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陳儀的人生終局
2023/03/16 07:59:22瀏覽843|回應0|推薦15

第九節 陳儀人生終局

1949年2月23日陳儀已滿66歲是日上午上海市警察局長毛森率領刑事處長鄭庭顯及特務20餘人,包圍陳儀在上海北四川路志安坊房子,他們早就戡察地形立刻在前後左右佈滿崗哨,禁止人員出入特務一進門就繳下隨從副官王占周的槍,將他與勤務兵師滿盈扣留陳儀從樓上走下來

警察局長毛森做態向他敬禮「陳主席我奉命人保護。」陳儀當下明白自己被扣押了,鎮定沒有說話當時陳儀的五弟公亮也在場,特務本想一併扣留,經過交涉,毛森把他帶給湯恩伯,湯恩伯威脅公亮將此事告訴否則一切後果由你自負,我不保證你二哥的生命安全。」陳公亮力爭後,湯恩伯勉強同意通知陳儀的女兒文瑛,此時上海已成前線不宜關押陳儀擬議中將轉移衢州重慶或舟山等三地最後決定移往衢州綏靖公署主任時代留下的湯公館,空置多時,位置偏僻,適合軟禁陳儀毛森曾在綏靖公署當過情報現在九編練司令情報科科長陳達,是毛森的老部下陳儀到此可以完全控制陳儀在上海住7天不能外出多次找湯恩伯來見,湯恩伯均避不見面,陳儀趁特務疏忽,悄悄要女兒文瑛,通知丁名楠趕快隱蔽,2月27日下午三名特務護送,陳儀搭軍用飛機飛往衢州、有勤務兵陳樹生炊事員陶承喜隨行,臨行前陳儀對女兒文瑛

我一生糊塗只有一次做對革命會有流血的,妳要為我難過

我死亦無憾,遺是我沒有給妳們留下什麼財產,但我相信我去後

親戚故舊會照顧妳們的,望妳們好好生活。」之後不回首毅然登機。

,湯恩伯對九編練司令司令張雪中下達指示要「嚴密看管、妥善照顧。」即安排在東門開明坊1號的原湯公館,張雪中命特務團一個排長帶一個班負責武裝警戒毛森話給九編練司令二處三科科長陳達

隨行三名特務留下負責監視三名特務每天向陳達報告看守情況,再由陳達轉報上海毛森陳達交待三名特務嚴密監視陳儀一言一行不能與任何人接觸態度要儘量客氣,不能刺激他,問到那裡來的,只湯總司令派不能提密局他曾經槍斃軍統同志,給他增加恐懼則不好看管。」

據三名特務匯報「陳儀抑鬱不樂整天作詩吟詞,多次要求和在上海的女兒文瑛通長途話時一特務在旁監聽。」陳儀帶的勤務兵陳樹生炊事員陶承喜也有專人監視防止通風報信。陳儀軟禁期間,訂的報紙

上海新聞報、申報、杭州東南日報,閱讀的雜誌,有《新聞天地》、《時代》、《展望》、《中蘇文化》、《世界知識》等,閱讀的圖書,有《戰後蘇聯印象記》、《大眾哲學》、《辭源》及一些中國歷史書籍。

3月12日何應欽就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何應欽與陳儀是老友

何應欽很關心陳儀及家屬,3月中旬何應欽邀陳文瑛到南京唔談文瑛希望何應欽鼎力相助何應欽不敢應允向蔣介石求情文瑛回到上海,即接陳儀來信:「現在我下落經過湯恩伯向記者說後,已不是秘密,所以妳一趟。」,浙贛鐵路軍運繁忙,火車經常誤點

文瑛於掌燈時分才到衢州陳儀一直在等她吃晚飯,憤怒地「他們什麼軟禁我?他們沒有這個權力。」他告訴文瑛是透胡允恭來聯繫上共產黨,但沒說細節,談到湯恩伯時,陳儀拿出湯恩伯來信,信上說他很痛苦,有難言之隱,等以後有機會到衢州來探望再面陳一切。直到此刻陳儀仍不願相信湯恩伯主動出賣自己,而是受到外力脅迫,才出此下策。陳儀向女兒詢問

胡允恭沈仲九丁名楠等人的近況知道他們都沒有被捕,甚感欣慰

他對女兒說:「希望名楠過與共產黨有關係的同學或朋友,早點到共產黨那邊去,妳們留在上海等待解放,經方是醫生,將來共產黨會用得著

們這個地方解放軍將來也會到我會在此地,他們不會為難。」

陳儀中國共產黨十分敬仰,對中國未來充滿信心

談到邵力子、張治中北平和平談判時陳儀文瑛「假使我當政的話別人比我治理得好我一定自己北平談判,只要有誠意,共產黨會接受。」陳儀接著又說「我這次被撤職直至被拘禁,遠因近果很多,但是我這樣不是為我自己是為將來千百萬百姓免受災難北平和平解放

就是很好的例子這麼大年紀了共產黨的一套我也不懂將來我不會出來做事完全是為們年輕一代將來能過上好日子,

陳儀提出一個問題「將來共產黨勝利後,國旗一定要改,妳想用什麼圖案好?」文瑛一時沒法回答陳儀自己接下「共產黨是為人民大眾謀福利的,上面眾字做紅好嗎?」

4月初浙江局勢漸趨緊張陳儀擔心再下女兒也被扣,因而催促其早日返滬,4月9日清晨女早早起床,陳儀一樣衣著樸素整潔女兒用完早餐,叮囑女兒安心住在上海等待解放。

陳儀到衢州,未下過樓這天卻親自送女兒到大門口,隔車窗文瑛見父親頻頻搖手,眼睛溼了,卻想不到是女永訣

由安徽渡江解放軍沿浙贛鐵路迅猛前進,眼看要切斷湯恩伯集團與華中白崇禧集團的聯繫,衢州也成前線,湯恩伯提出陳儀轉往台灣可獲自由,遭到陳儀拒絕,4月28日九編練司令司令張雪中騙陳儀說衢州已聞炮聲,與湯

總司令商量改去上海陳儀信以為真上了飛機三名特務隨機押送,起飛1小時後,機上人員送給陳儀一份報說「上海天候惡劣,空令轉台灣。」陳儀知道上當了但是只能任由擺布。

當晚7時飛機在台北松山機場降落陳儀被送往基隆要塞旭丘賓館,後來台北市勵志社,5月中旬陳儀給在上海的女兒文瑛與妻子陳月芳寫幾封信,提到在台灣完全失去自由與外界無法聯繫,終於看清湯恩伯的真面目。告訴妻子不要到台灣來。

監視特務匯報「陳儀終日如老僧入定不說一句話。」

陳儀在回憶反省中認為:此生是一部失敗史。

他曾經胡允恭說過「嚴格地說我陳儀一生人民是多罪無功的,晚年接受共產黨的主張找到了真理頗感欣慰。」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