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手術鼻仔
2024/03/11 20:50:02瀏覽58|回應0|推薦4

行過一、二十年鼻無芳臭的歲月,重新鼻著芳味,若像咧眠夢。

二十外年來,便若重新去揣一个新的醫生看鼻仔,攏會共講:只要閣予我鼻一遍菁仔花佮黃梔子花的芳味,就滿足矣。

 最近去手術鼻仔。

會將鼻龍囥甲著舉刀來對待,是我無[病識感]。

這个症頭拄開始的時,暗時仔定定著坐起來喘氣,坐一時仔才閣睏,我彼時毋知影這是無正常的,掠準每一个人攏按呢。就像細漢時袂行,嘛毋知影這叫做跛跤,一直掠準大漢了後,就會當參阿姐、哥哥怹按呢行。

***              ***             ***

開始看醫生,是佇十外年前,有一遍阿母來斗六,我去參伊睏,睏前開講當中,我定定坐起來喘氣,身邊的姐妹仔共我講,按呢是鼻仔有問題,去予醫生看覓咧。

 因為食西藥會愛睏,上班做工課驚無精神,毋敢揣西醫。

自彼時陣到今,附近鄉鎮的中醫診所,毋知換過幾个中醫師。攏講食看咧。

開始換診所食藥仔,鼻仔真正攏有得著改善,毋拘食一站仔,症頭又閣來矣。

一日閣一日向望藥方會當予我的鼻仔吸著空氣、鼻著芳味。

毋是無想過開刀治療,總是聽人講,就算開刀,嘛是會閣生出來。就按呢一直拖。

 一直到舊年秋天,本來咧看的中醫診所,定定無車位通停車,輪椅欲入去的通道幾何台代步車停咧,出入有困難。

另外揣著一間停車場真闊、診所內底閣有無障礙便所的中醫診所,友善的空間、真理想。

 醫生一聽著我講鼻仔袂通,家己用鏡看會著一粒若透明的物件。

伊連看都無看就講:這妳著去揣西醫開刀,食藥仔食袂行啦。

頭一遍聽著醫生遮呢直接的建議,心肝頭驚一下。

***              ***             ***

去揣斗六台大的廖醫師。

片仔照出來,就共我排開刀的時間。

一定著愛開刀hioh

醫生講,毋捌看過囥甲遮嚴重的,若閣繼續湠開,歹處理。

阮囡仔講,趁這馬猶有體力,去處理理咧。

我講毋拘聽講閣會復發。

阿勳講,過幾年仔快活喘氣的日子嘛好啊。

雖然按呢,嘛是閣咧躊躇。

因為轉來了後,食廖醫師開的藥仔,感覺喘氣淡薄仔有改善。而且雖然是西藥,食著嘛無愛睏。
真正決定欲去動手術,是過年了閣去病院看影片的檢查報告。

我共醫生講這站仔食伊開的藥仔,有較好喘氣矣。敢會當先莫開刀、食藥仔治療就好。

 醫師佇螢幕點出來予我看。

伊講:殕色的是鼻竇、烏色的是空間。妳看,鼻竇強欲共妳的鼻仔塞tīnn.

問醫師:若無處理會按怎?
除了喘氣袂順,若有感染著,細菌容易走去頭殼內底。上好是照排的時間來處理。

醫師特別講,這種體質,開刀成十年了後,有可能會閣復發。

 十年?無要緊,彼時我應該是免用著鼻仔矣。

 問醫生,有啥方法會當避免復發?

伊講共鼻仔照顧予莫捷發炎,就會當避免。

 我閣問,敢會使家己去開刀、蹛院?

醫生笑笑講,上無開刀彼日嘛著愛有人….

後來才知影,我想了siunn簡單。

佳哉有麻煩二姐來顧我。

***              ***             ***

開刀著去虎尾分院。

疫情了後,我毋敢用病院的輪椅。

所以,蹛院除了行李,閣著紮一台輪椅。

就訂一班復康巴士。

彼早起,車來矣,阿勳佇門口看我佮二姐上車。

運將參伊講耍笑:毋甘哦?你嘛上車啦!

有聽著阿勳共二姐講,翠苓就拜託妳矣。

我知影伊加減仔會煩惱。

 到病院頭一工抽幾何筒血,做真濟檢查。

彼下晡囡仔對台北坐高鐡來病院。我本成欲擋伊莫來,都拄轉來過年才去上班無幾日爾。

二姐講,無予伊轉來看一下、囡仔袂過心。

咱做過人的囝兒序細、我知影。

想講伊按呢走siunn-thiám(太累)

陪伴一下晡,囡仔欲離開病院的時,雙手合十,共怹二姨講:媽媽就麻煩妳矣。

看伊行出病房的背影,毋甘予怹為我牽掛的心,淡薄仔酸。

人生行到遮,除了爸母、手足厚厚的疼愛,翁婿佮囡仔嘛攏遮用心,滿足矣。

***              ***             ***

倚窗仔的病床,看對外口出去,路樹點著閃熾的燈火,真媠!

這暗、拄睏落眠就閣精神。這若是旅途中的窗仔景,感覺會閣較浪漫。 

2工被通知換手術房穿的衫的時,緊張的情緒總是予我想欲走便所,諴害。

病床予人捒去開刀房門口聽候,心情真複雜....希望莫hông捒入去、閣希望趕緊結束這个過程。

入去到開刀房,煞想欲放尿。想講若無講出來,驚仔手術過程會tshuā-jiō(尿失禁)歹看,想欲講,又閣毋知按怎開口。

落尾,提出勇氣共護理師講:歹勢、我想欲放尿。

怹知影我袂行,就提一个尿盆仔囥起來病床予我用。

眾人咧等、我煞放袂出來。一直共護理師講歹勢。伊講無要緊,足濟人攏會按呢。

...所以毋是我較káu-kuài(彆扭),就放心將手術前的tsi̍t-pû-jiō佇病床頂解決。 

***              ***             ***

刀開了,才知影上艱苦的毋是開刀。

兩爿鼻仔攏塞咧。

一精神,我就共護理師講,袂當喘氣啦!

伊應講:會啦!用喙喘氣。妳拄才就是按呢睏去的啊。 

頭疼、嚨喉疼、袂當用鼻仔喘氣....

開刀進前醫生有講用自費的材料,刀開了會較舒適。

我共醫生講,我驚疼,便若會當減輕疼的自費,我攏願意。哪會閣遮呢艱苦?

護理師講頭疼是麻藥仔咧退、嚨喉疼是因為插過管。

若是痛苦有原因,咱只有是忍受。 

恢復期,用喙喘氣的暗暝,睏攏袂去。

坐起來看天頂彼粒得欲圓的月娘,慢慢仔向西爿徙去。

月娘落落的方向,也就是日時高鐵人來客去的所在,高鐵站,原來也恬恬仔送別月娘。 

睏袂去,打開手機仔聽內底合唱班上課時陣的錄音。

唱了好抑是毋好,這時陣已經無重要,聽著同學的歌聲,內底有溫度。

月娘佇同學的歌聲當中,沉落去矣。

應該講gâu-tsá(早安)。

但是我一暝無睏。

無睏的暝、真長。

同學的歌聲安慰著我.....

內心感謝教合唱的校長、佮協會的淑蘭,一直努力予[一團亂]活落去。

嘛予我佇快樂抑是失志的時,攏有歌聲陪伴。

嚨喉遮呢疼,敢閣會當為精彩的人生和聲? 

***              ***             ***

我無睏的暗暝,二姐比我較辛苦。

因為我用喙喘氣,嚨喉ta(乾)一直啉滾水。

滾水啉濟,就走便所。

病房內底的便所無方便輪椅使用,佳哉護理站較過遐,有一間無障礙廁所。

看二姐睏去,不忍心叫伊,家已欲徙輪椅,二姐一下就精神,我共講我會當家己去。伊用真嚴肅的口氣講:後擺莫閣講妳會當家己去,我一定會起來的。 

暗時仔欲便所,總有一種講袂出來的[罪惡感]。

細漢時蹛的竹管仔厝,房間干但有尿桶,若是大便,欲去屎礐仔著經過三伯護龍、後壁埕二伯佮大伯怹兜,閣經過一落後壁宅仔,三間屎礐仔起佇宅仔尾,一路無燈火,暗so-so

阮伊呀真巧,用一支竹仔編的糞斗貯火灰,予我坐佇房間的hōo-tīng(門檻),暗時仔使用的,這是阮阿娘發明的[無障礙廁所]。現代人飼貓,[貓砂]的概念敢是按呢來的?

從我有記持以來,暗時仔屎尿這咧工課,攏是共二姐叫精神,伊就會替我去tshuân(張羅)火灰、去倒火灰。 

二姐毋捌歹面予我看,毋拘一直到今,暗時仔欲便所猶閣會有一種麻煩著二姐、歹勢的情緒。

這幾暗攏按呢,一暝起來幾何擺,二姐綴我無睏。 

***              ***             ***

開刀了,食物件毋但無味,連欲吞都有困難。

原來食物件著用著鼻仔,這是這馬才知影的代誌。

當禁食解除了後,有夠枵。

聽講餐廳有咧賣炒麵,二姐去買轉來,提予我食。我袂記得鼻仔袂通食大喙會吞袂落,大大喙食落,險仔嗆著。

鼻無芳味、食無鹹汫、吞袂大喙,食甲足辛苦。

佇這時陣,閣較好食的物仔,攏若像公廳âng-kè-toh(供桌)頂的牲禮 

出院了後轉來厝裡,鼻仔猶袂通,一入去睏眠內底,就閣去予[袂喘氣]叫精神。原來睏去我袂曉用喙喘氣。就算提愛睏藥仔來食,嘛睏無五分鐘,就閣精神。食第二粒愛睏藥仔的時,已經無作用矣,食了顛倒艱苦。

敢講鼻仔開刀攏著遮濟工無睏?我咧想,應該是我較歹育飼,我的肺臟咧等經過鼻仔的空氣。幾何擺心肝頭tsa̍t(悶)甲真艱苦,想講敢著來去急診?

佳哉身體猶有才調擋落去。 

鼻仔通彼暗,已經是手術了欲倚130點鐘。

2早起,我睏甲日頭曝kha-tshng(屁股)。 

囡仔敲電話問手術了按怎。

我講,感覺遮呢大港咧喘氣,足無彩的。一半就有夠用矣。

囡仔講,早就好去處理矣。 

佳哉有聽怹的話,趁[少年]去處理,若無身體欲哪擋會牢恢復期的折磨? 

聽講割掉的鼻龍會閣倒轉來。

橫貫公路,一遍閣一遍崩山、工程人員一遍閣一遍入去清理土石流。

鼻仔、敢是空氣入去體內的橫貫公路....

( 心情隨筆心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ann&aid=180385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