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捕與守 (九)
2020/07/19 15:03:25瀏覽89|回應0|推薦0

捕與守 (九)


雷弱水規定只許帶糧水同行,但見常勇水袋內藏短劍,饅頭裡更有火彈,老山伕嘆為觀止。

  常勇衣袖遭棘草割破,當場眉頭大皺。

「有那條沒那麼多棘草的路嗎?」

「這是捷徑。」

常勇不再言語,伸手探囊確定那能解百毒的藥丸還在,忍不住得意的笑,雷家當不料他有此招吧!若情勢不對便堆出山伕作餌餵飽血蝙蝠,自己大可全身而退。

老山伕在前,常勇緊隨,這山伕腳程還真快。常勇怎可承認自己比不上一個賤民,忙加快腳步,不久即氣喘如牛,汗如雨下。

老山伕終停步。

到了?!

老山伕回頭看遠遠落後的小候爺。

給你捷俓又有何用?!

 

雷弱水的髮釵有顆大夜明珠,蝙蝠洞內黑暗中閃爍不難發現,多得它洞內不算太黑,時正血蝙蝠睡眠時間,銀釵可謂唾手可得,只消你敢於摘取。

馬非你還在幹麼?!顫抖?!

少年不諳武勁,他非靠自己不可,一咬牙,一躍而上,探手欲摘蝠巢內的釵子。

只要不驚動血蝙蝠便可。

只要沒意外,沒有雷獸作遂。

卻偏偏忽聞雷聲大作,血蝙蝠受驚群起襲擊馬非,馬非連施劈山掌,擊斃一隻又一隻,甚是敏捷,惟雷聲中仿佛還有什麼聲音,指示一隻血蝙蝠對準馬非左腳尾指。

「媽呀!」

馬非這一痛真非同小可,少年把馬非連拖帶拉救出,急為其撿視傷勢。

「還幸大爺內功深厚,切掉腳指,可保一命。」

白馬堂以擅騎見著,堂堂白馬堂堂主怎可沒腳指?!

馬非猶豫。

「男子漢要果斷!怎可不捨一隻廢指?!」

馬非凝望着發紫的尾指。

「要命還是要腳指?」少年喝問。

「追魂山景色怡人,大爺他日若有機會重臨,小人再替你作導。」

少年安慰賠指敗走的馬非。

「沒機會了!」

絶不能給你機會。

馬非突對少年出掌。

我不能讓今日之事有機會宣揚出去。

 

蝙蝠洞可謂屍橫遍野。

看來馬非已曾到此,且與蝠群來過激鬥,那雷弱水的釵呢?

   「絶不可沾上血蝙蝠的血,那是有毒的。」老人提醒。

常勇頓住,他才不要為雷弱水冒險!

「替我拿起它。用錦帕抺淨上面的血。」

這不等同要別人替他去死?!

「本候會厚葬你,或你希望全族會陪你葬。」

「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外表人模人樣的,內心狠毒至此!」

無毒不丈夫,常勇是引以為傲。

老山伕默默拾起釵。

「這麼美的釵,你配得起它嗎?」說完衝出洞外,直奔縣懸崖,縱身跳下,常勇立欲阻止不果,他在意不是人命,卻緊張老山伕手握的銀釵。

不識抬舉的死老頭!

方裂天原打算坐收漁人之利,誰奪得明珠釵,從中截劫,順便給競爭對手弄個意外。

意外自會出意外。

方裂天竟意外在山路邊發現他們要生要死為它雷弱水那株明珠釵。

是一支斷釵。

  

方裂天在雷家堡拿出銀釵的時候,在場的馬非與常勇均五味交雜。

「方公子,先別急!本堡今日來了兩位人物,弱水想為大家引見。」

雷弱水,且看你有什麼把戲!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aggiekaren&aid=124537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