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法轮修炼成语故事之“东施效颦”
2009/02/23 18:16:14瀏覽812|回應0|推薦8

法轮功的李洪志是最喜欢赶时髦的了,总想引领世界新潮流,哪行聚人气能来钱,它就干哪行,练气功的人多时,它是气功大师,反共成热门话题时,它摇身一变成了政治领袖,看到80后热衷于搞偶像崇拜时,它也捣鼓出神韵吹拉弹唱搞选秀,无非就是为了出名发财。不过他的梦想有的能实现,有的又不能实现。当上世纪末气功风靡中国大陆,把无数久治不愈的老年人和妄图成仙成佛的年轻人卷入其中之时,他见有机可乘,编造了一套所谓的“法轮功”,靠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自称“主佛”,百般忽悠,反把其它各种或真或假的气功都给比了下去,终于异军突起,大获成功,弟子人数达几百万之众,它通过向这些弟子中卖书卖磁带卖练功坐垫卖照片卖徽章敲骨吸髓,从一月收入仅几百元的小职工,摇身一变成为身价亿万的大款。

可惜的是,所谓的“主佛”,也会象常人一样头脑发热,会被胜利冲昏头脑,会错误估计形势。按说虽然出了国,还是可以继续遥控国内市场,多少再多挣些钱的。可能这过分的顺利使它觉得“人类太容易被欺骗了”,“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还是嫌这种方式敛财速度太慢,何不把事业更上一个层次呢?

过快的成功,使它过低估计了世人分辨是非的能力,觉得“世人都是傻的”,又过于乐观地看待自己,这又使它被草率决定转型,造成决策的失误。它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力,误以为呀,自己既然已经把“上亿”的愚民都哄住了,说不定凭自己的能力,还能把中南海里那些养尊处优的中共决策人物也给忽悠住。为什么不向这方面努力呢?当年张宝胜不就把叶剑英骗得团团转的吗?真要成功,把江泽民这帮当权者给哄倒吓倒,自己就一步登天了,搞到最后,还能窃取国家权力呢。可惜这如意算盘打错了,江泽民虽然看上去没个正经,但大事不糊涂,比叶剑英强太多了。并不害怕它对上亿弟子的“领导能力和组织能力”,更不欣赏它的那套鬼话,反而在法轮功借故向中央发难后镇压了它,把它惨淡经营十数年来的国内市场彻底给消灭了。人民群众通过受教育,纷纷认清了它丑恶的本质,它的名气顶风臭八百里,“上亿”的弟子绝大多数人都醒悟了过来,这下“主佛”的财路真的断了。

怎么办呢?既然修炼界的领袖当不成了,就得改行。它看见国内社会矛盾日益激化,网络上尽是群众对分配不公、拆迁纠纷、贪污腐化的怨言,心想:“当年共产党不就是利用工农和地主资本家的矛盾,向工农灌输所谓‘剩余价值’学说,让工农认为自己被剥削了,心生仇恨,然后共产党假称要为他们谋利益求解放,乘机做了他们的老大,集合力量夺取的江山吗?我何不利用这种社会热点,假借揭露迫害法轮功之机,也来揭露中共的罪恶,让那些对社会不满的人对我心生认同,无形中我就成为他们利益的代言人,从修炼领袖摇身一变转型为政治领袖,代表社会中那些不满人士,乃至那些民运分子,去和中共讨价还价呢?要那样,我身价百倍,各国反华势力都对我佛眼相看,把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把宝都押我身上,都会来求我,纷纷向我投资,我数钱都数不过来了。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它笑得从梦中惊醒。于是大肆鼓动什么“九评共产党”、什么“三退”,它那什么大纪元、新唐人、看中国等媒体,连篇累牍地都是揭露中共阴暗面的,貌似在为国内那些不满人士鸣冤叫屈,其对中国大陆社会问题和中共历史问题的狂热程度远甚专业政治民运人士万倍。

可惜它这次又想错了,因为它这种做法就是“东施效颦”。人家那些专业的政客搞政治,名正言顺,不管观点怎样,别人不以为怪,算是西施。而它呢,名声那么臭,面目可憎,活象东施,它不搞政治,别人就当这东施不存在,懒得骂它。长得丑不是你的错,要主动跑出来,冒充西施的样子站人面前恶心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它死乞白喇逼着大家接受它那套政治观点,误以为呀,老天还会成全它遂它的愿,让它再成功一次,可它哪里懂得,那些对政治感兴趣的中国人,并非它以前见到的那些想祛病健身懵懵懂懂快进棺材的老头老太可以比,这些人本就是一个个自以为是不得了的人,都觉得自己说的是绝对正确的,谁都不服谁的,谁都看不起谁。那怕这人再不学无术,你看它要在网络论坛上遇见说得再对的观点,都要想方设法冷言冷语讥讽几句,以显示自己“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以维护“我才是世界上最正确最聪明的人”这一潜意识。他们本来就看不起法轮功,自以为自己对“各种历史问题,各种政治问题”都搞懂了的,平时就自视甚高,好为人师,只准自己教训别人,不许别人在自己面前高过他,绝不允许别人挑战自己权威的,哪里容忍李洪志这一没学历的准文盲、臭名远扬的“东施”、不懂装懂的“外行”到他们的一亩三分地来当老大,来象训蒙童一样对它们所垄断的领域说三道四、指手画脚、耳提面令?何况看见它那套假退党的把戏简直就跟蒙小孩似的,漏洞百出,荒谬可笑,当然群起而讥讽之。一提到它的那“九评“,那些自以“历史通”的政治迷们就更看不起了。他们本来是反共的,这回也主动寻章摘句来指出“九评”中种种荒谬虚假之处,反为中共说话了。

这就是被李洪志寄予厚望,妄图借以东山再起的“九评”“退党”被大家当成笑料后又被大家冷落的内在真实原因了。当然李洪志是一个比这些政治迷更加自以为是的人,它不相信它的如意算盘不会成功,不相信它眼里那些愚蠢的“众生”不会上它的当,不相信它自我陶醉的“魅力”现在就不能再象当年搞修炼的时候让亿万人痴迷,误以为被大家冷落只是“暂时现象”,还拿什么“贵在坚持,铁杵终会磨成针”、“坚持就是胜利”、“这只是暂时的考验,不要放弃”等虚幻的豪言壮语来激励部下,命令它们24小时不停地向别人信箱发送垃圾邮件,声嘶力竭里在它们那几个没人光顾的媒体网站自我炒作,厚着脸皮煞有介事地编造退党人数,气势汹汹地派弟子去政治论坛去刷屏去叫嚣,妄图能吸引别人的眼光。可是几年下来,无情的事实告诉李洪志,无论再坚持再努力,也不会有自己想要的结果了,转型怕是转不成了。它头一次不得不在自己的心里默默地承认了自己的无能:“原来我并不是我自己想象的那些能呼风唤雨的呀?原来我的骗术还是不能骗到绝大多数人的呀,原来我还是有可能斗不过中共的呀?”

此路不通,可生活还得继续下去,总不能就此歇手不骗人不赚钱了吧,否则拿什么维持自己骄奢淫逸的生活呢?它又开始瞪大眼寻找世人最热衷、社会最流行的事情,它发现现在的世人,尤其是大陆的人,手里有了几个钱了,一旦饱暖,本质马上暴露,马上就思淫欲,因为这些活着就是为了搞这些事情活着的,整天想的谈的都是“谁漂亮呀,谁能吸引异性”呀。电视里那什么“选秀”活动如火如荼,无所事事的世人很多时间泡在电视机旁痴迷这些媚俗的节目,梦想自己的文艺细胞也能上台显示。

经历了失败之后,这下李洪志开悟了,再次对外叫嚣:“佛法无边,我们有的是办法”,实际是在说:“我政治领袖当不成,还可以转型当文艺领袖。”

它原本就是戏子出身。在中国古代,戏子是被人看不起的,普遍认为戏子嘴里没真话,只知道攀附权贵,装腔作势,而内心无情无义。李洪志恰恰是这种人,它以前在共产党军队里当了个不怎么成功的戏子——吹号手,由于为人暴躁,心胸狭窄,屡受同事和领导的排挤,直到很晚才通关系走后门,求同在一个文艺团体的大陆满族歌手蒋大为的老婆接厚芳做了入团介绍人,死乞白咧挤进中共组织,用它现在的话来说,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个救度中共的机会”。在共军文艺团体里,它那所谓的“文艺天才”无用武之地,大家想想,作为一个戏子,在文艺团体不能出名,那是多大的撼事啊!

它做梦都想能受到观众的追捧,而不管自己到底有没有这魅力。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李平,和它是一路货色,也是戏子出身,原系共匪沈阳军区前进歌舞团一小女匪妓,也不知道当年被多少中共高干潜规则过。虽然长得奇形怪状,一脸妖相,活脱脱的一个“老东施”,因为妄想执著,竟然和快六十岁其兄李洪志一样,春心荡漾,也整日在幻想能成为现在那些80后低俗“粉丝”们的“偶像”出来走穴赚钱。见其兄有如此想法,正合其心,于是兄妹二人一拍即合,迫不及待地组织了什么“神韵飞舞蹈团”,让李平化名“白雪”,亲自赤膊上阵,伪称弘扬民族艺术,大做广告,同时又搞各种选秀大奖赛,刻意隐瞒自己邪教的特征,让别人以为它们也已经“弃恶从善,改邪归正”,也已经“思凡”了,妄图让别人放松对它们的警惕。它们兄妹幼稚地想道:“这回不愁世人不上我们当了,我们兄妹两从小想当大明星,当偶像的夙愿恐怕要梦想成真了,票子又要大把大把地飞进来了”。

只可惜,李洪志的名声已经太臭了,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住,无论任何艺术形式,只要世人只要一听见幕后是法轮功势力操办的,无不掩鼻而走,而李平的姿色,明明是东施,却自以为能嫁泰国人,算是西施,(我操!又不是嫁到美国,而是嫁到泰国这种盛产人妖的穷国,能他娘的算西施美女吗?也不猪八戒照照镜子。)天真幼稚地想用西洋唱法冒充“中华古典唱法”来哄外国人,结果无论怎么在神韵晚会上冒充西施一颦一笑,无论怎么骚味十足,丑态百出,大施媚眼,却连那最好色老外的鸡巴也不能刺激得硬起来,反而让来外恶心得要吐,大呼“Oh,My god”。

每逢新年,李洪志都以“形神全灭”相威胁,威逼弟子们上街顶风冒雪去推“神韵”演出门票,主动想和中共的春晚比一比,弟子们迫于它们兄妹的淫威不得不照办,可即使跪下求人看,也没人来看,更何况让别人掏钱来看了。好歹骗了几个老外进来,人家上一回当,第二年也绝不会上第二次了。这让越来越多的世人知道了“神韵”的欺骗本质,李氏兄妹更找不到来捧场的人了。

除了神韵以外,大法弟子们无论搞何种艺术形式来“正法”,都搞得一团糟,李洪志给它们说,人类的所有艺术形式都是为了今天正法而创造的,为此还给它们这些所谓高层次的外星博士弟子们开小灶,专门讲了什么“音乐座谈会讲法”、“美术座谈会讲法”。然而时隔多年,这些所谓从最高层次和“主佛”一起下来拯救世人的高层生命,至今没有画出一幅能别开生面的画,没有写出一首大家爱听的歌,没有写出一篇广为接受的小说,没有拍出一部能稍微超得过常人水平的电影,它们写的所谓诗词,比叫化子的“鼠来宝”还俗不可耐,一点没有意境,一点没有水平,可怜古人创造出古典诗词这种艺术形式算是白创造了,“宇宙正法”时一点用场也没派上,你说这些外星博士、这些高级生命有多窝囊,还他娘梦想去当“法王”啊?你们配吗?我呸你妈的八辈祖宗!

甚至它们搞的这些“艺术”比它们所看不起的常人还要低俗万倍。它们的画一分钱卖给人家,人家也不要,它们的舞蹈,白送票给人看,也没人要看,它们的歌,倒贴钱给人听,别人都宁肯被杀头也要捂着耳而逃。你说它们多可怜?

何以故?因为它们真的都是东施,哪里是什么与世无争的修炼人?都是没有艺术水平的粗俗政客,却夜郎自大,偏要装西施的样子出来搞艺术,这能不恶心人吗?

李氏兄妹眼见最后搞得象“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直气得大叫:“苍天啊!大地啊!世人怎么还不肯来上我们的当呀?为什么您允许中共的春晚可以忽悠人,就不给我们忽悠别人的机会呢?这叫我们怎么活下去啊?我们做戏子的全靠出名的呀,我们从小立下的当明星的洪誓大愿,究竟何年何月才能实现呀。天呀,请慈悲慈悲我们,告诉我们答案吧”。

( 在地生活北美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kxs&aid=2678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