡短的薈供並唱誦喇嘛千諾,在不丹的整個行程,環璄是正面的,多數人心也是正面利他的,自心很容昜在上師加持下,與法界凊淨自性相應,許多菩提心願,由心自生,這種功課如人飲水自知,而顯現於外,便是整個行程中,毎人面上煥發的笑容,在佛號聲聲中,有師兄的相機也補捉到佛手産生的七彩美麗霞光。

從大佛像底座平臺可以俯瞰廷布市景,同樣,在廷布市區也幾乎都能看到這個大佛像,大佛上部高約42.5 呎,下部的建築高約60 呎,這裡也是觀賞夕陽最佳地點,聽說是由新加坡出資,但可見到中文書寫的大陸工程隊名稱,佛敎是華人最普遍地信仰,華人的樂天知命,樂善好施,於世界各地都有突出的表現,如是的培福,相信佛敎在華人中將生生不息,而華人在世界各地亦將生生不息。

(中國雖是無神論地國家,但在中國政府有意的開放下,近幾年佛敎已是跳躍般成長,而這笫一批佛敎信眾者的素質也非常高,因這些人都是過去生中地老修行,才會義無返顧地率先聚眾集會。)

(我一直很關心佛敎在中國地發展,也向上師許下心願,便是想看中國佛敎發展地可能及中國要如何拓展佛敎,2008年因緣成熟,便動身去了大陸並待了幾年,內心感覺是非常地圓滿,其中我參加了佛法讀書學習班,親眼看見許多同班學員是60~80幾歲地老年人,大學生,公務員,而每年佛法的考試也都能有很好地成績,甚且在一二年中便有多人到五明佛學院深造或出家)

而說起在茫茫人海中能找到微乎其微地佛法學習班,也真是上師加持,到北京工作幾個月後開始熟悉了北京,心中便想找較容昜發現地四書五經讀書會,結果有一天有人在淨心園請朋友吃齋飯,我送他去了,但地址是在住家院內,故根本找不到,當時問了路人,沒想到那人也是去淨心園,並且給了一張四書五經讀書會的傳單,朋友拿回來給我看,當下便決定參加笫二天一點半的課,第二天一點便到了淨心園,給服務生看傳單,問上課是在那一房間,服務生被我們問的愣在那,全不知所云,我便去電問上課地點,結果才知,當天課是在很遠地西三環,而一點半已到了,便干脆坐下來吃飯算了,才剛上菜有一服務生突然過來問我們是否要到樓上,有人在樓上上課呢,我心中一震,便馬上上去了,一開門 . . . . . .

 

那天在去Thimphu(不丹首都)路上,聊到師妹年齡時,才知她仍單身,並早已到了适婚之齡,於是大夥便七嘴八舌地熱心起來,沒想到第二天,初次拜見了宗薩仁波切,在仁波切離去時,突如其然半開玩笑說,我會幫妳介紹男朋友的,同時環顧週遭同行之人後,還說了句: mm,這幾位都不行地!惹的大夥轟然而笑 .... (有當時相片為証-above)

 

 

 何謂條件 菩提心:

有發心: 於正見正念正思惟中之行者

有願心:  念念利他不畏苦難利眾之心

有願行: 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

 

 

 

Lama Dance

 

 

 

人世界罕見也是最美的 Dakini Dance  (空行天女身著天衣 供養之舞)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oozworld&aid=6240562

 回應文章

傅麗卿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與不丹擦身而過
2012/04/11 18:26
一九九零年代,不丹國王曾邀請十位佛教人士到不丹訪問,當年我的孩子還小,加上整團美國僅我一人受邀,我有點膽怯打了退堂鼓,機緣一逝,就沒因緣再去,拜讀大作,加上壯麗的相片,企盼您把此行感想寫下來,分享慧訊讀友。謝謝您並祝吉祥如意。 驛涵合十
了客(zoozworld) 於 2012-04-12 14:59 回覆:

Yes, I will.

Thanks.. !

 


黃淑文(桂花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文
2012/04/06 14:25

謝謝妳來,連三篇的回應

我看到了。謝謝你。^^

了客(zoozworld) 於 2012-04-07 12:38 回覆:
很榮幸,妳的文章有很正面的意義..Thanks !

medov醫生(我愛中華民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問好
2012/03/30 16:29

請看guest留言簿


medov醫生(我愛中華民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祝福
2012/03/30 13:56

我曾與宗薩仁波切的祖父敦珠法王結緣,江西姑娘慧根深厚應該很快會找到對象。 

了客(zoozworld) 於 2012-03-30 14:43 回覆:
老敦珠法王與蓮師無別,很羡慕妳!

了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轉帖]宗薩仁波切對我的啟示講談 / 史嘉章 3-8-2006
2012/03/30 05:32

     一位台大學生介紹我去聽一位年輕而很具銳利禪機的師父演講。那時的我,只喜歡灌頂,不喜歡聽演講。因此我猶豫了一下,但他一直推薦,所以我就去試聽看看。當時的講題是「相對真理與絕對真理」,在耕莘文教院共講五天。我原本想,至少去個一天給一點面子就算了。結果聽了以後,哇!就覺得這個年輕仁波切,這麼英俊斯文,講話這麼銳利,不但有道理,而且你要問任何問題,答案「啪」一下馬上就出來了,並且是一針見血。此時,我就被宗薩欽哲仁波切給震懾住了。心想我如果要學宗教哲學的話,一定要跟他學,不做第二人想。

 當時我只想視他為哲學上的老師,因為看他很會辯論且講得頭頭是道,但修行來講,我認為這個人太年輕了,而且經常不在台灣,好像不可能是我的上師;最主要是我內心覺得我反應不夠銳利,很容易被他修理,不夠資格做他的學生。當時仁波切二十幾歲,我覺得很棒,比我大一點的人,居然講話這麼睿智。你問問題時,他一語就點破你心裡要講的話,甚至是直接反問潛藏在問題背後的動機。所以對他是有點怕,怕被他一眼看穿;而若想學哲學,跟他就沒錯了。那時仁波切說將會去不丹閉關半年後再來台灣,結果那一隔就四年;對此我有深刻的印象,因為之後那五天的演講我每天都出席,但後來想再聽他的演講,一隔就是四年。

 四年後,仁波切在圓山大飯店給教授,當時有一群台大學生,在我上廁所的時候,已經得到仁波切傳授的皈依了。我聽他們講,皈依的方式就是握手。我非常失望,竟然沒能皈依;失去那麼好的機會,竟然只是為了上廁所。聽他們說,仁波切當時開示皈依的意義,只講了一句話即「你所皈依的目的就是藉由我認識你自己。」多麼震撼的一句話,沒有任何儀式,就只講了這一句話。不過還好,當我要下樓的時候,仁波切剛好跟我同一班電梯。我就說:「我可以跟你握手嗎?」他就把手伸出來,酷酷的表情,但柔軟的手卻溫暖我的心。

 其次,談到當兵。我覺得當兵是人生裡面最浪費時間的事,一直想問:「該不該找理由不用當兵?」就在我快要當兵、仁波切要上飛機的前一刻,我問仁波切,我到底該不該當兵。他回問我:「你想學佛法嗎?」我回答:「想」「你知道四加行嗎?」「知道」「當兵連四加行的前行都還不算。」就是說,當兵只不過是類似四加行的前行而已,如果連這個都不去做的話,那你又如何修四加行。那時候我覺得很慚愧,連受一點點苦我都要逃避,於是我就乖乖的去當兵。我後來當了文書,專門幫輔導長整理資料,所有的新兵都認為那是個好差事。而當我也覺得如此時,不幸的日子就來了。因為有人密告所長貪污,所以要查出是誰去密告的,而我就被懷疑是那位密告者。接著他們開始不斷整我,讓我甚至到要睡覺了,心裡還在想明天會被怎麼整。有一天晚上,他們看我看得特別緊,把我操到手都抬不起來,連上床都沒辦法,下床也沒力氣,根本蹲不下來。我當時就發誓:「我不知道我以前怎樣,但從今以後,我絕對不誣賴任何一個人,只要有一點點的理由證明他不是做這件事的人,我就不誣賴他。」突然間就覺得心裡好受點,感覺自己不再那麼記恨,比較釋懷。後來很快地就查出是一位剛退伍的人告密的。我雖然洗清了冤曲,他們對於整我的事也從未說過一聲抱歉,但我欣然接受這樣的不公平待遇,心想大概我過去曾做這樣的事,現今體驗過去別人所經歷過的感受罷了。還好事情很快水落石出,並未讓我難受太久。

 後來我當兵回來教了一個班(國中老師),我有點宗教狂熱,上課第一件事就是要學生背誦「文殊菩薩讚」(吉祥最勝智德讚)而不是起立、敬禮,背誦完才開始上課。這只限於那個班,因為該班學生幾乎都見過仁波切,而且有些同學非常特別,心地非常善良。有一回,仁波切住在福華飯店,當晚要離台,通常那晚會有很多人去見他,非常的忙。他們班有個學生一直說要見仁波切。仁波切說:「沒有必要的話,不用來。」可是他又一直哭,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我就打電話給仁波切,仁波切回答:「來一下就走。」然後他去見了仁波切。我本想用破英文翻譯,可是仁波切只說道:「不管你相不相信,你什麼都不用講,我都已知道,你今天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回去後好好睡覺。」我也嚇了一跳,仁波切問他:「你相信嗎?」學生回答:「我相信」。然後他回家睡覺,夢到他過世的父親跟他說,他要投胎了,要他多唸六字大明咒和心經迴向給他。原來他想問的,就是他未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對此事他一直耿耿於懷。後來這位同學,再次見到仁波切都會感動到哭



medov醫生(我愛中華民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請教
2012/03/29 16:26

CNET Asia女孩是北京人?還是台灣人?

Dzongsar Khyentse Rinpoche加持應該不難找到對象

了客(zoozworld) 於 2012-03-30 05:24 回覆:

這大女孩家在蘆山山上,北京工作,但因累世佛法的薰習,心地清純少染,為人親切爽朗大方,相處時讓人有如沐春風之感,在不丹的日子中常因佛法見地透徹,讓人內心不由為之囋嘆

有緣面見宗薩仁波切,實屬難得,也相信她自有其因緣吧!!

Thank you for your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