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臉書書寫 616 <死亡訉息 —— 2 蔡博士 (1)>
2023/01/16 00:25:55瀏覽1244|回應0|推薦15
死亡訉息 —— 2 蔡博士

—— 拉雜梳理出來的一些生活感應




Ⅰ 每個人的感受及体會不僅受制於他的教育與知識,更在於個人環境及生活体驗隨著年事不斷增長獲取個人自身個自体驗得來的經歷和認知以形成一個個体內外人格。


每個生命过程的本質不就是不間斷地去体驗和揭示人生的過程與其真相。每個人經歷著他的人生就不得不逐漸体會到人生的過程與其真相不外生活於生存競爭下的喜怒哀樂。


然這樣体認還只是其表相意義;個人歷經過大半生生活的磨礪後就非得承受並体認到自我生存之脊髓意涵,那就是以身心刻骨銘心地領會到的生老病死之過程。


我们不断的從身体與心靈体驗並思考承受这樣地認知。也不断的從生活裡品味並領略体會認知過程。我們的身体及心靈引領我們人生過程裡逐歩向前蠕進。


從這樣個別意志的人生意義說來,生命對於個人言可不止僅是一趟生存過程,也就是自我存在的確切印證。是我人經受這一趟生存歷程的自我痕跡,固然我們的存在只對個人自己具意義,我們所見證過的生存痕跡也只是自己內裡的一場印證,而且是唯心論的,隨中斷而終結。




Ⅱ 這些年來,每一天過得都像是被動的被時間之輪從身上輾過,逐歩地讓麻木主導自己的感應。


無感無覺地進入2023 年, 固潛在的不免感到無奈地不甘。 恍惚間念及去年十月間,也就是己成為過去的2022年的一天莫太刻意地提醒我,說:今天是我們搬進這間房子的日子 。


她加上一句:住進這間樓層裡的屋裡己經滿十三年了。


對上年紀的老人言,日常時日過得可不就是無覺般地飛快地過得幾乎成為空白無感之當然。十三年了 !日子一年年於無形中飛快消逝!我再也己無任何可感,惶論悗惜。偶爾固不免悄然興起警覺;這把年紀眼睜睜望著時日瞬息消逝不就是麻木不仁嗎?確已麻痺至無感。


老人誰不免惶惑甚至暗自憐惜,總之認命是比什麼都不得不接受的事實。可說這樣,也難說是實。我還是不斷地掙扎振作,總是未死心地老想做些事情出來。還是有心願和企望的。要不然就成了活死人。


是的內心依舊活躍,可也不能說不曉得自己情況。當初遷居到這個居處由於年事己長,彼此都不無感嘆地說著這應是我們在世上最後的居所。


隨後,我補上一句 : 除非最後要去養老院。



Ⅲ 13年过去了。我们却老有著刚搬入那時的感覺。


當时這栋樓房是棟剛蓋好全新的住宅樓宇,全樓共有86間房的四層住宅樓層。我們是第一家搬進來的住戶。


我们比所有住戶更急切需要搬进来是因為我們原先住在洛杉磯機場下方的艾爾撤干多租住的公寓租期己到期,我们不得不在租期到期前急著搬走。


這棟新楼层確定完工交屋之日,我们立即交渉好確定能在第一天搬入並住進這所大楼。真個急如火一天都等不急了。


當日靠著內弟駕著他的載貨Van在公寓新住所來回奔波搬運三個人努力搬動整理下,一整天就搞定搬好家。


当晚,偌大的整栋大楼八十六間屋裡面空無一人,我們体會到其中只有我們倆個人住在裡頭的滋味。


入夜後,偌大的空空蕩蕩大樓樓層走道及中庭公園以及游泳池內都燈火通明,應該是大樓營建公司設定的自動亮燈系統安排的。我開玩笑的說,這時候可不是去游泳池裸泳的時機,太太回答,你不怕冷的話,就去呀!。


空無一人的整棟大樓只有我们夫妻兩人像孤魂野鬼般上下巡視蕩漾其中再無他人。四層樓的空間此刻顯得巨大無比,今晚是我倆在这里过夜第一晚;週圍明亮耀眼灯火照得四壁走廊份格外分明明亮。不由讓我們想像傑克尼可森的恐怖鬼電影閃靈(the Shining) 的情境。黑夜環伺的四週確實能生出像在鬼屋般想像。


隨後第二天甚至第三天也還沒見有住戶搬家進來,直到第四天才嚇然見到有住戶搬家,但並未因之立即住人,但這巳讓我們感到安然。孤立總是有點壓力的,不管怎樣情況下。再過一天後才陸續加快遷入進駐的速度,很快地已注滿所有的房間。


Ⅳ 蔡先生

甫過去的聖誕夜己是我們在這此所謂新屋的第十四個年頭的聖誕節了。但我們除了開車時轉台聽聖誕歌曲再無其他過聖誕的動作,今年來太座也已落得全無興緻,竟也淪為和我一樣的沒一點兒過節的打算。但是我還是會念叨這個在西方世界一年裡最重要的節日,覺得好歹也需示意一下,所以我建議去外面吃一餐,由於聖誕夜所有餐廳都休業,所以我們就提前在前一夜外出用餐。


不知是否疫情關系,餐廳裡面離離落落的除了行禮如儀的點綴些聖誕飾物和亮上燈飾的聖誕樹一無過往聖誕節 期間的人潮與熱絡,似乎 連外面世界似也反映我們的心境。


用完餐我們儘快返家,回到住處的地下停車場停好車,我們信歩走向電梯間。經由來賓停車區見到另有他人回來也朝電梯間行去,是一位坐輪椅的老年人由兩個女人推著他往前行進。


我心不在焉似有著錯覺般地感覺老人似在地上爬行,大約是他坐的輪椅太低的干關係,我不由想起自己當年患蛇盤腰時情景,每要上廁所 時就是在地上爬著過去的,那時的疼痛是難以忍受的極端痛楚,當時是無從忍受的疼痛,但過後也就隨之忘掉了,甚至覺著遺悸猶存都不再貯留,這會卻忽然連想起來。


我們進入電梯間 等候電梯降下時,他們三人隨後也到了。眼見他們推輪椅進拉開門不方便,莫太趕忙過去幫著把門拉開。


不意坐在輪椅上的衰微老者竟然對著她喚莫太太。老人竟然認識我們,老人還進而告訴莫太太:蔡博士己經去世了。


我認出他是住在三樓的蔡先生。


但莫太尚未認出蔡先生,也沒聽懂他說的話,反而驚訝的反問:什麼?約瑟夫去世了?怎麼這麼突然,我們上週還見他好好的?


她確沒認出面前的蔡先生,


莫太没弄清楚对方是哪個,站在電梯門邊聽明白的我趕緊趨前提醒莫太太:這是蔡先生。


我同時又向蔡先生致意:蔡先生,您好!太吃驚了,蔡博士竟然去世了,


莫太太登時清楚了。當然主要是蔡先生變化得太大,他竟已老衰病弱得成另一個人了,雖然認清後面貌輪廓仍是他。


蔡先生倒不疑有他,連忙向莫太太介紹照扶他的兩位年輕女孩,原來是他的外孫女,是兩個清秀美麗的女孩子, 她們是聖誕假期從東部大學回到母親家過節的,他們三人己在女 孩母親家用完餐,此刻由兩位外孫女護送外祖父回祖父自己的家。


蔡先生更迫不及待的告訴我們,蔡博士是于一个月前去世的。他說: 自從上次我們和他們在樓梯間打照面寒暄過之後,蔡博士病情就沒好轉,夫妻倆都為病痛所苦。蔡博士更是此後一直受著折磨直至去世。


莫太聽了抵不住感傷流淚,兩人都難過。我們口中的蔡博士是蔡先生的夫人,是位心理學教授。蔡先生原先模樣也潇洒帅氣。


莫太隨之忍住情緒向兩晚輩致意,並跟她倆說:你們很不幸喪失了一位無比優秀的外祖母。


電梯打開後,我們隨他們之後進人電梯。(未完待續)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yumo&aid=178079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