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葉雨南「真空的夢」詩集(葉國居推薦序)
2014/07/01 04:18:16瀏覽586|回應0|推薦49

早慧的少年詩人

    

我一直相信寫詩是要天份的,從葉雨南的身上,看得見這樣的訊息。

   雨南要出版詩集,以他不到二十歲的年紀。在這個世代裡,對很多人來說,二十歲應該還在天真無邪的浪漫年代,論人生經歷,論器識見聞,或許還微不足道。但葉雨南他卻以他獨特的詩心,展現他在新詩上的卓越才華。

   詩,有的時候,並不見得要到天外苦尋,一個詩人往往能從看似平凡的事物,以一隻不同的眼睛,看見不平凡的地方,這是藝術文學最可貴的地方。如果說要以強記強求強說愁就可以侈言找到文學的真諦,那將會距離真諦更為遙遠。我似乎認為,雨南在他的年少,就具備了詩人條件,他在生活裡寫詩,將詩溶如他的生活,以生活為懷,所以在我們讀他的詩時,很容易進入他詩的國度裡。

   我喜歡雨南寫詩的節奏,長短句的搭配中,是讀詩的快感,也算是一種視覺的美感。我過去在藝術的美學中,體驗出所有美的線條,皆出自唯美的節奏,有快慢之別,有律動,才會有真正的美。我曾經懷疑,難道一個像雨南這樣的年少,他沒有經過這樣訓練,何以能入詩寫詩談詩?但當我看到他的詩作,讀他的詩時,我真的發現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詩人是天成的,他就是有這樣詩人的因子,像成語中

的渾然天成,水到渠成是一樣的。早慧,確是因緣注定的。

    雨南的父親葉佐鈺,我年輕時就讀過他的作品,品茗論茶煙雨濛濛,談笑風生,讀他的詩像砌一壺茶,慢慢的他愛上山海,以谷為壺,以天為蓋,泡出四時的茶香。近些年,他愛上攝影,他的詩中帶了畫的況味。我覺得雨南承襲了他父親詩人的氣息,卻又多了詩人不拘的個性,自由伸展,觸角又比其父親更加廣泛,他的未來在詩的成就會

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確是後生可畏。  

    這本真空的夢,或許是年少的夢,或許是這個世代年少的語言,不見得它要乎應主流,不見得要人人都懂。但是讀它的時候,總會若有若無的引發歧義,讓人暇想,這就是詩所以為詩,耐人再三咀嚼的所在。青春的二十歲,他的詩漾著青春的憂慮,盪著青春的氣息,不

枉年少已深深足夠。

 

                              葉國居    謹識

 

 

( 創作文學賞析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eawindyannien0923&aid=1467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