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2023/01/22 07:26:22瀏覽1383|回應2|推薦11

杜康,酒也。曹孟德《短歌行》,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杜康,中國釀酒始祖,有酒神、酒聖之稱,也成了酒的代名詞。


酒的發明相當偶然。據說,杜康有一次不經意地把吃剩的糧食倒入了空桑中,即樹心朽壞空了一個洞的桑樹。一段時日之後,糧食自然發酵,散發出一股芬芳氣味,並有汁液流出。杜康取而飲之,味美而甘,因此有了酒。


《說文解字》記載,「杜康始作秫酒。又名少康,夏朝國君,道家名人。」

秫(ㄕㄨˊ,shú),有黏性的高梁,可以釀成酒。


 

「酒」字的由來


「酒」,源於象形字「酉」。


《說文·酉部》:「酉,就也。八月黍成,可為酎(ㄓㄡˋ,zhòu)酒。」酉即酒字,釀器型,中有實。


八月,穀物成熟。蒸煮之後用竹簍(酉字裡面的「兒」字)放入陶器(酉字裡面的「口」字)之中,蓋上蓋子(酉字上面的長橫)長時間密封,即可釀製成酒(酉字裡面的短橫)。存放時間愈久,愈香醇。


後來,酉(ㄧㄡˇ ,yǒu )作為天干地支字後,人們在酉字邊加了水,成了「酒」字,沿用至今。很多偏旁帶酉的字,可用來描繪不同的喝酒狀態,微醺、酣然、酩酊、大醉、酗酒。現今,酩酊和大醉往往連在一起,但其實不同。醉,因酒而卒,卒,死也。酩酊,只是喝得酣暢淋漓;醉,則是喝得當場倒地,所謂「爛醉如泥」是也。酗,因酒而生凶。經常喝得爛醉,就是酗酒。酗酒之人,自然凶多吉少。


「酒」字的浪漫


傳說,遠古時期有個農夫(一說是杜康),無意中發現了如何釀酒。農夫將釀得的酒與族人共享,大家都喜歡那喝了之後飄飄然的感覺,卻又七嘴八舌地議論著這汁液似乎澀了點、酸了些。爭強好勝的農夫心裡很是不服,暗暗立下宏願要釀出香醇可口、艷絕時光的酒來。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歷經無數次嘗試,仍濾不掉那奪人的酸酸澀澀,農夫好不沮喪。一天晚上,月明星稀,農夫只是揣著心事、悶悶不樂地睡下了。許是精誠所至,居然有鬚髯蒼蒼老神仙出現夢中,為他指點明路,


「接下來的九天,在村頭的大路上等路過之人,若能取得三滴不同人的血,將之放入釀著的酒罈裡,就能釀出絕佳好喝的汁液來。但切記,須在第九日酉時未過前,取得不同人的三滴血。」


農夫依照神仙吩咐,一大早就等在大路邊。金風細細,秋陽熙熙,太陽昇起又落下。等到了第三天,一打扮斯文體面之人聽了農夫的故事後,儒雅慨慷地給了血。到了等六天,一雄糾糾氣昂昂的武夫,很是為農夫的故事打動,豪爽地咬破手指頭,農夫感激不盡。還差最後一滴血,農夫繼續等下去。等到了第九天,太陽嚯一聲照亮了整個大地,照著村頭村尾,照著寂寂的大路。除了樹下躺著一看似瘋顛癡傻之人外,並無人路過。眼看著陽光一吋一吋地褪去,農夫著急了。酉時就要溜走了,無奈之下,農夫只好去和樹下的瘋子打商量。瘋子半瞇著眼,對農夫說的話半聽半懂,但還是伸出手指頭讓農夫用刀輕輕劃了一下,取走了一滴血。


農夫忙不迭地跑回家,將這三滴血放入釀著的酒罈裡。從此釀出來的酒,香味撲鼻,品之如仙。可如此美妙之汁液,該叫什麼好呢?農夫想到他取了三個人的血,就用了三點水。神仙囑咐不能逾酉時,就再加個酉吧,這樣就組成了「酒」字。怎麼讀呢?對了,神仙讓他天九天之內完成取血,就唸「九」音吧。


傳說中的「酒」字,於焉而生。酒液中,也因此注入了三種不同的飲酒境界。


斯文體面:從容舉杯,恭謹禮讓。

激昂豪邁:酒過三巡,喝得盡興。

瘋顛癡傻:爛醉如泥,胡言亂語。


酒醉的《詩經》


《小雅·賓之初筵》篇,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關於宴飲場面的紀載,恰恰體現了上述三種飲酒的不同風情。


賓之初筵,溫溫其恭。其未醉止,威儀反反。

曰既醉止,威儀幡幡。

舍其坐遷,屢舞仙仙(ㄒㄧㄢ,xiān,同躚躚)。其未醉止。威儀抑抑。

曰既醉止,威儀怭怭(ㄅㄧˋ,bì)。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ㄋㄠˊ,náo)。亂我籩(ㄅㄧㄢ,biān)豆,屢舞僛僛(ㄑㄧ,qī)

是曰既醉,不知其郵(通尤,過失)。

側弁(ㄅㄧㄢˋ ,biàn,官帽)之俄,屢舞傞傞(ㄙㄨㄛ,suō)。既醉而出,並受其福。

醉而不出,是謂伐德。飲酒孔嘉,維其令儀。


還沒喝醉時,一個個溫文爾雅、恭謹禮讓,「威儀反反」、「威儀抑抑」。等到喝得酩酊大醉時,一個個舉止輕浮、儀態盡失,「威儀幡幡」、「威儀怭怭」。甚至不顧禮貌地離開座位,屢舞仙仙屢舞僛僛屢舞傞傞,到處亂轉、手舞足蹈、歪歪扭扭,醉顛顛地。


接下來,有人不免開始發酒瘋,又是大呼小叫,又是吵鬧不迭的。推推擠擠,拉拉扯扯,不但打翻了筵席上裝著果脯的籩和豆,連帽子也歪歪斜斜地戴到一邊去。古代中國,君子冠必正、紐必結,孔子的學生子路還因此而送了命。在一場政變中,子路有機會逃跑卻徧徧要盡忠職守。與人打鬥時,帽子被對方刺到地上。子路堅持君子正衣冠,就算死了,也不能衣冠不整,竟停止戰鬥,彎下腰把帽子撿起來戴好。說時遲、那時快,敵人一槍刺過來,子路一命歸西。


可見在宴席上喝得連帽子都沒戴正,是何等失態。


飲酒本是件好事,但要講風度,保持形像,注意酒品、酒德。是以一旦醉酒,最好及時離席,可以落得賓主皆歡。若喝醉了還賴著不走,就是自取其辱。


全詩共五章,透過對酒後失儀、酒後失言之種種生動描寫,提出了對濫飲的諷刺與省思。


《詩經》,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收錄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五、六百年間,上自宗廟王庭貴族,下至勞動男女情愛諸諸等等的詩歌。305篇,酒字出現63次,可見周朝已是大量飲酒釀酒的農業社會。酒,不但深入文化,還寫進了詩歌。


詩情酒意一瀰漫,就是二千五百年。不喝,也醉人。


綠蟻新醅酒


白居易《問劉十九》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新釀好的酒,泛著一層綠,酒味撲鼻香。

紅泥小火爐,炭火已生起,燒得嗞嗞響。

天色陰沉沉,暮色蒼茫茫,就要下雪了。

有火有酒香,能否留下來,與我飲一杯?


紅泥、綠蟻、白雪、炭火,雪霏霏地下,酒輕輕地斟,話閒閒地聊,火慢慢地燃,

不正是一幅色彩流麗、溫馨閒雅的冬日好時光?


為何叫綠蟻?


古代釀酒,原本技術就有限。一般人家自釀,更是粗糙,酒熟後稍稍過濾就拿來飲用。過濾不淨,碎米、碎渣,甚至酒糟都還在,這樣的酒,稱之為「濁酒」。所以古人說喝酒,也叫吃酒,就是連同酒糟一起吃下去。濁酒雜質大,上面漂滿無數渣滓和泡沫,變成淡綠色如蟻如蛆的糟沫。色微綠,細如蟻,遂有了「綠蟻」、「綠酒」等稱謂。化做詩,輾成詞,供人淺斟低酌。


綠蟻初嘗,隔著滔滔江水、歲月流光,有了不同的滋味。白居易寒天舉杯,樸素從容又淡淡,喝出了融融暖意。李清照南渡之後,酒入愁腸,秋風秋雨秋又涼。《行香子》,


天與秋光,轉轉情傷,探金英知近重陽。薄衣初試, 綠蟻新嘗,漸一番風,一番雨,一番涼。

黃昏院落,淒淒惶惶,酒醒時往事愁腸。那堪永夜, 明月空床。聞砧聲搗,蛩聲細,漏聲長。

南渡翌年,趙明誠病逝,易安居士飄零又憔悴。顛沛流離之苦,四季依然更迭,年華只是流逝。耳聽著西風颯颯,眼看著菊花金黃,才知已是近重陽。古人習俗,重陽節要團聚、賞菊、飲酒、插茱萸。心隨雁字夢回舊時光,新婚不久,趙明誠負笈遠遊。佳節又重陽,李清照寂寞深閏,寫下了「東籬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銷魂,簾捲西風,人比黃花瘦」的千古嬌怨。

如今看著黃花,又是秋來,又是重陽。添一件粗布衣裳,嘗幾口新釀綠酒。暮色黃昏,層層逼近,蕭條庭院,一陣風,一場雨,一番涼。心裡頭,好不淒淒惶惶。明月何皎皎,長夜漫漫,空床獨眠。聽得搗衣聲砧砧,蟲叫聲細細,刻漏聲滴滴。人兒啊,更是孤苦悲涼。

醉人的閒愁


晏殊《清平樂》


金風細細。葉葉梧桐墜。綠酒初嘗人易醉。一枕小窗濃睡。

紫薇朱槿花殘。斜陽卻照闌干。雙燕欲歸時節,銀屏昨夜微寒。


金風,即秋風。《文選注》,

西方為秋而主金,故秋風曰金風也。


初秋,風細細地吹,梧桐葉靜靜地飄落。細細靜靜中,伴著三杯惆悵,兩盞憂傷,一喝就醉。小軒窗,閒愁淡淡,濃睡酣酣。這一枕眠,醒來已是次日薄暮時分。庭院裡,斜陽懶懶灑下來,灑在欄干上,灑在紫薇、朱槿枝上,映照出心情之悠閒,神態之舒緩。可夏天開得鮮艷艷的花兒,如今禁不住秋風一吹,只能無可奈何地衰微凋殘。這一想,夕光再流麗,似也暗了一層下來。秋意轉濃,燕子即將歸來,銀屏昨夜微微寒,天氣也變涼了。韶華易逝,詞人意緒淒淒。醉人的,是酒,更是無計可消除的點點閒愁啊。


晏殊,自幼聰穎,五歲能詩,十四歲以神童入試,賜同進士出身。宋仁宗尚是太子時,晏殊為太子舍人,仁宗即位後,官至宰相,有宰相詞人之稱。承平的朝代,坦蕩的仕途,平順的人生,晏殊得以把雍容富貴刻在骨子裡。富在幽幽的相思離愁,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貴在盈盈的楊柳飛燕,「梨花院落融融月,柳絮荷塘淡淡風。」沒有柳永流連歌樓酒肆裡的綺麗,也無范仲淹家國萬里的遼闊蒼蒼。晏殊寫不盡的是,抓一把好閒愁,回味「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的淡淡哀傷,咀嚼著「濃睡覺來鶯亂語,驚殘好夢無尋處」的落寞喟嘆。清新,明麗,從容,欲說還休,欲說還休,閒愁最美,莫過於一闕《浣溪紗》。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感時光之飛逝,悲生命之有限,嘆繁華之不可留。是閒愁,更蘊含著對人生哲理之探索。花的凋謝,春的消逝,朱顏辭鏡,俱無可避免。然,燕子去了,會再回來;桃花謝了,會再盛開,春去春又回。不斷的消逝中,小園香徑滿地落瓣,詞人獨自來回踱步。光陰流轉,萬物更迭,百代皆過客。晏殊一面低迴沉吟,一面大把閒愁撒下來,淺斟低唱,總是醉人。


濁酒話蒼桑


古代中國,濁酒泛指未過濾的酒,色混濁、味渾厚。過濾後的酒,自然就是與之相對的清酒。漢末饑荒,曹操嚴禁釀酒,人們只好私下偷偷地喝,並有了隠語,清聖濁賢。稱清酒為聖人,濁酒為賢人。三國魏稽康因好友山濤勸他出仕,拂袖寫下《與山巨源絕交書》,書中有云:


今但願守陋巷,教養子孫;時與親舊敘闊,陳說平生,濁酒一杯,彈琴一曲,志願畢矣。


表明榮華富貴非我願,只要簡簡單單過生活,與親友子孫安亨天倫即可。


可見,濁酒是品質較差之酒,也成了簡單素樸素、甚或潦倒困窘的象徵。杜甫這首《登高》,作於駕鶴西歸之前三年,一句潦倒新停濁酒杯,寫盡了身世飄零、老病孤愁的沉鬱悲涼,被推為七律之冠。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唐玄宗天寶四載(公元745年)秋,杜甫與李白擕手共遊。秋末,二人作別。往後歲月,杜甫一直在貧窮路上浮沉掙扎,困蹇到稚子餓死救不得,又歷經八年的安史之亂。肅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春,杜甫好不容易依託成都嚴武,並在親友幫助下,於西郊浣花溪畔築茅屋而居,一家人得以過了幾年的安定生活。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嚴武病逝,杜甫頓失依靠,乘舟南下夔州(今重慶奉節)。幸有當地都督照顧,杜甫在此待了三個年頭。然,生活依然困苦,身體愈見衰弱。那一天,秋氣肅殺,秋意淒涼,詩人獨自爬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臺。登高遠眺,只見江水滔滔,奔流不息。回想半生坎坷艱辛,不禁心中百感交集,奮筆寫下了這首慷慨悲涼的《登高》之作。時,唐代宗大曆二年(公元767年)秋,杜甫五十六歲,飽經蒼桑,年邁多病。


陣陣秋風颳過來,颳得淒淒緊緊,颳得晴空萬里,一片肅殺。不時傳來的猿猴啼叫聲,淒淒切切。河洲蕭條,沙岸也寂寥,鷗鷺低空迴翔,憑添冷冷清清。茫茫無邊的山林,風吹得千千萬萬片樹葉,蕭蕭飄落。滾滾長江,奔流不息,浪花滔滔,望不到盡頭。韶光易逝,我仍萬里飄泊,常年他鄉作客,唯有對景悲秋傷顏色。可嘆疾病纏身,人已日薄西山,今日好不容易,又獨自登上了高臺。感國難家愁之苦恨,嘆一己身世之惆悵,白髮如霜莫奈何,急急兩鬢也染霜。似這般窮困潦倒,意志衰頹,不覺悲從中來,悽悽惋惋。幾杯濁酒喝下去,想藉酒澆愁,卻是愁更愁。不覺把舉到嘴邊的酒杯,停了下來。


秋風起兮白雲飛,隔著近三百年時光,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千古名句著稱的

范仲淹,戌守西夏邊鎮(今陜北延安一帶)時,也端起了一杯濁酒。若說杜甫一首《登高》喝得激越又蒼桑,范仲淹這闕《渔家傲·秋思》,意境蒼涼悲壯,又不減大氣磅礡。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裏,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渾濁的酒,既是邊塞軍旅生活條件低劣的寫照,也暗寓著心情之重濁。思歸又不能歸,情緒難免沉沉鬱鬱。秋來、千嶂、孤城、落日,伴以長煙、號角、邊聲、南飛之雁,靜動之間,勾勒出一幅曠遠雄渾、蒼茫遼闊的邊塞黃昏。

戌邊的將士站在城頭上,極目遠眺,鄉關萬里。此時塞下已入秋,雁行陣陣,向著衡陽飛去,無半點留戀之意。這一幕幕,看得將士更添愁緒,一顆心,隨著雁群飛到千山萬水去。暮色襲來,馬嘶嘶風蕭蕭,號角連連。層巒疊嶂裏,長煙直上,落日斜照,照著一座孤單單、緊閉著的邊城。照著將士心裡,更是幾分荒涼。

日暮鄉關,一杯濁酒,可否慰我思念故園故土之情?酒入愁腸,揮不去濃濃鄉愁,迎面而來的秋風,瑟瑟逼人,又多了幾分悲涼傷感。一句燕然未勒歸無計,頓時在傷感悲涼中,迴盪著一股保家衛國的懍懍英雄氣。邊患未靖,功業未立,何時才能歸故里?夜已深,傳來悠悠羌笛聲,半是悽清半幽怨。霜華滿地濃似雪,征人久久不能寐,輾轉反側,輾轉反側。長夜更遲遲,憂國念故鄉,將軍又添白髮,戰士也泌泌流下傷心淚。

明朝楊慎一曲《臨江仙》,一洗濁酒的蒼桑與悲壯,帶出了曠達灑脫的意味。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壹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很多人都知道《臨江仙》是《三國演義》的開卷詞,也以為作者是羅貫中。其實二人並無淵源,羅貫中更且早於楊慎一百五十多年。𦘦因是清初文學批評家毛綸、毛宗崗父子二人在評刻《三國演義》時,適巧得到了楊慎這首詞,以為立論高遠、氣勢恢宏,對書的評論起到畫龍點睛作用,遂成了毛氏評刻本《三國演義》的開卷詞。因《三國演義》的流傳,《臨江仙》也廣為後人所知。


楊慎,明朝三大才子之一,其仕途之不濟與才氣之縱橫,同樣令人稱奇。出身書香門第,其父楊廷和官至內閣首輔。自幼聰穎,十一歲作詩,十二歲寫成《古戰場文》、《過秦論》,驚艷眾人。二十四歲高中狀元,春風得意,成了眾口一詞的蜀中才子。烈火烹油,繁華似錦,卻如黃梁一夢。為官十年,因「大禮議」事件觸犯龍顏,慘遭兩次廷杖,貶謫當時偏遠又落後的雲南。一生未獲赦免,終老於戍地,享年七十二歲。


廷杖,皇帝命令當眾以荊條或竹板懲罰官史,明代以前只是偶一為之,到了明代逐漸形成制度。明世宗嘉靖三年(公元1524年),「大禮議」爆發。起因是前一任皇帝明武宗薨逝時,並無子嗣,由堂弟朱厚熜繼位,即明世宗。世宗即位後,欲追封自己生父為皇考,但群臣認為世宗繼承了武宗的帝位,理應以武宗之父明孝宗為嗣父,引發了一場皇統的爭議與鬥爭。為了勸阻皇上,楊慎等二百多人伏於左順門,撼門大哭,自言「國家養士百五十年,仗節死義,正在今日。」世宗下令將眾人下詔獄廷杖,當場杖死者十六人。十日後,楊慎等七人又聚眾當廷痛哭,再次遭到廷杖,同時謫戍。


大禮議最後以明世宗施加皇權高壓而告終,也確立了他獨斷獨行的政治作風。電視劇《大明王朝1566》,鎮日裡陰陽怪氣不上朝,躲在宮裡求神煉丹的皇帝,即明世宗嘉靖帝。


開首兩句「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令人想到蘇東坡「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同樣以一去不復返的長江水,感懷歷史之興亡盛衰。彷彿奔騰而去的,不是浩浩江水,而是無情的歷史。江水滔滔,向東奔流,帶走了時光,帶走了無數風雲叱吒。在歷史的長河中,對也罷,錯也罷,成也好,敗也好,轉瞬間,無非過眼雲煙。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一聲喟嘆,也留不下。不變的是,江水依舊湯湯,青山仍然矗立,山的那一邊,一次又一次地夕陽西下。


相對於源遠流長的歷史興亡,人生之浮沉聚散,卑微渺小、何足論?不必耿耿於懷,何必斤斤計較?不如學學那悠然於江邊的白髮隠士,寄情於山水,與秋月春風為伴,閒看四時變化。朋友見了面,一壺濁酒,痛痛快快飲一場。你看古往今來多少事,管它是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悲壯?還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悲憾?到頭來,不過是供人淺斟低酌時,拿出來說說笑笑一番罷了。


美酒聊共揮


有酒有詩,即使隔著千年月色,恐也要驚動酒中仙李白。李白愛喝酒,曾自嘲


三百六十日,日日爛如泥。


余光中說他,


酒入豪腸,七分化作月光,剩下的三分,嘯成了劍氣,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


日本人將這半個盛唐,釀成了李白酒造,由當時的內閣總理大臣若槻禮次郎(1866-1949)親自命名。據說這位首相喜歡詩歌,也熱愛酒,斗酒詩百篇的詩仙李白,自然成了他的偶像。想夢回風流盛唐?選個山花爛漫季節,擕幾壺李白清酒,花香、酒香、人芬芳,許能招來青蓮居士詩魂,與你一杯又一杯,開懷暢飲。


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酒,是李白詩中的濃墨重彩,時而浪漫地舉杯邀明月,時而停下酒杯高聲問,青天有月來幾時?有時舉杯消愁愁更愁,有時喝到豪興逸發,不准主人說錢不夠。管它什麼名貴五花馬,還是千金狐皮裘,統統叫侍兒拿去換美酒。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


李白晚年與族叔李曄同遊洞庭湖,一個是流放夜郎途中幸遇大赦,雖九死一生仍心存大志;一個剛由刑部侍郎貶官嶺南。二人心中各有愁思加感慨,喝得豪興大發眼迷離,把偌大洞庭湖看做一湖美酒。


巴陵無限酒,醉殺洞庭秋。


真正的美酒不在洞庭湖,在東魯蘭陵。開元年間,李白過蘭陵。聞酒香瀰漫,見酒旗飛揚,下馬飲美酒,寫下了這首讓人垂涎欲滴的《客中行》。


蘭陵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鄉。


鬱金是一種香草,用以浸酒,浸後酒色金黃。


蘭陵美酒,色如琥珀,盛在淡淡綠玉碗裡,散發出陣陣鬱金芬芳。只要主人與我一同暢飲,一醉方休,那管身在何處?家鄉也好,他鄉也罷,只要能沉浸於酒鄉,我就樂在客中。


寥寥幾筆,蘭陵美酒的色、香、味,躍然紙上,傳之千古。詩人面對美酒的愉悅之情,一掃作客他鄉的悽楚,帶出一種昂揚振奮、瀟灑飄逸的精神。寫的是李白骨子裡的豪邁灑脫,也間接反映出開元年間的大唐氣像,社會繁榮,財阜物美,積極樂觀。


飄著鬱金香的蘭陵美酒,是李白的夢鄉。飽蘸激情的葡萄美酒,另有一番風味,譜出了戰士們慷慨、樂觀的沙場豪情。王翰這首《涼州詞》,鏗鏘激越,流麗暢達,寫出了盛唐睥睨一切的精神和氣度。千古讀來,仍覺意氣風發,豪爽開朗,心嚮往之。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一個個晶亮亮的酒杯,斟滿著甘醇醇的葡萄美酒,將士們你吆我喝,興高彩烈。琵琶聲起,急促歡快,所有人更是你斟我酌,舉杯痛飲。軍樂聲起,金鼔鉦鉦,號角齊鳴,將士們,要喝酒得趕快,就算喝得醉醺醺臥倒沙場又何妨?君不見,古往今來多少將士,最終回來有幾人?不如狂狷走一遭,痛痛快快喝一場,轟轟烈烈殺一回。金戈鐵馬,馬革裹屍,不亦快哉!不亦快哉


後記:數月前與 Sir Norton 之留言對話,動心起念,遂有此文。


曹孟德《短歌行》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爲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宴,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吃魚喝茶TG是nini9595
2023/10/10 19:42
主打學生妹 在校生 高中生 大學生 學生妹首次3k優惠 加籟5280366或TG賬號nini9595 更多資訊鏈接 官網 http://www.5280344.com 選妃 https://t.me/m5280344 外流 https://t.me/id5280344 
(gedahar401@finghy.com)

Sir Norton 黑幫哪裡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3/01/23 15:22
您集大成的醇酩文學饗宴,讀領之際我腦醚眼醉息醺。生之意趣,豈不始於初吻和香檳續杯?🥃🍷🍹

李太白曹孟德稽康劉鶚等諸賢,何等的高明,都與您感同大致 - 罇酒中封藏得詩魂,施然滲漬昇華冉燃。我也服膺歌德、海明威的淘氣 - 美酒替靈魂的秘密舉燭。🦋

又及,您之悅覧詩經,直令會心解醒,前晚我正巧路過詩三佰,逕搬到枱燈下若忘忽忽,我這次摘習的段落 - 菁菁者莪:『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Sappho(bylimeichang) 於 2023-01-27 06:20 回覆:
既見君子,我心則休。剪一盤春韮,拌些許閒愁,灑上點點流光歲月,下酒、對酌,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