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櫻桃豐收時的哀愁(短篇集 之三)
2022/04/12 19:29:28瀏覽327|回應0|推薦3

 

假如這地球上有天使曾經來過, 那我會認定「阿瑟」是在我認識的人當中最像天使的人。「阿瑟」大概是我認識的人當中,心地最善良,最單純的這麼一個人,你可以輕易的從他的眼睛裡看穿他的心。但,這麼一個人,他這輩子活得並不快活。

 

「阿瑟」家,世代務農,代代相傳的守著眼前這一大片上好的櫻桃園,傳到「阿瑟」已經是第四代人了,這裡早已成為他們祖孫四代人賴以安身立命的唯一憑藉。早些年種植櫻桃純粹是靠天吃飯的辛苦行業,櫻桃快收成的前幾個禮拜,最怕下雨,雨水一多櫻桃就要爛掉一半以上。除此之外,櫻桃快收成的時候成群結隊的飛鳥,也會沒日沒夜的飛進來糟蹋了大量的櫻桃。好在這些年從中國進口了成套設備,可以雇用專業的施工隊,輕易組裝棚架。棚架在春初花粉傳遞完時架設好,不但徹底防止了飛鳥的侵襲,而且在防止梅雨浸泡上也發揮了積極的作用。棚架在冬初枯葉落盡時拆除,如此週而復始,大大的降低了營運的負荷與風險。

 

今年在櫻桃的成長季,幾乎沒有遭遇任何的雨水。櫻桃結實纍纍,長得格外的好,又大又甜又脆,一顆顆櫻桃紫中泛紅,紅中泛紫,亮晶晶的,掛在樹上搖曳生姿,真是秀色可餐,誘惑人得很。

 

然而,面對行將迎來的櫻桃大豐收,卻並沒有給阿瑟帶來一絲一毫的喜悅。因為,今天早上他才料理完了妻子的喪事。喪事是由專業的葬儀公司一手安排的,儀式莊嚴肅穆,簡單隆重。但,參加喪禮的人只有阿瑟」獨自的一個人。

 

妻子是在生完了老三時,就被診斷出患上了抑鬱症,一直苦苦煎熬了這麼多年。面對妻子每下愈況的病情,這些年,家裡真是淒風苦雨,那個撥不開的愁煩鬱悶壓在阿瑟的肩頭,就像一座大山一樣,讓阿瑟喘不過氣。

 

這麼多年過去了,妻子的治療一直沒有中斷過。藥物,心裡甚至物理的治療都嘗試過,但就是不見她的病情有好轉的趨勢。後來可怕的事,慢慢的出現了,妻子居然會時不時的嘗試著用自殘甚至自戕的方式來解決痛苦。雖然社福專業人員經常性的來到家中進行輔導,想盡了各式的方法給予幫助,但情況並沒有轉好。這次,妻子終於還是選擇了自戕來終結了她的痛苦,走完了她的一生。

 

阿瑟和妻子是在櫻桃園裡認識的,她是來打工的小妹。那時大家都少不更事,認識沒多久,只因為看得上眼,也沒什麼深入的交往,兩人就這麼結婚了。婚後生了孩子,妻子慢慢地把關愛全部都移轉到孩子們的身上。阿瑟開始覺醒,所謂的愛就像一瓶奶,當這瓶奶讓別人給喝了,就再也沒有什麼剩下給你的了。本來妻子就很少理會阿瑟,得病後更是少言少語。「阿瑟常看到妻子一人枯坐在窗前,呆若木雞的望著窗外,就像靈魂出竅的軀殼,空洞洞的。這種無助的情境,直讓「阿瑟看得心如刀割,卻不知該如何是好。阿瑟不敢在妻子面前多說什麼,因為妻子很容易無端的動怒,對著他大聲嘶吼。看著她惡狠的眼神,常讓阿瑟覺得心驚膽跳。

 

在漫長的治療過程中,阿瑟慢慢地了解到,妻子的病情其實和心裡因素並沒有直接的關聯性,真正擊垮她的是她的腦子有一種東西的分泌出了問題。人的身體就像一座萬能的化學工廠,精密的供應著各類不同器官所需的不同養分,既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否則就要出問題。細膩的腦神經細胞對養分的需求尤其敏感,需要的特殊養分一旦失調,人的行為舉止連帶心理認知能力都會受到嚴重的影響。頭腦裡的問題,雖然有醫界大量的人力財力千軍萬馬式的投入,但離開黎明曙光還是遙遠的很,人類的所知還是非常的有限。其實,附近的鄉下也曾偶而的傳出有人患有類似的病情,甚至還有人懷疑他們世世代代所飲的水質有問題。至於會不會是遺傳所留下來的病根子,阿瑟也無從得知。

 

在相當艱困窘迫的情況下,阿瑟把三個孩子勉力的給拉拔大。他們早已遠走高飛,到外地成家立業,各自有了自己的窩。剛開始時,孩子們還知道偶爾的回來探視母親一下,後來慢慢地換成了在電話裡的問候,再後來就連電話也都懶得打了。正所謂久病床前無孝子,阿瑟從來沒有怪罪過他們,因為他知道各家都自有各家的難處。這次妻子的喪禮,阿瑟並沒有通知孩子們,他覺得即便是他們能趕回來,那種行禮如儀的虛偽,實在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參加完妻子的喪禮,阿瑟便兀自一人來到這面對整片櫻桃園的山坡上,在他熟悉的那棵大樹下面坐了下來。從小他就特別的喜歡來到這個角落,從這裡觀望櫻桃園是最好不過的角度。外面正是烈日當空,但大樹底下卻顯得格外的陰涼,席席的清風不時吹拂過來,讓人覺得神清氣爽。「阿瑟」一動也不動的凝視著山坡下那一大片迎風招展搖曳生姿的櫻桃園 ,這是他用了一輩子來守護過的地方。看著看著,眼淚就像決了堤似的奔流而下。自從妻子生病,阿瑟一直堅忍著那幅沈重無比的擔子,逆來順受,毫無絲毫的怨尤。這麼多年都過去了,如今妻子終於走了,他的擔子卸除了,照講他應該感覺輕鬆了。但,事實卻剛好是相反,他突然間覺得他的心一下子被徹底的掏空了,那種空洞洞的感覺讓他難受極了。原來,人活在這世界上,是要為著一個目的而活著,妻子的離世好像也一同帶走了他活下去的目的。。。

 

他開始慢慢的回顧他所走過的這一生,他是在櫻桃園邊被養大的,受到父祖輩的耳濡目染,他很早就學會了養護櫻桃園所需的所有的技術和知識。不過,也正因為如此,他對其它的行業是一無所知。還很年輕的時候他便接掌了整個園區,撐起了整個家業,獨立一人經營起來。後來成家生子,再後來妻子患病,事情一件接著一件的發生,讓他應接不暇,鎮日辛勞的就像狗一樣。然而,他卻慢慢的發現,不管他在家是多麼的忙多麼的累,他周邊的人和他並沒有太多的關聯,他們只像是生命中的過客,就好像是船過水無痕鳥飛不留影,最後一個個都消失得無蹤無影,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掛紀。他突然的醒悟過來,他的這一輩子,好像真沒什麼人曾經關愛過他。每天,他雖然忙透了,但其實他一直生活在枯寂和孤單之中。這世上,唯一曾讓他掛懷過的,是他的母親。母親病危時在病榻看他的眼神裡,充滿了慈悲憐愛與不捨,這大概是他這一生中唯一真心愛過他的人了。這個鋼鐵般的漢子,此時竟然開始有些哀怨自憐起來,他覺得他的這一生好像是白過了,白白的來世間走了這麼一遭。。。

 

阿瑟就這麼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大樹下,從上午一直拖到了黃昏。但,他卻依然不肯離開。因為,他真怕會回那已然是空洞洞的家,睹物傷情,會讓他崩潰的。今晚,他還真不知道要如何的入睡。突然間,他想起來家裡的地窖裡,藏了幾醰櫻桃酒,那還是妻子在生病前,一時興起釀造的。後來因為家裡的忙亂,誰也沒興趣去動那幾醰酒。但今天不同,他很想開啟那些陳年老酒,來紀念妻子。當然最主要的是,酒能幫助他入睡,正所謂一醉解千愁。但旋即一轉念,那些酒千萬不能喝啊!那是濃烈的“苦酒”啊!那些酒會讓他回想起年輕時的妻子,會讓他回想起從前光景還好的那些日子。

 

天色越來越向晚了,西邊的祥和的晚霞襯托在蔚藍的天際,讓人看了心動。時不時從四處傳來了飛鳥們回巢時的喧鬧聲,好像是在催促著他回家。阿瑟懨懨的立起了身子,漫不經心的拍拂了下西裝褲上沾滿的塵土,然後順著山坡上的小徑,一路迎著夕陽,魂不守舍慢慢的走回家去。

 

走著走著,他突然的回想起來,去年夏天,他小時後相好的童年朋友回鄉探親,順道來探訪他的情境。他的朋友是他家的鄰居,世代也是種植櫻桃維生。幾年前老夫妻想開了,賣掉了田產,然後搬到了離這將近 400 多公里外的一個山谷裡的一個退休村,在那裡享起真正的清福來了。

 

他們興奮的向阿瑟」訴說著退休村裡諸多的美好。退休村每戶人家有著自己獨立的單元,前後院還可以自己種點自己喜歡的花草。精緻調配的三餐都是由中央廚房在大餐廳裡統一供應的,就連洗衣服,換床單打掃衛浴這等雜事都有專人來照應。所以這些辛苦操勞了一輩子的老人們,來到這就卸下了所有的擔子,再沒有什麼家務事需要自己親自親為的了。

 

退休村位於風景極美的山谷,村裡設施非常完備,有健身房,游泳池,網球場,滾球場,美髮室,橋棋室,KTV間及電影播放室。村中的醫護中心,有輪班的醫護人員,細心的照看著老人們的身體健康。園裡還經常安排小巴士帶著老人們,去市中心逛逛,開開心。除此之外,專業的健身教練,會在天氣好時帶著老人們登山健行。要不,就在園區裡做做瑜珈,或跳跳“line dancing”。總之,老人們在這沒有寂寞的時刻,小日子過的美滿豐盛的很。不過,讓老人們最感到興奮的,是每年園方還替老人們安排去搭乘郵輪,參加104天的環球旅行。一路上,除了欣賞各地美景外,郵輪上的吃喝玩樂,讓老人們深深的覺得此生真是沒有虛度。

 

當時,老夫婦的這一番談話並沒沒有讓阿瑟」動心過,因為他那時的一顆心完全被綑綁在妻子的身上了。但,現在,不一樣了。「阿瑟」在回家的路上,走著走著,突然停下了腳步,望向了天空。此時,西方還留存著萬道霞光,但東方卻出現了彎彎的明月,襯托在晴朗的星空裡,無比美麗的景緻好像是在呢喃著說不清的哀愁。「是到了該改變生活方式的時刻嗎?」,「阿瑟」禁不住認真的問著自己。答案是肯定的!他得把握住他人生這最後的機會,好好的重新再活過一次!

 

以他擁有的櫻桃園田產,變賣後有足夠的資金付給退休村作為入住及日常開銷的基金。同時還會有足夠的餘額永續的去償付每年的私人健康保險及年度郵輪旅遊的費用。想到這,阿瑟對自己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對著自己自言自語認真的說到:「就這麼決定了,換一種活法去活活看吧,前面的日子就是再怎麼差,也不會比從前更差了!」。

 

阿瑟加快了回家的腳步,此時,他真想馬上的躺下去,他實在是太疲倦了。這麼多年來沒日沒夜的疲勞,好像潮水般的加疊起來,一下子全湧上來了。他急需要一場深沉的睡眠,他需要有足夠的體力,好來面對今年櫻桃的收成及銷售。然後,再安下心來,去安排田產的拍賣。這些事,要夠他忙亂上大半年的時間了!

 

快到家的時候,阿瑟」突然的提醒起自己,離開家鄉前一定要記得去做最後的一件事。要抽空去母親那破舊的墓園裡,尋找到母親的墓碑,重行的整修一下,對母親道過別後,再離開這守護了一輩子的地方吧!

 

 

待續:

橘子鎮謀殺案(短篇集 之四)

陳喬治的逆轉勝(短篇集 之五)

伯恩(Bern沈醉在寓言故事裡的首善之都 (好山好水遊瑞士 之五)

 

( 創作另類創作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hangguanwuwei&aid=173260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