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知道的事
2011/11/07 16:56:53瀏覽2717|回應34|推薦235

噓~

有男人欺負女人的聲音....


氣轉涼的下午,一列徐行的火車滑過...。

他拿著被破銅伯命為乞丐棍的竹棍,繼續撥著沿路長得茂盛的野草,一支手背著一只破舊的麻袋。

這一陣子,他辛苦撿拾的成果,在破銅伯那邊一番挑三撿兩後,只得到二十三塊的成績,這個結果讓他有些沮喪。

破銅伯告訴他,沿著鐵路往普通車也會停靠的小車站走去,通勤的學生族或乘客,都會從窗戶亂丟東西出來,所以鐵路沿線經常有隨處可見的飲料罐。此外,離鐵橋不遠的工廠,也有不少工人們喝啤酒的鋁罐可以大量搜刮,甚至鐵橋附近有一處破屋子附近,那裡也有不少的可以撿。

這個意見,還是身體硬朗時,仍能到處拾荒的破銅伯他自己的經驗談。

他想著這番話,嘴裡咬著剛買來的超紅芒果乾,很有滋味地嚼著,不時會聽到像是蛇還是蜥蜴,窸窸窣窣穿越草叢的聲音。一聽到這個,他就會嚇得停在原地,趕緊用乞丐棍拍打著地面與草叢,或者將裝有零星空罐的麻袋,抖得康啷康啷響來替自己壯膽。

不知不覺....

走到那個看似荒廢,卻仍有稀疏人影出沒的工廠,他正想走進工廠外牆鐵門的,被一個正在整理倉庫的工人趕了出來。

「 有不要的空罐可以給我嗎?」 他好口氣地懇求著那個工人。

「我們這邊都是給那個女孩子的!」 工人臭著一張臉說著。

「喔~」 他唯一能回應的一句話。

只得摸摸鼻子,繼續背著那個破麻袋,一手揮舞著乞丐棍,遠離工廠與工人的視線,往鐵橋邊的破屋子走去。

他哼著殘缺不全的歌,不時忙著從口袋再放入有味的芒果乾,往著破銅伯說的另一個聖地前進。

走了一陣,果真....

在接近鐵橋附近的小路,分岔出一條小徑,兩旁盡是茂密的草叢,不遠處便看到有間破銅伯說的破屋子,那像是用鐵皮還是木板隨興釘成的工寮。

破屋子的周遭,除了有一堆垃圾外,也散落不少瓶瓶罐罐,他不敢確定有沒有人住,但是為了能多掙點零用錢,他還是鼓足了勇氣,繼續拿著那根破銅伯給的乞丐棍,在地面拍打著,往破屋子的小徑前進。

這條看似有人刻意走出來的小徑,地上有的是變成蜥蜴乾還是蚯蚓乾的東西,甚至還有像是蛇皮的東西,但是,這些遠比起會發出沙沙聲的活生物來得讓他安心。

他看著兩邊有隨處亂丟的衛生紙,以及保麗龍便當的盒子越來越多,同時也越來越靠近那個臨時搭建的破屋子....

.....。

那個破屋子傳來一陣又一陣,女人呻吟的哀嚎聲,還混著男人的吆喝聲。

「是怎麼了? 有男生在欺負女生?」

他一手放下破麻袋,兩隻手握著乞丐棍,慢慢往破屋子的方向去,想一探究竟。

就在這時,有個與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孩,從身後將他一把抓住。

女孩看著他,但是卻沒有大聲喝止,把原本放在地上的水桶挪開後,像個忍者般踮著腳步將他拉離破屋子附近。

「噓~不要出聲.....」

他一臉不解地想要問什麼,全被眼前這個女孩那掛滿橡皮筋的手給蒙住了嘴。

他遵從這個強勢女孩的做法,不發一聲,還比了個手勢,意要去撿破麻袋,然後才心甘情願地被女孩從小徑,拉回通往鐵橋的鐵路旁,並且在一處草地坐下....。

女孩發現他不時咀嚼的嘴,放下摀住的一支手,眼角彎下,嘴角上揚,滿面善意地說著:

「我是黃美滋,四年二班。你呢?」

「我.....鍾天霖,四年四班....」

「我叫你阿霖可以吧,你叫我美滋就可以了!」

「.....美....滋....」

美滋聽他叫了自己的名字,高興地拍了一下手。美滋看了看他嘴巴,笑著將手掌心翻到他眼前,沒來由地說著:「不跟朋友分享嗎?見面的禮物啊!」

「 你又不是我朋友.....何況....我,沒...有,沒...有朋友 」  他害羞地說著,卻還是從口袋拿了芒果乾出來。

「 現在你有朋友了 ~」 黃美滋滿足地將芒果乾放入嘴巴時,他一直處在被詢問的局面,黃美滋咬著下唇,滿臉俏皮的表情,從手腕上取下幾條五顏六色的橡皮筋,綁著他那長得可以綁辮子的亂髮....

「妳要....幹嘛啦?我是男生咧~」 他嘴巴上這麼說,也沒推開黃美滋再次強制的舉動。

黃美滋把他的頭髮綁得亂七八糟後,掏出一面破碎的小鏡子,要他看看自己的樣子。

「哈哈哈哈~這是我給你的見面禮物!」 美滋說完這句,兩個人笑得無法控制,當他看著黃美滋那雙黑色的眼睛,心臟跳個不停。 

他覺得這個叫做黃美滋的女孩,也許真的和那些老是罵他怪胎的孩子們不同,一向不懂微笑超出三秒的他,在聽她講話的時候,每分每秒竟都是帶著笑意的....。

美滋像是沒有特別打理的裝扮,有著美麗的五官,身上散發著青草的氣味,他想多看美滋幾下,卻又不敢正視她的臉太久。

黃美滋很忙,一面不忘嚼著嘴中的芒果乾,一面很有勁地講著自己的事情。

黃美滋說,媽媽三不五時都會到這個破屋子來,媽媽還告訴她,只要媽媽進了那個屋子跟叔叔們聊天,當天就可以買日常生活想要的東西。

但是,媽媽卻不停警告她,媽媽進屋子跟叔叔聊天的時候,不要靠近那個屋子。

在媽媽聊天的期間,要她拿著水桶去工廠提水,準備毛巾,在附近等媽媽出來叫她。一直以來,她都忙著重複同樣的工作。剛才放在地面上裝滿水的桶子,就是要等媽媽叫她時派上用場的。

他笑說在他家,水桶是拿來接屋頂漏水用的,美滋忍不住大笑。

「 聊聊天就可以買電子錶給妳喔?」 他看到另一支沒有橡皮筋的手腕上,戴著一支可愛的粉紅色電子錶。

「 對啊!我媽媽很厲害吧!前一陣子上街買的...」 

「我媽媽是啞巴,不能聊天,不然我也希望她可以聊天,幫我買電子錶....那是聊些什麼呢?」 他不禁想起剛才那陣男女的聲音,又是不解又是羨慕地看著美滋的手錶。

「聊....不知道....不知道聊什麼...」 美滋看著他的表情,回這句話的時候,兩眼盈滿了水....。

「 美滋~美滋~妳在哪裡啊?叔叔跟媽媽聊完了喔!」 不遠處有個男人的聲音喚著她。

「喔~ 我~知~道~了!」

美滋轉過頭,往男人聲音的方向大聲回應著。

她趕忙擦完眼淚,收起小鏡子,站起身,對著綁滿沖天炮髮型的他說: 「阿霖!可以再給我一個芒果乾嗎?我要先去忙了.....要陪我去嗎?」

沒想到美滋也愛吃芒果乾,他笑著拿出最後一個給她,不由地跟著美滋的後頭走去,美滋回頭對著他微笑說:

「你綁這樣很可愛!」美滋指著他頭髮正中間最大撮的沖天炮。

「妳的嘴巴好像畫口紅,也....很可愛啊!」他對著咬下新芒果乾的美滋說著。

接著,一個滿面鬍渣的男人,整理著衣褲,前後與他們擦身而過。

後來,他站在有些距離的地方,清楚看得到美滋提著剛才那桶水,靠近了破屋子喚著媽媽,美滋的媽媽走了出來,撩了撩散亂的頭髮,一副疲累的表情,左右張望著。

美滋的媽媽回頭一轉,看到站在不遠處小徑上的他,他嚇得別過頭去不敢看...

在破屋子前,美滋站著跟媽媽說沒幾句,似乎就被媽媽大聲數落著,沒一會兒另一個男人走過他身後,回頭盯著他,快步走到破屋子前,對著美滋的媽媽使了眼色.....

他則耐心地等美滋忙完,陪著美滋提著空水桶往工廠的方向走去。

「我媽媽很辛苦聊天...... 你知道嗎?」  美滋的眼淚滴進了那個空蕩蕩的水桶時,他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突然,他放下麻布袋,袋子發出康啷聲。

他用著一邊胳肢窩夾著乞丐棍,一手抱住兩手提著空水桶的美滋。

「嗯~不知道.... 」  他仰著頭說著....

「我有很多罐子可以給你喔~」 在他肩膀上哭泣的美滋一動也不動....

「阿霖,你知道我很難過嗎?」 美滋把兩眼貼在他的小肩膀上。

「好像....知道... 」  他仰著頭回應的同時,兩人聽到一陣急速的火車聲,在地平線的另一頭響起,他拉著美滋走到離鐵軌遠一點的地方站著。

火車接近的時候,他跟美滋並肩站在一起,兩個人暫時放下各自手邊的生活,無意間他緊牽著美滋那粗粗的小手。

而那些地上的水桶、乞丐棍、麻袋也陪著他與美滋的小小身影,目送這列火車離開這塊,對他們來說充滿不知道的平原.....*

有關鍾天霖的故事:海綿蛋糕與絲巾 害怕春雷來時 假鬍子的『爸爸』

鍾天霖媽媽的故事:萬善祠的女主角

【音圖取自網路,不當請告知】 還魂草湯的故事,還沒結束,請各位格友再繼續來。謝謝。

皮滷蛋那邊,正在【滷蛋短短543】4-出氣筒中喔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星星與月亮的擁抱
2013/02/24 12:26
好像一直沒說過  我其實 經常經常的 想起這個故事.....

底蘊雖是悲傷 可 阿霖美滋的相遇與相憐  文字裡閃爍著孩子的清純  美麗卻不造作 情感相繫卻不流窠臼
憂傷中 萌芽的友情 相對於故事背景裡的哀愁  更顯無垢與純真

美滋的落落大方比較阿霖的靦腆模樣  美滋的有口難言相對阿霖的一無所知 卻意外的那樣契合
兩個同樣寂寞 有著同樣悲涼背景的孩子 此番偶然的相遇  正猶似星子與月亮 夜空中難能的擁抱
阿霖"一手抱住兩手提著空水桶的美滋"的安慰 美滋"你知道我很難過嗎?"的問話 接著 "把兩眼貼在他的小肩膀上"的依賴與信任
以至"他跟美滋併肩站在一起  兩個人暫時各自放下手邊的生活 無意間他緊牽著美滋那粗粗的小手"那顯出已不放手的扶持
一字一句 不斷於我腦海 跑馬燈般的轉折  耳邊留聲機似的 不間斷聽聞
彼此得以取暖的情感  是種深刻的緣份  尤其於困境之中 益發閃耀讓人心疼與璀燦的光芒
兩個孩子的生命旅程縱然苦澀  卻也對他們患難中的友情 有著難以解釋的小小欣羨與期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星星與月亮的擁抱
2013/02/24 12:23
人的一生 肯定有些東西 怎樣無法自我抉擇 
那種摔落谷底難以翻身的殘酷  只有真正走過的人能懂
可憐美滋小小年歲  被迫接受那麼多"不該知道" 或者說"不願知道"的人間事 正是殘忍的現實
可也正因如此 懂事的美滋該如何將自己的未來 艱難中一步步走下?
尤其 於巧遇阿霖的今日之後......


我還要說 打一開始 阿霖那段心境與景物的描寫 已讓畫面充滿
真似於電影院裡 一幕幕情節於眼前演繹的臨場之感
或者 更好比自身 正走在那條荒煙蔓草道路上的真實.....

傷感 無奈 灰色 卻隱約裡 強烈感受金塵般光芒圍繞的好看小說
讓人一讀再讀  為那其中 哀傷與美麗的所有所有...  留連而佇足.......

溫暖海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類似的記憶
2011/11/26 03:12

小時候女同學住在同巷, 本來有時放學去她家一起玩到快晚餐我才回家, 直到有一天我媽告訴我以後不可以再去她家了, 我問為什麼, 我媽說, 她媽媽晚上要去上班, 我放學去她家會讓人不方便, 我聽不太懂, 只知每次都是她媽媽打扮漂亮出門, 給她們姐妹晚餐錢, 我也沒見過她爸下班回家, 為什麼說我會讓人不方便?

後來才知, 我媽知道了她們家的一些事(晚上打扮漂亮出門去哪裡陪人"聊天"了吧), 不要我再去接近.......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26 22:29 回覆:

vicky姊也有過類似的故事經驗.....

我把故事呈現的 也喚起幾個格友有同樣類似的悲劇記憶

看了教人不忍... 看來vicky姊是幸福多了 不知道的事...還是寧願不知道的好

免得痛苦吧...


芸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有時不知道還比知道好....
2011/11/14 13:36

看完後,心情有點複雜難過,有些事情就像這故事裡描繪的討生活方式已無關善惡和對錯了。只能說無奈和心酸吧!說真的有些時候看似美好的表象,其實背後反而有不為人知的心酸,讓人深深覺得得不知道事情背後的原委反而會快樂單純許多。

鼻塞用心與眼去體會觀察社會的事物,用巧筆和巧思將美滋和天霖兩個小孩互動細節描繪的讓人好感動!不禁觸動自己心情思緒。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14 17:42 回覆:

美琴腦書 謝謝幫我看完這篇小品

的確 有時候 不知道比知道幸福

痛苦的結果時  知道裝作不知道 也許又不會那麼痛....

我在寫完這篇故事 吟味朗誦的時候 也不時會被那些畫面觸動....

若說看戲的人被笑空  寫戲的人 絕對是第一個空空的 我覺得


dorisw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悲哀
2011/11/14 11:01
美滋在懵懂的童年隱約知道成人世界的陰暗,但仍強顏歡笑,苦中作樂,令人憐惜不忍。貧窮的生活總是充滿無奈,但這世界貧富不均的現象卻永遠也無法改變,於是在社會底層的人每天都在忍受那無可言喻的辛酸...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14 17:44 回覆:

朵莉 寫得很好

我想 看過戲劇或是新聞的人 對那些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們

儘管抱著不可思議的距離 

在小時候 聽過看過許多

這些都成為日後我寫文的成分....


平平安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不知道的事
2011/11/12 10:30

看了有一些令人同情

我想這是一些不知道的事

是為了生活吧

鼻塞很會寫故事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14 17:45 回覆:

開心小屋

對呀  生活 要延續

這些不知道的事 就非得是延伸的一環.....


東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不知道的事
2011/11/11 20:04

是的,這兩位小四生過著比一般同學清苦的日子,多少仍天真無邪。

但是,還是不知道大人也有更辛酸的一面。

鼻塞觀察力敏銳,謝意分享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14 17:46 回覆:

謝謝東耳

觀察力敏銳 是幸福是不幸 嗯

在寫文這一塊 我想....是幸福的吧

謝謝願意來看這篇黑暗的故事...


夢屋子 只緣當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悲憫
2011/11/09 20:14

故事有些沉重,彷彿回到兒時,同學家有一段類似的故事.....

爸爸是老弱殘兵,孩子年幼,年輕的媽媽帶男人回家毫不避諱,

因為要生存...老爸爸允許...同學的童年在歧視中含淚長大.....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11 00:22 回覆:

夢屋子 謝謝特地分享兒時曾經的點滴

已有格友也告知已聽過這樣的例子...

現實的故事也許更殘酷 這個故事裡的主人翁

也許還比較幸福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山水
2011/11/09 19:35

所以這個島嶼須要我們的愛呀。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11 00:23 回覆:

是呀 一畝桑田前輩說的是

雖然亂到不行 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呢

一堆人還是拿這裡當寶島來撈錢 卻硬要住在國外 對不對

可憐的福爾摩沙


巧妙 喜歡上帝的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答
2011/11/09 10:33

po那篇是享受另類慈悲

的方式

就像我只要講到信仰 就寄不出信   po不了文

我的文可有威脅到任何人

可見我說的 是真的  

所以有人受不了 

鼻塞國度(dionlin1218) 於 2011-11-11 00:24 回覆:

巧妙 謝謝告知

妳PO的那一篇 我受得了

因為我不會在意妳說我什麼 因為這次我沒有笑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