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膠囊美人】第一章 變調的畢業旅行
2007/04/13 00:26:02瀏覽283|回應3|推薦5

這是我第一部正式寫的長篇小說,

本來是要拿去投貓頭鷹的,

但是慘遭退稿,寫了五章就提不起勁寫啦,

我真是個沒毅力的傢伙……

不過拿來貼這裡也不錯,

聽看過的兩個朋友說,好像還可以看,

所以我就斗膽貼啦……(老王賣瓜啊!)

 好了,不多說了,跟他們一起上車吧!

膠囊美人

第一章

1

潔方深深吸了口氣,十指緊緊交纏著。

遊覽車駛進了黑色的隧道口,她感覺眼前一陣昏黑,但只持續了五秒鐘,因為柔和的暗黃色燈光很快便滲進車內,舒緩了潔方的緊張感。

她從小就怕黑。

小時候她常在黑暗而緊閉的房間裡,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因為害怕,所以她就算醒來也不敢下床,更遑論到門邊開燈了。可笑的是,她那因應酬遲歸的母親,完全沒發覺到這一點,回來後對她那瑟縮在房間角落的女兒說的第一句話永遠是:

「這麼暗,怎麼不開燈呢?」

但在白天,她總是誇獎潔方:「真乖,會自己弄飯來吃!」「媽今天太忙了,沒空!妳會自己洗制服吧?」「我們家女兒都不用我操心,她自己就能照顧好自己了!」

久而久之,她逐漸習慣一個人,也逐漸失去和人打交道的興趣,甚至連學生時代坐在隔壁的同學的名字,都沒認真記起來過。諷刺的是,如此孤僻的她,居然選擇需要和小孩子朝夕相處的行業:教師一職。

潔方帶班帶得井井有條,賞罰分明,不偏愛任何一個學生,對叛逆的孩子更不浪費絲毫的時間苦勸他回頭是岸,而是把他當空氣般視若無睹。

沒有付出感情,相對的就不會受傷害。

她默默遵循這個原則,也終於熬到了這個高三班的畢業旅行了。

潔方回頭朝學生的座位望去,大多數人都已睡沉,只有後排的幾個男生在玩牌、打電動,她正要轉頭回原位時,前排傳來一聲輕悄卻帶著焦急的叫喚:

「老師,不好了,芯芯吐了。」

潔方連忙扯下座位前方的塑膠袋,遞給說話的嬌小女孩。她總是陪伴著芯芯,人如其名,叫做「婉柔」。

「會暈嗎?還想吐嗎?」

潔方端詳芯芯蒼白虛弱的面容問道。

這女孩原本身體就不是很好,上車前潔方還問過她會不會暈車,她的回答是「不會」,可是現在卻變成這副模樣。

「給妳吃暈車藥,好不好?」

芯芯居然阻止了她即將掏出藥丸的動作。

「我沒事。」芯芯表情陰鬱,隧道的陰影籠罩了她半邊臉。

2

左彥瞄了一眼手錶,「嘖」了一聲。

居然壞了。

他回想著早上和父母的爭執,盛怒之下,他砸破了一隻杯子,手錶不知是不是那時弄壞的。

啊,不想管了,真煩!

最近左彥和父母見面一說話就吵架,時值最敏感的高三衝刺期,所以他爸媽開口閉口就是要他好好讀書,為自己的前途設想。

當然他知道錯不在他們,但他就是聽不慣父親說話時的命令語氣,所以時常出言反駁。

不為什麼,就只是不爽。

父母愈是在意,他就愈是故意表現出對學業輕忽的態度,泡在網咖的時間愈來愈長,誇張到身為他好友兼球友的文凱都看不下去的地步。

「你清醒一點好不好!」

為了讓他及時醒悟,文凱居然把籃球灌到他臉上。

左彥朝身旁座位瞧了一眼,空的。

原來文凱正在善盡班長的職責,在走道上四處詢問有無紙巾可供前排暈車女生使用。

我永遠也不可能像他那樣優秀吧。

左彥突然想到,如果文凱投胎當他父母的兒子,不知他們會有多高興呢。

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完全沒發覺身後有一雙持續關注的眼神。

怎麼辦?畢旅都快結束了,不快點是不行的!

巧凝扭緊手指,直到指節發白,還是只能盯著左彥的背影陷入苦惱中。

她和一般情竇初開的高中女生一樣,對戀愛存有美好的嚮往,也正因如此,她始終無法拋開身為女孩的矜持,勇敢向喜歡的男孩告白。

「要不要吃洋芋片?新口味喔。」

海苔的香味擴散到她鼻內,但巧凝很堅決的對一位手持零食罐,面容清秀的纖瘦男孩搖了搖手,表示拒絕。

「不要啦,祈君,你拿給別人吃好了。」

男孩有些掃興地縮回了手,但目光還是沒從巧凝秀麗白晢的臉龐上移開。

這時,後排傳來一陣哀號。

「笨死了你,拿來啦,我玩!」

肯定又是壯得跟牛一樣的蘇泰鴻在欺負弱小了。這陣子他每天找林達雄麻煩,真是過份!

巧凝氣憤地想,順勢起身給了泰鴻前額一記重拳!

「哎,幹嘛啦!」

手拿著搶來的電玩打得正起勁的泰鴻也哀叫了一聲。碰到像巧凝這樣漂亮又強悍的女生,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什麼幹嘛,還不快還人家!想再挨揍喔?」

兩人吵吵嚷嚷之際,窩在一旁愁眉苦臉的矮小男孩,頂著大眼鏡千般無奈的看著這一幕。

我還是這麼沒用。

他搔了搔腦袋,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嫌惡。

從國中開始,長不高的他就一直倍受同學欺凌,外形差人一截,偏偏功課和體育又不出色,簡直就是日本漫畫裡某個糊塗主人翁的化身。

更糟的是,他的名字「達雄」發音唸起來還有點像那位漫畫主角的名字,每次聽到有人喊他這個綽號,達雄便氣憤難當,可是在學校又毫無管道發洩,所以他便將這股怨氣全傾注在一手將他帶大的阿媽身上。

「阿媽,我要改名啦!」

「改啥米名!呷飽太閒喔!」

阿媽每次都如此回應他的要求。

達雄的勇氣也每次都在別人的氣勢下逐漸萎縮,直至消失無蹤。

如果有一天,我也能變強的話……

達雄看著車窗上映照的自己,偶像鹹蛋超人「高斯」的臉若有似無的一閃而過。

3

車子在隧道中行駛時間已超過半小時,冥佑瞥了一眼彎身詢問司機的導師背影,似乎並不很在意這件事。

因為他一直都有個解不開的心結,這使他這趟畢旅玩得一點也不愉快。

和邵玉翔同班,真是倒楣透頂!

冥佑恨恨地瞪了斜前方正在聽隨身聽的纖細少年一眼,回想自己三年來在家裡受盡母親冷嘲熱諷的畫面,原因都是來自於「他」,天才型的資優生邵玉翔。

他們的競爭關係非常微妙,且頗有淵源。兩人的母親是大學同學,所嫁的丈夫又是同一家公司的同期同事,玉翔的父親一路平步青雲,冥佑父親的升遷之路卻不很順遂,導致母親將獲勝的希望全放在冥佑身上,偏偏他只是個資質平庸的學生,總是要花費雙倍的努力,才能掙到和玉翔同燈同分的成果。

而且,那傢伙居然一向是不讀書的……

相較於冥佑唸書的分秒必爭,玉翔的散漫態度看在冥佑眼裡更顯得分外刺眼。

如果他不在就好了。

冥佑常常忍不住這麼期望著,尤其是當他想起母親那焦急又失望的眼神。

高三第一次大範圍的模擬考成績下來時,玉翔的高分好像在嘲笑他的努力,他的無能,天份的差距再也無法用熬夜和苦撐來填補了。

他自己是無所謂,但他受不了母親加諸在他身上的期待,這不是他所能負荷的。

冥佑將自己埋進深陷的椅背,不禁在心裡祈禱著:

讓我逃得遠遠的,只要能離開那個家就好!

就在此時,一陣天搖地動回應了他的祈求。

「碰!」的一聲,冥佑前方的同學毫無防備地側摔到走道上,許多女生開始尖叫,飲料和零食飛濺在各處,大家都使勁地抓住椅子扶手和欄杆,像溺水的人攀附浮木般。

冥佑疑惑又驚恐地目擊強震中同學們的慘狀,他的目光和潔方不期然地相會了,只是位於走道最前端的她,看到了比冥佑更不可思議的景象。

她的學生們,在一團綠霧中,正逐漸消失!

一開始是手和腳,整個身體外圍發出朦朧的綠光,然後漸漸透明,消解……

像一種瘟疫,綠霧大幅度地擴散開來,在不間斷的劇烈晃動和慘叫聲中,她感覺頭部充脹,像被撕裂般疼痛。

然後,潔方發現自己下半身產生了變化:綠霧逐步侵蝕著她,從腳踝到膝蓋,像空氣般瞬間稀薄了。

她無聲地喊著,黑暗迅速吞沒了她腦中僅存的意識。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orajialin&aid=890755

 回應文章

店長
ㄟ...
2007/06/26 22:43

哆啦你取的名字....如蘇太鴻...很明顯....和本班的某人只差一個字ㄟ~

(是不是不知道取什麼名阿呵呵!?)

哆啦你的小說登場的人物真的太多啦...所以有點無法突顯主角...

相對的就無法把主角詮釋的較清楚了....(我也沒什麼資格說啦..但這是我的感想啦...)

我覺得你寫的"暢銷作者之死"這篇就真的很棒!

簡單易懂這樣最好哩~人物詮釋的也不錯裡頭形容主角當時的情況時,我就融入在其中了~

恩所以加油阿!期待你更好的作品!


哆啦蔣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這個嘛……
2007/04/13 22:46

我是寫著玩的啦,

而且說實在的沒啥信心,

如果想到更吸引人的題材再說吧……

哈……(藉口藉口)


我是哆啦蔣……我是電影王!

小娉ㄆ一ㄥ(林若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兩點建議
2007/04/13 00:58

1可以跟文學網站一起發表

2再接再厲,嘗試其他的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