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狼心
2008/08/29 00:23:53瀏覽670|回應0|推薦11
女人其實是被痛醒的。臉頰右側火辣辣地痛著,彷彿被重重擊打過,她能想像現在自己的臉如同豬頭一樣腫大,而嘴裡有血的鹹味,但麻痺感讓她不曉得確切是哪處受了傷。然後她就發現自己四肢被綁上粗粗的鐵鍊,呈大字型被鎖在床上。

身上涼颼颼的,瞄了眼,衣褲已經破碎得掩蓋不住身體了,還沾染了不少血跡。她想起他們之間的爭吵,風暴一般席捲房間,亂摔的衣服、破碎的杯碗,這次竟然連桌椅都整個碎裂了。

最後她才發現靠坐在門邊的男人。男人的情況比她更糟,雖然外表看起來曾經有梳洗過的痕跡,不過抓痕還是由衣服下四散冒出,淤痕更是東一塊西一塊的遍布全身。不過最慘的還是他的精神狀態,雙眼視線無神地落在地板,頹廢的氣質和垃圾桶邊的流浪漢有一拼。

她突然笑了一聲,從沒見過男人有這麼狼狽的一刻,某種報復性的快感在心底放聲笑著。男人聽見她的笑聲,渾身一震,像一隻被驚嚇的小雞,倏地直起身子,看見是她醒來,才放下心底重擔般走近。

「放開我。」女人對於爭吵的事耿耿於懷,仍舊不肯原諒他。

「我不能放開你,因為……」男人臉上的淤青讓他的陰沉看起來立體感十足,回答的語氣顯得欲言又止。

「我說,放開我!」女人憤怒地盯著男人看。

「不論我做了什麼,你只要知道我深愛著你,這樣就夠了。」男人避開她的目光,連身體也一倂迴避。

女人忿忿地看著他走回門邊坐下,終於從鼻孔裡重重逼出「哼」的一聲,扭過頭不看了。

就這樣將近過了一個月,窗外的月越來越圓了,她也漸漸習慣了被綁缚。男人如往常般溫柔地對待她,但她覺得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小心,彷彿有什麼顧忌。

月圓。男人越近夜晚越顯得緊張,女人從他的動作感覺到今晚必定有某些不尋常。

「今天有什麼特別的呢?」女人想不通。驀地,她想起兩年前跟著男人離開山上父母身邊的那晚。那晚,森林黑得像可以吞沒所有聲音,男人拉著她的手,在林中急匆匆地跑,兩人緊牽的手泌出了濃厚的汗,她以為愛情跟幸福也像牽著手一般可以牢牢握在手中的。

下了山,還來不及喘息,她瞥了眼頭頂皎潔的圓月,眼前一黑便昏了過去。那一年,她剛滿十八。

「時間差不多了,該幫她打針了。」男人計算了藥效持續的時間後,拿出了早先預備好的針筒,走向女人。

此時,女人已開始嚎叫,為了避免麻煩,男人用布塞住她的嘴,然後注射。女人的眼睛充血,變得血紅一片,四肢劇烈地掙扎,最後終於不動了。

「可惡,這是她成年以來第幾次了?」男人喘著氣,狼狽地計算著。

看著眼前被他綁缚在床上的女狼,滿身銀亮的毛髮,實在很難想像當初他費盡心思、從深山部落將未成年且秀麗的她拐帶出來時她的青澀模樣。可是他知道自己愛她,即使每次女狼都想要吃了他,即使她從不記得成為女狼時的記憶,他都想要把她留在身邊。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indwing6&aid=2171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