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慈堤旁的黃昏窩
2014/07/30 06:15:46瀏覽573|回應0|推薦23

                                     慈堤旁的黃昏

          小時候,寄信用的郵票,總是印著莒光樓,也曾見過巨大的岩石上,刻著 〝勿忘在莒”四個大字,稍長,聽說過“古寧頭戰役”、“823炮戰”, 隱約知道是發 生在金門,當兵時,也最怕抽到“金馬獎”,多年以來,金門在印象中,是遙遠而陌生的,直到今年七月造訪此地,也才能親自一睹她的芳容,瞧一下昔日的戰地島嶼。

          11日下午三點10分搭乘飛機,穿過海峽,不到一個鐘頭,便已來到距離大陸最近的島嶼──金門,迎接我們的是耀眼的陽光,和燜熱潮濕的空氣,由於此行主要是為了攝影,所以上車後便直奔瓊林聚落村,一路上行人稀少,來往車輛不多,雖無林蔭大道,行道樹卻也種植整齊,一片綠意盎然,暑氣消退不少,車行順暢下,沒多久就到達目的地,前一日先到的同學,早已等候多時,寒暄數句後便衝往瓊林古厝拍照,匆匆20分鐘後,同學便催促回來,抬腕一看,已是五點多了,這時,才發現上衣早已溼透,仍揮汗如雨,太陽之毒辣,比起台灣,不惶多讓。 

         來到慈湖時,已是下午五點半後,豔陽仍高照,火傘仍高張,停妥車後,邁向慈堤,右側慈湖湖水藍中帶綠,幾無遊人,寧靜異常,左邊則是一片廣大的海地,時值退潮,海地前黑後黃,間有蜿蜒水道多處,遠方有筆直長橋一座,橋外則是外海連接不知名山丘,金光耀眼下,但見男男女女蚵農十數人,在烈日下的溝流中,彎腰幹活,整理蚵架,十分辛苦,據說金門的蚵仔形體,雖比不上台灣 ,鮮美程度是無分軒輊的。

          走下堤防,踏上沙地,倒也平坦柔軟,舉目四望,海地面積遼闊,近腳處,沙質一般,色澤褐黃,稍遠處,水分稍多,呈柏油色,看來有些泥淖,不敢冒險,再前行,海水尚未退盡,沙粒粗大,陽光照射下,時而藍,時而褐,沙紋錯綜,無形無狀,稍遠處,可見軌條砦成排,早已生鏽腐蝕,不復當年雄姿,其後的沙紋,條理分明,倒也好看。

        隨時光消逝 ,地貌也有所變化,沙灘由黃向金而黑,海水由藍變白向銀,西方雲層厚重,落日由耀眼轉昏黃,偶帶紅光,風勢稍起,遠樹小有搖曳,天色越來越暗,人也看不清楚臉龐,看來今日無緣看見彤雲,有點遺憾,暮然中,耳邊響起同學呼喚我的名字,催促早些收工,時已近七點,準備歸隊,參加同學的洗塵晚宴,只好悻悻然離去,天色已暗。                                                

        

               風和日麗下的慈湖,水面一片湛藍,與藍天相映,靜謐異常。

         慈堤旁的海,在退潮時,露出大片的濕地,與蜿蜒的溝流,

                               也是蚵農們忙碌的開始,

            參差的蚵架,斜插的軌條,筆直的橋樑,都在晴空下的海地

   蜿蜒的沙河,潺潺的流水,如黑絨中的白緞,褐黃的平沙,滾著黑邊,有如荒漠

成排的軌條砦,聳立在寬廣的沙地上,向著天,踩著雲,看潮起潮落,睹黎明黃昏,

                             

                                        六十年的歲月,應不寂寞。

我是攝影的獨行俠,在近乎無風的午後,頂著厚重的雲層,踟踽於平緩的沙灘上,

               燥熱中,渾然不知,海水早已映上大片雲。

         海水輕推,淺灘中,砂礫現了形,點點灘灘,是藍是墨,且看雲

 

                     沙地上,一步一腳印,沙灘中,一波一道痕,

   

           在柔軟的沙灘上,迎著落日,吹著海風,走向夕陽的深處,詩意濃

 

    我是黃昏的詩人,踽踽獨行在軌條旁,細瞧夕陽的金光,享受無盡的夏茫

       夕陽下,雲幕低,昏暗中,仍遠望,半遙想,伊人蹤。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thowu2012&aid=153168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