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滋味
2022/09/07 00:00:00瀏覽2142|回應0|推薦42

 

  這陣子是桃子盛產期,吃了幾回大又多汁,甜蜜爽口的桃子,感覺當令水果確實甘鮮好吃。加拿大盛產櫻桃及蘋果,桃子產的不多,桃子應該來自加州,一個個色彩粉紅碩大讓人垂涎。對我來說,家鄉不產水果,自小很少有機會接觸到果園,少有親自採摘水果的經驗。與妻相識後才見過芒果長在樹上的模樣,才知道外表豔麗的芒果有愛文、海頓等美麗的名稱。來到北美,夏季是採水果的季節,不少農場開放供人採摘,以秤重計價。除了櫻桃蘋果,藍莓、覆盆子最為流行。現採水果可嚐到新鮮滋味,享受野外摘果的樂趣。

 

  曾有人提到舌尖有五味:酸、甜、苦、辣、鹹,其中並沒包含鮮。其實對於食物,新鮮是極重要的成分。以食物來說,要具新鮮感,必須把握出土及出水後的時間,譬如:剛從竹林挖掘出來的竹筍、剛捕撈上來的鮮蝦等,只要經清水燙過,都是原汁原味的清甜佳餚。記得有一回,走進一處村莊經過一棟閩南古厝,遠遠便聞到廚房傳來蒜頭爆香的濃郁香氣。這時,有一婦人提著一個竹籃子走了出來,走向門前一處四周圍著網子的菜園摘取蔬菜。看到這一幕,我心中暗自竊喜,心想這種等到要下鍋才採摘的蔬菜,定新鮮無比。就是沒有炒肉絲或其他佐料,光是清炒著吃就夠美味了。

 

  印象中的嚐鮮,較深刻的有:一回,一夥人到沙灘挖蛤蜊,有人勤快挖掘,有人意興闌珊。當有人挖到蛤蜊往鐵桶一丟,的一聲,給夥伴及久挖不著者,帶來繼續挖掘的鼓舞。最後,挖到的蛤蜊煮了一鍋只加了薑絲的湯,清甜味美至極;記得還炒了一大盤米粉,大夥大快朵頤一番。又一回,就是煮石斑魚湯了,也只是加了薑絲,將整鍋湯煮成濃濃的白色,那魚肉的彈牙,湯頭的美味,至今仍齒頰留香回味無窮。

 

  人對飲食習慣的變或不變,真的不好說。記得童年喜愛吃小白菜及包心大白菜,不喜歡瓜類。對家裡煮南瓜炒麵、南瓜炒米粉或是苦瓜炒豆豉等長輩喜愛的菜餚,不以為然且常抱怨。當然,現在對南瓜、地瓜、苦瓜及所有新鮮菜蔬都感覺好吃。甚至,只吃南瓜煮稀飯也讚不絕口,自己也感到意外好笑。但對於一些早年喜愛的食物還是沒變,昔日,記得時常煮一種麵條加點油蔥及調味料拌一拌的乾麵當點心吃,卻也吃得津津有味百吃不厭。至今,對於這種乾麵仍情有獨鍾,偶而,自己就下一碗獨自解解饞。可見口感的改變有些可能經時間而汰換,有的卻歷久不衰。突然又想起一道父親鍾愛的湯品,父親在世,每回吃春捲,不須交代,母親便會煮一道魚乾及炸過的豆腐條湯來搭配,這是父母親的默契,多年如此。或許,父親認為這鹹鹹湯頭與春捲菜是絕配。

 

  蘇軾於《浣溪紗》中有這樣的文字「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間有味是清歡。」意為「乳色鮮白的好茶伴着新鮮的野菜。人間真正有味道的還是清淡的歡愉。」

 

  其中,所談的人間真正有味道的,不是那些高檔昂貴的食材或珍饈;一般田園新鮮菜蔬,才見親切有味。

( 創作散文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ffhung100&aid=177025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