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英九企圖將馬王配破局的責任全數推給王金平
2007/05/18 23:37:47瀏覽931|回應0|推薦4

中國時報  2007.05.18

連戰不願再蹚渾水 王心意決 馬從學政界徵詢副手 

蕭旭岑、何博文/台北報導

    國民黨馬王配幾乎確定宣告破局。據了解,五月十三日母親節當天,立法院長王金平與部分親近好友聚會時,已經明白向他們表態,不會考慮和馬英九搭配競選正副總統。但王金平強調,他絕對不會去扯馬的後腿,讓有心人有分裂藍營的機會。 

    王金平昨晚對本報記者低調表示,他上周已對馬清楚表明,要馬快去找其他人擔任副手,「到現在我沒有改變過。」惟馬英九急著希望與王見面,國民黨副主席詹春柏代馬約本周三會晤,但王婉拒;昨天馬更親自打電話給王,表明希望儘速安排再度單獨見面,王也委婉拒絕並表示,除非連戰在場。 

    但親連人士指出,王金平雖希望連戰出面,但馬王兩人「尊連只尊表面」,既然如此,連戰不願意「蹚這渾水」。據了解,馬王上周三會晤後,馬英九曾致電連戰說明整個經過,並提及王金平希望下次會晤能有連戰在場;但連戰重申,希望馬王兩人自己先見面,有初步共識再找他。 

    馬營已嗅出王可能正式拒絕出任副手的氣氛。據了解,若王確定不接受與馬搭檔,馬將開始徵詢其他副手,核心人士透露,目前有學界、政界兩個腹案。 

    王金平為何決定婉拒?一位曾參與兩次藍營總統大選決策的親王核心人士透露,對王金平來說,馬英九設定六月廿四日為王表態是否接副手的限期,根本就是一個局,企圖將馬王無法配的責任全數推給王金平。他舉例說,「謝長廷會急著每天找副手嗎?」 

    這位親王人士從過往經驗分析指出,國民黨的副手人選愈晚決定愈好,副作用最小,而保留的彈性空間最大。以二○○四年「連宋配」為例,在前一年三月左右便決定,結果整整連續被對手攻擊一年;兩千年時,連蕭配也是早早決定,但對大選沒有絲毫加分,也是敗選。 

    該人士強調,馬王陣營內部有許多想法、作法與觀念都必須磨合,硬要急著推搭配,「媒體每天光處理馬王配陣營內訌的新聞就處理不完,還談什麼選舉?你信不信,馬王陣營會先大幹一架。」總統大選正的是主菜,副手只是飯後甜點,急著要王表態,說穿了就是不想配 

    據五月十三日當天與王金平餐敘的人士透露,王當時語重心長地表示,總統大選「主菜」才重要,不能主菜端不出來,整天只希望繞著副手搭配的議題打轉,加分效果非常有限,「而與誰配根本也不該是大選的重點。」

 ----------------------------------------

專訪王金平 談「馬王心結」

「不肯定我的價值,怎麼交往?」
最焦新聞/2007.05.18

談到最後,王金平嘆了嘆氣說:
「我們這種『草地』出身的人,雖然一步步努力上進,但還是和哪些『菁英』不同啦。
『誠意』最重要啦,不是『表面』啦,要『細膩』啦,讓人家感受......
讓人家感受......就是一個感受的問題啦!」


採訪/楊舒媚、廖哲琳
整理/廖哲琳、許玉鸞
撰文/費若本(更多詳細內容,請看本期《新新聞》)

本期《新新聞》雜誌封面(照片/新新聞提供) 

給人心服口服,才真正叫做誠意啦!」面對著國民黨內「馬王配」或是「馬王合」的紛擾遲遲未能塵埃落定,立法院長王金平接受《新新聞》獨家專訪時,特別強調,祇談「合」或「配」並不是真正的「很務實地就事論事。」 

王金平在受訪時,對於馬王的關係,帶著無可奈何的苦笑說:「這應該是實事求事的問題啦!把問題拿出來好好地討論,能夠說服我,我就能感受到,這就是真正的『誠意』了。而不是老用一些『其他的動作』在說『我是有誠意的』,處理代誌,不該是這款啦!」 

在王金平目前的「理解」中,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近來的一些「尊王」的動作,「花花草草」居多,但「主幹」的問題,馬英九一直沒有真正去面對,王金平也因此還感受不到更實際的「誠意」。 

長期在中央
不滿被污衊為地方格局 

「誠意」是什麼?是等待馬英九和王金平談判,事先簽下將來如何「共治」的「婚前協議」嗎?王金平反駁說:「選舉是這麼重大的代誌,要怎樣去搓圓仔湯啦?」「有什麼價好喊的?當然馬先生已經被提名定了,我也沒有去爭嘛!」但讓王金平難以釋懷的卻是,總是有些號稱是「馬團隊」流傳出來的「蜚短流長」,「我要去爭,有話講;我不去爭,也有話講,說我是『怕輸』啦!」 

「哼、哼!」不以為然的笑聲中,王金平有點委屈地說:「國民黨如果兩組人馬再爭一次的話,我看喔,會好也不會完全好啦!」什麼意思?王金平哈哈大笑地解釋說:「人家民進黨是削到入骨、斬到入骨喔;選後,人家可是笑笑作夥擱再來,國民黨就沒法度啦!」 

王金平言語高亢起來了,他認為就算兩方要「交朋友」或是「結親家」,總不能連「朋友的特質和價值都沒有認知」,當然感受不到「誠意」了。 

對於王金平總是被定位是「地方型政治人物」,為了「爭取」地方支持,所以馬王必需合作的論調,王金平很不能釋懷。他頻用「可笑!太可笑!」當語助詞說:「一個國會議長,從三十四歲到六十幾歲,三十幾年都是在中央『上課』的耶!」相較於馬英九,從三十二歲在蔣經國身邊當秘書開始,到現在也才頂多在「中央上課」二十四年,王金平對於馬陣營似乎祇把他當成是「地方派系角頭」,顯得無法接受這種「污衊」 

他握緊拳頭,提高聲調:「這麼可笑的事情,不是委屈、不是不平!而是有人就是昧於事實,看不清楚實相啦!實相,實在的真相。」他加強了語氣,再次強調:「我在講,你們有沒有在聽?三十多年了耶,人家三十多年都在中央『讀冊』耶!」 

王金平反問:「幾十年了,從立委到黨鞭、幹到副院長、幹到國會議長都這麼久了,都是在中央工作,都是在參與和各部會、和行政院有關的決策和協調,都一直在『全面』參與『國家大事』了,哪裡還是祇懂『地方事務』。說我祇懂地方,你們說,可不可笑?」 

常帶團出訪
從總統到議員都有交往 

講著講著,王金平有點怒氣,他說:「我手裡已經通過一千多個法案了,樣樣都是『全國性』的,怎麼會變成是『地方性』的呢?這不是好笑嗎?」王金平又有點啼笑皆非之感,「呵呵」地苦笑起來了。 

王金平也對於一些國民黨「同志」們把他視為祇是「長袖善舞」及「和稀泥」也有不平。他又動了怒氣,再度提高聲音說:「我告訴你們啦!立法院有那麼多法案要協調,憑什麼能協調出來?大家都是『博士級』的耶,憑什麼能去協調他們?每一項都牽涉到國家大政,各種專業耶!」言下之意,王金平不但自認自己有足夠學養去處理「一年就共有三千多個議題和法案」,更自傲他自己的政治能力,絕不是祇是個敲敲議事槌,行禮如儀,被供在主席檯上的「老公仔標」。 

除了對自己「國政能力」自負外,對於涉外事務,王金平也同樣覺得有些人批評他「沒有國際觀」,「更是好笑、好笑、真是太好笑!」王金平希望那些批評他「沒有國際觀」的人,到立法院長辦公室去看一看,滿滿都是王金平這些年以來,和國際人物交往的紀錄和照片。 

「從總統們到國會議員,有邦交、沒邦交的,統統有,這才是最實際的國際觀啦!」王金平自豪地說:「這麼多年以來,我帶團出訪的次數,數都數不清啦,才不是那種去幾個國家演演講『沾醬油』!請問:我哪次有失禮過?」對於總有人說王金平祇是「草根人物」,王金平不滿地說:「這些人根本不知道別人已經進步到哪裡去啦!還自己在坐井觀天。」 

明月照溝渠
競選團隊不能以私害公 

馬英九不是多次讚揚王金平是「國民黨的瑰寶」嗎?談到此,王金平又苦笑了,他說:「唉呦,什麼瑰寶!」神秘地笑了一陣,他語氣很保留,時時停頓、時而沉吟地說:「他們......從來沒有主動邀請我去......要幹什麼......或是交換一些什麼意見啦......」王金平補充說,在連戰擔任國民黨主席時,是常常會找他商量一些事情,「馬主席時代是定期一塊吃早餐啦!」現在,「黨中央要怎麼輔選?要選什麼的話,大概都沒有問我的意見。」呵呵笑聲中,王金平自我解嘲:「因為我的意見,可能都是不成熟的啦!」 

真不成熟嗎?王金平不諱言他對二○○八年大選擔憂,「民進黨選舉,嗯......會想盡一切辦法的啦!」什麼辦法?王金平說他也「不曉得民進黨會怎麼做」,但他說:「選舉無師父,愛拚才會贏!」所有真正選過的人都知道,選戰沒到最後,誰都無法確定是不是勝利,一定要做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準備。 

如何才是最好的準備?王金平解釋說:「戰力永遠沒有配置完備的一天,永遠有新的事情,需要『更多人手』去解決啦!負責選舉操盤的人,必須能夠將資源做最好的配置。」 

王金平強調,他身為國民黨員,「就是該做的事情,一定會做,但不見得就是一定要哪個樣子!」哪個樣子?被媒體封為是霹靂布袋戲偶「一頁書」的王金平說:「不一定是非要站在一起的那樣子啊!」他說這和「素還真」(編按:霹靂布袋戲的主角,指馬英九)不必然相關,事實上,在布袋戲劇情中,「一頁書」和「素還真」也不見得永遠都「並肩作戰」,可能「一明一暗」,也可能「天數未到,暫不出手」。 

說到這樣的劇情,王金平在大笑聲中說:「大家不要隨便擴充、引申、延伸喔!」隨即又補充說:「素還真有沒有誠意是另外一回事啦,我也不是一頁書啦,我沒這麼偉大。反正呢,數十年黨員,怎樣幫忙團結黨員,怎樣幫國民黨能夠勝選,這是義不容辭的啦,而且一定是自動自發,隨時隨地的啦!」 

說到此,王金平不否認他有「明月照溝渠」之歎。他說:「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是代表國民黨參選,所有參與輔選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人就是加入國民黨輔選的團隊,所以國民黨團隊應該要容納所有認同國民黨理想而認同總統候選人理念,而且願意積極參與輔選的人。」所以,「國民黨團隊也必須是可以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團隊。團隊在共同的目標下,為最後的勝選而努力,所以不能因小失大、以私害公。」 

缺乏戰鬥力
認為馬英九團隊太斯文 

可是,現在的國民黨團隊有這樣的戰力嗎?更具體地說,馬英九的團隊有這樣的體認和戰力與包容嗎?王金平沉吟許久,才字斟句酌地說:「可能就是過去,一向的......一向的在選舉上一慣性的做法吧!他用的就是這些人,而這些人又不是很主動積極的!為什麼民進黨有戰鬥力?因為他們旺盛的戰鬥力來自於他們的理念,他們認為他們有重要目標要達成啦,所以大家就主動去。」 

但馬英九與國民黨團隊,王金平不諱言是「積習已久」,原本暢言的王金平又吞吞吐吐了。他說:「國民黨員、跟支持他的,都比較斯文啦,就是......少了一分......讓他們......具有衝動......具有要展現出正義、正氣方面的一個力量出來。」 

為什麼沒這力量?和領導者風格有關嗎?王金平回答地更謹慎了。他說:「當然啊。就是領袖,就是說,馬英九當然可以鼓動......我們的這個支持者的熱情......最主要的......支持者要能被感動,看得到更具體的目標嘛......」話鋒一轉,王金平語氣流暢地說:「中央黨部六點就下班了,六點就打烊了嘛、就關燈了嘛!大家就讓人覺得沒有那種......拚鬥的意識。」 

這也同樣是「感受」的問題,王金平更不諱言,「到現在為止國民黨的人祇會說:民進黨就是歹啦,歹就是歹,反正我是我嘛,反正我自己好好過就好嘛!這就是說,祇是在那裡等,既然民進黨做那麼差,就一定有機會;但要拚,就是讓別人去拚嘛!」缺乏凝聚意志的能力,勝利,豈可能自動從天上掉下來呢? 

交往要真心
不要馬英九表面的誠意 

但王金平也沒這麼悲觀,他談到了許多他和基層「博感情」的故事,他也談到了許許多多怎樣和各方人物「交陪」的往事,字裡行間,似乎正在透露出,「這就是我的價值」。王金平可是自許是「能文能武」,既懂「國家大事」,也能處理「國際交往」,應對選舉更有心法,可不是一個「破落家戶」,好像非要擠進「豪門大院」不可。 

這樣的心境,國民黨和馬英九理解嗎? 

談到最後,王金平嘆了嘆氣說:「我們這種『草地』出身的人,雖然一步步努力上進,但還是和哪些『菁英』不同啦。『誠意』最重要啦,不是『表面』啦,要『細膩』啦,讓人家感受......讓人家感受......就是一個感受的問題啦!」 

是不是真正看重了王金平?是不是真正想清楚王金平的價值?是不是真正願意,而不是一種「迫於形勢」的「交往」?王金平似乎正在透露出他對馬王心結的真正想法。 

至於這個結,怎麼解?就不知道馬英九是不是看得懂?是不是能展現出不再是王金平所感受的「表面但不細膩」的「誠意」?以及,馬英九的真心中,是不是真的願意想辦法去解題了? 

---------------------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kolalo&aid=968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