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奧黛莉赫本最美麗的「功夫」-【羅馬假期】[2011/0903]
2011/09/08 06:29:39瀏覽2323|回應1|推薦13

        

                  

“不意間”[這是一切秘密開展的最高機密]

重看了【羅馬假期】,赫然發現赫本在此片中演得最好的部份

竟然就在一開始,她似醒似夢中[被醫師打了鎮定劑]:

她的甜美,她的天真,她的夢想,她的柔美,都在這個看起來隨時

都在顛倒、沉醉、彎曲、搖曳的身體中,散發出一陣陣令人暈眩的

無比和諧中。

※這是一切練武者之朝思暮想的最夢幻狀態:真鬆而全無鬆之意識

──

女管家把窗簾拉上,她趁機撥簾將頭探出窗外;

樓下燈火輝煌、人群嘰喳、杯影顫動的拍踢(party)

羨慕得令她那把比馬尾巴還長的頭髮,晃到天搖地動。

            

疲憊的公主受不了日以繼夜的機械化接待行程,

在晚上就寢的床上終於爆發出修歇斯底里的吶喊與怒氣。

女管家給她找來醫師,醫師拿出注射筒插進她的血管裡。

鎮定劑,在她出走之後,在她離開來到「人世間」時才開始發作;

在一個記者的肩上、背後,叮叮咚咚地發作。

──

cf.〈二師兄愛德華的秘密〉

直到今天,他才看清楚二師兄為何能超越師父:

他每天早上起床時,不像大師兄帶著大家,肉體緊繃地作息與練武,

好像大夥兒隨時就要參加比武大賽,

二師兄早上總也駝著背、半瞇著眼、晃著腦、蹣跚著腳,

像一隻還起不了床的貓;

二師兄晚上總也是醉的,喝點酒就醉,連不喝酒也醉。

◎剪刀手不是愛德華

§相關文章

條條大道不再通羅馬:《羅馬假期》50週年──瘟疫與電影()

http://mypaper.pchome.com.tw/918773/post/3174944

[2003]五十年前,奧黛莉赫本(1929~1993)從皇宮偷偷走出來,令人們重新體驗到,做為一個平凡人的樂趣。五十年後,我們從SARS陰影中鑼鼓喧天地走出來,也重新體驗了物資堆積如皇宮的時代,已然教人大大失去做為一個平凡人的樂趣。

現代人流行也力圖「麻雀變鳳凰」,於1953年上映的《羅馬假期》,則說了一個「鳳凰變麻雀」的故事。


某國公主(奧黛莉赫本)出使義大利,在耐不住重重繁文縟節下,趁著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悄悄溜出宮殿;完全不知錢為何物的公主,入夜之後只會尋找月亮,卻找不到床究竟在何處。

流落街頭的公主,巧遇連床都可以拿來當辦公桌的記者(葛萊哥萊畢克),將她帶回家中,慷慨地將「辦公桌」借她一夜。第二日一早,記者在看到報上刊登著公主意外生病,取消一切外事活動時,發覺現在睡在他「辦公桌」上的女孩,竟然就是那位蹺班公主。

身高有如丈二金剛的記者,很快就摸著他的頭腦:只要他保証能把女孩留在他家中的小「辦公桌」上,這條獨家國際新聞一定也能保証他坐上報社大辦公桌,安穩到有如睡在自家床上。

他看著睡得無比香甜的公主,立即產生了很多把公主留下來的香甜想法。


不過,公主卻跟他說她要走了。公主不想再受到旁人的指使,她想只要自己一人定能飽嚐,傳說之中香甜無比的羅馬。記者掏出口袋中僅有的幾塊錢讓公主帶走,記者扛著一顆大西瓜也跟著公主走了。

公主大開大放地走在羅馬街上,記者捏手捏腳地一路藏躲在公主的影子裡。

兩人終於「再度巧遇」,公主卻突發奇想跑進去一家理髮廳理髮,記者陪著她走出來──他們都不知道屁股後面跟著好幾個大國的人民,理著跟公主一模一樣的(赫本)頭。

    

                 

 

兩人從羅馬廣場的階梯上漫漫走下來,慢慢吃著冰淇淋──他們還是不知道他們離開五十年後,繼續有人跟著他們這麼走、這麼吃、這麼不需思索地發笑。

羅馬的大路有太多條,公主的背後也有太多條子。記者乾脆騎著小速克達,載著小巧玲瓏的公主,飛奔條條羅馬大道與小巷。藏身於定點的記者的好友,拍下了公主的平民生活照片。

記者有截稿時間的壓力,蹺班公主也有被皇宮派出來的龐大兵力,請回去的壓力。

一天過去了,蹺班公主終於給請回宮了。倆人依依惜別,竟然發現有了「許願池般的夢幻感覺」。

怎奈再不進皇宮的公主會不再是公主,老不發稿的記者也再也不會是記者。

在最後一場正式的記者招待會上,兩人一問一答語帶雙關,既明示不得不的告別,又禁不住暗示他日再相見。

        

送給公主的那些偷拍照片,成了公主此行的最佳禮物,記者寧願失去獨家新聞,也要保有那份「許願池般的夢幻感覺」。

五十年前,住在皇宮裡的公主總覺多如山的身邊人,總是教她處處不能動彈;五十年後,沒有人覺得自己家裡的東西已經多得像皇宮,寸步難以動彈──直到SARS爆發時。

直到SARS爆發時,我們才發覺這世界要防範的病毒,竟然比想像中的還要多太多。

直到《羅馬假期》上映時,生活在被史家喻為「人類有史以來最暴力的十年」(韓戰以及在世界各地掀起的脫離被殖民的獨立戰爭狂潮)的人們,從奧黛莉赫本與葛萊哥來畢克身上,才發現人世間竟然還存有對抗「暴力病毒」的「個人氣質」之物。

《羅馬假期》令飽受暴力病毒的五零年代人,重新發現了人類簡單靈魂之魅力;SARS病毒,令新世紀的人類重新發現人類社會繁複之可怕──再也沒有一條所謂大道,足以一路通向羅馬;還將有各種病毒,個個足以一路橫掃全球。

SARS時代,人們如是懷念《羅馬假期》,如是紀念赫本逝世十週年,如是「想」念葛萊哥來畢克(1916~2003)這位好萊塢最後一位天王影帝。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ensunny&aid=5621492

 回應文章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好﹗
2011/09/08 08:57
 
Lawrence(yensunny) 於 2011-09-10 20:48 回覆:
感謝張姐鼓勵。
從網友給您的留言,
希望哪天得以親睹您美麗的主持丰采;
這確不是客套之言。
祝,中秋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