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央金拉姆「夢」嫁漢郎
2011/08/23 13:49:51瀏覽22146|回應2|推薦48

【記者粘嫦鈺、張幼芳、胡幼鳳】

前監察院長陳履安的長子陳宇廷,行事、想法都與眾不同。他取得哈佛MBA卻遁入空門,三年後還俗;四年前,和藏族女子央金拉姆奉大寶法王之命,在北京閃電結婚。
和陳宇廷差六歲的央金拉姆原本也是要出家的。她是甘肅的藏族牧羊女,由大學藝術系輟學後,和友人創立奇正藏藥,五年內成為大陸知名企業家。後來她和手足組成「央姐瑪三姊妹」合唱團,生涯也頗傳奇。


成長背景懸殊的漢藏男女,才認識不久,兩人決定一起面對「人生不能逃避的功課」:結婚。婚後各自面臨生命中的低潮,甚至貧無立錐。但他們異常堅定,因為他們在佛法中找到面對的力量。


問:你們的種族、成長背景都不同,如何結緣?聽說當年陳宇廷是由廣東一路追求?


陳宇廷(以下簡稱陳):她做了個夢,夢見會嫁給像我這樣的漢人。


央金拉姆(以下簡稱央):我夢見一個大房子,是高官的家,桌上有一個紅色包裹,裡面包著我的嫁妝。當時心裡暗叫「糟糕,要嫁給漢人。」我伸手想打開嫁妝看,卻醒了。


一個星期後,我的上師說我會嫁給一個家裡背景和政治有關的漢人。不久我到廣東中山,看到他和父親、弟妹們一起建學校、作慈善,很感動。但我從小總想未來會出家,沒想過結婚。


碰到他三天後,我離開了,他天天打電話給我,希望趕快再見面。後來,我到台灣演唱,他還一路從廣東追到台灣來。有一天他打電話來告訴我,大寶法王希望我們在五月五日之前結婚,但只剩一個月了。我想,佛都說話了,這事情恐怕沒得商量(笑)。


陳:我們是古代婚姻,先結婚再戀愛,到現在我還在追太太。遇到她之前,有個上師告訴我會遇到一個學佛的女孩,是我的結婚對象。過了一星期就在一個會議碰到她,參加的人全是男的,女生除了她還有一個中年女子。我沒有其他選擇(大笑)。


問:兩個生活價值觀完全不同的人,如何接納彼此?生活上最不習慣的是什麼?


央:我們常用完全不同方法看事情,但一衝突,就回歸到修行上面,不翻舊帳,有事直接講清楚。我發現他對佛法很堅定,雖從小被服侍長大,卻保有赤子之心,看到別人受苦常會掉眼淚,很善良。他廿八歲才開始學佛法,吃很多苦,常對我說:妳很幸運,從小生長在一個佛法的環境裡。


陳:生活最大不同是我怕熱,她怕冷。她是從山上下來卻怕冷的藏人,我是生活在熱帶卻怕熱的漢人。我喜歡吃冷、她愛吃熱。


央:他喜歡開空調,我喜歡吹自然風。空調房間冰冷冰冷的,是受苦的感覺。


陳:她和我修佛最大不同是,她從不執著。她以前從事企業工作,有人透過法律漏洞拿光了她的一切,損失大約三千萬美元(約新台幣十億元),她都放下了。我很佩服她,這真的很難很難。我覺得那些錢至少可以蓋好多寺院、好多孤兒院。


好多人覺得央金很奇怪,也不打官司爭取。她修行一關一關過,精進之快,讓人吃驚。有人可能要二、三十年才能做到這樣。


央:我曾是奇正藏藥創辦人之一,花了八年青春歲月跑遍大江南北,原本希望能賺了錢,發揚藏族文化,但合夥人不願實現當初對藏胞回饋的諾言,我覺得只是賺錢沒有什麼意義,離自己原來理念遠了。


當初合夥人威脅我,如果嫁給宇廷哥,就什麼都不給我。我決定放棄,心中沒怨恨。選擇結婚,生活完全改變,修行時間更多。


問:兩人在一起曾歷經生命的低潮,最慘時如何度過?
陳:學佛後我開始捐東西,婚後半年我的錢捐光了,銀行帳戶沒了,所有批評、責難卻來了,內心很煩惱。


央:他慘,我也慘。剛結婚時我們瘋狂做好事,能捐的全捐出去了。我至少還有一棟房子沒捐,他是所有都捐掉,最慘時連車票也買不起。


陳:狗仔隊跟拍我,說我去便利商店,身上只掏出一些零錢,落魄到極點。最慘的是SARS發生時,她來不了台灣,我也去不了大陸,兩人見不著面,思念很痛苦。


有陣子我身體健康很差,她北京房子水電費都繳不出來,所有最不好情況都發生。我常自問:為什麼做那麼多好事,結果會這樣?讓我無立錐之地。


 
 
 
央:我在大陸,朋友說台灣媒體說我和宇廷哥離婚了,因他沒錢。當時好像被針刺一樣,心想:難道我走錯路了?


問:兩人見不著面時如何溝通?


陳:傳簡訊。這幾年簡訊全存起來。


央:我在外面走著走著丟了,他簡訊就來了:「妹妹,回家了沒?」我就回說:「丟了,找不到路回家。」


陳(拿出和央金同款不同色手機,找簡訊):這是寫給我的,念給妳聽:「今天窗外陽光明媚、鳥叫蟲鳴,一早起來就一面想著你,一面清理房間,不巧來了兩通電話要我趕進城開會,只好準備好衣服出門,你那兒好嗎?天氣好嗎?」


央:他有次手機掉了,難過又生氣。


陳:我們傳簡訊,不是講我多愛她、想她,而是講修行有什麼心得、什麼好事情做成了。她是可愛的太太,也是嚴厲的老師。


問:不打算生小孩?當頂客族嗎?


陳:不一定!看情形。(央笑:不要了吧?頂客族是什麼?)如果是大寶法王、仁波切說了,我們會考慮,但這要全家人修很多佛法,才能修到小菩薩般的孩子。


像大寶法王的父母生出他,是上師要他們全家持咒好幾年,才生出大寶法王的。


央:結婚前,我們就講好不要小孩,因為會影響修行。周圍有那麼多孩子,帶他們也一樣。也還是佛法的觀念,不要執著在一個小孩身上。


陳:從佛法角度看,人死了,靈還在,然後把靈壓小,放到肚子裡生出來,從此把叫他做我兒子,於是我什麼都給他了。


問:央金從禪修到音樂創作,有何轉變的因緣?


陳:她有一天突然打電話給我說:「宇廷哥,我可以把禪修連接到音樂了!」她就唱起來,當下我聽著、聽著,就哭了。


央:我以前一心想出家,這四年來我到處走,住在寺院裡,發現出不出家在於心。偶然在台灣接觸到一群年輕人組成的波希米亞樂團,他們即興創作的方式,讓我突然有回到童年的感覺。


這幾年什麼名牌都不要,身上只披掛著手染的布,開始愛自己,照顧自己的心。把梵歌、咒語用心唱出來,反而沈澱了。


陳:她禪修愈高,聲音愈好。


問:你們先結婚再戀愛,有何秘訣?


陳:關鍵要有佛法。夫妻間有很多功課要做,否則摩擦來時會很苦。沒有苦,根本沒辦法修;但苦來時要有方法,不然白苦一場。


剛結婚時外面還傳了很多我過去的事,講我很多女朋友啦,我懶得去解釋。


央:過去很多事我都不在意。我們分享的是現在,不是過去。


陳:我們這三年多,只有一半時間是一起過,我覺得不太夠。但修行、做音樂,都是一個人做的事,沒辦法。



問:談談你們的童年時光,父母對你們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陳:我讀復興小學,當時住的房子是現在呂秀蓮副總統的官邸,院子很大,我常在家騎腳踏車繞圈圈唱著歌,偶爾會帶同學回家打籃球、躲避球。院長(父親陳履安)從來不打我們,也不給任何壓力。


我功課中等,平均十幾到二十名吧,老師為分數會打,打得兇,但爸媽不打也不罵。我不像一般人想像的特別,只是標準的城市小孩。


央:我童年是在山坡上趕羊,在山邊唱歌。從小功課很好,都是第二名,老師都很喜歡我,從沒挨過老師的打。


陳:我在十幾歲以前覺得父親很偉大,對他很崇拜;廿幾歲時對他不以為然,到了卅幾歲又覺得他很偉大。


有時我會想,我們做的是不是太過頭了?誰會像他這樣把所有東西都捐出去?他現在過的生活很像西藏和尚一樣,很多人有苦惱都來問他。他也到監獄去演講,過得很刻苦。但在我看來他好得不得了,用慈悲心、平等心對待所有人。


央:母親的菩薩性格讓我受惠一生。十一、二歲時媽在屋頂餵鴿子,有一位阿姨從山上來了,一直在哭,媽拿了食物給她,安慰她。後來才知道這位阿姨以前當過紅衛兵,鬥過我的父母。媽媽毫不記恨,她的慈悲心啟蒙我,善念待所有人。她是心中有佛法,生活中處處都是佛。


問:陳履安先生曾因籌募基金,被控非法吸金獲緩起訴,在澳門的造鎮計畫也失敗,你如何看待?


陳:院長經歷這些,比以前更用功,做十萬遍大禮拜,他修行得比以前更勤快。我也有過很苦惱的時候,兩年前最慘時,就是一直修,幸好有上師指導,慢慢走出來。


問:聊一下你們工作上的近況?


陳:我出家前、還俗後,都在麥肯錫國際企管顧問公司工作。去年十月又回到麥肯錫擔任資深顧問,負責社會公益項目。我的工作是結合有影響力的企業,協助中國公益組織的營運。


全球首富比爾蓋茲長期資助公益組織,第二富豪巴菲特也捐出財富的百分之八十五行善。這應該是世界趨勢。


人們的物質追求滿足後,開始追求精神和心靈生活,而社會公益及慈善活動,是進入心靈領域之鑰。


央:我在台灣和波希米亞樂團出了一張專輯,在寺院裡錄下自己最滿意的聲音,也一起參加墾丁春吶。其實我們這兩年來錄了很多歌,大部分都還沒有發表。未來還會再出第二張、第三張專輯。


問:夫妻倆在台灣和大陸之間穿梭,感到最大不同是什麼?


陳:台灣許多朋友很苦,我常想要是那些自殺的朋友能接觸佛法修行就好了。有位朋友最近搬到龜山去住,把電視關掉,全家人生活恢復平靜和正常。我很少看電視,只看國家地理頻道、旅遊頻道,不看新聞,談話節目無非是換了一批人罵另一批人。央金看台灣很多事物都很好,她很愛台灣。


央:我覺得台灣的人民很善良,我在台灣山裡拜訪了很多我欣賞的藝術家。這幾年到處看,很感動,中華文化的根在這裡。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oozworld&aid=5571405

 回應文章

傅麗卿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那年我們都輕
2012/04/08 19:17
拜讀大作,想起宇廷,那年他來時臉上還留著純純的稚氣,如今大家各分東西啦~相片中最右的是宇廷,右三是朱斐,左三就是末學啦~可如今....~相片最右一位是宇廷

雅筑 清淨蓮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非常好的分享
2011/08/24 08:09

  有苦才好修~

這是真的, 苦過就好了!

謝謝


普賢行願品:

眾生至愛者身命,諸佛至愛者眾生;

能救眾生身命,則能成就諸佛心願。 雅 筑 合十
了客(zoozworld) 於 2011-09-15 23:29 回覆:

這幾年什麼名牌都不要,

身上只披掛著手染的布,

開始愛自己,照顧自己的心。

把梵歌、咒語用心唱出來,

反而沈澱了

:)

到底修行苦?還是結婚苦?陳宇廷說:「修行和結婚都苦,但經歷了、領悟了,可以找到減少痛苦的方法。」

央金卻不說半句苦:「把溫暖唱出來,沒有苦,但有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