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姑婆-我生命中不能缺少的一位奇女子
2009/10/08 04:24:34瀏覽1212|回應0|推薦20

姑婆是母親最小的姑媽,也就是外祖父-林煥文先生的幼妹。

照理說,她與我們兄弟姐妹,並沒有太直接的世代關係,但是,非常不可思議的,卻是我們從小到大,除了外婆以外,喊得最響亮的一位長輩。

也許因為外婆是童養媳,在姑婆出嫁前,她們一同住在林家大宅院的時間相當久,外婆比姑婆年長許多,因為曾外祖母,久居官宦人家,自然養成不可親近的威嚴,於是,無形中,身為長嫂的外婆,就如同慈祥的母親一般,照顧自己的小姑,而培養出她們一生中,彼此深刻的姑嫂情誼,也沒想到,她日後對我門兄弟姐妹的成長,卻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

姑婆長得非常美, 又因為出自名門, 嫁了個門當戶對人家, 從我懂事之後, 她已經娶了一房媳婦, 成為當家的女主人。 她的家, 離市中心只有幾步路程, 跟我們也只隔一條街, 兩家遙遙相望, 對我們來說,她的房子巨大又寬敞,幾乎橫跨有兩三條街; 前面是諾大的庭院, 正中央有著一棵枝葉繁茂,搖曳生姿的老石榴樹, 房子的兩旁, 是他們蒔蔬種菜的土地,可以說大得一望無際,任何時候都可看到各種不同的蔬果,整齊有緻的排列其間, 除了姑婆的媳婦及工人們穿梭菜圃忙碌外,印象中,我的外婆姑婆的長嫂,也常在那玉米收成季節,揮灑過不少汗水呢。 

對我們小孩來說,姑婆家還有一個是我們忘不了的秘密去處,就是房子後面的清澈小溪。 溪中永遠有撈不完的蛤子,上游不遠,便是水庫,那兒林蔭蔽天, 正好形成天然的游泳池,每到炎炎夏日,趁大人們睡午覺時,就是我們偷偷在這小溪,玩得最快樂的時候。

童年時候的我們, 說姑婆的家, 就是我們家六個孩子的玩樂天堂, 一點也不為過。 除了因為我們家窄小,吃飯和睡覺之外的時間,我們只能往外疏散,最重要的是, 姑婆非常喜歡小孩子, 又疼愛我們, 所以我們幾乎整天往她家跑,也跟她的孩子們-輩分上我們該喊阿姨舅舅的,打成一片,玩在一起。 

姑婆共生了八個子女, 六個兒子, 兩個女兒, 我印象中, 她從未打罵過孩子, 這對當時的父母親來說, 是不容易做到的事。 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我這些舅舅阿姨,永遠看起來都那麼快樂,跟姑婆一樣,有種讓人愉悅的幽默感。 他們當中, 除了年長的兩三個,其他的幾乎都與我們年齡相近, 雖然跟我們輩分不同, 但是玩起來卻不分彼此,互不相讓。 我的三個哥哥們, 總喜歡跟幾個舅舅,在他們院子挖洞玩彈珠,,我則最喜歡跑去他們書房尋寶,我最小的舅舅, 只比我長一歲,他總會搬出一箱箱的,有櫥櫃味的藏書出來給我看,每當他看到我睜大眼睛,興奮的翻閱那些藏書時,好像也有著無比的成就感。 常不知他們為什麼能有如此多寶物,尤其是那些過時的教科書,讀起來,有如進入時光隧道般的,看到許多原始有趣的編輯。 也大概從那時開始吧,小學二三年,對文字與時空,不免開始產生一些聯想力。 

除了有得玩,還有一樣非去姑婆家不可的理由,就是期待每天下午的點心,說起來,也很有趣,不就是跟我們現代人的下午茶一樣。姑婆待人的慷慨,在全鎮是出了名的,她每天總有不同的點心請大家吃, 包刮她所有的客人,工人 ,不請自來或請來做事的,都人人有份, 當然我們是從不缺席的。點心多半來自自家種的蕃薯,玉米或紅綠豆湯等,可是對於當時貧窮人家,已經是最好的享受了呢。

談到姑婆做人的豪邁處, 有件至今還讓大家津津樂道的事,也是非常值得一提。  就是小時候,每當有不同的戲班子來鎮上演出,也不知如何探知,幾乎每個戲班子,,都會找上姑婆; 通常第一天, 白天劇團會安排那些旦旦角角分別坐三輪車遊街宣傳, 晚上則整個戲班子會到姑婆家作客,,豪邁的姑婆就席開數桌,請他們吃飯。 當然這之後連續十天日夜場, 姑婆也一定場場報到, 而我們,尤其是姊姊與我, 跟姑婆默契十足, 也一場都不缺席。 就這樣, 沾了姑婆的光, 想起來,我歷史上所讀的,可能還不比看戲學得多呢。 

姑婆雖然家境富裕,但不曾看她粉飾外表,她總是輕鬆自如的,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氣質; 她的個性活潑感性又多樣, 她可以跟我們孩子們, 打成一片,津津有味聽我說話, 與大人們寒喧時, 又能自然投注她的熱誠關懷, 是很多人喜歡她的原因。 記得以前陪她上市場時,幾乎所有她光顧的菜販, 都會親親熱熱的叫她一聲阿姑, 也喜歡將家裡大小事情告訴姑婆, 所以買個菜, 常要花上一整個早上, 最讓我尷尬的是, 她將我介紹給那些菜販時,都不忘記誇我, 害我多年以後,縱使自己上菜場, 他們都還認識我,不斷說好話,我也只好不敢殺價。 當然這也是讓她博人好感的原因,總是不吝誇獎人。 

也可能心中對外婆-她的寡嫂,還有命運坎坷的母親,付出的悲憫,也連帶疼惜我們這些孩子,何況天生感性的她,連看戲時,都會跟我一起抱頭痛哭的人。 想到她對我們的疼愛,有時連父親懲罰我們時,都要畏懼她三分,所以也是經常挨揍的哥哥們的護身符。對她自己的孩子,就更不用說,會跋扈的阻止她丈夫訓斥孩子, 毫不通融。 雖然如此,記得她六十好幾時,都還會像小女人般,跟七八十高齡的長嫂撒嬌告狀,一把鼻涕眼淚的,當時看到單純的外婆,好像就只能默默的,慈祥的撫摸她的手,安慰她….. 就是這樣的性情中人,也是這樣動人的姑嫂之情。

我懷念的姑婆,是這樣的樂觀,風趣, 臉上總是帶著著笑意,似乎隨時都準備享受生活的樂趣, 這在一般老人中是很罕見的。 我想她的性格, 並非來自家境而已,她也有過起起落落的困境,人生也曾遭遇過許多變故,應該也有傷心痛哭的時候,但是我們不常看到她的愁容,她總把愉悅的氣氛,帶給大家;是這樣讓自己發光發熱,散發出無比的魅力。 

說起來,姑婆與我們,並非親情,然而卻有幸在我人生中,有她的存在;我感激她,感激她的愛,才讓貧窮的我們,也能享受豐富的童年生活;也感激她,在不知不覺中,影響了我,使我心目中常存著,另一種,溫馨的做人典範。

(這是多年前,清鳳姨日本回台,跟姑婆家人和其他親戚一起合影之相片)

前排右起第二人為清鳳姨,右邊就是姑婆,過來是母親與父親,妹妹.筆者在後排清鳳姨與姑婆間.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clee99&aid=3387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