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三月,煙台的「大馬路」邊...
2009/09/04 10:18:44瀏覽421|回應0|推薦32

在陌生的城市,兩姐妹步入街角的一間小吃店,隨意點了幾樣家常菜,「老闆,再來兩瓶青島啤酒吧!

「來我們煙台,就該嚐嚐地道的煙台啤酒,雖然名氣不比青島啤酒,但喝起來絕對不差。」於是她們改變心意,決定一試老闆認真推薦的在地口味。

啤酒綿密的氣泡瀰漫在杯口,幾度快要滿溢出來,一如她壓抑許久的情緒。老闆果真沒說大話,啤酒冰涼、甘醇的口感,讓她將整杯一飲而盡,或許是酒精作用,也或許是家鄉的空氣特別醉人,她忍不住落下安靜無聲的淚……

認份的過了一輩子,她沒有太多夢想和嚮往,只是盡可能將傳統女子該有的美德攬在身上,被丈夫、子女、公婆、父母的腳步推著前進。大半輩子過去,終於輪到她能夠喘口氣,想想屬於自己的願望,卻沒想到這趟行程使她徹底絕望。

幾十年積壓的情緒伴隨著酒精翻騰,疲憊、失落、委屈的思緒從心底直往上衝,那一刻,她擺脫了溫順的形象,喃喃地對著妹妹說:「我好怨!當時媽媽臨走前,為何不肯多告訴我一些?

多少年的恩怨情愁哪能說得清?不多說,想必是希望她不再想起,畢竟那年她才三歲

民國38年,母親獨自抱著她坐上船,甫踏上破舊的甲板,便聽聞前一艘船遭遇風暴而沉沒,即便忐忑不安,但已退無可退,只能任由命運將他們從一個未知帶向另一個未知,是福是禍、是好是壞,沒人能預知。於是,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女娃,告別家鄉、告別丈夫和父親、告別煙台海邊熟悉的氣息,告別……

他們在海峽的另一端安身立命,有了新的家庭,母親甚少提起這段往事,是傷痛、也是想遺忘。小女娃和其他姐妹都不一樣,尤其是個性最為溫婉、長得落落大方,18歲就嫁給隔壁村子的老師,自此之後,她在柴米油鹽中打轉兒,總是忙著照顧這個、操心那個,誰也沒想到,她心裡也有一個夢想,也想找一個圓滿。

民國98年,妹妹陪她回到60年前倉皇離開的土地,當然她一點也認不出眼前這個乾淨漂亮的城市-山東煙台。

不知從何找起,母親留下的唯一的線索是她生父的姓名,從前在「大馬路上開鞋鋪」的。說來可笑,用這一丁點微薄的訊息在中國找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但是說不抱任何希望是騙人的,否則也不會老遠奔波這一趟。

沒想到,「大馬路」這條街還當真存在,而且名副其實,確實很大、很寬敞,鄰近的還有二馬路、三馬路但那間鞋鋪當然是不在了。於是她們找到當地的公安局,將這段尋根的故事娓娓道來,請公安幫她們調出過去的戶籍資料。

對方雖個個面有難色,但也許是被眼前60多歲老鄉的真摰感動了,這項大費周章的工程,公安竟真應允答應。第二天,公安不知從哪搬出了幾冊1948-1949的戶籍資料簿,幫她們一起翻找。

帶著感激和期待,她們怯怯地翻開那幾冊活生生的歷史書,厚重的灰塵在空氣中紛飛,迷漫著60年來人事已非的陳舊味道,每一頁都像一場泛黃的悲劇,一幕幕從眼前飛快地流逝。那是個戰亂的年代,戶籍和現實一樣破碎凌亂,出生、死亡、搬離、逃亡…在當時都只不過是大時代中的塵埃,落滿了一地卻無人得暇注意。

整整花了二天的時間,她們試圖從脫落、缺頁、不完整的茫茫人海中拼湊出蛛絲馬跡。然而60年的缺口豈能在幾天內填補,最終她們毫無所獲,只能向同樣無計可施的公安道謝後,難掩疲憊、失望地離開。

三月,臨海的煙台透著寒意,她拉起衣領站在熙來攘往、車水馬龍的「大馬路」上,原來這就是她出生的地方,60年前,她應該曾在馬路邊的鞋鋪裡呀呀學語、坐在父親跟前哼唱著北方童謠吧!

街邊有幾個孩子,紅通通的臉上漾著無邪的笑,手拉著手,邊轉圈邊念著她熟悉的打油詩「拉鋸、扯鋸,姥姥家唱大戲……」一陣冷風吹來,猛然把一道忍了一甲子的熱淚吹落,從下垂的眼角,竄流在滿是風霜的臉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nyuju&aid=3286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