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葬花
2014/01/27 00:09:31瀏覽7175|回應53|推薦484




   我的二表姐,長得十分標緻。
在我的想像中,林黛玉--大概就長得像她那般模樣。一堆細緻的五官,安安靜靜又恰如其份地安置在粉嫩的鵝蛋臉上。她的功課好,音樂、書法才藝出色。當所有表姐妹都唸私立教會學校,她是唯一的小綠妹,也是大舅和舅母的驕傲。一切所能想像的才情幾乎全部備齊在她一個人身上。她可能還是綠校花,每當放學時,校門口便集結了一群建中的男生,等著看她一眼。


   我和表姐妹都羨慕她,其中似乎也參雜了忌妒或是些說不清楚的情緒。她的才華是學不來的,我總是不由自主模倣她的形像和肢體語言,以及穿著打扮和她教我的鋼琴技巧。久而久之,我靠著機靈的反應,成了她的小跟班,陪她去約會,陪著她做各種奇特又令人匪夷所思的勾當,例如買假髮、假睫毛、高跟鞋,在肚皮上刺青,晚上偷偷去kiss跳舞,直到清晨回家,假裝剛剛睡醒的樣子,想盡各種方法諢騙大人眼中的疑慮。


   我母親曾再三警告,不許再跟二表姐鬼混,但她仍有辦法說服母親說,我的英文需要加強,必須到她家去惡補之類。於是,任誰都欽佩她有一種魔幻般的變色技術,在任何情況下,巧妙的幻化成各種體色,以撥開父母固守叢林般嚴格的管教和過度的監控。我們以此為樂,以跳脫管束和暫時得到的自由而沾沾自喜。


   就這樣一段難忘的少女歲月,那吉光片羽的瘋狂與陶然純粹的快樂,在我們的成長中,可化為相等的符號,也是銜接成熟期、漫渡青澀的養份。在乖巧的外衣之下包裹著狂野的皮囊,這皮囊裡住著累世等待被解放的靈魂。我們當然也曾躺在淚水潰堤的河流中漂浮著,感受被遺棄、背叛、和莫名的忽視。或許擁有特殊的才情,扣上不安份的靈魂,就得招來不堪的折磨,走上曲折坎坷的生命旅途。


   那年夏天的夜晚,這些共同的記憶被分隔成兩岸不同色調的風景。
她在對岸已成了模糊的假山,我在此岸凝望一個清晰的人影。我們之間的姐妹情誼被一件醜聞永遠相隔開來。有時候;我懷疑是否因為從小忌妒她而幸災樂禍,她怎麼會搭上大表姐的丈夫? 而那一夜我又為什麼就偏偏窺見假山後的兩個人影,在清晨薄曦的微光照耀下,我的雙眼像驚蟄後的蛇族,延伸進入兩個被詛咒的軀體內,尷尬地撞上倆對倉惶無助的眼神。


   我忘了當時是如何離開讓人驚惶失措有如火災般的現場,在腦海裡永遠無法退去的火焰燃燒著她們裸露的軀體和半遮身驅的衣物。那一刻的決裂,使陽光迅速降到了冰點,在薄曦中映照著她的未來。而青澀的果子成了瞬間摔落地面的碎漿,倏地變成一池淚水,淹沒了我,也淹沒了舅母的驕傲。我們一同編織少女時代如星河繚繞的旖夢,便不得不匆匆落幕了。


   依稀記得三個月後,在不通知任何親戚參加婚禮的情況下,一個簡單而草率的儀式就宣告完成。我們這一家當然也被矇在門外,那一陣八卦耳語在母親和姑媽老嬸之中傳的沸沸揚揚,我揣摩著她們口裡形容的二表姐夫,有個挺大的啤酒肚和兩顆爆牙。他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替代品? 大表姐夫呢? 躲在某個密室裡苟安? 大表姐知道嗎? 沒有人會回答我的疑問,似乎只有我誤撞了那座假山,而我偏又說服自己,那不過是我曾看過的一場劇院裡的悲劇 !


   不久,她們全家移民日本,我們從此失聯。
再次見面,已是二表姐在日本的告別式上,我看著掛在靈堂上的相片,一邊安撫大舅和舅母白髮送黑髮的悲傷,不知道是淚水模糊了視線,還是她因挫折的命運使相貌完全變了形,幾乎無法認清記憶中的她。也終於見到從未謀面的二表姐夫,一個矮胖、和善的中年男子。然而,最讓我吃驚的是,他身旁站著一個年輕的學生,俊帥的五官、挺拔的身型,簡直就是大表姐夫的複製版。


   這一刻和多年前那一夜,已失去界線,成了反白的黑洞,一股漩渦仍不斷旋攪,靈堂上的淚水朝著臉上、心上、裡裡外外傾洩而下。那照片中憔悴鬱愁的影像,透露了無限的苦楚,說著不足為外人道的晦澀心境。這些都與我撞見的那一幕有關。我們共同經歷的歲月和失聯後的猜想,都化成地上的花泥,和黛玉般的女子葬花時唱的悲歌。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oonwalk&aid=10775864

 回應文章 頁/共 6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陳凱爾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4/26 08:07
很感人的故事我很久以前認識的一個女孩子,家裡也有類似遭遇,她的大姐不知何故,愛上有婦之夫,非君不嫁,鬧到最後跟家人脫離家庭關係。她大姐婚後並不美滿,還傳出家暴,被老公修理。記得白先勇的台北人好像也有這種離家出走硬要嫁的故事。結局是所託非人。這種"硬要跟人上"的女子.好像都沒好下場.

Jov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0 16:18

春去春來傷遭遇

青階台下總不語

一絲微風偏又去

只有徘徊連夜雨



mimi
2014/08/23 17:20
呵呵愛迪達官方網 adidas官方目錄 adidas外套 adidas鞋 愛迪達外套 愛迪達鞋子 nike官方鞋子型錄 timberland 特賣會 2014 new balance 專賣店 ugg boots台灣專櫃 puma 中呵呵文官方網站 lv官網站(sky12364486211@hotmail.com)

阿飛
黛玉與樂蒂
2014/06/25 13:28

忽然間看到了"黛玉“關鍵字,是啊。。

黛玉這個名字最近總讓我陷入其中,只是飾演林黛玉的樂蒂在日前我到香港探訪蛛絲馬跡以及拜讀相關書籍資料後,更感歎紅顏都要如此的結局嗎?

人生總是如此,是夢似夢,也許因為可以感受到感動,所以才能體會這世界畢竟還是有些溫暖。

感謝分享,謝謝。


兩儀川的船屋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別旅
2014/06/09 12:11


現代俠女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好感傷....
2014/03/03 15:26
好一陣子,忙於工作和瑣事沒有上來看看妳的文章....

這篇讓我好感傷.....自從讀了"紅樓夢",黛玉的影子一直在我的記憶裡~

我想妳這位才情卓越的表姊或許就像仙子一般,短暫而綺麗的在人間留下記憶~

最後又回到了仙界......

記得書中的黛玉前世是株美麗的絳珠草,我想妳的表姊也是那麼有靈性和善感的!!

她在人間美了一回,或許此刻已返回了仙界吧!!

身為親戚的妳就祝福她囉....
初秋《五臺山》(moonwalk) 於 2014-03-09 15:32 回覆:

久久不見的飛雪,遲回覆很抱歉,現才看到你的留言。

寧以留文中提到的感傷來回應。我想,舉凡訴諸於筆尖的感傷,已將經過了文字書寫和思考後的時間差,以及文字藝術化的處理,變得淡然而疏離。

並非文字的魔力使憂傷遠離,而是當憂傷襲擊而來,文字書寫會是一項有利的工具。在屬於個人化的書寫過程中產生了自我獨白,使得感傷的事件本身,轉為相對境界中一個審美的對象,那些比較負面的情緒,盡在這些過程中一概被淘洗乾淨。

這時候,所剩下的僅僅只是--遊心於淡,合氣於漠,長養於淡漠之情。或曉嵐夜霧中的秉燭夜遊,隔霧賞花般地撲朔迷離,疼痛與憂傷將漸漸模糊焦點。所謂世事皆自然併予--------

一層薄霧一層霜,花事漸凋夜漸寒,幾番陰晴月勾輪,圓缺無盡白玉盤。


夏爾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26 20:01

初秋好久不見了,看到妳發文真令人驚喜,我前陣子工作太忙,也離開了部落格一些時日。

這是令人有許多思考空間的作品,一切都不是很清楚,但又不妨礙自由的想像,看到後來也令人感慨,不是因為她的死,而是那謎一樣的,充滿神祕的情節發展,一切似乎沒因為她的死而結束。

初秋《五臺山》(moonwalk) 於 2014-10-27 16:31 回覆:
重回;夏爾克 !

黛玉,只是一個象徵語言。由於她的形象深入人心,難免被視為悲劇。

故事結構若另觀者進入自由想像的空間,是一個值得追求的方向。

謎般的情節發展,也是隨機所得,毫無人工雕琢的意圖。

多謝評語 

文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新時代的新葬花
2014/02/20 01:20

激盪情節~非凡寫真.....

久未到訪~依然驚豔*!*

初秋《五臺山》(moonwalk) 於 2014-02-21 17:15 回覆:

多謝文達


l.s.f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16 18:30

最難堪的莫不是大表姊

欣賞妳的文采

初秋《五臺山》(moonwalk) 於 2014-02-18 12:01 回覆:
生如夏花般絢爛   死如秋葉般靜美

行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13 18:51
祝您~元宵節快樂!闔家平安!
初秋《五臺山》(moonwalk) 於 2014-02-15 18:17 回覆:
佳節愉快
頁/共 6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