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火車與我
2008/04/01 17:04:33瀏覽836|回應6|推薦0

  童年時,隨著爸媽或阿公阿嬤,一路乘著普快搖啊搖、擠啊擠,在台北與台中往返,每趟永遠都不膩,喜歡坐火車的感覺,逢站必停的普快,讓我漸漸熟悉大站小站的名字。 

  儘管如此,每趟旅程還是會聽到「爸爸~下一站是哪裡?」、「阿公~這站叫什麼?」阿公總會不厭其煩的告訴我,爸爸就算被問的很累還是得無奈地回答(因為我會不求甚解一直盧』);他們若呼呼大睡了沒空回應,就轉頭繼續觀察綠油油的稻田有沒有稻草人、研究長長的廣告看板通常有三四個排排站;過山洞了看看黑漆漆的窗映出站著疲憊的人們、睡得東倒西歪的弟弟妹妹及娃娃頭瀏海的自己;看到海了趕緊瞧瞧秋茂園那頭牛到了沒 

  若是過年,沒畫位的普快座位總是先搶先贏,但往往擠到暈頭轉向,好在有可上下調整的窗戶,隨時吹來新鮮空氣;但若是坐光華號,為了省$$,必須兩個小孩擠一個座位,或是坐在大人腿上,這時就會開始搶靠窗的位置(四個小孩只有一個不會搶),接著一陣大人斥責,最後只好乖乖地輪流換位。 

  小學寒暑假,只有我最常『呆』阿公家。磚造矮房子後面就是鐵道,每天火車的汽笛聲、轟隆隆地『跑步』聲,伴隨著我們。幾次火車剛過,阿公望望時鐘,淡淡一句「你阿叔坐這班回來了」,過了約二十分鐘,就看到叔叔拎著袋子進門--真神啊~~ 

  過了幾年,車速較快的台汽漸漸取代火車,讓我好失望而向爸爸央求坐火車,但仍很少如願---因為除了車程時間,主要還是得考量『票價』 

  高職畢業後在屏東生活一陣子,往返台北自然選火車,且常坐普快夜車,睡一覺清晨就到了(也比對號快便宜)。漫漫路程曾遇過鮮事靜靜看書、突然腿上多出個便當,原來是隔鄰收假的阿兵哥要吃飯了,順便也買給我〈大概是只有自己吃不好意思〉,又堅持不收錢,他說算是緣分。但非親非故陌生人怎可隨意接受?於是想等他離開座位,偷偷塞錢到他的包包,誰知一路到中壢他下車了都還沒機會〈他怎麼都不用上洗手間?〉當了白『吃』、金拍謝

  另有次夜車路上正好眠,突然上來個怪怪先生,滿車空位偏偏往我旁邊坐,頓時腦子警鐘大響。他以外套蓋著,漸漸想滑過來,只要一靠近我就故意翻動,他馬上縮回,反覆兩三次後,正想換位子,剛好遇到阿兵哥成群坐上車〈移防?行軍?我也搞不清楚〉,那位怪先生趕緊落荒而逃。哈!繼續夢周公去。 

  直到現在,對火車仍有濃濃情結,出差固定坐自強號,出遊外地若情況允許,仍會選擇火車。對我而言,它是獨自旅行的好伴,給了我無數回憶,已是生活的一部分,難以割捨 

sheela

2008.4.1

(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eela&aid=1744009

 回應文章

陳惠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從慢車到高鐵感受時代的進步
2008/04/12 23:15
以前最怕坐那慢車,一站站停,尤其在歸心似箭時,真想去當駕駛員。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呵^^
2008/04/10 08:18
火車的可愛回憶

番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與小兒
2008/04/08 18:13

最愛坐普快      松山----羅東

過山洞   看海   羅東市場的泡泡冰

火車----成就很多人一段段美好的回憶


sheela(sheela) 於 2008-04-09 09:19 回覆:
羅東夜市好多小吃喔

**J I 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公車與我
2008/04/02 21:21

火車...對我而言是比較陌生

倒是從小到大  當公車族也有相當歷史了

故事當然也一籮筐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看不出來~
2008/04/02 14:16
你小時後會這麼盧~
小時候我也常搭火車北上,麻麻是台北人…
我最記得是拔拔為了要讓我們有位子坐,居然跳上去火車…
真的好危險~現在想起來…親情真讓人為之瘋狂!



sheela(sheela) 於 2008-04-02 15:43 回覆:

其實有時候我是很執著的

父母帶小孩擠火車, 真的很辛苦!


老詼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憶往點滴
2008/04/01 23:40
回憶起坐火車的經歷心裡總暖烘烘說不出話來,高中時在高雄縣阿蓮教會弟兄的公司半工半讀。
每逢長假總不辭勞頓先搭客運至崗山,在步行至火車站,然後再轉乘火車北上,平快車差不多八個半小時,若改乘普快往往一趟約十一個小時才回到台北。

那個年代哪有什麼遵守秩序排隊也没有座號。
不管搭公車、客運或火車…總是一窩蜂的人…擠阿擠的…先搶到座位在說。

坐平快比較好開水3元、茶葉5元,且能續加開水。

那時偶還在成長發育中往往要吃二個便當和點心肚子才會飽。
各站都有小販叫賣冰涼A沙士、芭樂汁或便當、便當聲此起彼落。
鐵路局雖也有販售鐵盒便當,不過不便宜,一個相當平常兩個。服務員總再三交待吃完盒子要還哦。
每回南下時慈祥的 尊親大人 總是行囊裡裝滿大包小包的零食。要我帶回去和同事們分享。

搭乘火車好一陣子才搞清楚什麼是經山線經海線。
我也蠻喜歡看每站地風景。
那時火車不強制關門、也没分吸菸區,遇上老菸槍坐旁邊就比較辛苦。
坐夜車北上南下運氣好時還可躺下睡大頭覺。
sheela(sheela) 於 2008-04-02 15:46 回覆:

呵呵~很懷念吧!

勾起不少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