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膠囊美人】第四章 謎樣的男人
2007/05/02 20:53:04瀏覽252|回應0|推薦3

前情提要

「看!是太空船!」

正當好奇的學生即將觸碰它泛著藍光的外圍時,一名謎樣的男子徐暉及時出現予以警告,並透露自己也是隧道意外的受害者……

第四章

1

橙紅的天空濃烈地暈染著,風片片篩過遼闊的大地,掀起陣陣金色波濤。

這真是驚人的美景!潔方心想。

雖說是人造太空站,內部卻造得和真實的自然環境並無二致,技術之精湛令她甚為嘆服。

但他們現在卻被困在這裡,那豔麗壯闊的風景,對照處境艱難的他們,顯得分外諷刺。

在潔方身後陷入另一個苦思的,是正在檢視食物的冥佑。

他盯著手中只剩四分之一塊的餅乾,想著若天黑前還到不了目的地,這就是他的晚餐了。

母親在設計餐點時十分用心,各式各樣傳聞能補腦補體力的食品,如魚頭、牛肉、奶類、核桃等,經常佔據了餐桌大半的空間,而這些幾乎都是為他特別準備的。

但他總是看著它們發愁,油膩的香味令他感到噁心,所以他常常趁母親不注意把菜倒掉一半。

可是現在我卻只有一小塊餅乾可吃……

冥佑思念著記憶中熟悉的味道,除了食物,還有母親身上衣物殘留的淡淡油煙味。

「還要多久才會到啊!」泰鴻垮著臉問。

「依我們現在的行進速率來看,大約還需要半個小時。」

聽完高斯的回答,左彥不禁皺起了眉頭。

在躲避白光追擊時,他的腳踝就有輕微扭傷的症狀,到今天情況更趨惡化,他可以感覺到運動鞋裡的足部腫了個包,關節僵硬而疼痛,但他仍死撐著不與人說。

一如他習慣將真實的情感隱藏在心底般。

爸媽現在已得知他失蹤的消息了吧?他們的心情是擔憂悲傷,還是鬆了口氣呢?

左彥不願再想,他將視線移向遠方。

同時,潔方也憂慮地望著遠方逐漸黯淡的天色,思索著今晚趕回洞穴的可行性。依孩子們的疲累情況看來,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啊……」她遠眺的眼睛突然睜大。

剎那間,一艘巨大的橢圓飛行體憑空冒了出來,好似先前隱身在魔術的布幕中般,它的四周罩起了半圓形的藍光,逐步往他們所在方向逼近,最後竟穩穩地停在目瞪口呆的眾人面前。

「這是……太空船?」冥佑驚嘆。

「我不知道。」高斯簡短地答道。

「怎麼會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你先前不是吹牛說自己無所不知?」左彥逮到機會挖苦道。

「我沒有看過這種型式的交通工具。它沒有被輸入我的萬能知識庫中。而且,只有人才會吹牛,機器人不會。」

左彥還想再說什麼,卻被潔方一語打斷:

「別說了,」她向高斯詢問道:「有辦法帶我們繞過它嗎?」

高斯沒有回答,渾圓的頭部發出低沉的鳴聲。

「你怎麼了?」達雄上前關心道。

潔方原本也要查看高斯的情況,卻被冥佑的舉動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冥佑已隻身緩慢地靠近那泛著藍光的圓形異物,眼看就要以手指試探性地碰觸它的外圍光線,一股粗啞的男聲及時阻止了他:

「別動!我說真的!」陌生男子再度以他獨具權威性的嗓音強調。「你會有危險!」

潔方抬眼打量這來路不明的陌生人,他的面孔黝黑,有挺直的鼻樑和堅定的下巴,一雙細長而深邃的眼眸在光線照射下分外晶亮。

這裡還有其他人!

她揣度著,從他一口標準的國語和穿著看來,和他們應是同一國籍的人。

「看!」男子徒手圈住一隻停在植物上的有翅生物,將牠送往藍光籠罩的交界處。

「啪!」的一聲,無辜的有翅生物成了頭號犧牲者,當牠接觸到藍光的那一刻,身體竟瞬間化為焦黑的碎屑!

冥佑看了心頭大驚,原本熾烈的好奇心頓時被澆熄一大半。

「你是誰?」左彥防衛性地質問道。

「我是誰不重要。」男子提醒道:「你們必須快點離開這裡,找隱蔽的地方躲起來。」

「為什麼?」潔方話一出口,便猛然想到昨天傍晚發生的慘事。

「沒有時間跟妳解釋。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想活命的跟我來!」

「我們又不認識,為何要跟你走?」左彥倨傲地說。

「也對。」男子冷冷地說:「你們是死是活都不干我的事,隨便你。」

  「等等!」潔方心念一轉,叫住了男子。

  「大家跟他走吧。高斯現在出狀況無法引路,天又快黑了,要是再發生一次昨天的事呢?我們不能冒這個險。」

  「知道了,就照老師的意思做吧。」冥佑附和道,泰鴻也在一旁點頭,而達雄則一直持續關注著高斯。

  「左彥!你呢?」潔方加大了聲量。

 他只是沉默以對,通常這樣就表示他沒問題了。

 一路上,男子始終保持緘默,只有潔方一頭熱地與他攀談。

 「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男子沒有理會她的問題,而是反過來問她:「你們來多久了?」

「大概……兩天吧。」潔方只能根據外頭天色的變換作判斷。

「我早你們三個星期。」男子突然說。

潔方不解地望著他。

「還記得車子行駛在隧道中吧!你們應該是後面那台遊覽車的乘客。」男子的側臉說著:

「而我,只比你們早三秒鐘進入那個鬼洞,卻足足差了三個禮拜!」

「老師,高斯他這樣子真的沒問題嗎?」達雄擔心地問。

圓形機器人此時正刻板地跟著隊伍前進,球的內部不若以往閃著綠光,像受到催眠似的,一切感官都封閉住了。

「我也不知道。」潔方老實地說。她不希望給達雄虛假的安慰。

「就是這裡。」

男子帶領他們進入一個半圓形的洞口,外觀頗似他們之前發現的那個小土丘。

「你們在這兒等,我得去抓我們的晚餐。」男子抽出腰間的小刀,在身上輕輕擦拭了幾下。「天黑後就吃不到了。」

男子走後,泰鴻率先問道:

「他要抓什麼給我們吃啊?」

「應該是活的東西。」冥佑有種不好的預感。

潔方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這個洞穴比他們發現的更大、更深,盡頭處有一個黑色旅行袋,好似裝滿了物品般鼓起。

「我們不該跟他來。」左彥突然說道。

他感覺得到那男子有些不尋常,跟那機器人一樣,身上似乎隱藏了什麼祕密。

「也許你是對的。」潔方回答他:「但當下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暫時相信他。」

「而且他還救了我一命!」冥佑插了句話。

「我很早就想講了,你的個性真的很差,不管大家做什麼決定,你都要唱反調!」泰鴻指責道,他想起左彥將他推倒在地的事。

「你閉嘴!」左彥不甘示弱:「你就沒有嗎?昨天突然抓狂亂罵人的是誰?」

眼看兩人就要打起來,潔方出手阻止道:

「別吵了!冷靜點!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

左彥的怒氣依舊。但下一刻他腦海裡倏然浮現自己因細故大發雷霆的畫面,和母親默默承受的無奈面容。

我的個性真的很差?為何身邊每個人都露出這種表情看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男子適時的歸來打斷了他的思緒和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但當大伙兒一瞧見他手上抓的東西時,便都驚恐地說不出話來。

好幾隻極似青蛙的三足生物在他手裡癱軟下垂,屍體一邊搖晃一邊流淌著血水。

「今天運氣還不錯。」男子用刀子挑開生物滑溜的外皮,整層剝了下來,冥佑和達雄不禁轉過頭去,不敢看他下一個動作。

「這個可以吃嗎?」泰鴻的父親是個專辦喜宴的總鋪師,所以他不但不懼怕,反而好奇地上前端詳這些不明生物。

「我就是靠這些活到現在。」男子抓了一隻遞給泰鴻。「直接吃,味道很鮮美。」

「怎麼不烤熟了再吃啊?」潔方忍住反胃感問道。

「也可以,不過我個人喜歡吃生的,比較不會破壞原味。」

男子不聲不響地走到洞穴盡頭處,「刷」的一聲拉開黑色旅行袋,抽出了幾疊像鈔票的紙,將它們分別揉成紙團堆在地上。

「等等,那不是錢嗎?」潔方驚呼。

男子掏出打火機毫不猶豫地點燃了那些紙團,並將獵物串在刀上烤著。

「大部份只是普通的紙。而且在這裡,鈔票簡直跟廢紙沒兩樣,沒什麼好可惜的。」

泰鴻緊抓著肉色白嫩的剝皮生物,終究還是敵不過飢餓的侵襲,一大口咬了下去。

「嗯……像蟹肉生魚片,好吃!你們也試試。」

冥佑瞧著生物空洞的大眼,斷然拒絕道:「我還是免了。」

「你先前說過,在隧道裡,比我們早到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潔方逮住機會問。

「喔,那個。」男子抬起頭,火光映照著他線條分明的臉。「我已經把我知道的全說了。總之,我們同時在隧道裡出意外,等我醒來,就來到了這裡,過了三個星期,你們也出現了。」

「真奇怪……」潔方喃喃自語道。

「在這種地方,無法解釋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說,你們帶的那個圓形的機器,是從哪來的?」

「它叫高斯,是達雄撿來養的寵物。」泰鴻停下吃得滑膩的嘴戲謔道。

「別胡說八道!」潔方喝斥了一句,便轉向男子說明。「它今天早上主動來找我們,好像知道不少關於這個地方的事。至於從哪裡來……」

「紅星綜合型研究所。」達雄很快代替她回答道。

兩人將從高斯那兒獲得的資訊全告訴了男子。

「所以,這是個無人太空站,唯一的太空船我們碰不得,也找不到回到過去的方法,這真是太好了。」

男子把玩著手上的紙鈔疊,想藉此掩飾不安定的情緒。

「你怎會有這麼多錢?」左彥懷有戒心地問。

「不是我的,是我老闆的。而且他顯然是被還錢的人騙了,一疊裡只有幾張是真鈔,其他都是做得很像的廢紙!」男子意外地說了許多話。

「在趕去找他算帳的路上,就出事了。」男子放下紙鈔疊,兩手環抱著肩。「到了這裡以後,他們留下我一個人在車上等,說要去探路,結果再也沒回來過。」

潔方聽了不禁想起遊覽車裡生死未卜的學生們,心頭不由得一緊。

「搞了半天你是討債的!」左彥怒道。

「沒錯。」男子並未發火,只是淡淡地回應。

「好了,我把烤好的放在這裡,餓了就拿去吃,明早才有體力回去找你們的同伴!」

男子率性地丟下這句話,頭也不回地走進洞穴深處。

  潔方朝他的背影望了一眼,便振作起精神招呼他們進食。

  「吃吧!你們肚子也餓了吧。」

  眼看冥佑、達雄和左彥仍然沒有動作,潔方索性坐了下來,拿起剝皮生物大大咬了一口。

  一股微甜微腥的鮮味在她嘴裡擴散開來,令她分不出滲出的是肉汁還是血水。

  「很好吃……」潔方塞滿肉屑的口中勉強吐出這幾個字,苦苦地咀嚼這個混合了紊亂思緒和深沉情感的味道。

  她從未像現在這樣害怕過。被迫背負照顧他們的責任,又得隻身承擔犯錯的後果,這股壓力讓她無時無刻都處於一種身心緊繃的狀態。

  這男人應該可以信賴。當潔方第一眼看見他,就直覺地認定了。

  雖然現在已得知他不光彩的過去,不知怎的她並不介意這件事。

  只要不用獨自一個人面對這一切就好。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orajialin&aid=934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