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心中的聖誕節
2011/12/14 12:08:13瀏覽1241|回應1|推薦43
日本橫濱未來港旁的遊樂場。那夜溫度約莫是8度。

  長大後,第一次自己騎機車回湖口老家,才知道小時候的遼闊王國,原來只是地圖上的一點,一個位在省道旁叉路很深處的小村落。隔開家園與校園的大馬路,其實只是一條兩個車身寬的小路。

  我還在襁褓時,就被送來了。所以每當學校作文題目是有關於我的爸爸、媽媽。很自然的,我寫的,想的,都是阿婆與阿公。直到有同學提醒,我才有過這樣的念頭:媽媽只是把我忘了,放在爺爺奶奶家,有天就會想起,回來找我。

  有些事雖然無法說出它有何特別,但就是會讓人一再想起。記得有一年,湖口的某個冬夜,冷到難以入睡,冷到我以為流出的淚最終都將結成冰。阿婆被驚醒,轉身問我:餓了嗎? 我不敢再哭,深怕自己這樣不乖,於是我忙著點頭、搖頭,慌亂中根本不知該回答或是沉默。阿婆沒在說甚麼,用她粗糙卻溫暖的大手,隔著衣服撫摸我的小肚,在睡著前,我記得她說:暖了就不餓了。那時並不知道,阿婆不可能半夜弄東西給我吃,除了第二天要早起農忙外,那時廚房沒有任何電氣化的東西,要生火才在能大灶裡煮東西。

  我的不甘與疑惑,似乎就僅那麼一次,唯一的一次。

 

  印象中,湖口的風很大。

  看似綿綿無絕的風輕輕柔柔,卻可以將一片枯黃的稻葉,吹向空中。從家門前的稻田,踩著赤腳踏在田埂追逐,用了以為比風更快的速度奔跑著,但柔弱飛舞的身影,卻始終飄浮在前方不遠的空中。它越過馬路,幾乎就快墜落地面,但偶然才會經過的車卻恰巧出現,引起另一陣風,又將它捧飛。最後看著它落在學校圍牆裡,但不知為何,我再也提不起腳步前進,只是遠遠望著。

  有一天,我被天上落下的冰晶擊中頭,我低頭只看見地面有一小攤水印。隔天起床,發現阿公與阿婆就站在家門前看著稻田發呆,原來昨夜溫度太低,稻穗、稻稈與稻葉都結了一層霜。對這樣的現象,我第一次看到,覺得很新奇有趣。我伸手摸著,只覺得觸手冰涼,完全沒感受到大人心中的愁。

 

  每年到了聖誕節前夕,我總會特別想念,也許只是一個畫面,也許只是某一件小事。每年一定會規律地將兩者作聯結。我其實從未在那度過任何一個聖誕節,而小時候老師也只說,那天要放假是因為行憲紀念日。有一次,我將這件事告訴了老公,沒想到他居然非常有興趣,不斷詢問有關於我在湖口寄養時的故事。外子其實是一個很細膩的人,相對於B型的我來說,他似乎更是一個懂得說故事的人,所以他的問題常常touch到我很深處,很敏感的靈魂。有時我會呆立許久,無法言語。

  最終,他下了一個結論。

  他說:人呢,是一種非常依賴記憶的溫血動物,在感到寒冷時,就會想回家。

  我不知道,這個看似簡單的結論,是否就是答案。但即使離開多年,現在也已在台北成家,每年到了此刻,思緒開始旋轉,一件件往事,也一一被拋出。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ssthink&aid=5929915

 回應文章

the dreamer gir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推文
2012/05/13 13:23

來推文了

並祝母親節快樂

也進行統讚

統讚專區連結:    1   邀請您來統讚   2    再讚一回     3.一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