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日本ICU醫師能看到病人的靈魂離開身體
2024/06/10 11:29:48瀏覽96|回應0|推薦0
這位日本ICU的醫生和Jessica、小湛一樣,都可以看到人類的靈魂,他看到靈魂從人的身體出來,但他不知道靈魂去了哪裡,其中小湛講得最明確,知道靈魂的本靈去了靈魂休息區,這是天堂的Subset,靛藍小孩Brey因為可以連接到阿卡西紀錄,所以Brey直接說靈魂去了天堂,一些瀕死體驗的人都說去了一個美好的地方,許多都不想再回來地球,這些相互印證的內容將佛教說臨終需要助念,還要助念相當長的時間,半夜都叫醒那些助念的人,不要再以訛傳訛,真的可以停止了。

高:他為什麼認為人是不會死的呢?而且是有靈魂存在的呢?這個不是他的一個假說,也不是他這個美好祝願,是因為一個特殊的原因,他相信人不會死,因為他能看見,他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曾經出過一次車禍,嚴重腦挫傷,昏迷了很多天之後才醒過來,差點就死掉了,而且當初懷疑會有後遺症,然後後來發現沒有什麼後遺症,但從那之後,他產生了一個能力,他能看到別人的靈魂,他說大多數情況是看不到的,但是能感覺到類似於什麼,就像比如說有WiFi信號,我們是看不到的,但它是有作用的,他能感知到這種信號,就是人身上的這種信號,他說後來他真的是能看到,它就浮在你的臉上,你的靈魂和你的肉體似乎有重合,又沒有重合的,他說這個靈魂什麼時候能看到?就你快要死的時候,就能看到,它就會出來,這靈魂就會出來,就看得很清楚,他就知道這個人快要死了,他有這樣一種超能力的,他自己知道,所以他不只是堅信人不會死,他就看到人不會死。

茉:他的同事知道他有這種超能力嗎?

高:知道。

茉:怪不得讓他擔任這個職位。

高:對,他大概誰快不行了,他就知道,是這樣的,所以他也清楚的知道為什麼會有瀕死體驗,以及關於阿卡西紀錄究竟是怎麼回事。跟這是有關係的,不是假說,都是他真的知道,首先我們來講…

茉:他能證明嗎?

高:他不能證明,但是他可以告訴你其中的原理,他知道原理是怎麼回事,他說他這一輩子不停的在和瀕死的人打交道,由於工作的原因,一輩子也沒有結婚,一直就住在醫院裡,他那些病人需要24小時監護的,他就一直在那個地方待著,他說人們通常認為瀕死體驗就是人在生死交界的時候,產生的一種幻覺,或是類似像夢一樣的東西,但其實他說不是這樣的,他說很多人的瀕死體驗是從死前一周,甚至一個月就開始產生了,而且都是在他們清醒的時候就產生,這些人就會突然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但是大家請放心,大部分東西是很美好的,就類似一些光啊、花海啊,看到死去的親人之類的,所以瀕死體驗可能比大家想像的更為普遍、更為清晰,絕非夢和幻覺。

茉:那一個身體健康的人也會有瀕死體驗嗎?

高:其實也會產生這種現象。

茉:就算他之後是意外死亡,他也會有瀕死體驗嗎?

高:就原則上瀕死體驗是什麼,並不是你死亡的一個過程,而是另一個世界的場景,這個世界就在你的身邊,有些人就是能夠感覺到的,人在瀕死的時候就會感覺到這個世界,這個世界一直就在我們身邊,但你不要死的時候或者你身體很健康的時候你是完全感覺不到的,像我們正常人是感覺不到的但是當你要死的時候你靈魂要脫離你的身體的時候,因為只有你的靈魂可以感覺到,所以祂去接觸到這個世界就會看到這個場景,當你身體越虛弱,祂出來越多就會感覺到的越清晰、越明顯,他就看到這個靈魂離開這個人的身體,這個人就會感覺到,而且他會看到那個靈魂出來多少,出來很多,他就知道這個人快不行了,這靈魂就要走掉了,弄不回去了,他說這個靈魂就像一個能量體一樣,當祂要出來的時候,你的臉就會變得模糊,他看你的臉就看不清楚了,都浮在你這臉的上面,然後漸漸的然後就脫離了,然後你這個人就漸漸失去靈魂一樣,就死掉了,這樣一個過程,他說這個瀕死體驗的原理就是這樣,就是瀕死體驗所看到的場景,其實就是在我們身邊的另一個世界,他說這個世界究竟是個高維度的世界?還是平行世界?還是死後的世界?他不太清楚,但就在我們身邊就會有這麼一個世界,和我們在一個時空之中的,但是我們正常人是感知不到的,為什麼感知不到?是因為原理上,我們的靈魂是可以感知道的,但是我們靈魂被封在我們的身體之內了,當我們靈魂在身體之內的時候,我們所感知是要透過這個軀體的,而這個軀體感知不道這個世界(我說明:這是指靈魂所感知到的世界),所以你就永遠感知不到,只有當你的靈魂離開你的軀體的時候,你才能第一次感知到,他說我們的靈魂也是能夠看、聽,有各種感覺的,也是有記憶的,但是祂的看和聽不是透過眼睛的,不是透過任何器官的,所以祂不會有視角,就靈魂看東西不會有視角,我們正常看東西只能看見正面的東西,靈魂是看到360度的,所以不是你想看哪可以看哪,你是同時看到了所有。

茉:靈魂出竅的時候還會看到自己的身體?
高:對,什麼都能看得到,或是看到樓上的情況、樓下的情況,你都可以看得到,是沒有任何障礙的,他說是這樣一種看,你可以感覺到,有觸感,都是有的,只是沒有痛苦的感覺,他接觸絕大部分的案例,都是沒有痛苦感覺的,好,那麼什麼情況下,靈魂會滲透出你的身體呢?就像他說的,就是當你身體非常虛弱,或肉體失去知覺的時候,就是很有可能植物人,他是能夠感知道外面的環境的,只是我們以為他感覺不到,還有就是人快要死掉的時候,極度虛弱,就不管哪一種情況都是說明這個,肉體在失去控制的時候,靈魂就可能脫離這個枷鎖了,他就能出來了,他就能感知到了。
茉:那做夢呢?睡覺的時候呢?
高:他提到夢可能也是類似的情況,因為在睡覺的時候,我們實質上是失去了大部分感知的,就眼睛也閉上了,你沒有視覺,你身體的觸覺也不是那麼敏感了,這個時候就有可能,靈魂就會脫離身體,就能感知到一些其他世界的東西,但是他說瀕死體驗和夢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有一點明顯的不同就是,瀕死體驗看到的絕大部分都是類似的場景,而且看到的都是美好的東西,而夢不一定,夢可能看到各種各樣的情況是吧,所以他也不確定,但是他覺得原理是類似的,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我剛才說了,靈魂祂也是有記憶的,就是當這個瀕死體驗,比如說靈魂出竅之後,他所看到的東西、聽到的聲音,都是記憶非常深刻的,不會忘記的,所以瀕死體驗那些人醒過來之後,很長一段他們都能不停的說,說我看到這個、看到那個,他們不會忘記的,但是夢會忘記,他說這是個區別,他說很有可能靈魂這個記憶體,祂接觸到了這些環境之後,祂就是完全記憶的,祂和我們大腦的記憶是不一樣的,我們在那個《被動意識,我不存在的》影片有提到說,我們大腦為了記住更多重要的事情,就會給每一件事情附加一個情感,當這個情感越強烈的時候,它就越容易記住,非常難過、非常開心、非常好吃、非常痛苦,都特別容易記住,是因為我們大腦的局限他的性能,決定了它不能記住所有的東西,但是靈魂不是,祂會記住所有的細節。那麼由於他能夠感知,或是說看到靈魂離開軀體這個過程,所以他知道人死了之後,是不會死的,就是沒有實質的死亡,真正的死亡只有肉體的死亡,而靈魂會去到另一個地方,他不知道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
茉:他看著祂們去了?
高:對,他能看到這個東西離開,離開這個軀體,他覺得那個地方有可能就是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就是在地球上,在這個環境有這個肉體是一個階段,還會有下一個階段,而且由於看到的情景都是美好的,他覺得那個階段應該是相當幸福的。
茉:他能和那些靈魂溝通嗎?
高:不能,他能和患者直接溝通,但是不能和靈魂直接說話。
茉:正常人不也能和病人溝通嗎?
高:對啊,就是這樣啊,他可能要和靈魂溝通的話,他自己靈魂也得出來才行,應該是這樣,那麼關於瀕死體驗,他還發現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現象,就是瀕死體驗的世界裡面,人是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的,就是有些人在瀕死體驗中,即使看到錶、看到時鐘,這時鐘是不動的,時間是停止的,但是所有東西又在正常的運作,就比如說,你在瀕死體驗的過程中過了很久,但這個很久也一直是白天,不會有黑夜,太陽就一直在那個地方,它也不動。
茉:這樣啊?
高:是這樣的,沒有時間流逝的感覺,他覺得有可能時間是只屬於三維世界或者只屬於這個肉體的,靈魂離開這個肉體的時候,時間自然就消失了,就沒有時間這個概念了,那麼在他的書裡,他還特別強調說,其實醫學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厲害和先進,因為目前雖然我們已經能夠認知很多的疾病,並對一些疾病給出治療方法,但是事實上,我們對幾乎所有的疾病的原因、原理還是不太清楚的,只是恰巧我們發現了一些物質對一些疾病是有效果的,而且這些效果,最大程度也只是輔助大家的自身免疫系統對其進行治療,也就是說,你的病並不是被這些藥治好的,是用這些藥輔助你的這個免疫系統,是你自己治好,我們在之前的《吸引力法則》的影片中曾經給大家介紹過一個偽藥效應和反偽藥效應,就是說給你一個糖豆,說這是靈丹妙藥,這個糖豆它也會起治療好你的病,或給你一個靈丹妙藥,告訴你這是個糖豆,這個藥也會失效,這個是透過雙盲測試已經驗證過的一個現象,原因就在這裡,因為真正治療你的不是藥物,而是你自己,作者還說不僅僅是疾病和藥物,目前醫學對於人體整體來說,就是完全不了解的,什麼DNA之類的,雖然已經排序完成了,但是究竟這些DNA在幹什麼也是完全不知道的,所以對於人體上發生的很多現像,都是用醫學無法進行解釋的,就算能夠解釋,也只是出於一些假說的階段,他認為醫學本質上是不能延長人的壽命的,它的作用只是輔助你,讓你活到你該活到的歲數,而你該活到的歲數是由你的基因所決定,也就是由你的命所決定,原則上,如果你能夠一直保護好你的身體,你完全不需要就醫,也可以活到你該活的歲數,所以他希望大家不要對藥物、醫院有過度的依賴,這些東西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他說還有就是在搶救的過程中,一個人最終能不能活下來,也不是取決於這個醫生是否真正的醫術高明,你能活下來是你努力的結果,或者說有一個神秘的力量希望你能夠活下來,你才活下來,反過來說,如果你死掉的話,也是因為自己,或這個神秘的力量希望你死掉,你才死掉(我說明:不是什麼神秘的力量,而是自己的靈魂決定自己的生和死,靈魂在乎的是:學習、體驗、創造、進化,當靈魂覺得如果祂繼續待下來,但在這四個方面都了無新意的時候,就會決定退出這場遊戲。),他在這個說法當中,提到了一個神秘力量,這個大家不要感到奇怪,他能感覺到這個神秘的力量,他說其實整個這個世界就是存在著一個神秘的力量,祂在操縱著每個人的命運和整個這個世界的命運的。
茉:那也有這個神秘的力量操縱他嗎?
高:其實也是有的,他說他在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去爬山,爬一個很高的山,他那個時候完全沒有想要從醫的這個想法,他很喜歡挑戰一些極限的,他去爬山,結果爬到一半的時候,他聽到一個聲音跟他說:你在這幹什麼?你應該去學醫,他當時非常清晰的聽到這個聲音,然後他下山之後就開始研究,想要學醫了(我說明:我們的守護靈和指導靈也會給我們一些提示或靈感,參考小湛的第二本書:人生使用說明書;其他高維度眾生也可能給我們提示和靈感,參考:https://jameshsu2013.pixnet.net/blog/post/444407186 其實從結論上而言,這個神秘力量他認為可能就是大家常說的阿卡西紀錄,或是你認為的上帝、神,什麼都可以,這個他一會兒會給你解釋,他說,他在行醫這麼多年發現了一個非常不合理的現象,就是他發現很多病人都是病到非常嚴重的時候才會到醫院來看病,原本這個病也不是什麼絕症,就花一點點的錢可能就可以治好,但是就是因為來晚了一步,就沒法治了,甚至可能導致死亡,當然,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是不是這個人怕花錢,不願意去醫院,或是自己很忙,不能去醫院,他說完全不是,他遇到的大部分的病例,完全沒有這種情況,就單純的是,那些病人就會告訴他,就說有一個聲音,或者有一個想法,就告訴他:你不要去醫院,你暫時不要去醫院之類的,這種情況是居多的。
茉:那他如果不聽那個聲音的話,就能活下去囉?
高:原則上是這樣,但是祂對你進行洗腦,會告訴你:不要去醫院。
茉:那這個聲音是應該聽,還是不應該聽啊?
高:這就是你的命,祂決定你的命運,而真的不是這個病要殺死你,殺死你的病完全不嚴重,你只要找來一步,或是早一點來看的話,一下就治好了,他看到很多這樣的病人。
茉:那這個神秘的力量幹嘛不弄一次意外就好了?
高:這個神秘力量為什麼要這樣做?他也是不知道的,但是他覺得這個事情不用這個解釋,就完全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這些人好像有個集體潛意識一樣,就告訴你,你不要去看病,你直接到死的時候你再去吧,就是一個從合理的角度,我​​們比如說有一個疼痛,或是一個疾病造成我們已經無法自理無法生活了,你就會想去醫院,這是很正常的一個生物他應該會有的反應,但是就會有一個信念告訴你,說暫時不用去、不著急、沒事,你也就信了。
茉:我有這個聲音。
高:有時候就這樣,對不對?就牙疼,我堅持一下,過兩天就好了之類的,對不對?就有這個聲音,祂在操控你,而這個聲音不來自於你的本能,祂是反本能的。
茉:天啊,我不能讓祂操控,要早一點去醫院。
高:沒錯,那麼在解釋這個神秘力量之前,他還提到說,不光是醫學,其實科學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也是非常少的,雖然大家看到我們現在的世界已經發展到一個很高的科技水平了,智能手機、高性能的電腦,甚至AI都出來了,但是有一個事實就是,雖然我們能造這些東西,我們也是不知道它的原理的,比如說手機、電腦,它的核心技術就是量子力學,但是我們對量子力學的原理是完全不清楚的,AI更是這樣的,我完全不知道AI為什麼會這樣運作,我們所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應用而已,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也僅限於現像,我們不知道它的本質,作者說,既然科學是這樣一個不完善的東西,你對它產生信任的話,那就和宗教完全沒有區別了,他說宗教就是這樣的東西,你並不知道為什麼,或者是說神究竟在哪裡?但是你決定相信了,那它就是對的,這就是宗教,他說,現在科學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就是大家其實不知道真正的原理是什麼,但是大家還是決定相信科學,所以科學它就是對的,就是說……
茉:但是手術、吊瓶、普通消炎藥,都是好用的啊!
高:沒錯,他說神學以前這麼受歡迎,也因為神學它是好用的,其實神學就是一種原始的科學,而科學是一種新興的宗教,它倆是一個東西。
茉:所以醫院也是個十字架嘛。
高:對,醫院也是個十字架,沒錯,完全正確,大家都不知道原理,但是就用一些現象開始治病救人了,在宗教當中有一些規則叫法條,或者叫神說的話,或者叫真理,但在科學中管這個叫公理、定理,都是一種東西,你可能覺得科學和神學不一樣,就是公理、定理都是驗證過的,但是驗證只是現像,我們並不知道其中的原理,他說,比如說你可以看到地球是圓的,但是你終究不知道它為什麼是圓的?以至於宇宙中所有星球為什麼都是圓的?你不知道這個原理,這只是一個現像,那麼量子糾纏你也可以觀測到,但你不知道它為什麼會糾纏?人會做夢,但你不知道為什麼人會做夢?他說的更嚴重一點,常識就是一種宗教,就是你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你相信它是對的東西,都可以認為是一種宗教,大家注意,可能有些人對宗教有一定的誤解,尤其在現代社會吧,宗教可能不是什麼先進的東西,他認為本質上和科學是沒有區別,大家都是一樣,都是在探索這個世界實質是什麼的一種工具而已,只是當神學不再發展的時候,有些人把它發展成一門生意的時候,他可能就變質了,在這個問題上,科學的問題並不是那麼嚴重,但是這也是科學將要面臨的問題,科學也在不斷的變成生意,不斷的變成一些產品,大家去購買是一樣的,當它的本質不再是探索這個世界的本質的時候,變成一種資本的工具的時候,它可能就會變質,但是本源上它都是人們所追求的一種東西,沒有錯,只是原始追求和現在追求的區別,所以他的結論是落在什麼地方呢?就是大家對一些神秘現像不要有排斥,就是當一提到神秘現象的時候,有些人說我好像看到了這個鬼、看到了神是吧?你就會對這個人有排斥嘛,就會覺得這個人瞎說,或什麼之類的,他說不要有排斥,這都是非常正常的,因為我們對這個世界的99.99%都是完全不理解的,我每天和這些生死交界的人接觸,我是發現了大量這種現象,甚至我自己都會有這樣的感受,所以我知道這個世界它是不一般的,和我們看到的和理論上是不一樣。
茉:那為什麼他願意說出來,有好多醫生都不說呢?
高:你說就會丟掉工作嘛,就像飛行員,你如果看到UFO就會丟掉工作嘛,就像我們之前講《天堂的證明》那個世界最權威的腦科醫生,他說他看到了瀕死體驗,大家才會相信嘛,是吧?
高:對,所以像這種人說出他們看到的東西,或是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你會覺得可信度會高一點,你不以前也看到嘛,就有東西從窗戶進來了,對不對?
茉:我媽不讓我出去說。
高:對啊,因為說了人家會覺得你精神不正常嘛,關鍵問題是,你說出來你無法證明的話,別人就不會相信你,但是他想強調的是,這個世界99%的理論都沒有辦法證明。
茉:只是不讓我看電視了,說是因為電視看多了。
高:對,所以妳以後就可能不說了嘛,是吧?
茉:對。
高:作者認為量子力學的出現,徹底顛覆了二元論的思想,就是說在以前,一些宗教甚至科學都認為,這個世界是分物質和精神兩方面的,對吧?一直以來我們都接受這樣的思想,這個叫二元論,所以才會有唯物、唯心嘛,作者說量子力學出來了之後,就徹底顛覆了二元論,因為精神可以開始影響物質,就說明精神和物質有可能是一個東西,就像水的兩種狀態,一個液態、一個固態,水和冰的區別一樣,還有就是作者說,《吸引力法則》是非常合理的,因為它根本就是一元論的,《吸引力法則》之所以有效果,是因為他認為《吸引力法則》它的本源認為,物質和精神是一體的,所以才能夠互相吸引嘛,對吧?你想要的東西才會吸引過來,因為它們是一樣的東西,物以類聚嘛,這是一元論,量子力學所體現出來的一些現像,他說真的量子力學就是一種新興宗教,真的是這樣,他從二元論的宗教變成一元論的宗教,他說整個這個世界都是圍繞著這一個問題,就是世界的本源是怎樣?在發展的不斷出現新的思想、新的理論去驗證它,以前過去的東西,就漸漸就會被淘汰了。
茉:那每個人都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嗎?
高:這個作者可能無法為你解答這麼高深的問題,但是他就把他看到的現象告訴妳而已,和他對於這個世界的理解告訴妳,他覺得現在最可怕的一個問題就是,有很多人認為科學無法證明的東西就是不對的,或者是不存在的,其實科學能夠解釋的問題真的很少,所以我們對於任何一種現象和任何一種理論,都應該持包容的態度,他說就像早年發現電的時候,所有人都認為電是一種魔法,是一種非現實的東西,但是我們現在生活中到處都在用電,即使我們現在仍然看不見它,那麼說到這,可能有些人會產生一個疑問,就是我們既然不能夠理解這些科學上的原理,量子力學啊,比如說光速不變之類的,為什麼我們可以利用它呢?為什麼會想到這些東西呢?就是愛因斯坦他也沒有看到光在跑來跑去,他怎麼知道光速是不變的?
茉:不是有人連結上阿卡西紀錄嗎?
高:對,這個我們以前提到過是吧,還有比如說像特斯拉,他為什麼知道這個有交流電可以存在的,是不是?這個是反直覺的,還有薛丁格為什麼認為打開箱子那一刻才知道貓的生死?但是之前不知道呢?是吧,這也是反直覺的,作者說之所以會產生這些不可思議的想法,是因為剛才我們提到那個神秘力量的推動,這個神秘力量在推動著人類社會的發展,他能夠感受到這個力量的存在,
茉:他能喔。
高:他能夠感受到,他也能夠感受到阿卡西紀錄裡面的內容,是的。
茉:那他有連接了?
我說明:這位醫師以為他連接上了阿卡西紀錄,這是錯的,真正連上阿卡西紀錄的是靛藍小孩Brey,有興趣者可參考他與母親的網站:https://www.tiktok.com/@kellymagicalmediumnbrey ,所以下面的解說都是錯的。
高:有的,其實他說不是連接上的,為什麼?我們覺得有些人能連接上,有些人連接不上,根本上不是連接的阿卡西紀錄,他感覺有點像下雨一樣的,就是從天而降不停的落在每個人的頭上的,是隨機落在每個人頭上,只是你能不能接收到,或是你能不能認識到,或是你能不能認知道的問題,就是在此時此刻,可能阿卡西紀錄的東西也在傳輸到你的大腦,但是如果你沒有相應的知識,或者是相應的準備,你是無法認知道它是阿卡西紀錄的。
茉:那我應該怎樣做才有準備呢?
高:就比如說,像愛因斯坦那些人,他們正好在研究這些東西的時候,當這些紀錄一下落到他的頭上了,他就會喔,原來如此就是,我們常常說的靈感突然降臨嘛,這個靈感其實就是阿卡西紀錄的東西。
茉:那拉瑪努金那個也太直接了,他沒有什麼準備吧。
高:對於這個孩子,這個孩子可能比較純真,你知道它落下來之後,他看什麼他都能記下來跟寫下來,但是有些數學公式,可能出現在你的夢裡,你就忘記了,只有這種特別的人,他才能記錄下來而已,並不是這些阿卡西紀錄只能傳輸到特別的人​​的頭裡,它會傳輸到所有人頭裡,甚至傳輸到他的頭裡,他覺得每天都傳輸很多的東西給他,只是他不知道那些東西是什麼,所以他認為會像下雨一樣落到每個人的頭上,這個力量他能感覺到,就像一種信號一樣,不停的落、到處的落,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會有這種集體潛意識,像2500年前,為什麼老子、孔子、蘇格拉底、柏拉圖,世界各地的人同時就出現這種思潮的進步,或是產生那種思想的飛越。
茉:那他下的這種阿卡西的雨會有重複的嗎?還是全部都是不重複?
高:應該是有重複的,重複的一批一批的東西往下的,他說如果神真的是全知全能的,你覺得祂會下來挨著每一個人告訴說,你該幹什麼,告訴摩西,找到摩西,特意找到摩西說,你要十誡什麼的,不是這樣的,就是說,十誡也好,或者神的一些旨意或一些什麼東西,他應該是普遍下放到所有人頭上,只是誰感受到的問題而已,誰在那個條件下感受到,誰接收到了,你接收到了,你就是摩西。
茉:靈感。
高: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古文明在世界各地都會有類似的一些建築,或者一些文明上的一些特徵。
茉:那麼也會落到小動物的身上?
高:會,你能接收到的話,你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你接受不到就不知道。
茉:所以它們的一些像昆蟲,其他昆蟲的一些解釋不了的行為,也可以用這個來解釋?
高:沒錯,還有就是我們以前也提到的就是說,為什麼古人他們寫的書都是像神話一樣,他們只寫神話故事,他不寫一些正經的東西,是因為這個阿卡西自古就開始向下雨一樣不停的在下到所有人的頭上,古人的認知比較少,所以他看到了這些場景,他會覺得這是神明給我一些指示,或者是他看到一些未來場景的話,他會覺得說,啊,這是天上或者是神仙打架或者什麼之類,他就給他記錄下來嘛,全息神話一樣,但是到現在我們認知提高了,我們知道的東西越來越多了,就很多降臨下來的東西,我們都已經不再覺得是阿卡西紀錄,是一種常識你知道嗎?
茉:就是我們已經認知的東西它還會降下來?
高:對,它是沒有選擇性的,你可能覺得是一種歷史,或是一種想像,就算我們現在降落下一些未來場景,我們都會覺得是一種想像之類,對不對?但是古人不是這樣的,他們見識少,沒去過那麼多的地方,他們對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多的認知,他連地球是圓的都不知道,所以降臨一些東西都會覺得好神奇啊,都會記錄下來,所以之所以古代都寫那麼些想像的東西,現在漸漸的開始變得平實,是因為我們認知上的差造成的,認知越來越高了之後,對於阿卡西紀錄實質上越來越不敏感。
茉:不敏感了。
高:對,而就是這個阿卡西紀錄的內容才不斷的推進人類世界的發展,他降臨這個東西的目的是什麼?是告訴你有這麼個東西,或應該往這個方向發展,不需要你去理解,它為什麼是這樣?它給你設計好了一條路,你就按照這個方向發展就可以了,
茉:那麼它是什麼呢?
高:不知道,反正它為我們設計好了一條發展的方向,我們就是按照它的設計在運行的,並不是一些什麼聖人帶領著我們發展到今天的,是這個東西。
茉:一直都是這個?
高:對。
茉:所以神啊,什麼的,就是阿卡西紀錄的一種具像化。
高:對,他很懷疑,就是說這個東西只有我們的靈魂可以感知到,所以瀕死體驗的人更容易接收到阿卡西紀錄,就是當你極度虛弱的時候,不是有些有學者症候群嗎?撞了一下車,結果什麼都知道了,有可能就在你極度虛弱的時候,這些訊息正好降落到你頭裡,你可以接收到的話,就有可能發現驚人的秘密,或者就是說有些大仙或是算命特別準的人,都要經歷一場大病,就是他們的靈魂從軀體這個束縛裡出來了之後,接觸到了這個訊息,就算這個雨降到你身上了,如果落到這個表皮上,進不到體內的話,你接受不到也沒意義嘛,還是要這個靈魂出來才可以,他懷疑是這樣。
茉:那他接受到什麼了?
高:他接受到一些資訊嘛,包括就是說他能夠感知道這個東西下來嘛。
茉:那他應該能接收到好多啊?
高:應該接收到了很多吧,但大部分都是沒有用的,沒有意義的。
茉:就是已經知道了。
高:對,而對於不知道的,他就是不知道,他說你得有相對應的知識,你才能理解它是什麼意思,除非你像拉馬努金一樣,下來個公式就給記下來,他懷疑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真相,就是有些心理學家說的這個集體潛意識,就這樣一個原理產生的。
茉:知道了,所以那什麼就算是一種更精神上的體驗。
高:對。
茉:一種特殊手段。
高:一種特殊手段是吧,有些作家或是音樂家,搞藝術的人,他們需要這種靈感。
茉:然後等著阿卡西砸到自己。
高:等著正好這個信息砸到自己的話。
茉:這也是個概率問題。
高:是個概率,所以最終是命,但是我覺得他提出的這個理論,他說他能看見,他也無法告訴我,他究竟看到的是什麼樣子,或者他證明他能夠看見,但是我覺得他這個理論還蠻有趣的。
茉:那他出了這些書,有沒有人去反駁他啊?
高:目前我看到是沒有的,因為沒辦法反駁啊,這是人家親眼看到和感受到的東西,而且是作為醫學權威講到這個問題的話,其實我覺得就像他說的,你應該包容任何一種思想是吧?他只是提出他的一個想法,並沒有想讓你有多麼相信他,這幾十年來一直感受著這個東西,他只是把他的感受告訴你而已,你可以因為他是個醫學權威去相信他,你也可以因為他和你的感受不一樣不去相信他,都沒有問題,他只是希望大家對所有的觀念都有一個包容的態度,這個世界可能比我們想像的更為複雜,很精妙。
茉:你接收過嗎?
高:我覺得我接受過,就是我有一次想要寫一個算法嘛,就是那個加密演算法,就是想了很久我都想不出來,結果睡覺的時候一下子就想到了,不費吹灰之力就想到了,我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我覺得正常情況是想不到的,我花了很多天的時間都沒想到,但是一躺下來想到了,真的在睡覺裡面就想到了,所以最終的結論就是,我們所有人都有機會連接到阿卡西紀錄,或一夜之間開悟。
茉:那我希望我在身體很健康的時候連接上。
高:不可能,你的身體會束縛你的靈魂,它終究是一個盔甲一樣的東西,囚服嘛,讓你無法感知到。
茉: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說明:這是地球遊戲場的遊戲規則。 
高:不知道,他說有一種可能是因為像我們之前也提到類似的,就是說因為這個世界只有肉體可以感知到,你的靈魂出來了是可以感知到另一個維度或是另一個世界的東西,但就感知不到這個世界的東西,你感知的一切都是另一個世界,你想感知這個世界只有透過肉體,這是這麼一個特殊的環境。
茉:靈魂還有臉嗎?
高:他看到的是有的,但是更像一種能量體的存在,因為他像一個膜一樣,就在你的臉上,所以你能看到臉,但是這個靈魂單獨出來之後,漸漸就變成一種能量了,就消失了,就不是那麼清晰的有人形了。
茉:那就認不清是誰的靈魂了?
高:對,不是有這麼一個具像形的,就這個身體,身高就這麼高的靈魂不是。
茉:那就是我靈魂再遇到你,我都不認識你啊?
高:不,會認識,能看出來這個靈魂有點方。 
 
(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bcdefg2010&aid=180699883