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幸福的滋味
2009/01/21 15:01:51瀏覽334|回應0|推薦9

小時後,每次回外婆家前,媽媽都會準備些水煮蛋,以備在火車上肚子餓時吃,雖然是簡單的清水煮白蛋,但那時卻是人間美味。 

以前回外婆家都是搭火車,在不富裕的年代,坐普通車是唯一選擇,回外婆家是長路漫漫,為了打發漫長時間,欣賞窗外風景是唯一的樂趣,對少出門的我,頗覺新鮮。唯一的點心就是水煮蛋,在慢慢褪去泛黃的蛋殼,逐漸露出雪白的蛋白,幸福的滋味逐漸顯露,再沾上些許鹽沫,輕輕咀嚼,頓時覺得香味四溢。中午時分,此起彼落的叫賣便當聲,引誘腸胃快速蠕動,爸爸忽視車上賣的鐵盒便當,選擇月臺的木盒便當,雖然木盒便當顯得比較單薄,然而,打開便當時卻有一股木香味撲鼻而來,滷味豆乾的甘甜、蘿蔔乾的清爽、再加上一塊厚實的豬排肉,大大滿足了口腹。讓漫長的旅途,時間不知不覺變快了。 

外婆家老房子座落在大河邊,屋後有幾棵水果樹,記憶中水果樹是高大的巨人,眺望巨人的臂膀上掛滿結實累累的果實,只見芒果和楊桃在嘹亮的蟬鳴聲裡高高懸掛在天上,表哥和表姊用長長竹杆從天上摘下果實,第一次吃到剛從樹上摘下的水果,心理覺得很興奮,口中倍感甜美。 

我們一年難得回去一回,外公總在屋後做他拿手菜,將熟的菜心和豬肉切碎放在豆皮上,用豆皮卷成長而結實的菜卷,切成一片片盛滿一盤;此時,外婆也是忙著抓雞殺鴨的,廚房的爐灶一刻不得閒。晚餐時,昏暗的燈光照著滿滿一桌菜,大人們一邊閒話家常,一邊大塊朵頤,我滿足喝著汽水,低頭嘗遍每道菜,雖然記不起那菜滋味,但我知道那是外婆家的味道。 

回外婆家時節總會碰到廟會,水仙宮廟前大片空地上,排開不下十個地方戲台,有布袋戲、傀儡戲和歌仔戲,我喜歡看布袋戲!可是太多戲碼同時上演,表哥和舅舅不想久留,我只能在每個戲臺前站上片刻;戲臺邊上也遍佈許多小攤:捏面人、李仔糖、棉花糖等等,我邊吃糖邊看戲,好不愜意。廟前路兩旁,種了長長兩列蓮霧樹,此時結實累累掉落一地,我直納悶為什麼沒有人要採收這水果,逕自撿拾,咬在嘴裏清爽甘甜,不知不覺多拾了幾個,表哥和舅舅對我這舉動覺得好笑,真是城市人。 

在外婆家的日子過的很快,不知不覺要回家了,外婆會送許多土產讓我們帶回去,同樣地,也要搭火車一路搖搖晃晃回家,但是,回程則在疲憊中睡到家。 

現下生活富庶,有機會嘗到各種美食,可是兒時的美味卻不在,要如何重拾這美味呢?原來這美味需要各種時空因數摻合,最後才能形成幸福的滋味。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lph363&aid=2583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