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無心柯P、聞災則喜綠粉、見縫插針藍綠議員 一鍋壞蛋為何能止災
2022/11/04 17:23:23瀏覽1596|回應0|推薦3
10月16日台北降下驚人的大雨而成災,市長卻因輔選行程在外縣市沒在台北監督救災,綠粉喜形於色地說「柯要完蛋了」,藍營綠營議員也不忘見縫插針。領導沒有視災民如親的同理心和慈悲心,政治粉和民代急著計算災難能帶給他們多大的政治利益,一個都市裡面看不到幾個傳統定義的「好人」,對反對民主政治的人簡直是「民主讓社會墮落」的最佳例證。

神奇的是,到了傍晚雨沒有變小,但卻也沒什麼持續的災情傳出(當然你會看到很多好像台北已經陸沉的形容詞……但其實沒什麼佐證的數字),無心的市長從外縣市姍姍來遲,候選人們已經穿起鞋子(有人還穿錯鞋被罵)就往淹水區域跑,綠粉繼續在網路社交平台上開心地玩他們的政治宣傳,議員們一直到隔天都還在「競選」……真心關心擔心有人受災的,抱歉沒幾個這種人。

「好人」真的是人類社會問題的答案嗎?

話說人非全知全能,因為只要活著就會不斷地遇到問題,遇到問題就得不斷的解決問題。累透的人類開始幻想有個簡單的「卍解」之道,想像人會不斷遇到災禍問題一定是哪裡違逆正道,並認為只要大家遵守這個正道(做一個好人),就能永久性的解決任何問題。

這種偷懶的鬼扯,果然讓人類不用整天去思考「為什麼我會這麼慘」這種問題,反正你長得醜、跑得沒人快、交不到男女朋友、生在貧窮家庭、從小被爸媽虐待、賺的沒花的多、出去工作成就比不上人家……,總之無論遇上什麼問題,都可以用「我不是好人」來自我解答,找不出這輩子幹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還能推測一定是上輩子當混蛋豬狗不如。

但這其實沒解決人非全知全能的問題,既然不是全知全能,想像出來的正道當然也不會是真正的正道真理。問題是人類實在是為了解決不斷出現的問題而累壞了,即使這想像中的正道根本沒解決任何問題,竟然用「因為我們是對的所以才會痛苦」這種說詞來洗腦自己,一心相信只要夠苦、痛苦過後必定會贏來美麗。這些人開始在努力讓自己能過得好一點的人頭上貼上物質主義、自私的個人主義、享樂主義和自由主義等名詞,宣稱人類社會不美麗都是這些不願受苦的人害的。

其實「痛感」是人體的一種防禦機制,當你把手放到火上燒的時候,你的手會痛,就會趕快縮回來,避免身體受到更大的傷害。當「痛苦」被扭曲成是一種深度,逃離痛苦的行動會遭到批判,用不著跟誰打賭,這種人只會越來越苦、因為他把自我保護的機制給閹割掉了。結果是人類依循著自己想像出來的正道越活越「好」,卻越來越痛苦。

只是人類過了數千年的苦難日子,「美麗」卻沒有像那些宣稱自己知道正道的人所宣稱的真的來到,有部分的人開始思考,「好人」真的是人類社會問題的答案嗎?
基督教「人有原罪」讓西方找尋沒有「好人」的管制之道

事實上二千多年前的李耳(老子),就提出了「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仁義──人類自己制定的規則──這種東西是真理無力後才出現的,人一旦以為自己有智慧,就會出現造假詐騙)。所以李耳要大家「絕聖棄智,民利百倍;絕仁棄義,民復孝慈」(統治者如果放棄自以為是的「智慧」、「聖道」,人民獲得的利益將百倍成長;人類棄絕自己搞出來的那些裝模作樣的規則,才能用真心互相對待……這邊的孝慈是指親屬之間自然而然的情感、而非儒家的教條)。

而另一邊的歐洲,則壟罩在單一神、人有原罪的基督教之下,即使發展出君權神授的理論,但這個君仍是神認定的「罪人」──總之不會是「好人」。在人人皆罪人的情形下,西方的政治不得不發展出一套沒有「好人」就能運作的模式。

這時候過去在城邦型國家發展出來的眾議制度(也就是大家習慣說的民主),開始被翻出來使用。

也不知道是誰說的,總之後來很多歷史書、甚至不是歷史書都會這麼講:「城市是人類文明的發源之地」。但其實,城和市是完全不一樣的場域,甚至城和市發展出來的文明樣貌其實有根本上的差異。

簡單的說,城是為防禦而存在的建築工事,但市卻是人類為了交換有無而存在的場域,城和市的共同特色,是它們都是人員聚集的地方,人多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出現糾紛,並且有無法分割、必須大家一起完成的事務,等這些事務(我們就說它叫公共事務好了)多到一定的程度,就必須有專人去處理。

從「市」裡發展出來的眾議制度

但因城和市兩者的功能不同,對於公共事務的處理方式、以及該由誰來主掌公共事務,也有根本上的差異。前面已經說過,城基本上是一種戰爭功能的建築(寨其實可以算是一種「窮人版」的城、鎮則是強化版的城),維持城公共事務運作的組織,長成軍隊的樣貌,講求絕對的階級服從,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現在的行政單位「鎮」,原來就是軍事管制單位)。

市則完全是另一回事的,交易這種行為,起碼要有「兩造」,今天為了解決公共事務訂出規則,如果不爽遵守的人走了,交易就無法達成。也因此今日和城最類似的場域軍營,裡面的管理組織是完全階級化的,但看看菜市場這種地方,管理單位幾乎都是以攤商組成委員會的方式存在。

市裡面的公共事務必須人人滿意,必須讓更多人參與意見,於是就會採用前面說的那種市場管理委員會的形式,古希臘的民主制,或是羅馬的元老院這類型的眾議政治組織,應該就是從這一類委員會發展出來的。

於是乎在東方,聖君(因為相信政治權力也是上天給「好人」的獎賞,君王必定會是聖的)帶領的政府被賦予了帶領大家肉身成聖(向上提升)的任務──事實上至今仍然有很多人這樣相信,才會整天抱怨民主制度讓人沉淪、讓社會庸俗化。但西方從「市」發展出來的眾議制度,重點卻是盡量讓大家都滿意,和帶領大家走向「正道」那種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

在一神教的世界,只有「神」能做到赦免人的罪惡這件事情:基督教的神子耶穌下凡,就是要用他的血洗刷人的罪惡,也就是說,如果你是真的擁有這種宗教信仰的人,理論上不應該會相信人可以靠自己變好這種事情、更別說人可以靠自己讓人、讓世界變好了。

很多信仰做好事累積陰德值可以上天堂的人,對這種「相信就能升天」的說法總是嗤之以鼻,覺得這種不用經過努力就能上天堂的說法也未免太過容易(內心可能還覺得那自己過去努力行善不就都是浪費功夫),不過我們看看二戰後那麼多人對於「跟隨美國腳步就能讓國家脫貧」這種簡單事情多所懷疑的聲音,就知道「真心相信、真心承認自己生命中有個超越自己的存在,其實一點也不容易。

當然在西方世界部分人拋棄「神」之後(左派是無神論者),政府也開始被賦予帶領大家走向「正道」的任務,開始用人自己發明的「價值」去衍伸出種種的政策規範,結果李耳所說的「法令滋彰,盜賊多有」(設計的法規越多,就有越多的人違法)的狀況果然也因此而出現。

回歸基本面,政府和政策能解決公共問題就好,不用是「好人製造機」

回到台北市的例子,沒心的市長、各有利益計算的選民和民代,卻實實在在地沒有讓災情蔓延,不管對「正道」癡迷的人內心有多不舒服,但我想廣大的市民沒有因為極端的雨量,因此流離失所,甚至連過去颱風夜常常出現的停水停電都沒發生。然後那位16日無心勘災的市長,隔三天轄區發生槍擊案即使正在開直播,都乖乖離開去現場坐鎮指揮,不是他「人的品質」變好了,而是我們使用的政治機制讓他不得不這樣做。

讓所有人類從「心」改變、向上提升,人人都想做也努力做好人,覺得這樣沒人使壞,人間自然變成天堂,這種想法聽起來是很美好,可惜刻在每個人身上的生物基因(你要說是天性也好、原罪也罷)告訴我們人不是這樣生存的,由人自己想像出來、違反人類天性的「正道」,像是利他、像是捨己為人,其實根本沒什麼人能真的做到。但整個社會去洗腦不但自己做得到、別人也該做到,結果大家只好一起「上下交相賊」地假裝、壓抑地活在謊言之中,等到有天哪個人忍受不了了,不是傷害自己就是傷害別人。

與其活在所有人欺騙所有人的世界,不如大家面對現實,以「完美的好人」根本不存在、也不必存在為前提,來設計制度,讓政府和政策回歸基本面,就是「解決難以分割的公共事務所產生的問題」,不必附加一個「提升人類性靈」這種根本做不到的任務,甚至還為了這些做不到的任務,賦予政府過大的權力。

至於無視眾議民主制度的確在解決公共事務問題上表現得更好,一直執著於為什麼制度和政府為什麼沒讓人變得更好,忘記了當初發明「好人」這一整套政治操作的目的,是讓公共事務問題更容易排除,只能說有點本末倒置了。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errickx&aid=177383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