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蔡英文對新潮流系 既愛又怕受傷害
2017/02/20 12:34:08瀏覽84|回應0|推薦0


台灣綠營人士多半認為蔡英文最大的敵人并非是中國大陸,而是民進黨內最大的派系新潮流系。2017年2月8日林全內閣小幅改組,雖然只有勞動部、衛福部、科技部及農委會4部會首長換人,但從人選在民進黨內的政治背景就可以看出蔡英文在玩什么把戲。


在那一波小幅的內閣改組,外界都清楚是蔡英文為了救自己的聲望,所以才對內閣4部會首長進行人事調整,科技部長由教育部次長陳良基接任、宜蘭縣長林聰賢掌農委會,而勞動部與衛福部則爆出大黑馬,分别由蔡英文的表姊、政務委員林美珠與前衛生署副署長陳時中擔任。

這里面除了科技部長之外,其他三個被換掉的部會首長被認為都是因為政策辯護不力而被換下來,包括一例一休、日本核食及美豬進口,都是前任者被換下來的主因。而換上去的人,除了林聰賢是現任宜蘭縣長,其他三人都有中央政府經历,基本上也都是屬于蔡英文的“國王人馬”。

蔡英文對新系的不放心

儘管蔡英文的民調最低已經到了27﹪,行政院長林全的聲望更低,但是蔡英文并沒有要大力改組的想法,因為黨內新潮流系人士虎視眈眈,去年520初步組閣時,在權力的分配上,就有英系為主,新系為輔的作法,兩者形成“共治”的狀態,但是9個多月的執政成績不彰,已經民怨四起,可是蔡英文并沒有想要大破大立的作法。

蔡英文的考慮主要是民進黨雖然取得天下,但是蔡英文對于同志并不放心,特别是新潮流系,只是英系本身的人才太少,不得不跟新系妥協,把新系人馬安排在副手的行政職,其他則大多被安排到國營事業等外圍機構職位讓他們坐,避免新系借機坐大,甚至取而代之。所以,在春節過后的內閣小改組,除了農委會由新系的林聰賢換下也是新系的曹啟鴻之外,其他3人都是非新系人馬,即使找不到人,蔡英文也要內舉不避親,把她的表姊推上勞動部的大位。

那么蔡英文為何那么擔心新系分權呢?了解民進黨派系組織的人都知道,新潮流系是以列寧式組織組合,派系對成員的要求甚高,也很重視對新生代的培養,特别是不惜出錢讓新生代到國外留學,培養出不少行政人才,這是民進黨其他派系做不到的事。

一般而言,民進黨內的政治明星多半具有群眾魅力,對群眾也比較具有煽動性,所以在選舉中就會受到群眾的歡迎,選上總統的機會也比較高。但是政治明星雖然也有自己的派系,可是就沒有太多的時間去培養自己的治理人才,以至于這些奪取大位的民進黨明星,不得不跟新系借將,這就是兩者共同治理國家機器的“共治”概念。

但由于有嚴密的組織和紀律,新潮流系可以說是民進黨內各派系都又愛又怕的一個派系。早期在民進黨剛成立之時,由于要团結反對國民黨的黨外力量,所以民進黨內不管是主張統或獨,本省籍或外省籍人士,都可以海納百川,当時被稱為“雞兔同籠”。

在“雞兔同籠”時期,民進黨內主要派系就是美麗島系和新潮流系。美麗島系主張走議會路线,跟國民黨威權體制和平共存;而新潮流系則主張走街頭路线,跟國民黨的鎮暴部隊在街頭直接對抗。國民黨的威權體制就在民進黨的議會與街頭路线分進合擊之下,逐漸瓦解。

國民黨的威權體制瓦解之后,民進黨內的美麗島系與新潮流系也開始進行一場又一場的斗爭。最明顯的例子是1991年10月13日民進黨第五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通過“台獨黨綱”就是新潮流系的傑作,有了“台獨黨綱”,民進黨內一些統派和外省籍人士逐漸被排除出黨外。

而1994年陳水扁以“正義連线”的旗幟,首次參選台北市長,他在新潮流系的支持下,在初選中打贏了“福利國連线”的謝長廷,最后在國民黨的分裂之下,陳水扁選贏了該次的台北市長。

陳水扁因為跟新潮流系有這一層合作的关系,在2000年陳水扁選上總統之后,他就大量啟用新潮流系的成員,特别是新系的龍頭邱義仁。陳水扁在擔任8年的總統期間,邱義仁一直擔任總統府內國安會秘書長與總統府秘書長,最后也被下放擔任過行政院秘書長,所以邱義仁就有“永遠的秘書長”之稱。這位“永遠的秘書長”2004年陳水扁挨了“兩顆子彈”事件之后,在記者會中出現“神秘的微笑”,讓外界一直認為這是選舉操作的一种“奧步”,導致台灣的政局紛亂不已,陳水扁的第二任期,就在這种紛紛擾擾中度過。

新潮流系的權力操作

陳水扁的第二任期不僅在政治上紛紛擾擾,在2006年逐步爆发出他的家族貪腐案,陳水扁為了自救,開始把對國家的治理轉移到對外方面。為此,在邱義仁在幕后操作下,不僅提出“正名制憲”的主張,還在陳水扁的最后任期推出“入聯公投”等一些“急獨”的作為。

除此之外,邱義仁又在外交上操作“烽火外交”,邱義仁早在2002年7月18日发表談話,認為台灣的外交政策不應繼續采取守勢,但台灣的國力也無法與中國正面冲突。他主張以游擊戰的概念,在國際社會“四處點火”以爭取國際空間。這個政策被台灣的新聞媒體、中國國民黨、同樣是新潮流系的林濁水稱為“烽火外交”。

由于陳水扁讓邱義仁操作出諸多的急獨政策,讓陳水扁從就職以后,屢次在公開場合有驚人之語,這已經給了美國總統小布什太多的驚惶,導致美國對于台灣已經嚴重失去信心,甚至讓小布什總統非常不滿,兩度私底下用脏話罵陳水扁。

事實上,陳水扁執政8年期間對美國的外交績效,應是檢驗邱義仁最好的標准。首先,邱義仁操盤對美國外交,民進黨人迄今少有好評;新系大老、前立委林濁水還一度公開痛批,與邱划清界线;只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其次,許多獨派大老對外交領域也頗有接觸,他們一談到邱義仁,往往是咬牙切齒、憤懣溢于言表。

第三,台美关系降到冰點,在政坛已是公開的秘密;甚或有人認為,邱義仁搞對美外交,已搞到美國對阿扁和扁政府都徹底絕望,不再有任何期待,但阿扁還是力挺邱義仁到底,其中是否隱藏了什么玄機和不可告人的內幕,尚不得為人所知。

可以說,邱義仁在陳水扁時期的權力操作,就是新潮流系典型的操作模式,所以蔡英文当然聞之色變,為了能夠貫徹她自己“維持現狀”的政策主張,能少用新系的政治人物就尽量少用,免得又重蹈陳水扁執政8年的覆轍。這也是在林全內閣中新系閣員極少的緣故,即使內閣微幅改組,蔡英文也是讓新系人馬一上一下,其他的都是屬于蔡英文的人馬。

南流搶灘

一般,綠營內部又把新潮流系分成“北流”和“南流”。北流当然是在台灣北部发展的新系人物,他們大部分都在中央政府工作,更多的是在擔任民意代表。2014年民進黨在地方選舉中大勝,所以擔任立委、議員者相当多。而在六都市長方面,桃園市長鄭文燦就是北流的地方首長。

南流方面,擔任地方首長的主要有台南市長賴清德和高雄市長陳菊,2018年賴清德和陳菊都已經兩任屆滿,兩人当然要另謀出路。当時有傳言,依照新系的規划,因為林全內閣的執政效力不彰,所以2016年底林全就該下台,并由高雄市長陳菊接任閣揆,但是蔡英文為了權力不旁落,所以力挺林全到底,陳菊想当行政院長的希望因此破滅。

雖然陳菊沒有機會擔任閣揆,但她還是回頭鞏固自己在高雄的地盤,于是就推出他的班底立委劉世芳參與2018年的高雄市長選舉。尽管高雄市長選舉已經有多人表態要參選,但是民調最低的劉世芳因為是新系,陳菊為了不讓高雄市這塊大本營旁落,還是犧牲一些民調較高的同黨同志而去支持劉世芳,這應該也是陳菊被阻饒不能北上擔任閣揆之因。

新系獨霸地方政權,陳菊只是現實的例子。当年賴清德原本在台北市擔任立委,台南市改制直轄市的第一屆市長選舉,賴清德不顧曾經擔任未改制前的台南市長許添財,以及台南縣長苏煥智的參選意願,毅然南下參選台南市長,讓民進黨非新系人物無不痛惡新系“当仁不讓”的作風。

2018年賴清德兩屆市長屆滿,黨內就規划由賴清德參選新北市長,把他困在地方首長的位置上,讓他沒有機會進入內閣部會中。這個情況就像國民黨把朱立倫困在新北市長的位置上,讓他沒有中央執政的經驗,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導致2016年的總統大選時,他雖然臨危受命倉促參選總統,最后還是铩羽而歸,斷送了朱立倫作為复興國民黨的使命者。

賴清德如果2018年參選新北市長,那么新系好不容易培養出一位有問鼎總統大位的政治明星,可能也會走向朱立倫的相同命運,所以新系就有人主張賴清德應該在2020年直取總統寶座,以替代執政績效不佳、民調與聲望也不好的蔡英文。

問題是,賴清德如果走這條路,將是一場豪賭。首先,賴清德若想要直取總統寶座,那么他在台南市長下台之后,將有兩年的空窗期,這兩年對他來說相当重要,因為蔡英文在掌握政權與黨權之下,她有足夠的權力廢了賴清德,賴清德想在兩年空窗期跟蔡英文斗,恐怕得集中新系的力量來輔助他,才有可能保持他的熱度。

其次,賴清德如果沒有任何的政治職務,那么依靠媒體起家的民進黨政治人物,很快就會從媒體上消失,賴清德想在2020年跟蔡英文競爭黨內初選,卻是相当不利,這是讓賴清德進退兩難之處。

再者,賴清德如果沒有拿到2020年參選總統的入場卷,也沒有直轄市長可做,而蔡英文在中央部會又不任用他,那么賴清德很可能就從此在台灣政坛上報廢,讓新系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政治明星,自此就夭折了,新系在台灣政坛再多有力量,結果還是只能当老二,把老大的位置繼續拱手讓人坐。

從這里可以看得出來,蔡英文之所以不肯大量任用新系人物,正是因為她有危機意識。第一,她為了維持現狀的承諾,所以不敢把邱義仁放到總統府內,只能讓他去擔任亞東关系協會會長,讓他去管台日的外交,不讓他再去插手台美关系。

第二,尽管林全執政能力不佳,蔡英文還是不願意把他換下來,讓新系的陳菊無機可趁,也等于斬斷陳菊北上发展的機會。陳菊沒有機會組閣,新系想要大量起用自己人擔任部會首長,那就更為困難了。

第三,為了避免賴清德2020年直取總統寶座,蔡英文必然逼迫賴去參選新北市長。如果賴清德選上新北市長,他就沒機會在2020年跟蔡英文較量,蔡英文少了一個勁敵,她的總統位置就更有保障。

事實上,蔡英文雖然不得不倚重新系的力量,但是陳水扁從2000年提出新中間路线,到最后不僅走向急獨,還導致美中“共管台灣”,陳水扁還被小布什辱罵,种种陳水扁時代的執政失敗經驗,讓蔡英文不可能完全信任新系人物。所以,尽管新系勢力龐大,是民進黨執政不可不依賴的重要力量,但是只要蔡英文当家一天,新系不管是北流或南流,都很難取而代之,這也是蔡英文對新系既愛又怕之因。

(本文刊登於多維新聞,2017.2.20,網址ttp://opinion.dwnews.com/big5/news/2017-02-19/59800844.html)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ng88899&aid=92680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