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白頭吟(九)
2011/08/05 02:28:14瀏覽421|回應0|推薦15

    劉希夷 (651 – 679),字延芝,一說名庭芝請記住這個

名字),幼年喪父,在外祖父家中長大。書上說他少有才

名,美姿容,「行事落魄。不拘常格」。這裏說的落魄,

應不是失意的落魄,而是不受束縛的意思。也就是說他豪邁

不受拘束,行事不拘小節。而且他能飲酒,數斗不醉,好談

笑,又愛好音樂,善彈琵琶,十足是個風流名士。他於上元

二年(675年)25歲中進士,但不願做官,獨自四處遨遊,

不到三十歲,就被害死了。

「唐才子傳」裏說他射策有文名,苦篇詠,特善閨帷之作,詞情哀怨,多依古調,體式於時不合,遂不為所重。一直要到唐玄宗時,一位名叫孫昱的學士編集的「正聲集」裏,稱許此詩排名第一,從此才為世人看重。傳說劉希夷本來寫了「今年花落顏色改, 明年花開復誰在? 一聯後,曾自覺不祥,他說當年潘岳寫石崇的金谷園詩裏有「白首同所歸」之句(6),後來兩人均被害,想要刪去,但後來又寫出﹕「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一聯,自己長嘆說﹕生死有命,不取決於此虛言,「遂並存之」!

 

現在再回頭唸唸這首詩,尤其是這幾句﹕

 

飛來飛去落誰家? 

 

今年花落顏色改, 明年花開復誰在?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是否覺得眼熟?而

 

已見松柏摧為薪, 更聞桑田變成海。 

 

光祿池台開錦繡, 將軍樓閣畫神仙。 

一朝臥病無相識, 三春行樂在誰邊? 

是否覺得耳熟?是否覺得似曾相識?

如果想不起來,容我引兩段詩﹕

紅樓夢第一回﹕好了歌之解﹕

陋室空堂﹐當年笏滿床﹐衰草枯楊﹐曾為歌舞場。

        

蛛絲兒結滿雕梁﹐綠紗今又糊在蓬窗上。

說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

昨日黃土隴頭送白骨﹐今宵紅燈帳底臥鴛鴦。

寓意是否相近?

 

再看﹕紅樓夢第二十七回的葬花吟﹕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遊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閨,忍踏落花來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奴脅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豔骨,一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汙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是否很相似?其實打一開始,我之所以被這首「代悲白

頭翁」吸引,就是因為此詩馬上令我聯想起「黛玉葬花」。

 

(附錄6) 晉•潘岳《金谷集作詩》:

春榮誰不慕,歲寒良獨希﹔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歸。

 

世說新語仇隙篇記載﹕孫秀既恨石崇不與綠珠,又憾潘岳昔遇之不以禮。后秀為中書令,岳省內見之,因喚曰:“孫令,憶疇昔周旋不?”秀曰:“中心藏之,何日忘之!”岳於是始知必不免。后收石崇、歐陽堅石,同日收岳。石先迭市,亦不相知。潘后至,石謂潘曰:“安仁,卿亦復爾邪?”潘曰:“可謂‘白首同所歸’。”潘《金谷集》詩云:“投分寄石友,白首同所歸。”乃成其讖。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dteng&aid=55036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