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苦瓜
2007/05/11 10:17:52瀏覽1325|回應5|推薦14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盤飱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

這是杜甫所寫的《客至》,說當時文人閑於村居,在沒有優渥的物質條件下,就算好友到來也不必刻意豐盛,依舊安適泰然的面對;幾碟小菜,一瓶老酒便足矣閒話家常,適情適性一點都不用嬌柔做作。距離初次見到此詩,相隔二十來年,現下還能清楚錄來,主要是得力於以前學校功課交代,不管內容三七二十一,老師總是嚴格要求得會默寫,詩句是一次又一次的背著,久了自然就印在腦子裡,說來背多分還是有點意義。


下午想起這詩句,是因為家母寄上來一些苦瓜。紙箱裡除了一條條白玉苦瓜之外,還有花時間跟父親兩人費心作成的苦瓜封(這東西是不是這個寫法,還真不清楚。)一大包—就是那種把籽剔掉,然後塞近魚漿、肉末、蔥花之類的東西,入鍋久燉越發可口。我對苦瓜有種特別的偏愛,倒不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也不是吃多了苦瓜,就可以體會苦的味道,那是一種個人很難說上來的情愫,有點像是天生反骨的小孩想要嘗試不同於限定之內的事情。對於物件感覺,也會因為小時的生活情境,變成記憶而度過一輩子。

小時的家庭狀況說來一般,就像一齣過去的黑白影片,劇情溫馨但品質不是很好。父親賣過醬菜,後來作了建築工人,養活一家四口。母親的身體不是很健康,沒有外出工作,兩個小孩倒也喜歡這種情形,因為放學回家總是可以看見媽媽在家作家事,嘴裡一饞,家中雖然沒有店裡買來的零食,但是冬天的紅豆湯,夏天的愛玉總是有的,這對我們兩個小孩而言,是最幸福不過的事了。

不過母親長年吃齋,對於煮飯這件事,就不像是紅豆湯、愛玉冰之類了,總是要有酸甜苦辣種種滋味,吃齋的人哪能去嚐葷菜,是以,煮菜不加味精容易,但是鹹淡就得靠運氣。加上視力不佳,手裡放鹽不是那麼準確,有時嘴裡還會碰巧吃到一團鹽巴,或是清淡如水的魚湯。大抵這種菜餚健康,我和妹妹兩個人還是吃出不算纖細的身材,身高體重均在標準範圍內。最好的福報還不只是身材完備四肢健全,還有嘴巴學著大方:這些年來東南西北走動,總覺得任何地方的食物都是美食,入口都是滿滿的感動。

這次母親作的苦瓜料理還是有著往日的風格,想起余光中寫著白玉苦瓜,其中有段:「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為你換胎的那手,那巧腕千眄萬睞巧將你引渡,笑對靈魂在白玉裡流轉,一首歌,詠生命曾經是瓜而苦,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現在看來,這詞應該是在敘述母親了。

( 心情隨筆男女話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saiabe&aid=952574

 回應文章

飛紅戲墨~〈影音書寫〉_在影音書寫中沉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段我好喜歡
2007/06/02 17:25
:「久朽了,你的前身,唉,久朽為你換胎的那手,那巧腕千眄萬睞巧將你引渡,笑對靈魂在白玉裡流轉,一首歌,詠生命曾經是瓜而苦,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
不是我選擇最好的,是最好的選擇我──印度哲人 泰哥爾
ABE(tsaiabe) 於 2007-06-25 22:59 回覆:
余光中先生的詩,寫的真好。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有次父親生日
2007/05/20 21:21

煮了苦瓜排骨湯

說這是"苦盡甘來湯"

ABE(tsaiabe) 於 2007-06-25 23:01 回覆:
說的真好!這湯一定耐人尋味!

■♀醫楊曉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而豆豉, 苦瓜
2007/05/19 03:10
則是黑白片中的菜色, 鄉土片中的母愛罷....
ABE(tsaiabe) 於 2007-06-25 23:05 回覆:
這話說的很有意味。

France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溫馨~
2007/05/17 05:04
並且因為母親,苦瓜一文變的甜美無比.

Monkeybo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白玉苦瓜
2007/05/12 12:24

「為瓜而苦,成果而甘」

描寫得真好。


睡美猴到此夢遊...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