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捕與守 (十)
2020/10/12 20:06:18瀏覽142|回應0|推薦0

捕與守 (十)   

「你怎麼還沒死?」   

驚見鬼!馬非衝口而出!   

「幾位堂姐,這件護甲真不錯。這禮物小弟收下了。」馬非的山伕露出裹在裡面的金甲衣。  

「姻兄弟請笑納。姻兄弟的縮骨功與龜息功,可惜小小未能親眼見識。」  

「『追雲山』確實甚少人夜宿,除了視血蝙蝠為朋友的福家,福家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三十八年前,福家出了一胎三胞女嬰,二十年前,同嫁了一有福之人。」大二夫人出面解說,與其他兩位二夫人,輕拍雷可大的肚腩,摸他的胸膛,還捏他的雙下巴。

雷二堡主笑吟吟。   

這就是有福嘛!   

「膽小不是罪過,我是希望夫婿膽大一點,才給你機會訓練一下自己,想不到堂堂白馬堂堂主,人家捨身救你,你卻為遮醜恩將仇報,意圖殺人滅口。」雷弱水不齒。   

「事情發生在敝堡,馬堂主為私欲殺人,小小深感遺憾!剛好有執法人員在此,雷家堡定會配合。」雷小小說。   

小江不情願地慢動作拿出繩索,馬非豈會束手,鐵矢倒出手了!   

一他不喜歡浪費時間,二他不喜歡馬非。   

他不喜多管閒事,除非妨礙他為督公辦事。   

「雷家欺人太甚!」馬非雙手被折斷,痛極喝駡。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   

小江索性脫下靴子讓他閉咀。   

「這位該也不是普通的山伕。」方裂天轉望向常勇的山伕。   

「我們有堂弟,自然也有叔伯。」大二夫人悠然道,向老山伕嬌嗔:「叔父,不是請你別出手嗎?可知我們多擔心?」   

「夫人是該為少候爺擔心,令叔父的功力遠在令弟之上。江湖果真卧虎藏龍。」   

「老夫不過是靠採伐沉香的賤民。」   

方裂天恭維卻碰着福叔父冷臉。    

福氏一家鐵證,馬非與常勇的無膽無能無德無耻於眾面前無所循形。   

「想不到少候爺言過其實,一旦身邊無人,便由虎變鼠。」雷不大難掩失望。

「根本從開始你們便故意設局。」   

「好像...是過份了點。」 雷不大沉吟半响,望向雷可大。   

雷可大望向妻子們:「過份了!」   

三位二夫人互望,默契齊翹起屁股,讓雷可大各打一下。   

痛啊!   

痛在雷可大心中。   

雷可大打完即忍不住撫摸愛妻們痛處,恨自己只生得兩手。   

這根本像在調情。   

「二叔,你好過份!」雷弱水憤憤不平。   

「少候爺,人貴自知,倘日後常樂候不分青紅皂白留難雷家,裂天必為雷家堡說項。」

雷家人皆不以為然。你以為雷家堡會有所畏懼?!   

「常樂候當早知兒子虛有其表,才會派那麼多人陪伴來雷家堡,不過常勇所為真的不甚光彩,相信常樂候乃明理且知進退之人。」   

雷家堡的貴賓除了鐵矢,還有集天下第一手消息的如意。   

馬非與常勇還怎可不認當衰?!   

方裂天手上拿的是雷弱水那支斷釵。     

「我說過,我很愛這支髮釵。」雷弱水臉色鐵青。   

「裂天罪過。」   

都怪馬非常勇這兩個蠢材,讓雷弱水耍是活該,害他也前功盡廢。   

唐無邪從容拿去裂天手上斷釵,釵雖折了小段,仍能穩插弱水頭上。   

「剛好。」   

「旣然你說剛好,那就好吧!」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ggiekaren&aid=124537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