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撕去的日曆
2007/03/20 15:01:10瀏覽521|回應0|推薦21

掛在門扉旁的日曆,沒有翻動的跡象,依舊停留在幾天前,我出遊的日期。孩子不認帳,撇清的很乾脆:『沒聽到你交代呀?』習慣應該不會遺傳吧?所以說要求孩子達到,言聽計從的水平,恐非一朝一夕能竟其功。

今天第一堂課是【國語】。近乎破底的書包裡,是一本今天不必登場的【算術】。講台上,不分晴雨,總是打扮美美的女老師,音揚頓挫字正腔圓的讀一句,同學接著咬字不清的唸一句。好加菜沒發現我橫著胳膊,偷樑換柱的閒事。我若無其事的,開口唸唸有詞:『日曆,日曆,掛在牆壁,一天吃去一頁,真叫人心裡著急……』

悶熱的教室裡,各吹各調的朗誦聲,和催眠曲沒兩樣。在周公他老人家指揮下,算術本裡的數字,變成忽高忽低的音符,彷彿一棵棵豆芽,從我睜不開的眼皮前方掠過。裝模作樣的確蠻累人的啊!

盼得媽咪回家,我連忙口沫橫飛的說明,撕日曆這碼事的重要。最後加上名言:『老師規定的哦!』心知肚明的她:『你騙誰啊?』眼見無法得逞,只好使出絕活。除了亦步亦趨,還不時拉長尾音鳴咽,乍聽起來和貓哭鬼叫,十分類似。我知道世間絕沒人忍受得了。『哎喲!碰到討債鬼啦!』老媽不再堅決反對。我也不客氣的掂起腳尖,提前扯下來今天的日曆。

隔窗望去,對門小姊姊,正在低頭急書,稀疏的清湯掛麵髮絲,掩住了半邊臉。『返校日,不是還早得很嗎?』她瞪著白眼:『就是囉!明天還沒到呢!』天啊!多久沒撕日曆啦?我送她幾粒,剛到院子踩著洗澡盆,摘下的土芭樂當作謝禮。

底部凹凸不平的鋁盆,終究難逃老媽的法眼。別人面壁思過,我則是面向巴樂樹懺悔。不清楚罰站了多久,終於獲准回家睡覺。她在我給蚊子叮咬腫疤上,輕柔的塗抹藥膏『以後敢再皮嗎?』臉上卻全無怒火。帆布書包裡安穩的放著,媽媽代筆的暑假作業。

元宵節都過了,客廳茶几底層還擱著,兩冊印刷精美原封未啟的日曆,但是金色年華日子消失了,夢想也早已徹底改弦易轍。我依舊習慣每天去撕掉一頁日曆。只想曾經讓淚水濕透的往昔,化作片片飛散紙屑,不再縈繞心頭。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