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荷蓮之間(1)
2014/06/06 08:28:58瀏覽868|回應0|推薦30

                           

                                        荷蓮之間(I)

     五月的台北,時而細雨綿密,頗具春意,近日卻又大雨滂沱,原來梅雨季已悄然來臨,不知不覺間,植物園旁的池水新漲,蓮花朵朵,蓮葉田田,在晨間,挺拔出水,早已盛開,端的是“出汙泥而不染,濁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蓮池雖不大,花色卻多,或潔白賽雪,或粉嫩如少女臉龐,或藍紫如空谷幽蘭,千嬌百媚,美不勝收。

   好景不長,沒多久,但見一隻紅頂黃喙,通體黑藍,麻桿細爪的紅冠雉雞,在池中四處游蕩,沒多久,便游到一朵盛開的紅蓮旁,先是左右打量,探頭探腦,然後就朝向花心,肆無忌憚地大啖起來,但見花蕊,花瓣四處飛濺,幾口之後,便又揚長而去,本以為就此打住,沒想到卻又游向另一朵花,繼續啃食蹂躪,真是紅顏招忌,自古薄命。

    繞過蓮花池,穿過綠色旋轉門,便進入植物園了,但見光影下,千姿百態的蓮,擺出多彩的顏,有幽暗處的深紅,有陽光中的亮粉,也有半遮臉的桃紅,也正以多變的面,各領風騷,妝點出五月的植物園

    在蓮花池也好,在芙蓉塘也罷,除了水裡的魚,總少不了過往的客,不管牠是蓮的摧花者──紅冠雉雞,特立獨行的夜鷺,還是棌蜜的蜂,飛舞的蝴蝶,柔弱的蜻蜓也罷,總在蓮與荷之間,留下驚鴻一瞥,和諸多的嘆息。

      鳥兒是植物園的居民 ,總愛在幽靜的早晨,喚醒沉睡中的蓮與荷,徘徊於高張的荷葉與花苞上,或盡情嬉鬧,催促花容早展,或漠然無語,附庸風雅,靜賞花顏。

  動的麻雀,是春的信使,謹慎的白頭翁,總喜歡佇立花苞上,秀氣的綠繡眼,尖細的嗓音,在偌大的植物園,僅留下短暫的記憶,五月的荷與蓮,與過往的鳥兒,不知誰戀誰? 

                          竦竦東風暗拂面,芙蓉塘外有輕雷

                      五月薰風未至,鳥語花香已聞

                  莫道荷蓮之間誰俏,鷺雉早已覬覦多時

 

    昨夜雨灑白蓮,今晨漂泊花瓣,聚散間,與藍天為鄰,共佈五月春池

嬌而不媚,白裡透紅,周敦頤筆下的蓮,在植物園邊的池中,確是濯清漣而不妖,

                                 蘊含亭亭淨植之氣

潔白賽雪的瓣,粉黃似菊的蕊,在暗綠如絨的葉上,悠然盛開,如君子般的淡然,

                            靜謐中卻是一股清香。 

不管是半臥臨池,或是孤然出水,捨棄了紅與白,展開驚艷的紫與藍,在池塘的一隅,

                                    啜飲著枯寂與高傲。

                  優游綠水中,戰兢蓮葉上,原為尋芳客,卻是摧花者

      偌大蓮花,粉紅嬌豔,卻遭雉雞覬覦 ,看來自古紅顏多薄命

大膽的水雉,大辣辣地,大啖蓮花, 最後,大搖大擺地,如大爺一般,揚長而去。

光影下,千姿百態的蓮,擺出多彩的顏,有幽暗處的深紅,有陽光中的亮粉,也有半遮臉的桃紅,也正以多變的面,各領風騷,妝點出五月的植物園。

 

藍天下的荷葉,如蒲扇般地張開,鮮綠依舊,倒影中的荷花,不再艷紅,也略減風華。

好動的麻雀,是春的信使,謹慎的白頭翁,總喜歡佇立花苞上,秀氣的綠繡眼,尖細的嗓音,在偌大的植物園,僅留下短暫的記憶,五月的荷與蓮,與過往的鳥兒,不知誰戀誰?

 

                   沉靜的夜鷺,總喜歡站在池塘邊,凝視著水面,不知是尋覓

                   粗心的魚兒,還是極度自戀,端詳倒影中的容顏?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thowu2012&aid=13732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